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10章 不再犹豫

第510章 不再犹豫

叶妍对他倾心相许,这名男子却这样一幅恶心的样子凑过来,陆景哪里能忍受,当即发作。

“你tm怎么说话的?知道叶哥是谁吗?”几个跟班立刻炸毛。叶哥却是一挥手,制止了跟班,仔细的打量陆景。他喝了酒,兴致有点高不假,但是记忆力还是不错的。

“嘿嘿,小子,我们又见面了。在建业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帐我们是不是该算算了?”

在第一人民医院打架的事情葬送了他姐夫仕途一个重要的机会。他被他姐夫骂得狗血淋头,三个月不许上门。他如何能不记住这个鸟人。当时就是这鸟人的保镖动手的。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陆景也记得他是谁了。被周兴动打了一顿的那个派出所所长。具体名字记不得了,好像是苏江省财政厅一个副厅长的亲戚。

陆景冷眼看了他一眼,没理他,对徐怀观道:“老徐,你处理。”

徐怀观点头,站起来,隔断了叶哥的视线,“叶先生,是吧,我们去外面谈谈。我是建业市商业银行的董事徐怀观。”

叶哥鼻孔里冷哼一声,“市商行好了不起啊?你们的麻烦还在后头,知道吗?”说着,对跟班道:“去叫几个人过来。”说着,对陆景嚣张的道:“小子,你今天要没带保镖就死定了。”说完,朝门外走,他要先去处理那个韩国妞。

徐怀观被来就是黑脸,这会脸黑得更厉害。叶哥把他当做空气,让他在陆景面前丢脸。当即。走到外面,打起电话。做为一家地区性商业银行的董事兼副行长。他在建业有着自己的关系网。

大厅吃饭的食客见冲突没有起来,又都各自吃着饭。

陆景看着叶哥的背影。心里却是一动,他好像知道点什么。得找人查查他。突然,感觉手掌里多了一个嫩滑如玉的手掌。

陆景扭头去看叶妍,见她大而媚的眼睛里有着异样的情思在流淌着,茶色的瞳眸仿佛流转着轻盈的碧波,带着幽远的古典韵味。

陆景知道她又想起生病被自己照顾的事情,冲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叶妍轻笑,用力握住陆景的手,她确信陆景读懂了她的意思。

于副行长低头吃着饭。他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今天这位叶助理眼睛里的情思。不过。现在贸然离开太突兀,也只能尽量减少存在感,尽量当一个度数小点的电灯泡。

“陆先生,叶小姐,谢谢!”三个韩国女孩又重新走了进来,为首的李慧乔用中文向陆景道谢。

陆景微笑道:“不客气。你们没通知大使馆?”

其中一个圆脸文秀的女孩用略显生硬的中文道:“没有,通知大使馆会惊动学校。我们怕麻烦。我们是建业医科大学大三的学生。我叫裴孝利,她叫朴佳人,很高兴认识你。”

陆景笑着同她握手。看得出来。三个女孩中,这位才是拿主意的。

裴孝利见陆景没有交换联系方式的意思,微笑着挥挥手,“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再见。”陆景点头。从这三位医科大的学生能脱身来看,徐怀观的关系显然压住了那位派出所所长。徐怀观知道坏了那位叶哥的好事,办事能力不错。

吃过饭。一行人出门,曾红英抢先一步。陆景笑了笑。徐怀观等在门外。“景少,那人叫叶景堂。桥口路派出所所长,是省财政厅副厅长饶左能的妹夫。我找了几个熟人,没办法动他。”

“辛苦了。”陆景微笑着递了一支烟给徐怀观,表示理解。徐怀观的关系能压住叶景堂,但是要动叶景堂就得和饶左能较量。徐怀观的关系未必就愿意得罪省财政厅的实权副厅长。

“吱--!”一辆墨绿色的警用吉普车停在路边。车窗落下,叶景堂探出头,不屑的笑道:“市商行的,你有关系又怎么样?能把劳资怎么样?哈哈。”说着,冲陆景喝道:“小子,你tm以后给我小心点,别给劳资碰上。”

说完,鸣响警笛,开足马力狂飙而去。街边的路人都侧目看着,不明所以。

陆景眼神一凝。坐到车里,琢磨了一下,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电话传来一个不敢相信的声音,“景少?”

“呵呵,宋市长,我是陆景。”陆景笑呵呵的道。电话那头是建业市的副市长,宋里朋。曾经是信息产业战略指导小组的副组长。政治立场比较中立的一名实权副市长。建业市信息产业区就是归他分管。姬红俊和他关系不错。

宋里朋爽朗的笑道:“我差点都以为看错号码了。好久没见你了,前段时间听姬总说你在香港忙。”

“恩,刚回建业。宋市长,我刚在滨江酒店吃饭出来,桥口路派出所所长叶景堂开着警车威胁我,要我以后走路注意,别碰上他。”

“什么,有这种事?”宋里朋笑声渐渐的淡去,沉声道:“陆先生,我在这里表个态,凡是破坏建业市招商引资环境的人都会受到处理。”

陆景就笑道:“那谢谢宋市长了。”宋里朋是从建业一步步升上来的干部,他肯定知道叶景堂背后的关系。

叶妍轻轻的靠在陆景肩头,见陆景挂了电话,问道:“解决那个嚣张的混蛋了?”她就坐在陆景身边,听得一清二楚,好像有个副市长要动叶景堂。建业市的副市长可比苏江省财政厅的副厅长高一级。

陆景笑着伸手捏捏叶妍的脸蛋,“估计也就是停职。还没把他这只苍蝇拍死。”叶景堂这个人行事张狂,有点危险,停职只是第一步,还是把他送进去比较保险。

叶妍愣愣的看着陆景,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摸-我。”

陆景哈哈一笑,拿着手机拨号。在叶妍的事情上他有些优柔寡断了。刚才叶景堂贪婪的眼光让他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不舒服感。既然心里在乎这些东西,想要保护她,也不能接受她转投到其他男人怀抱这样的事,那他还犹豫什么?

陆景拨通张胜利的号码,愉快的道:“老张,盘盘饶左能的底。我怀疑市商行的事情有他的影子。”

“饶左能?好的,我马上去办。”张胜利说道,“景少,据说时方传媒的董事长连省初和建业市市长柳建林有些关系。”

“柳建林?我知道了。”陆景心里有些疑惑。脑子里琢磨着。白色的阿斯顿马丁在十字路口和车队分开,往南山别墅而去。

叶妍看着陆景沉思的样子,不知道他刚才发什么神经,心里有些难言的情绪,想了想,慢慢的靠在陆景的肩头。

中途,陆景接到卫二叔的电话,“陆景,袁省长明天晚上有空,我带你去见他。”

“好的,二叔。”陆景沉声道。他在倒建业的第一天就给卫二叔打过电话。袁省长这几天在京城开会。明天上午才回。

书房外夜色逐渐浓密起来。陆景的书房里开着灯,灯光将他的书桌照得通明。他正在思考着建业的人和事。

突然,叶妍推开门道:“喂,你晚上吃什么?我刚给物业那里的餐厅打了电话。十五分钟就能送过来。”

陆景中端了思考,抬头看着叶妍,她换了一身粉色的毛衣,黑色的弹力裤,勾勒出修长双腿的性感曲线,微笑道:“你随便帮我点一份吧,我要思考一些东西。”

叶妍心跳陡然的加速,她知道陆景在车上的动作不是发神经,而是他心里确实对她打开了一扇门。

“鱼香肉丝吧。”叶妍轻声说了一句,带上门离开。

…….

和袁省长的见面并不是在省委别墅里,而是在清云湖湖畔的云翠园别墅区。

车后排,卫二叔默默的抽烟。当初在陵平县那儿的担忧发生了。景华果然遇到的困难。不过,情况还没有到最困难的时候。他还不适合说话。只需要把陆景引荐给袁朴春就行。实际上他这也表明了他的一个态度。

陆景抽着烟,却是想着今天张胜利给他打的电话。苏江省日报集团一名副社长和饶左能关系密切。市商行的事情果然是饶左能在捣鬼。但是,饶左能会不会也只是一名试探的棋子呢?

等在别墅门口的是袁省长的女婿蒋叙元。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灰色棉衣,气质稳重。

“卫叔,陆景。”蒋叙元招呼了一声,引着两人到别墅的客厅里。

袁省长笑呵呵的站起来,“国栋,前些天我在京城,听说你在黄海,倒是错过了。今天咱们好好喝一点。”

卫二叔笑道:“行啊,有段时间没聊聊了。”

袁省长笑着点头,对陆景道:“白酒能喝一点吧?”

陆景微笑着点头,“能。”

“那我们先喝酒。”袁省长一挥手,“叙元,把蒸笼里的菜拿出来。”

三荤三素,以凉菜为主。三人就坐在餐厅的小桌上小酌。陆景默默的听着卫二叔和袁省长闲聊。气氛一直很融洽,陆景却是感觉到一股淡淡的疏离感。

袁省长拿起酒杯,示意陆景喝一杯,然后微笑道:“陆景,说说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