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11章 老奸巨猾

第511章 老奸巨猾

“建业市商业银行放贷1个亿给澎天文化,但是其控股股东苏江省日报集团和时方传媒出现纠纷,拒绝偿还这1个亿的贷款。”陆景尽量以简短的语言描述所遇到的问题。

袁省长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脑子里过了一边陆景话里的信息,“省日报集团欠了你的钱不还?”

陆景点头,“省日报集团的一个副社长和省财政厅的副厅长饶左能关系很好。我和饶左能的妹夫叶景堂在建业市第一人民医院起过冲突。”

袁省长微微皱眉。显然陆景是说有人在给景华使绊子。这种话已经很久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太直白了。“饶左能是省里的后辈干部。在组织部是挂了号的。你有没有证据?”

“没有。”面对袁省长的官方语言,陆景平静的道。利害关系,前因后果他都点出来了。关键是要看袁朴春怎么想的。

袁省长拿起酒杯,沉吟着品酒。饶左能是省委书记成书记看重的人。虽然因为他妹夫的事情被前任省长卡了一句,但是饶左能确实很有能力,在省财政厅副厅长的任上干的很不错。当然,更关键的是他现在没有和成书记较量的想法。

卫二叔喝了口酒,微笑道:“接手力维大厦的立丰地产我只占了30%的股份。立丰地产的董事长杨玉立是景华的董事。”力维大厦是建业市区的一栋烂尾楼,是袁朴春在省委副书记任上搞出来的烂帐。

袁省长听懂了卫二叔话里的意思。陆景这个人情他已经收了,必须要有所表示。笑着虚点卫二叔,“你啊,在晚辈面前也不给我留点面子。这事我知道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说着,当着两人的面拿起手机打给秘书,“小张,通知省财政厅的饶副厅长明天上午来我办公室一趟。”

喝完酒,又略坐了一会。陆景和卫二叔告辞出来。夜色里,云翠园的树影重重,月光从林梢落下,平整的水泥路上十分整洁。不远处清云湖的湖水发出哗哗的轻微响声。

汽车发动,打破寂静冬夜里的宁静。别墅的窗户处,袁朴春沉默的看着汽车远处。蒋叙元拿了大衣过来,“爸。夜里凉,你批件衣服。”

袁朴春接过女婿手中的大衣,“叙元,你觉得陆景这个人怎么样?”

蒋叙元沉思了一会,说道:“与传言不符。就今天的表现而言,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中规中矩。”

袁朴春笑着摇头。“这你就看错了。我原本以为他今天来是要谈建业信息产业区那本电子刊物复刊的事情。那件事建业市里的处理很正确。我没想到他是来谈钱的事情。”

说着,披上大衣,“你不知道吧,他事先在烂尾楼上卖了人情给我,我不得不帮他。这小子是个人物啊!”

“爸。他要是能影响立丰地产,那他的经济实力…”蒋叙元心里一动。能影响资产近二十亿的立丰地产。那么陆景的资本实力至少是两百亿之上。

“再看吧。要等陆江和杨修武争出个结果才好落子啊!”袁朴春拍了拍女婿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戒急用忍。”

车驶出云翠园。车内有些淡淡的月光。陆景低声道:“二叔,今天谢谢你。”他如何看不出来,实际上袁省长并不打算帮他说话,非得卫二叔开口。当然,也不排除是袁省长故意要卖一个人情给卫二叔。

卫二叔笑着抽烟,“你小子。这句二叔算是叫得真心实意。以后对婉仪好一些吧!”

陆景默默的点头,心里一动。卫二叔在建业另有住处。陆景和卫二叔道别后,坐上曾红英的车返回南山别墅。

泡过澡后,陆景琢磨了一下,看看时间,打电话给大哥。说了一遍今天见袁省长的事情。

陆江微笑道:“对袁省长什么看法?”

“老奸巨猾。不可为援。”陆景沉声说出自己的看法。袁省长是那种见了兔子也不撒鹰的主。这种人不能当做后援,甚至还要提防。

陆江微微一笑,“变成熟了。”说着,沉吟了一下,“小景,事不可为就回江州。建业那里的投资,丢了就丢。杨修武要是敢下死手,我在江南那里给他点把火。”

陆景心里暖暖的,笑道:“哥,你放心吧。我能做好。”袁省长靠不住。根本就不可能依靠他来保景华的基业,自己以前想的太简单。必须要在建业重新构筑起一道可以和杨修武相抗衡的网。新任的市长柳建林会是一个关键人物。

闲聊几句,陆景问道:“哥,我和卫婉仪的婚事是不是正式定了?”卫二叔那句话可是透漏了很多信息。

陆江沉默了一会,轻声道:“是的。爸和卫老谈过了。你和卫婉仪的婚事在你们大学毕业后就举行。小景,你的婚事,大哥食言了。”

陆景心里有点酸,勉强笑道:“哥,这也不怪你。我那是年少不懂事。我们的婚事哪里能自己做主?”和陆、卫两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政治力量,都注意到这次联姻,大哥说话也不会管用。

也不是说他和卫婉仪结婚之后,陆、卫两家就风雨同舟,但是在沟通协调上肯定会有诸多便利。这场婚姻是两家各自凝聚其所在圈子凝聚力的动作。

陆江有些愧疚的说道:“妈过几天会给你打电话,你们年前会订婚。”

陆景点头,深吸一口气,平复内心的情绪,“我明白。刘家的事情…”

“已经在酝酿。和卫家的力量会有合作。”

陆景有些明白。这件事是促使婚姻提前的主因之一。否则大哥不会特意加一句:和卫家有合作。

要解决刘家,凭借陆家一家的力量未免不足。他也算是作茧自缚。算计老刘家,结果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苏江省日报集团主动和建业市商业银行联系,商量归还1个亿的贷款的事情。1亿的资金打到市商行的账户上后,建业市里针对景华的动作突然少了许多。

据说省财政厅副厅长饶左能被袁省长叫到办公室里骂了一顿。“你这个同志是怎么干工作的?乱弹琴!”这句话不知道从哪个途径慢慢的流传出来。

返回江州过平安夜和圣诞节的陆景接到建业市副市长宋里朋的电话:叶景堂已经被停职。至于是宋里朋听到饶左能被袁省长批评之后做出这个决定,还是之前做出这个决定,那只有宋里朋自己知道了。

和关宁欢聚两天之后,陆景心里的阴霭逐渐消散。二十六日重新返回建业。建业针对景华的动作消停不少,不代表他满意目前的局势。他要主动出击,在建业构建人脉关系网。当前,建业市里的权力格局还未稳定,他有机会来完成布局。

晚饭之后,陆景接到阳黎新的电话,“陆景,我堂妹明天十岁生日,明天中午在建业国际会议酒店举办酒宴。我叔叔邀请你来参加。”

“我会参加的。”陆景答应下来。虽然阳黎新没说他那个叔叔,但显然就是阳家的头面人物阳胜潮。阳胜潮是新到任的建业市委副书记。靠近杨修武的刘副书记被交流到钱州任职。

“给。这种事阳家也给你打电话?你和阳家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这种地步?”叶妍递了一把她刚剥好的开心果给陆景,好奇的问道。

陆景接过开心果,说道:“我在香港的时候,阳胜潮给我打过电话,透露出和解的意思。或许,他想和我谈谈。”

在门口奉上礼金,陆景和姬红俊一起进入建业国际会议酒店五号厅。四方形的大厅摆放着约十张铺着白色餐布的圆桌。红色的地毯、华贵的吊灯,红色制服的酒店服务员穿梭着。喜气洋洋。

“景少,你也来了。”齐儒来胖乎乎的脸上浮现着惊喜的笑容,站起来笑着和陆景握手,又和姬红俊打了个招呼。陆景笑道:“齐总,你越来越富态了。”

齐儒来哈哈一笑,“我现在吃什么都变胖。被婷婷说了好多回。”

陆景就笑:“我前些天从香港回建业时,还碰到刘小姐了。”那天回建业的飞机上,刘思婷正好也在那趟飞机上。叶妍枕着他的手臂睡了一路,刘思婷还偷偷的笑来着。

等两人离开,有人问道:“老齐,刚才那位是…”齐儒来高深莫测的微笑。

“景华的人吧。”一个消瘦的中年男子不屑的道:“景华投资在建业可是处处碰壁。走得太近不是好事。”

有人笑着点头,“听说杨书记对景华很有些不满。我们这些小人物可不能触眉头。”

齐儒来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消瘦的中年男子讥笑道:“怎么,老齐,你还不服气?信息产业区的《toP电子》被停刊整顿的事你不知道?但凡有点关系的杂志,写两篇文章算什么大事?更何况《toP电子》发行量那么小,根本没影响力可言。”说着,用手指了指天花板,“上面的意思显而易见。”

齐儒来冷冷一笑,心说:你懂个屁。自以为是。1亿贷款的局都被破解,景华在建业的根基没有看起来那么弱,否则今天阳副书记会邀陆景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