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20章 筹码

第520章 筹码

轻云若浮丝。木枝叶在寒风中飘舞着,纵然是隔着玻璃也能感受到那股严冬的寒意。

陆景在窗户边拿着洁白的骨瓷咖啡杯,偶尔喝一口,注视着窗外的景色。下午时分,马路上穿着厚厚棉衣的行人往来不止。寒冬腊月,空气里的年味却是有些浓了。

听林清秋说昨天市政府周一的例会上,柳建林吃了个憋。宋里朋汇报栖口区石化工业园的想法让柳建林的经济发展纲要又向前推动了一步,具备进一步落实的可能性。

但随即,姚元焕就拿出一份材料,批评了市旅游局和市交通局的工作不扎实,搞得柳建林灰头灰脸——最近这两个局里的一些干部和柳进林走得近。

发展旅游业和建设通往陵平县的高速公路是柳建林执政建业的开篇之作。上来就被姚市长挑了刺。柳建林心里怎么想的可想而知。

陆景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其实他没料到对抗会来的如此之快。想了想,拿出电话打给赵久柱,寒暄几句,约好晚上一起吃饭。

“咚-咚-”敲门声响起。陆景回头看到叶妍穿着一件驼色的皮草外套走进来。狐狸毛的v领,风格简洁优雅。她盘着贵妇发髻,闪亮的耳坠让她平添几丝妩媚。优雅的颈脖处露出的肌肤粉腻诱人,一条钻石项链若隐若现。

“熙然,刚刚给我打来电话,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和她爸一起吃饭。”叶妍走到窗前,双手环着陆景的腰,头轻轻的靠在他胸口。

每次见到这个男人。心里总能有一股安宁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他。

陆景哭笑不得的捏捏叶妍的琼鼻,“事情都没说完整就把我抱着啊。我又不是取暖器。”

叶妍妩媚的撩了陆景一眼。“我就当你是取暖器。我怎么没说完整呢?”

陆景微笑把咖啡杯子放在窗台上,抚摸着她滑腻的脸蛋。“梅棠鸣请我在那儿吃饭啊?没说要和我谈什么事情?”

“哦,忘了问。”叶妍一脸恍然的说道。

陆景笑着拍拍叶妍的俏臀,隔着毛裤依旧能感受到那份诱人的弹性。“你这个助理当的太不合格了。”

叶妍定是找到这个可以进他办公室的理由,迅速的挂了电话,就溜进来了。中午吃过饭后,她就一直腻在他办公室里。直到一个半小时前翟伯慎来汇报工作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俏臀被袭,叶妍娇呼了一声,不好意思的抬头道:“不要紧吧?”

看着她那双媚的要滴水的大眼睛,陆景低头在她娇嫩的红唇上吻了一口。笑道:“明知故问。我想了想,汇海大酒店那儿你估计还是管不来,我请人顺便照看下吧。”

吴璇最近精力都放在丽都酒店上面。景和电子的事情都丢给她的助手易姗姗。京城汇海大酒店改建的事情可以请她代管一二。景华系的酒店最好还是成立一家公司来统一管理。这样在资源调配上会有优势。

叶妍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知道陆景又当她是花瓶呢。“那我不是又没事干?”

“你以前不是想着要搞个游艇俱乐部。年后你可以去黄海试试。黄海那里有条件搞这个。”陆景伸手搂着叶妍,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

他的心思何等细腻,当然能感觉到叶妍的不满。以前说她是“花瓶”当然有轻视的意味,后来是朋友间的玩笑话,现在自然不会这样笑她。

叶妍微愣,旋即抱住陆景。柔声道:“那么久的事情你还记得啊?我那时候就是一个念头。”

“我记忆力好着。”陆景低头,和叶妍脸挨着脸,鼓励道:“试试看。感兴趣的事情一般都能做好。”

“那我试试。”叶妍点头,答应下来。手。抱的陆景更紧。

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陆景温柔的拍拍叶妍的背,放开她。走到办公桌边,接起电话。姬红俊在电话里道:“景少。下周三下午,市商行有个酒会想要邀请你参加。”

“我知道了。到时候看情况吧。”陆景答应下来。

吴山天下的餐厅里,华丽的大吊灯与暗红色的方形餐巾,交织出奢华贵气。陆景和赵久柱坐在“丁”字形餐厅的一角,边吃边聊着。

看到陆景身边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姿态优雅的用餐,充满了美感,赵久柱赞道:“叶小姐一看就受过良好的礼仪训练。我原来参加一次外宾的接待任务。那王妃也比不上叶小姐的姿态。”

看陆景和叶妍的亲密神态。拍拍他的女伴,效果自然比拍陆景本人好。

“谢谢!”叶妍微笑。眼睛瞟了陆景一眼。

陆景肚子里暗笑。赵久柱明显是恭维之词,你还当真了。嘴上却是笑道:“赵局长眼光很高明。叶妍以前确实接触过类似的训练。”

吃过饭,陆景和赵久柱去包间里谈事情。叶妍自己在“吴山天下”里休闲。

“昨天市政府会议上的事情你知道了吧?”陆景笑着问道。

赵久柱点点头。他有所而闻。其实,今天陆景请他吃饭的用意,他很清楚。叶景堂的一些事情,他暗中查出了一些。但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掀翻叶景堂的姐夫饶左能。陆景和饶左能的恩怨,他自然清楚。

陆景喝着茶杯中的碧螺春,微笑道:“赵局长知道建业联和院线这家公司吧?姚市长的夫人在里面有干股。”

赵久柱有些吃惊。他暗中调查,像干股这种事他自然查不出来。立刻,他有些感兴趣。

他在官场上一路搏杀到现在的位置,很多事情看得清楚。显然建业正在经历一个站队的过程。这是每一轮政治洗牌后的必然。

虽然他有朱书记这个“组织”,在建业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很稳。但是,如果事情涉及到建业市公|安局。他需要往那边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他的那位老领导对杨书记可是不满的很。他隐约知道老领导是被杨书记挤走的。哪有高升到省里的副书记,在原来城市的影响力急剧下降呢?

所以与其日后被动站队,不如现在在柳市长那儿卖个好价钱。

赵久柱点了一支烟,心思电转。建业市里柳市长出于弱势地位。他固然不愿意为柳市长冲锋陷阵。但是这个消息如果由他透露给柳市长,基本上就可以算得上是一份投名状。所得的回报是巨大的。

查姚市长的问题和查叶景堂的问题,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犹豫半响,赵久柱对陆景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陆景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显然是要换取他彻查叶景堂的问题。但是他心里仍旧有些顾虑,这个交换他吃亏吃大发了。

陆景就笑,“听说饶左能和姚市长私交很好,两人曾经是党校同学。叶景堂应该涉黑了。”

“哦?”赵久柱沉吟了一下,脸上露出笑容,“我明白了。”姚市长和饶左能有关系,他能推测的到。因为叶景堂就是靠近姚市长的一位副局长安排复职的。

但是,没有想到里面有这么一层关系。结合到建业联和院线的干股分布情况,这件事恐怕会是他更进一步的机会。

陆景笑着点点头,拿起茶杯道:“以茶代酒,祝赵局长日后步步高升。”

赵久柱忙灭了烟,举杯说道,“那就借景少吉言。”

一连几天,陆景都在观察着建业市官场的动态。他放下“筹码”,赵久柱果然动心。干股的消息自然是齐儒来告诉他的。

一月十三日,柳建林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突然强调干部家属经商的问题。

“有的党员干部,故意歪曲中央的文件精神,以拿暗股、干股,就可以逃避惩罚。这是痴心妄想…”

柳建林疾言厉色的批评像一股旋风让建业市政坛风声骤紧。大大小小的干部都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市里的动态。有些人紧张无比。

四天后,省里的联合调查组和市里部分干部谈话,隐约才有风声传出来,好像是常务副市长姚市长的妻子参股了一家电影院公司。里面可能涉及到一些利益的交换。

餐厅里传来低迷的小提琴乐声,餐厅的内角舞台,小提琴手穿着暗红锻子的晚礼服裙,姿态优雅而迷人。

陆景刚刚和几个苏江省的商界人士寒暄之后,拿了一杯酒和叶文俊交谈着。

今天下午,建业市商业银行在建业皇冠酒店举行金融产品研讨的酒会。参会的基本都是建业市商行的股东和苏江省、建业市的金融界人士。

“我听观之说,你打算增发近亿市商行的股份,使得市商行的总股本达到24亿?”叶文俊低声问道。

他穿着一身儒雅的灰色西服,往日强硬的作风似乎都消失不见。

陆景微笑着点头,拿起酒杯冲远处的林清秋示意。今天林清秋作为建业市政府的代表参加这次酒宴。藉此表明柳市长对建业市商业银行的支持。

“景少觉得苏江万华能拿下多少股份?”叶文俊毫不掩饰他的想法。

陆景摇摇酒杯,对叶文俊笑道:“三千万或者五千万股都行。”增发到24亿股,景华依旧拥有控股地位。

叶文俊嘴角浮出一丝微笑,举杯道:“合作愉快。”

陆景却是微微一笑,“我额外有个条件,希望叶先生答应。”

叶文俊错愕的看着陆景。他不知道他有什么东西是陆景看得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