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21章 图穷匕见

第521章 图穷匕见

ps:??纠正个谬误。叶景堂是饶左能的妹夫,那么饶是他大舅子,前文写成姐夫。请书友见谅。

“我希望叶妍能够拥有叶家家族基金5%的投票权。价格好商量。”陆景轻描淡写的说出自己的要求。

叶妍内心里希望重归叶家的想法,陆景很清楚。以前作为朋友自然是懒得管她这种无聊的想法。现在却要为她谋划一二。

当然,所谓的重归并不是什么参加“族祭”之类的,而是重新让她在叶家获得一定的话语权,不至于被排斥在整个叶家体系之外。至于她和叶文俊、叶文斌等人的关系,看情况也不像有修复的可能。

叶文俊脸色一僵,苦笑道:“景少这个要求恐怕有点难办。”自从他知道陆景说动袁省长为市商行说话后,再见到陆景不自觉得就换了称呼。

陆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喝着红酒,等待叶文俊的解释。

叶文俊沉吟了一下,坦率的道:“我和叶文斌关系不佳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叶家的家族基金早就分拆了。剩下的是个空壳,没有实际意义。”

“哦?”陆景有些吃惊,叶家分家的消息他倒不清楚。想了想,说道:“那让叶妍持有恒跃集团5%的股份如何?恒跃集团还在你的控制下吧?”

恒跃集团是叶家的核心企业,涉足电子、保健品、房地产开发、造纸几大业务。

叶文俊琢磨了一下,点头同意,“可以。”

恒跃集团除了电子业务被叶文斌分走。其他业务还在。虽然叶家也有几名生意伙伴,但是恒跃集团的70%的股权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小四也不算外人。分她5%的股权不影响他对恒跃集团的控制。

建业市商业银行发行近亿新股。此前每股8元,这次多半能将发行价提高到9元。短短的一年不到的时间。就有一家十几亿资产的银行发展成为过百亿的银行,可见其发展的潜力。这样一笔优质资产的投资,他不想错过。

陆景欣然的对叶文俊举杯,“合作愉快!”

叶文俊笑着举杯,“合作愉快!”透漏了叶家的实情,他笑容里多少有些无奈。

闲聊两句,叶文俊拿着酒杯转开。林清秋走过来微笑道:“陆景,市委席秘书长想见你。”

陆景微微有些诧异,询问的看向林清秋。

林清秋最近和陆景见面比较多。和他逐渐的熟起来,轻笑道:“听说你和杨书记都见过面,难道见席秘书长还发怵。”

林清秋穿着中性的黑色西服,严厉肃静的装扮。但是丽色难掩。容貌秀丽、身材修长,曼妙多姿。此时,忽而收敛刻意装扮出来的严厉感,轻笑之下有幽兰绽放般的俏丽感。

陆景心里暗赞一声,将酒杯放到一个路过的侍者托盘中,微笑道:“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带我过去吧。”

其实。以景华在建业市所能掌握的资本总值,逻辑上应该是席长通过来见他。但是他和席长通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对方不给他礼遇也很正常。

看来,席秘书长对他很有些怨气啊!

席长通四十多岁。白白净净,带着眼镜,客气的和陆景握手。“早就想和你见面了。没想到拖到现在。”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

席长通见陆景一副谨慎的样子。微笑着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我听说你和省财政厅的饶厅长有些误会。湖云路上的长青饭店有几道招牌菜不错。有没有兴趣去尝尝。”

陆景笑着道:“我前些天去吃过。下次吧。”

席长通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点点头,“那就下次吧。”

等席长通离开,林清秋有些诧异的看着陆景,低声道:“你怎么拒绝席秘书长?”

虽然陆景说他和饶左能过节很深,但是有建业市委常委的调解也不行?

陆景微微一笑,轻淡的道:“有些过节没那么容易揭过。”

饶左能的嗅觉很灵敏嘛。市局刚刚彻查建业联和院线,他就嗅出味道了。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招架的住又是一回事。

51街夜|总会的一间单独的包间里剧烈的喘息声不止。手机铃声很突兀的响起来。

“操。”叶景堂大骂一声,从一个美貌的女按摩师身上起来,拿起手机,有些疑惑的接通,“小罗,什么事?”小罗是所里的副所长。

“叶所,赶紧回来。分局张局长来了。还有市局的人。所里的胡政委正在召集所里的人员。”

叶景堂心里一惊,声音不自觉的低了几分,“出事了?”但立刻有很爽的吐出一口气。却是女技师趴过来帮他吞吐着。

“张局长的脸色很严肃。叶所,好像和联和院线的事有关。”

“什么?”叶景堂脑子里轰了一声。他嫂子在联和院线有股份的事情,他自然知道。市局最近一直在调查这件事,他大舅子不是说没事吗?这件事怎么牵扯到他了,难道那件事被发现了?

“噢--!”女技师痛叫一声,客人的手机落下来砸到她背上了。等她把手机拿开,回头看到那东西变成了鼻涕虫。

叶景堂足足呆了两三分钟才反应过来,拿起手机,疯狂的大力按着他大舅子——饶左能的私人手机号码。他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连续拨了三次,才按对号码。

“哥,救我…”

……..

夜色沉静。一辆黑色的奔驰驶进市委常委大院中。不片刻,车至市委别墅的4号楼前。

阳黎新脸色阴沉的走进院子里。客厅中,一名中年妇人开了门。阳黎新勉强笑道:“婶,我叔叔在吧?”

“在书房里等你。”中年妇人笑着拿了鞋套给侄儿。看了眼客厅的挂钟——九点过两分,问道:“吃晚饭了没有?”

“吃过了。”阳黎新应了一声。熟门熟路的往书房而去。

“进来!”书房里响起阳胜潮浑厚的声音。

看到侄儿脸色不好,阳胜潮却是笑了笑,“怎么,情况很复杂?你脸色这么难看。”

阳黎新坐到椅子上,从书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点了火抽了几口,才沉声道:“叶景堂扛不住压力交代了。他在联和电影院强|奸多名女性。证据确凿。赵久柱找到当事人。市局刘局长被牵扯进去了。”

刘局长和阳家靠的很近。指不定还有什么人要被牵扯进去。

阳胜潮脸色一沉,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嘭-!”茶水四溅。

阳黎新默然不语。空气有些压抑。

阳胜潮沉声道:“你和这叶景堂有牵连?”

“没有。我怎么可能接触到叶景堂那种低层次的人。”阳黎新忙说道:“我是担心其他人。”

阳胜潮眼睛里精芒一闪,一挥手,“不管。这件事要彻查到底。”

阳黎新点头。对他叔叔决议没有异议。半响。说道:“叔叔,陆景这个人…”

阳胜潮却是笑呵呵的喝茶,“怎么,你现在知道许云策、迟声朝怎么都载到他手上了?”

阳黎新无奈的一笑。这件事的事件脉络很清晰。建业市公安局副局长赵久柱突然向市长柳建林汇报建业联和院线的事情。姚市长牵扯到这件事中,引得省里调查组调查。在这件事上完全丧失了话语权。据说饶左能的妻子在建业联和院线公司里面也股份。

但是,谁也没想到,赵久柱突然挖出叶景堂这么个人物。叶景堂是饶左能的妹夫。这下子很多人要被炸飞了。

图穷匕见。有心人就会发现,陆景这几天分别和赵久柱、宋里朋见过面。再想想他和饶左能的恩怨。阴森森的让人心里发毛啊!要说这件事背后没有陆景的影子,谁信?

据说饶左能还托市委秘书长席长通和陆景说和。饶左能八成以为陆景是想查他妻子。估计没料到他妹夫给他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

陆景作为建业市官场的局外人,他能因势利导的拿“布袋子”将饶左能不声不响的装进去。这种布局的手段让人心寒呐。

阳黎新自问没这样的手段。国内的事,犯错不是问题,查了才有问题。谁能料到本来是查建业联和院线。矛头直指姚市长,怎么又牵出了饶左能。这种诡异的变化,让他心里有些凉飕飕的。幸好。阳家和陆景和解了。

看着侄儿的苦笑,阳胜潮微微一笑。“行了。事情我知道了,早点回去休息。”

建业市的政局怕是要动动了。他也要捞取些好处才是。

……

“唉。”白武酒店的包间里。杨修武站在窗台边,悠悠的叹口气。窗外不知道何时下起了小雪。饶左能刚才给他打了电话,但是他没有接。建业市公安局的事情自然不可能瞒过他。

想了想,杨修武拿出手机,打给市公安局的何局长。

何局长正在办公室里有滋有味的喝着茶。任你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看到手机上的号码,脸色顿时一变,站起来,恭敬的接通手机,“书记。”

“老何,凯撒翡丽那里好好查查。”

“好的。”何局长心里疑惑,但是嘴上却丝毫不慢的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杨修武轻叹一口气。老饶,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

他和饶左能私交不错。当初还想着运作饶左能来市里担任副书记。老饶这人能力不错,只是最近一年尽走背运。

官场中人,命理一说,大有市场。他虽然不信,但是很显然,老饶运交华盖,陆景是罪魁祸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