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22章 局面打开

第522章 局面打开

凯撒翡丽的包厢里,一名白皙秀美的女孩正在唱着港台最新的情歌。一边唱还一边很有范儿的摇着身子。做翩翩起舞状。

陆景和杨四儿在沙发上喝酒。小飞在一旁和一个穿着裙子的女孩划拳。

“最近生意怎么样?”陆景问道。

“还过得去。”杨四儿满不在乎的和陆景喝了一杯。又笑道:“景少,听说你把饶左能给…”杨四儿举起手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

陆景笑着眯起眼睛,“怎么这件事传到我身上来了?”

叶景堂的事情,饶左能的妻子柳丹倩牵扯其中,饶左能的政治生涯必定结束。只是看以何种方式解释。但是,这种事他绝不可能去承认。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出这种风头对他来说不是好事。

杨四儿嘿嘿一笑:“你和饶左能的恩怨,建业不少人都知道。”虽然陆景不承认,但是他认定这事和陆景绝对脱不了干系。

牛人啊。没用家里的力量,直接就把饶左能给干掉。饶左能现在估计毁得肠子都青了吧。他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几斤几两。

陆景笑了笑,拿起酒杯,“不说这个,喝酒。”

杨四儿哈哈一笑,和陆景干了一杯。正推杯换盏的时候,外面外面突然传来警笛声。

杨四儿皱眉道:“怎么回事?老乌这里怎么可能出事。市局的老何发飙了?”

小飞站起来道:“四少,我去看看。”

陆景从果盘里拿起一枚开心果,放在手心掂了掂。所有所思。

不大会,楼下响起一片尖叫声。跟着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包厢里几名陪酒的女孩脸上变得卡白。预感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小飞脸色不好的推开门进来,“景少。四少,市公|安局的大行动,好像要封了这里,还有市台的记者随行。我们从后面走。”

“靠。”杨四儿郁闷的站起来,对陆景道:“景少,不好意思。碰到这种事了。改天我再请你喝酒赔罪。”

陆景摆摆手,“这事又不能怪你。走吧。”说着,从手包里拿出一叠钱,拿给包厢里的一名女孩。“你们自己分吧。”

十分钟后,三人坐车离开。市局的警戒看到是军区的车牌,予以放行。

小飞将车停在马路边。此时,天空中下了一天的雪已经停了。罗马风格建筑的凯撒翡丽里灯火通明。里面估计已经乱成一团。

杨四儿郁闷的抽着烟,“走吧。真是晦气。差点被堵在里面,要是曝光,我老头子肯定要打断我的腿。”

在十字路口,陆景下车,坐到周兴动的车里。返回南山别墅。这件事绝没有这么简单。杨四儿不知道凯撒翡丽的老板和朱然节的关系,但是他知道。

看来是杨修武出手了。能驱使市局查封凯撒翡丽的人不是他还有谁?他这是想和朱然节谈判?

第二天中午,赵久柱约了陆景见面吃午饭。饭局定在湖云路上的长青饭店。长青饭店的酸笋老鸭锅仔、盐水鸭、苏式熏鱼、百合南瓜小炒味道很地道。

“滋-!”赵久柱神情郁郁的喝光酒,低声叹道:“朱书记上午找我去谈话了。叶景堂的事情到此为止。”

市公|安局的刘局长牵扯到叶景堂的身上去。再深挖下去一定有猛料。他预计常务副局长高局长绝对沾了边。可惜上面不让查了。

陆景眼神一凝,继而点点头,“现有的证据饶左能也要下台。我这边没什么意见。”他在赵久柱面前。并不掩饰对饶左能的恶感。

赵久柱郁闷的吃着菜,“就怕柳市长那里要我继续查下去。”

他现在的状况是好处没捞着。反而要考虑万一柳市长和朱书记意见不统一,他该怎么站队的问题。早知道如此。他不该答应陆景捅出叶景堂的事情。

陆景大有深意的看了赵久柱一眼。赵久柱这话里有责怪他的意思。当即,微微一笑,说道:“柳市长那儿我会去沟通。保证不会让赵局长难做。”

赵久柱脸色一喜,举杯敬陆景,“那多谢景少了。”

陆景笑着和他碰了一杯。朱然节斗不过杨修武看来是有原因的,从用人就可以看的出来。赵久柱做事有些瞻前顾后,没有果决的勇气和机敏的判断。

他敢应承去说服柳市长自有他的想法。只要朱然节指示赵久柱不再查叶景堂的案子这件事传出去。以柳建林的政治智慧,肯定不会强求赵久柱彻查。因为彻查这件案子并不会进一步打击到常务副市长姚元焕。

既然战果不能扩大,柳建林自然会建好就收。真要把建业整到一批干部,对他而言并非好事。他一到建业,建业就出问题,上面会怎么看他?自然是年轻,不稳重,到处点火等等负面印象。

真正高明的政治斗争都是无声无息展开的。悄然间改旗易帜。斗的太激烈,只会两败俱伤。

以陆景和柳建林的接触难看,这位新市长并非一个简单的人。

吃过饭后,陆景返回南山别墅。在书房里处理一会邮件,放在书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看看好吗,笑着接起来,“吴璇,有事找我?”

吴璇在电话里气愤的道:“我好不容易清闲一点,你就给我找点事做。看不得我休息几天啊。”

兼管京城汇海大酒店会增加她的工作量。并且汇海大酒店还需要翻新等等工作,说不定她明年还需要去京城一段时间。

吴璇抱怨一阵后,说道:“是我去建业和你谈,还是让你回来江州和我谈。我最近很忙的。”

陆景就笑:“年底有没有计划去京城玩几天。要不我们在京城见面吧。酒店业务也时候整合起来了。”

他年底并没有回江州的打算。建业事毕,他就会返回京城。

吴璇不满的说道:“去京城就是被你当牲口使唤。那里有时间游玩?”

“别说的那么凄惨。你不是正好要熟悉酒店业务吗?丽都酒店大把的管理人才。你带个团队到京城来,你能有多少事务?光明正大的休假啊。另外。我是以朋友的身份请你帮忙。”陆景笑着喝了口凉下来的咖啡。

吴璇轻笑道:“摊上你这么个朋友,算我倒霉。你这个法子不错。我同意了。只是。陆景,你和叶妍什么关系?真的只是朋友关系?”

陆景微征,没说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吴璇幽幽的叹口气,“挂了啊。年前在京城见面再详谈。”

挂了电话,陆景微微抿了口咖啡,将心里一些莫名的心绪甩开,沉思了一下,看看时间,拿起手机打给林清秋。

“林市长。我有个消息和你说一声。”

林清秋笑道:“什么消息,这么正式的口吻。”

“今天上午省里的朱书记和市公|安局的赵局长谈过,叶景堂的案子到此为止。”

“啊?”林清秋极为奇怪。正是追击扩大战果的时候,怎么朱然节会有这样的想法?

陆景微笑道:“你可以关注下最近市局的大动作。”

“行。我明白了。”林清秋放下电话,秀眉蹙起。过了一会,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打了几个电话,才知道昨天晚上市公|安局查封了凯撒翡丽。

想了想,林清秋拿起旅游业相关的文件往柳市长办公室而去。

……

南都大厦。陆景的办公室内。办公桌上放在一副建业市的地图。杨玉立抽着烟,问道:“景少,我们真的要追加在建业的投资?”

立丰地产拿下了钟霞区北牧山附近的一块土地,准备运作旅游地产。但是他心里仍有些疑虑。最近建业市里貌似不太平静。

陆景抽着烟,坐到椅子上,手指轻轻的点着大腿。“陵平县的投资项目启动了吗?”

柳建林同意启动修建高速公路的计划,陵平县自然就具备投资价值。而卫东阳坐镇陵平。立丰地产进入其中也会享受到许多便利。

“开始了,预计先修建一个温泉度假山庄。打造一个集餐饮、温泉、住宿、娱乐为一体的度假山庄。”

陆景点点头。轻声说道:“建业市目前的局势看似混乱,实际上已经逐步明朗。柳建林具备和杨修武对抗的资本。我们加大投入,问题不会太大。”

虽然,建业联和院线的案子还没完。但是从各方的反应看,这件事的大致结果已经出来。

叶景堂自不必说,走司法程序。饶左能可能会安排病退。给了他一个体面的结束方式。建业市常务副市长姚元焕岿然不动。建业市公|安局会有一定的洗牌。

饶左能倒台,叶景堂进去。陆景已经达成最开始的目的。但是杨修武释放了一张底牌,让他的收获变少。

不过朱然节椅子下的隐形炸弹被拆除。以后也是一大助力。

姚元焕在建业市政府的声音越发的弱起来。被搞得灰头灰脸的他,无法阻止柳建林在建业施展其抱负。姚元焕想要重新抗衡柳建林势必需要等建业联和院线的案子影响消退才行。

柳建林打开局面后,景华在建业的投资自然无需太过担心。

见陆景给了肯定的答复,杨玉立说道:“那行,我马上安排。”他自然在政治的把握上不如陆景。当即,也放下心中的顾虑。

和杨玉立聊着地产的事情。突然,手机音乐声响起。林清秋淡雅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陆景,柳市长想请你吃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