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27章 订婚

第527章 订婚

飞机落在京城机场已经是晚间时分。曾红英早早的等在机场里。看到陆景和叶妍神态亲昵的挽着手,忍不住撇撇嘴。

“去燕湖家园。”陆景笑着吩咐道。

今天中午介绍李慕清和连省初认识的过程很顺利。他已经让瑞丰公司以风投的形式,注资1亿元到天辰娱乐公司中。资金不日就会到帐。

两侧树荫如遮,路灯透过经冬稀疏的枝叶,洒下明亮的光芒。宾利风驰电骋的到达燕湖家园。

叶妍挽着陆景的手在按响602房间门铃时,悄然的放开。陆景爱怜的在她嘴唇上噙了一下。

“你要害死我啊。”叶妍娇嗔。心里却是甜蜜的紧。她舍不得与陆景那么快分开。跟着他一起从建业飞到京城。

小漓已经回了交州。但她不愿意让方琴知道她和陆景的关系。会被方琴笑话的。

方琴穿着宽松的睡衣打开门,还是明艳照人的短发少妇模样,惊喜的道:“怎么是你们在门外呢。快点进来吧。外面冷。”

将两人让到客厅里,方琴笑道:“我还以为今年我过年又要一个人孤零零的呢。”

叶妍笑道:“方老师,你干嘛不回家?”

方琴笑着摇头,“回家我妈要唠叨我。我年后回去看他们。我弟在他们身边,我也没什么担心的。”父母老是帮她张罗对象,她图个清静,可不愿意这么早回去。

说着,又道:“哦。你们吃过饭没?”

陆景腆着脸笑道:“下了飞机就过来,等着尝琴姐的手艺。”

方琴掩嘴娇笑。妩媚的瞪了陆景一眼,“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吃饭倒是惦记着我了。等着吧,我去给你们弄。我自己还说下点面凑合一口。”

陆景笑着道:“我开玩笑的。哪能大冬天让你下厨。待会手给冻坏了。我已经打过电话,凯宾斯基酒店的饭菜马上送过来。”

方琴温婉的笑着看了陆景一眼。心里的温情又被唤起。

吃过饭,方琴留叶妍晚上在这儿陪她。陆景却是要马上回锦园别墅。

“喝杯酒再走吧。”方琴去卧室里拿红酒。陆景在阳台处给关宁打电话。她寒假一到就返回京城了。寒冬腊月夜色下的燕子湖散出冷冽的清辉。

陆景给几个女孩一一打过电话后,走了进来。顺手拉上阳台的玻璃门。见客厅里就方琴一个人,陆景坐下来,微笑道:“叶妍呢?”

方琴用手指撩了撩鬓角的碎发,“她在洗澡。”说着,轻声问道:“你们两个…”

陆景一愣。然后摸摸鼻子,“这么明显?”

“你说呢。叶妍眼睛粘在你身上就挪不开。”方琴笑着白了陆景一眼,双腿卷缩在沙发,舒服的靠在,悠悠叹口气,“女人呐…”

陆景笑着摇头,拿着一只酒杯抿了口红酒。

方琴坐起身,伸手想要拦着他,“哎-。那是我的酒杯。”

陆景无奈的道,“我已经喝了。要不你换一只?”

方琴脸上有些绯红色,小声道:“我刚才也喝过了。”

陆景笑了笑,没在意。柔声道:“琴姐。”

“恩?”方琴注视着陆景的眼睛。心里微微有些难言的情绪。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有些默契、相知相得的温馨感觉,又有些嫉妒、不忿的情绪,还有些因共有酒杯引起的羞涩感。

“我要订婚了。”陆景喝了一大口酒。

方琴温婉的一笑。温柔的劝慰道:“这是好事。你也该收收心了。”

陆景嘴角扬起一丝轻笑,看着她娇美白皙的脸蛋。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将手里的酒杯递给她。

方琴接过来。就着陆景喝酒的杯沿,喝了一小口。脸上的酡红更显眼,美目看着陆景,将酒杯递给陆景,柔声问道:“你能处理好?”

陆景微微点头,接过酒杯,轻轻的喝酒。有种和她间接接吻的感觉。心里泛起几丝涟漪。

……

金果酒吧。音乐震天的响着,酒吧的气氛很火爆。陆景和唐悦、冯逸风一起穿过大厅,到二楼的一间包厢里。王灿和罗华已经在包厢里面。茶几上摆满了啤酒,还有小吃。

陆景丢了一支烟给王灿,笑道:“感谢王总百忙之中抽空和我们小聚啊。”

“靠!”王灿鄙视的比了个中指,“你小子是后天订婚吧?要不要兄弟我去给你壮胆。前天我可是腿肚子都在抽筋。”

冯逸风就笑:“你那是高兴得傻了吧。哈哈!”

王灿对自己这位表哥翻了个白眼。几人哈哈大笑起来。

陆景散了一圈烟。几人痛快的喝着酒,闲聊着京城故事。

罗华和陆景碰了下酒瓶,叹道:“辽北邱尚斌的事犯了。我上午被中纪|委的人叫去问话。幸好当初听你的话,没和邱尚斌沾的太深。”

陆景手顿在空中,大吃一惊,“中纪|委?规格这么高?”说完,放下酒瓶,点了一颗烟,沉思着。

唐悦笑着拍拍陆景的肩膀,“别想了。都快过年了。咱们乐呵咱们的。辽北的事又找不到我们头上。”

陆景摆摆手,“这件事极有可能涉及到胡红军。”

邱尚斌当初是胡红军介绍认识的。而且在胡红军的引荐下,邱尚斌还拜在了赵教授门下。邱尚斌也由辽北某市的副市长,短短几年时间完成三级跳,成为辽北某地级市市委书记。

要说胡红军没有在其中出力,那怎么可能?

记忆里,是秦系的旗标人物籍此事重创贺系,动摇了贺系根基。不过那个时候,邱尚斌的身份是省部大员。

他现在担心的是。这件事会不会被人趁机做文章牵扯到大哥身上。

王灿琢磨了下,说道:“要不要我打电话问问我小叔?”他小叔已经上调至部委某司局担任一把手。应该能打听到一些消息。他和陆景光着屁股玩到大。陆景有需要,他当然要帮忙。

陆景想了想。“暂时不用,我们先喝酒。”

第二天上午,陆景接到一个电话,坐车到永兴饭店。中纪|委的调查组临时在此办公。

接待陆景的是中纪|委某处的刘处长。不大的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办公桌。刘处长身边坐着位漂亮的少妇,穿着黑色毛料冬装。

“你就是陆景?”少妇说话语气很不客气,眼睛斜视了一眼,不待陆景回答,低头翻阅着宗卷。

陆景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女人。

刘处长笑呵呵的道:“刚才电话里也说了,有些关于邱尚斌的事情要和你聊聊。你先讲讲你们接触过的情况。”

陆景就讲了讲和邱尚斌接触的情况。他和邱尚斌接触的不多。这件事不可能涉及到他。

黑衣少妇眼里的盯着陆景,重重的拍拍了桌子,冷哼一声,“照你的说法,这件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那邱尚斌为什么特意提到你?你和他都是民大赵晓丰教授的学生吧?老实交代你的问题。”

陆景皱眉,懒得和她废话,看向刘处长,“刘处长,例行的问询不是这样的吧?我怎么感觉我成了犯罪嫌疑人。我配合你们工作。你们态度是不是也要端正一些?”

淡淡的几句话,刘处长顿时感觉到莫大的压力。他相当清楚陆景的身份。不过,他身边这位同样背景深厚,得罪不得。

当即。笑呵呵的道:“陆景,今天的问询到此为止。案子还处在调查阶段。希望你保密。”

“我会的。”陆景点点头,站起来离开。

看到陆景扬长而去。少妇冷哼一声,“刘处。这小子太嚣张了。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刘处长收起笑容,不置可否的哦了声。想把他当枪使。你谢海璐的份量还不够。

陆景出了永兴饭店,立刻打起电话。保密这种话,他要是当真了那就太扯淡。

车到西月区张三胡同处。陆景刚进院子门,却是看到胡红军穿着大衣,围着围巾迎面走来,脸色不是很好。

陆景奇怪的道:“胡哥,你来看我大嫂了。”这时节胡红军还到处晃,难道他的问题不严重?

胡红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啊,陆景。来看你小侄女了。”

他的事,陆景很难帮得上忙。能帮他的是陆江,不过妹妹却是不肯为他关说一二。当即,也没多说,寒暄了几句,告辞离开。

陆景进门,大嫂胡莹正在屋里推着婴儿车打转。陆景笑问道:“大嫂,妈叫我中午来吃饭,她人没来?”

胡莹脸上带着愁容,“妈在厨房里做菜。你刚才碰到我哥了吧。唉…”

“恩。”陆景默然。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他也是一头雾水,仅仅是凭记忆判断有可能是秦系的大佬出手了。其他的一无所知。

和凌雪月在金顶俱乐部喝了杯茶后,陆景告辞前往京城机场。大哥今天特意赶回来参加他的订婚宴。

陆景的脑子里不断浮现凌雪月大有深意的笑容,“陆景,最近京城风波不断啊。”

凌雪月看样子也是知道些什么。

蓝色的宾利宛如游鱼,飞快的由机场往锦园别墅而去。今天的订婚宴在卫老爷子的10号别墅举行。

陆江笑着吐出一口烟,“怎么,愁成这样?”

陆景笑道,“不是为订婚的事。哥,我昨天在大嫂那里碰到胡红军了。”

“哦?你大嫂没和我说这事。”陆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车到锦园别墅12号别墅。老头子穿着精神的唐装,正端坐在客厅里喝茶。

“爸!”

老头子看到两个儿子进来,慈祥的笑着点点头。

罗女士笑着数落道:“小景,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再晚点就要迟到了。”

陆景就笑,“妈。飞机晚点关我什么事。要不你让爸打电话骂骂民航那些官僚。”

罗女士笑着扇了陆景一巴掌,“小鬼!尽胡说八道。走吧。”

正在和妻子胡莹小声说话的陆江连忙扶着已经站起来的父亲。笑道:“全家总动员。小景,今天要好好表现。”

10号别墅的客厅里。十几人围坐着吃午饭。订婚宴很简单,就是两家子人凑在一起吃顿饭,算是将这件事定下来。

陆景挨着卫婉仪而坐。卫婉仪穿着白色的棉衣,梳着马尾辫,气质恬静。偶尔回答一两句长辈的问话,应对十分得体。

陆景低头吃菜,眼光余角看到罗女士频频满意的点头。话桌上的话题自然是由卫老和老头子展开。其他人就只有听得份,包括卫婉仪的父亲,已经升任黔州省省长的卫国梁。

“小陆啊。熟悉的面孔要越来越少了。”卫老感叹了一句。

老头子默然不语,敬了卫老一杯。二钱的小杯,旁边的小谭心里担心得要死,但是强忍着没说什么。

陆景心里突然明白了。一系列的博弈,根源原来在此。

卫老喝了酒,放下酒杯,悠悠一叹。转而问陆景几句话。

饭后,卫老对老头子笑道:“今天挺高兴的。你的字写得好,给我写副字。”说着。吩咐道:“国梁,去拿笔墨出来。”

老头子也没推辞,欣然答应下来。

陆景看到卫婉仪偷偷的笑。大概她的省长老爸被爷爷使唤当跑腿的让她觉得好玩。

一屋子人都笑着围起来。早有人抬了大桌子过来,白纸铺开。浓墨研磨着。老头子执笔沉吟。

卫老道:“就写辛幼安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老头子笔走龙蛇。字透纸背。他写的是全文。

大家都在屏住呼吸,没人发出一点声音。真正的书法。在创作过程中,绝对不能打扰。要喝彩得等到写完才行。

陆景看到卫婉仪惦着脚尖看,脖子伸得老长,忍不住一笑。

满堂喝彩的时候,卫婉仪悄悄的踢了陆景一脚,“你刚才笑什么?”

陆景说道,“没什么。卫婉仪,咱们明天好好谈谈。”

卫婉仪看了陆景一眼,轻轻的点头。

回到12号别墅里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老头子照例午休。陆江和陆景到二楼书房里谈事情。

陆江丢了一支烟给陆景,微笑道:“明白了吧?你在建业,这件事一直没和你说。秦系和学院派联手动了动。”

陆景点点头。贺系要完蛋了。比记忆中提前了很多年。

记忆已经出现太多的变动。前世那会儿,老头子在这个时间节点大限将至,现在却是身体康健。

前世里xx大上江南系惨遭打压,现在却是转到了贺系身上。都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真正做到的有几人呢?

陆江轻吐一口气,问道:“你和罗华都被纪委叫去问话了?”

“恩。哥,调查组里面是不是有我们家的对头?”

“怎么说?”

陆景把那个美貌少妇故意刁难的事情,说了说,“就怕有些人头脑发昏往你身上泼脏水。”

陆江就笑,“同样的招数用两次那还有效?我没事。”

陆景放下心来。以大哥一贯的性格,说没事,就是没事。胡红军的事牵扯不到他身上去。

陆江突然想起一件事,抽着烟,笑道:“我想起来了,你再说说,那个女干部的外貌。”

陆景笑道:“哥,我是被叫去问话的,那敢盯着别人看。”

陆江虚点了弟弟一下。他自然不会信弟弟这鬼话。

陆景说了说。陆江轻敲着书桌着,微笑道:“那就是了。你碰上杨修武的弟媳谢海璐了。”

陆景恍然,“我说呢。”谢海璐搞得像吃了枪药一样,说话冲得很。不过,要是杨家的人那就好理解了。杨修武还有个弟弟,在国安系统工作。

陆江抽着烟,思考了一会,“胡红军的事情,回头再说。我现在还不了解情况。胡莹她爸那里,我不好贸然开口。

邱尚斌的事,辽北省里牵扯进了几个大人物进去。估计难以了局。胡红军交友不慎。这件事要引以为戒。”

陆景点点头,问道:“哥,辽北那里咱们能调人过去抢位置吗?”

陆江微笑着批评道,“你当组织部是我们家开的?用词匪里匪气的。”

陆景听大哥的口气,就知道他心里也有想法。不过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方案。当即笑道:“我倒是有个主意。不是学院派在动吗?咱们不如推一把。我前几天还和李慕清在建业见过面,听说李副书记在肃州干的很不错。”

陆江抽着烟,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睁开眼睛,笑道:“怎么,还对李家有不满啊?”

李副书记在李家并不怎么受重视,和李菲菲的父亲相比,所得到的的支持是天壤地别。小景这个建议是打算煽风点火。搞得李家内部矛盾激化。

陆景就笑,“有一点点。”

前世里,李菲菲高中毕业后,前往美国留学,他南下江州读书,两人就在也没有见过面。

后来陆家没落,李菲菲的父亲却稳步上升,步子走得极为稳健。这娃娃亲自然是没了下文。

而这一世里,陆景隐约知道,好似在96年年初春节的时候,李家就隐晦的点了点,提出悔婚。所以罗女士会在高二下学期就张罗他和卫婉仪的事情。

李菲菲当年悔婚,除了看不上他这个原因外,李家内部恐怕也是想悔婚的。否则,陆、李这样的人家,婚约岂是儿戏?是你李菲菲一个晚辈想毁就能毁得了的吗?

当年,他没有能力,也没机会。前世里,他同样没有能力,也没有机会,但是现在却是可以讨回一点利息。

并且,他现在和李慕清亲近一些,帮人当然是帮朋友。至于李副书记能不能胜任辽北省的工作,那另说。

陆江微微一笑,点点头,“你和李慕清联络一下,我年后和李副书记见过面。”

他要考虑的东西要复杂得多。但是,当年弟弟被悔婚,纵然是李家给了解释,他心里未尝就没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