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28章 小较量

第528章 小较量

大学城附近的cafe105在寒假之时生意显得有些清淡。陆景坐在临窗的雅座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窗外有些萧瑟清冷的湖东路。

辽北的事情王灿中午和他吃饭的时候提了提。他小叔王明虎在部委里任职,一些消息很是灵通。

听说邱尚斌在辽北大肆贪污受贿,涉及到卖官卖爵,影响极其恶劣。上层人物指示彻查。据说辽北雷书记可能会被波及调离辽北,而年龄到线的夏省长也有可能提前退休。

辽北局势动荡不安。

陆景品着咖啡。邱尚斌这个人路子野,做事不规矩,结局是可以料定的。带着“镣铐”跳舞的人生,才是长久之计。西方有句谚语: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肆无忌惮是自取毁灭之路。

“陆景,你来得蛮早的。”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陆景的沉思。陆景扭头,看到卫婉仪和卫婉莹站在桌边。一个穿着白色的羽绒服,一个穿着粉色的棉衣。两女站立在一起,俏丽异常,十分惹人注目。

说话的是卫婉莹,一双灵动的眸子上下打量着陆景,挺直的黑色大衣穿着他身上有种成熟男人的风范,拍拍手,满意的点头,对卫婉仪俏皮的笑道:“姐,他穿得蛮正式的。看样子很重视哦。”

卫婉仪轻笑着拍了卫婉莹手臂一下。

“请坐。”陆景只是打个手势,并未起身。他倒没想到卫婉仪会带卫婉莹来。

很显然,这个举动代表了她的意思。她理解的“谈谈”。就是听他说些什么“鬼话”,然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卫婉莹点了两杯法式咖啡。服务生很快便送了过来。卫婉仪看着一直静默的陆景。淡然的道:“有话就说吧,我和婉莹下午还有事。”

陆景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突然又觉得无话可说了。”

说着,拿起青色的咖啡杯喝咖啡,眼睛看着窗外缓缓驶过的一辆白色的皇冠。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四年前在这儿重遇董冰的情形——那个明眸酷齿,明丽大方的女孩。

卫婉莹不忿的道:“陆景,你啥意思啊,听过‘狼来了’的故事没?下次再约我姐,她就不来了。”

陆景无语的一笑,对温婉的卫婉仪说道:“我是想和你说。婚姻是张壳,我们俩都躲在里面,不用互相伤害。”

说着,自嘲的笑道:“不过,现在见到你,突然觉得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我比我自己想象的更无耻。”

卫婉仪嘴唇微动,低头喝着咖啡。她今天肯来,是看在陆景去杭城看她的份上。至于所谓的订婚。她心里没有丝毫的感受。只是,听到陆景坦率直言,她现在突然有些触动。

卫婉莹听得一笑,她还以为陆景会自吹自擂来获取她姐的好感。以陆景所作出的成绩。还真是少有人能及。只是,没想到他会自己贬低自己。

但是,他这么坦然的贬低他自己。何尝又不是一种自信的表现呢——他已经不需要用语言证明他自己。

这人骄傲的!

窗几明净的雅座里很安静,三人安静的喝着咖啡。没是再说话。也没有眼神的交流。

一杯咖啡喝完,陆景结了帐。打个手势说道:“我就不送你们了,改天再聊。”

看到陆景坐到那辆优雅的蓝色宾利远去。卫婉莹掩嘴轻笑。陆景这种干净利落的处事风格,让她有种新奇感。“姐,他这人蛮知情识趣的。怪不得我爸都夸他。”

卫婉仪恬静的道,“那我们俩换换?”

卫婉莹却是俏皮的吐吐舌头,抱着卫婉仪的肩膀笑道:“这样出色的男人还是留给你消受吧。我要找一个只爱我一个人的男人。”

那年逛灯市,还碰到陆景和关宁在一起。她又不是傻子。那样绝色的美女,那个男人舍得丢开。

卫婉仪白了妹妹一眼,“那你还说。”

结婚之后的生活,她真的要好好考虑了。

……

辽北的事情,陆景暂时是插不上什么手。他已经给李慕清打过电话。李副书记那里还没有回应。显然,李副书记很明白和大哥见面意味着什么。

不过,陆景相信李副书记不会拒绝。

京城阴了几天的天气忽而放晴。和煦的阳光照在高楼大厦之间。陆景和叶妍坐车前往汇海大酒店。吴璇已经带着丽都酒店的管理团队入驻汇海大酒店。

汇海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装修的极为奢华,西式宫廷的装饰风格。完全是按照国际标准的五星级酒店硬件配置。

客厅里,陆景靠在灰白色的沙发上,微笑着听吴璇说管理汇海酒店的事情。

叶妍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不时抿抿红酒。她虽然她花费9千万美元拿下大唐雨景,然后还需要投资1.5亿美元改造汇海大酒店和大唐雨景。但是在管理上实在没有发言权。

吴璇穿着白色的大气毛呢外套,白色的直筒裤,俏丽异常。丰盈窈窕的身材又让她显得性格靓丽。

“我怎么发现你最近越来越懒了呢?早知道我不帮你了。”吴璇不满的白了陆景一眼。她发现叶妍和陆景关系亲密,现在看陆景横竖都不顺眼。但是又不得不承认,气质古典,容颜精致的叶妍比她稍胜一筹。

陆景就笑:“最近比较累,要放松放松。你上了我的贼船难道还下得去。”

吴璇气的笑起来,“什么叫上了贼船,难听死了。”

门外吴璇的助理推开门进来,“景少,吴总,马小姐过来了。”却是大唐雨景的负责人马晴过来商量大唐雨景的改造事宜。

吴璇道:“请马小姐进来吧。”这是约定好的事情。

马晴穿着米色的羊绒套裙,先是给陆景解释了几句莫心蓝没能来的原因,“莫先生突然生病。心蓝姐留在香港照顾他。请景少见谅。”

陆景笑着摆手,“这是应该的。你来谈也是一样。”说着。打个手势,示意吴璇解说改造方案。

吴璇横了陆景一眼。就会偷懒。但。还是细致的为马晴解说起来。叶妍也被吸引过去。经营俱乐部她有些熟悉。

陆景笑了笑,手机突然响起来。电话里唐悦沉声道:“陆景,我和人打架了。”

陆景一愣,旋即又笑,“没吃亏吧?”唐悦打电话给他,肯定是遇到了解决不了问题,需要他出面。

唐悦心安,说道:“没有。是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谢书记的儿子。谢海逸。”接着给陆景说起怎么回事。

唐悦下午参加一个朋友的酒会。席间,喝了点酒。谢海逸要强吻他女朋友张媛。被张媛的朋友沈雪华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谢海逸抽了沈雪华几耳光。唐悦看不过眼,和谢海逸发生口角,最后动了手。

在被拉开之前,唐悦占了上风。将谢海逸的鼻子打破。

陆景语气轻松的笑道:“那真是巧了,我前几天还被他姐膈应了一下。”

谢海逸是谢海璐的弟弟。他父亲谢晓越是团中央书记处7名书记之一,副省大员。而谢海璐是杨修武的弟媳。

陆景前几天被大哥点了点,这些关系自然刻意的去看了看。

“这样吧,你和谢海逸说一声我的意思,让他摆桌和头酒。向你们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好。”唐悦应了下来。

那边,沈雪华惊讶的听着。感觉电话里的人疯了。谢书记的儿子啊。打了他,还要他道歉摆酒?这个世界要不要这么疯狂。

“唐悦,你给谁打电话。口气这么大?不是侃爷吧?”她挨了几下,眼角还有泪花,楚楚可怜。

唐悦怜惜的看了眼娇小可人的沈雪华。阴柔的笑道:“不是。我出去和谢海逸谈。”

“呃--!”沈雪华伸手,想要拦住唐悦。她今天第一次见到唐悦。但这人刚才为她出头,她倒是担心他出去吃亏。

她们几个在朋友别墅的一间房间里。而谢公子等人则是在客厅里等着。强弱之势很明显。

正在帮她敷脸的张媛劝道:“雪华别动。这件事是我牵连到你了。我支持让谢海逸道歉。”

她隐约知道唐悦背景,好像是陆家的关系。要不是唐悦要一力承担。她已经打电话给她爸了。似乎,唐悦想要保护雪华。

她人有些善良,不擅于争辩,但是这些事情却是明白的。

晚上回燕湖家园后,陆景接到易雄志的电话。“陆景,我听小媛说了事情经过。有些人太自大了啊。”

陆景略微有些奇怪,笑问道:“易哥和张媛认识?”张媛这个女孩可不是普通的女孩啊!

易雄志道:“他父亲和我二伯关系很好。”他二伯就是建州的易书记,易妍玲的父亲

陆景立刻就明白过来。信产部副部长易雄志,这位易家寄予厚望的新生代政治新星,可以算的上是张媛在京城的监护人。所以易雄志给他打了这个电话。

张媛的背景,陆景是知道的。一位开国元勋的孙女,爷爷在那次史无前例的浩劫中被迫害而死。张家目前活跃在政坛的人物就是张媛的父亲,南边某省的常务副省长。

共和国一些红色家族实际上已经远离决策中心很久了。

“易哥,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易雄志笑道:“那行。交给你处理。”

陆景想了想,拨了李落元的电话。这次居中说和的是号称京城四大公子之一的李落元。谢海逸目前还不想道歉。但是事情由不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