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29章 陆字头的压力

第529章 陆字头的压力

谢海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鼻青脸肿。挂了电话之后,愤懑的把手机砸到门上,“操。”

李落元刚给他打了电话。陆景说了,要他明天中午在金顶俱乐部摆一桌酒,当着圈子里面人的面向唐悦、沈雪华、张媛道歉。明天早上八点之前必须作出答复,

听到这样的条件,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谢海璐推开门进来,飞来的手机砸到门上发出“嘭”的一声响,将她吓了一跳。看到弟弟满脸狰狞之色,皱眉说道:“这是怎么了?还疼不疼?”

“姐,爸怎么说?”谢海逸期待的问道。

“能怎么说?他正在书房生气。”谢海璐不满的坐到沙发上,“骂你不成器的话我就不转述了。和李落元沟通的怎么样?”

谢海逸泄气的低头道:“那边坚持要我道歉…”

谢海璐火了,提着谢海逸的衣领,骂道:“你看你什么样子?像个男人样不?他陆景说道歉,你就道歉。你心虚什么?那小丫头骂你,你才打人的,有什么不对…”

谢海璐恨铁不成钢的将谢海逸丢在沙发上。怒目圆睁,余怒未消。打部委司局干部的女儿几耳光是很大的问题吗?

谢海逸辩解道:“姐,我…”说着,垂头丧气的低下头。父亲不管他的话,他实在没有实力和勇气和陆景对抗。

“走,跟我去找你姐夫。我就不信,在京城他陆家还能一手遮天。”谢海璐将谢海逸拉着出门。

谢海逸脸色恢复了些,心里又升起了一股希望。是啊,姐夫他们家的权势比陆家大。

“你懂个屁。”西月区南汇路。杨家的别墅里,杨修诚指着媳妇骂道,“猪脑子。张家是红色家族你知不知道?上面有人关照的。”

说着,又瞪着小舅子,“你就是大SB。精虫上脑。没见过女人呐?好好的一门亲事给你搅合。有多远给劳资滚多远。”

谢海逸被骂懵了。呆坐在椅子上不敢说话。

谢海璐却是不怕丈夫。气道:“管老张家什么事?现在是陆景要我弟弟给他表哥道歉。你管不管,不管我找大哥去,我就不信你杨家丢得起这个脸。”

杨修诚气急败坏的道:“屁话连篇。谢海璐,你真不懂,假不懂?”指着谢海逸道:“这臭小子一耳光扇在姓沈的脸上和扇在张媛脸上有多大区别?”

谢海璐气势微泄,说道:“张家那里我们可以去道歉。小孩子间有意气闹起来,可以商量解决。陆景参合进来算什么?”

杨修诚冷淡的道:“这种解释你信?”说着,不理妻子,对谢海逸不爽道:“说你是SB都是夸你。那么好的老丈人被你狗日的弄得鸡飞蛋打。”

这事一出,和张家的联姻自然告吹。杨家的一步好棋被彻底的破坏。

谢海璐炸毛了,喝道:“你行了吧你。我带我弟来找你帮忙的,不是来听你说教的。”

杨济方从别墅二楼缓步走下来,皱着眉头,冷声道:“吵什么?”见儿子和儿媳不吭声,训斥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他刚才在楼上都听得清清楚楚。谢家那小子就是烂泥糊不上墙。杨家这样的新贵与红色家族相比,少了那种几代经营的人脉和一些颇有分量老同志的支持。一句话,少了底蕴。

而和张家联姻。就是打算逐步弥补这个先天不足,不想竟出现这样的事情。

谢海璐看到公公背着手去后面的花园,小声问道:“爸怎么在家里。”

杨修诚没解释,微叹一口气,说道:“走吧,你跟我去湖山路,我哥回京城了。”

生气归生气,家里人的面子还是要维护。

谢海逸茫然的站起来。他现在算是知道,有比丢面子更难受的事情。坐在这里,他度日如年。还不如摆桌酒道歉来得痛快。他有些后悔把事情告诉他姐了。

湖山路81号。杨修武默默的听完弟弟和弟媳的转述。抽着烟。气氛很凝重。

谢海璐心里忽得一慌。一向挥洒自如的大哥面对这件事突然的慎重起来。这让她感觉到一股压力。

杨修武抽了半支烟,对弟弟杨修诚慢慢的道:“大伯那里很难。你们回去别吵架。家和万事兴。我有点累了。”

辽北的事情正在博弈。现在还不是与陆派力量交恶的时候。江南系现在尽量不要发出“嘈杂”的声音。

至于张家那里,也需要安抚一二。

出了别墅,谢海璐看到清冷而庄重的湖山路,突然明白那股压力从何而来——陆字头的压力。

陆家真的不如杨家吗?谢海璐心里一个声音冒起来。

“走吧!”丈夫的提醒将她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她突然觉得自己说向陆家道歉是丢杨家的面子这样的话很可笑。很幼稚!

…….

金顶俱乐部奢华的6号包间。灰色的帷幕挽起。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玻璃窗透进来。窗明几净。

灰纹长沙发上,凌雪月拿着一杯雪白的咖啡杯微笑着喝了一口,“你不过去看看?”

陆景抽着烟,笑着摆摆手,“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毫无意外,谢海逸乖乖的今天在金顶俱乐部摆酒道歉。准备的后手自然也就用不上了。至于昨晚谢海逸托了那些关系,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他却是不管的。

凌雪月笑着道:“小谢这桌认输酒一摆,你陆二少的名头可就要响彻京城的纨绔圈子了。”

陆景笑道:“那可不是好事。身名累人。”

凌雪月咯咯娇笑,“你倒看得明白。陆景,你现在少说也有200多亿的身家了吧?景华通信要是打算吸纳新股东,你一定要跟我说一声。”

凌雪月眉眼如月,年近40。保养的极为得体,看起来约三十许的丽人。娇笑之下,倒有种芳华绽放的感觉。

陆景就笑:“凌姐倒是看好景华。我要是有这个计划,一定会通知凌姐的。”

说着话,陆景的手机响起来。陆景看是唐悦的电话。笑说道:“改天再聊。我去金华厅吃午饭。”

凌雪月笑着打个手势示意陆景自便。四年不到的功夫,就攒起偌大的身家。那些所谓的优秀青年在陆景面前真的是大为失色。

金华厅是金顶俱乐部里华贵的餐厅之一。装修华丽的餐厅里,桌台整洁。唐悦和两个女孩已经等在餐厅中。

一名女孩娇小可人,穿着粉色的棉衣,显得娟秀婉约。另外一名女孩穿着蓝色的大衣,身材中等。气质文静。

唐悦微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沈雪华。这位是张媛。”

陆景打量了几眼娇小可人的沈雪华。唐悦怕是对这个女孩有点好感,否则的话,他应该先介绍张媛。这位才是事主。

当即,笑道:“刚才没吃好吧?我也没吃午饭。一起吃点。”说着,打个手势,示意大家坐下。

唐悦笑呵呵的道:“虽然是赔礼饭。但是吃得不痛快。”想起刚才谢海逸强撑着吃了几口菜,敬了酒,灰头灰脸的离开,心里就爽得很。

沈雪华看着这个气度不凡的青年,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让谢海逸屈服。第二天就能勒令谢海逸道歉。想起那些顶级圈子的传说,心里不免有些拘谨,又有些神往。

张媛礼貌的道:“陆景。谢谢你。”她对陆景所知甚少,但是就从他处理这件事来看,无疑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陆景就笑:“不用客气。易哥给我打了电话。况且这事是唐悦的手尾,我出面是应该的。”说着,通知服务生上菜。

张媛算不上美女,真不知道谢海逸脑子里那根弦搭错了,居然搞出个强吻事件。不过,张媛文静、细声细语说话的模样到很容易给人好感。

他今天来金顶俱乐部请他们几人吃饭,大半原因是想和张媛接触一下。她父亲,张副省长的未来可是很光明的。

夕阳斜坠。燕子湖上金光灿灿。陆景穿着白色的睡袍斜倚在7楼客厅窗户处的方块沙发上。浴室里水声哗哗的响着,惹人遐想。

正惬意的抽着事后烟,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走过去接了电话。是李慕清的电话。看来李副书记决定了。

李副书记就算知道他借助陆家的力量去辽北可能会让家里不满,但是他能拒绝仕途上升的诱惑吗?显然不可能。

“陆景。我爸让我给传个话,他要见你。”

陆景惊讶的道:“李书记怎么想见我?”

电话里李慕清不客气的道:“老娘哪里知道?不管听我爸的语气,好像是挺高兴的。建业的事谈完了。我后天回京城,到时候联系。”

陆景想了想,虽然李副书记要见他,有些出乎意料,但还得答应下来,“行吧。我等你电话。”

李慕清又娇笑道:“陆景,你是不是拿住了时方传媒老板的把柄,连省初对我可是巴结的很,拼命的说你的好话。”

陆景笑了笑,“我有那么差劲吗?偶尔帮了连省初一把。”

挂了电话,陆景沉思着李副书记见他的原因。

“想什么?”香风袭来,叶妍站着陆景面前,柔声的问道。仿佛像被雨水滋润过的花朵般,此刻她娇艳欲滴,柔媚动人。纵然是刚刚洗浴过,脸上依旧残留着云雨之后的娇艳之色。

叶妍穿着米白色的睡袍。一头乌黑地秀披在圆润地肩头,漂亮的大眼睛里有一股媚意。雪白赤足踩在地毯上,极尽魅惑,令人心动。

“辽北的事。”陆景微笑着招手,“来,我抱抱。”

叶妍却是趴在沙发扶手边,吻了陆景一口,娇媚的道:“吃不消呢。我刚才洗澡时差点晕倒了。”

陆景抱着她肯定不会老实。她又哪里经得起他的挑逗。只是,她实在不堪征伐了。

这话怎么听得这么勾人。陆景微笑着在她脸蛋上吻了一口。这几天着实好好的和她恩爱了几次,享受着她迷人的少妇风情。

“陆景,汇海大酒店和大唐雨景具体的改造方案做好了,你晚上要不要来看看?”下午五点四十分,吴璇打来电话。

陆景笑道:“你拿主意就好。”

汇海大酒店将会由十四层扩建至四十二层。大唐雨景的部分土地会划作酒店的休闲区。构建一座度假酒店。新建成的汇海大酒店将会成为京城权贵的新聚集地。

大唐雨景的管理团队将会全部予以保留。大唐雨景将会改变经营思路,改为经营一座庄园式的俱乐部。

以前的经营项目将会转移至汇海大酒店名下。大唐雨景的会员卡在汇海大酒店依旧有效。

吴璇笑道:“你说的啊,建成个四不像,不和你的心思可别怪我。”

陆景笑着揉揉叶妍睡袍下丰翘的白乳,“我们俩审美风格没那么大差异吧?”

说笑几句挂了电话。躺在陆景腿上的叶妍慵懒的说道:“你和吴璇说话摸我干什么?”

陆景还没说话。叶妍娇笑着坐起来,在陆景耳边说道:“吴璇刚才是想和你吃晚饭,你不知道啊?”

“你挺聪明的啊。我晚上有事情。”陆景笑着抚摸她浑圆的大腿,温凉的肌肤,弹力十足,不由的想起下午这双美腿用力的夹在腰间那美妙滋味。

叶妍跪坐在沙发上,双手搁在陆景肩头,精致的头颅搁在手背上,轻声道:“陆景,吴璇可是在春节前大老远的从江州到京城来的。你不明白她的意思?”

陆景无奈的一笑,搂着叶妍的腰。明白又能怎么样?女人太多,生活会一团糟的。

叶妍柔柔的一叹,没继续说。脑子里不由得浮起方琴那张明艳照人的脸。

华灯初上。入夜之后冬日的严寒愈发明显。位于南汇路上文化部的一处家属楼院落里空旷寂静,树梢抖动,筛下碎月光。

李慕清在院子门口接了陆景,带陆景往家里走。十二层楼高的楼房,白瓷青瓦。夜里看得不是很分明。

李慕清穿着黑色的棉衣,宝蓝色的牛仔蓝,身材修长,凸凹有致。上楼时,贴着牛仔裤丰挺浑圆的臀部曲线荡漾。昏黄的灯光之下有说不清的诱惑感。

“看什么?”李慕清突然回头,狠狠的剜了陆景一眼。

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这楼道挺窄的,两个人并肩而走,不太方便。是以,李慕清领先一步在前面带路。

看到陆景一副语塞的模样,李慕清又扑哧一笑,“还有一层就到家了。再便宜你一会。”

说着,在前面带路。

陆景点点头跟在后面。目光自然毫不客气的落在李慕清上翘紧致的臀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