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30章 正月

第530章 正月

李慕清的家是两室一厅。不大的房间,布局很雅致。家具的色调内敛。李慕清的父亲李远高是一名头花白地老人,五十多岁,但精神奕奕,和陆景握手时也很有力。

“坐吧。早就想见见你。小清很推崇你。”

李慕清母亲张阿姨是一名慈祥的中年妇女,微笑着给陆景倒了杯茶。

听到李远高的话,陆景却是差点惊讶的没把茶杯丢掉。推崇?他没听错吧?李慕清在他面前那里表现出来过。

但是,像李远高这样的副省干部说话,用词是很考究的。断然又不会说错。

李慕清拿了瓣桔子,陪张阿姨去了卧室聊天,将客厅留给父亲和陆景。

李远高微笑着喝口茶,“很奇怪?景华8个亿建业市商业银行,但是通过发行3亿新股一举募得25亿资金,迅速的盘活局面。现在每股溢价到9块钱。你这个运作是很高明的。”

陆景谦虚的道:“李叔叔过奖了。

李远高笑着点点头,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见面吗?”

陆景微微摇头。他确实猜不透李远高的用意。

李远高道:“我和陆派力量一向没什么联系。陆江突然要和我见面,是你推荐的吧?”

陆景微怔。

李远高又是一笑,道:“想和我谈辽北的事情?”

陆景点点头。心里极为震惊。李远高表现的太厉害了。但是,前世里为什么他老老实实的窝在肃州呢?这份洞察力足以让他在仕途上走的更远。

李远高笑了笑,说道:“你出于什么理由觉得我可以胜任辽北的职务。要知道我姓李。”

李家是属于学院派的圈子。就算是陆家推他去辽北,他也不可能和陆系的圈子走近。

陆景抿了抿茶水,有些烫。他明白李远高的意思。家族荣辱兴衰。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血缘关系是很难替代的。李远高不可能融入陆系的圈子。

“我和李慕清是朋友。”陆景给出了答案。

李远高愣了楞,指着陆景笑起来,“你这是跟着感觉走。”陆景的答案太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却又合乎情理。政治用人。用人唯亲是王道。

李远高丢了一支烟给陆景,笑道:“和你哥说一声,年后初七的晚上,我们见面聊聊。”

一般到初五初六京城里面礼节上的走动基本就会结束。事关他的前途,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要和陆江谈谈。

陆景接了烟,起身帮李远高点了火。虽然。他进门开始,李远高就是平等相待。但是,丢烟无疑是一种很亲厚的举动。表明李远高心里认可他。

谈了约半个小时后,陆景告辞离开。

……

腊月二十八,空气里的年味越来越浓。陆景在关宁家吃了午饭,和关海山杀一盘象棋。然后开车载着关宁去京城大剧院。王灿拿到几张贺岁大片首映式的门票。请他和关宁看电影。

他们倒不是来看明星。一般而言。首映的带子,在声效、画面等方面比拷贝之后放映要好上许多。

电影结束后,夏思雨接到家里的电话,王灿送她回去。陆景则是和关宁找地方吃晚饭。

车内放着舒缓的音乐。关宁笑道:“陆小景同学,你怎么像没订婚一样的?到我家里吃饭不说,王灿还邀请我出来看电影。”

陆景就笑:“人心所向嘛!你也不看看我们俩站在一起多般配。你妈不夸了我好几句。”

关宁抿嘴笑道:“你最近哄女孩子的水平上升了呢。我妈要知道你将来不和我结婚,你看她让你进屋不?”

手机铃声响起来。陆景温柔的拍拍关宁的手背。关宁的父亲隐约知道他的一些事情。今天吃饭时。欲言又止,但终究是没说什么。

陆景接了电话,是运营部程建枫的电话。汇报景华低端手机营销宣传的事宜。

见陆景结束通话,关宁抿嘴笑道:“你好像心情不错?”

“景华的低端手机可以上市销售了。又是一笔大收入。我心情能差吗?”陆景笑着打着方向盘。

关宁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顾左言他。她又不是问这件事。

陆景却是被关宁那风情万种的一眼迷得有些发晕。真想停下车,好好的把她“吃掉”。

……

一年已过,辞旧迎新。正月里前几天陆景跟着大哥一起跑了跑京城里几家亲近的叔伯家。

到初八的时候,陆景专程去民大拜访赵教授。开门的是小丫头赵清芷,穿着可爱的粉色棉衣,长发及腰,清纯无敌的美少女装扮。笑兮兮的道:“二哥,我专门在家等你的。推了一个同学集会呢。”

陆景笑道:“那我可是受宠若惊。”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礼品盒,“给你的礼物,新年快乐!”

“谢谢!”赵清芷笑得眉眼如月。

赵清芷的母亲张阿姨忙道:“你这孩子。带了礼品又送小芷礼物。”

陆景就笑,“张阿姨,我当小芷是妹妹,过年送礼物给她也是应该的。”

张阿姨笑着摇摇头。平常的礼物她倒不会专门说一声。问题是陆景出手很大方。礼物都是几万的东西。不言语一声又说不过去。

“老赵在书房里。他最近心情不好,你开导开导他。我给你们做饭去。”

陆景点点头。赵教授恐怕还是忧虑辽北的事件对胡家的影响。

书房里,赵教授带着眼镜正在读书。厚厚的大部头。不时的坐下笔记。见陆景进来,摘下老花镜,微笑道:“你来了。坐吧。”

陆景依言坐下,笑问道:“老师最近读什么书?”

“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赵教授喝着茶,微笑着看了陆景一眼。“前人的智慧很具有借鉴意义。唉,权术之道,韩非子集大成之后再无名家。”

陆景道:“近代的厚黑学也算吧?”

赵教授摇摇头,“小道难登大雅之堂。厚黑二字又岂能尽道权术精妙。比儒家‘内王外圣’之道也差得远。”

说着,又笑。“我跟你讨论这些干嘛?入世的事情关注没有?企业要准备迎接国际挑战。”

陆景笑着点头,“景华一直是国际视野。”

赵教授轻拍着桌子笑起来,“改天我去给你当经济学院院长。你收不收?”

陆景笑道:“我是求之不得,就怕老师大材小用。”

赵教授学识渊博,除了在政治经济学有研究之外,对法学、权术都有独到的见解。他有时候并不仅仅是扮演经济智囊的角色。

其实。就谋士而言,绝非都是老者形象。纵观中华文明史,王佐之才大多是盛年辅佐君王登基。

和赵教授海阔天空的聊着,不知不觉到了吃饭时间。饭后,惯例是赵清芷送陆景下楼。

陆景默默的下着楼。虽然今天一句话都没提辽北的事。但是他有些明白,胡家可能有些不大妙。

“二哥。你心情不好?”赵清芷问道。

陆景笑着摸摸她的长发,“没心没肺的小丫头。”

赵清芷红着脸,嘟囔道:“我怎么没心没肺了?我知道我爸最近心情不好呢。二哥,你好色。”

陆景哭笑不得的道,“摸你头发就是色狼啊。”

赵清芷却是认真的点点头。下楼沿着校内的马路走了一会,赵清芷看到丁灵穿着厚厚的毛衣等在路尽头,嘟嘴道:“二哥。我不送你了。丁灵姐在前面等你呢。”

“行啊!就到这儿。”陆景说道,“来,小丫头,笑一个。咱们说bye-bye!”

赵清芷跺脚,翻个白眼,“二哥,我烦死你了。”

老把我当小孩呢。我已经长大了啊!

“小丫头片子!”陆景哈哈大笑,心情稍好,转身离去。

正月十三,电视新闻里用长篇幅度报道了XXX同志的生平。直播的画面中。追悼会现场气氛凝重。规格很高。此后连续几天,全国发起悼念XXX同志的活动。

天下着小雨,陆景从老头子那里坐车前往湖东的盛世俱乐部。奢华的包间里,李落元穿着黑色的大衣等在奢华的包厢里。

“陆景,吃过饭没?”李落元热情的招呼道。

“吃过了。”陆景笑着点点头。视线却是落在李落元身边的李菲菲身上。白色的大衣穿着她身上十分亮丽,长发披肩,与她姣好的容颜相得益彰。

陆景有些疑惑,李菲菲现在怎么在京城。她现在应该在美国才对。想归想,礼貌的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李菲菲能感觉到陆景不自然的状态,指着李落元道,“陆景,他有事要找你帮忙。”

她有点事情要李落元帮忙,不得不过来帮他说句话。

陆景皱眉。有些反感李落元的做派。不过前几天还和李落元沟通谢海逸的事情,倒也不好马上和他翻脸。

“李少有事和我谈就直接说吧。不用专门拉上李菲菲。”

李落元心说,不拉上李菲菲,你小子不得坑死我。“景华正在销售二千元的低端手机,我想和你谈谈手机组件的事情。”

现在领先一段时间拿到手机组件,自然能在市场上占得优势。

“你派人去江州谈吧。手机组件我不会设置门槛。不过还是老规矩,工厂设置在江州的公司,供货价格上享受一定的优惠。”

李落元心里就是一声哀叹。眼睛看了下李菲菲。

李菲菲视而不见,低头吸着果汁。能帮李落元在陆景面前说句话已经是极限了,再说下去不是求陆景么?陆景凭什么为她放弃商业利益?两人的那点关系早就烟消云散了。

李落元还是想争取一下。想了想,说道:“那行吧,我去打个电话问一声。一会再谈。”说着,离开包厢。将空间留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