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31章 立了一功

第531章 立了一功

包厢里气氛有些沉默。李菲菲喝着果汁,视线落在墙壁的一副出云图上。

陆景很清楚李落元的意思,李落元希望创造一个他和李菲菲单独呆在一起的环境。心里虽然很反感李落元这种行为,但,未尝就没有一丝期许。

他几乎没有和李菲菲单独呆在一起过。如果把上小学的事情算上,这次单独相对是第三次吧。

“你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李落元帮忙?”陆景轻出一口气,问道。以李菲菲的骄傲,若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她断然不会帮李落元在自己面前关说。

李菲菲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不知道他的心思何时变得这么敏锐。旋即又觉得理所当然。陆景以二十一岁的年纪创建一家国内手机行业的龙头企业,没有独到之处反而不正常。

“我打算在斯坦福读研究生。这件事需要李落元帮我游说我爸妈同意。”

陆景点点头。李菲菲今年就要大四毕业结束本科学业了。“研究生毕业后会回国吗?”

李菲菲吸着果汁道:“看情况吧。有时候觉得国内太闷,有时会又觉得在美国太空闲。”

陆景理解的笑了笑,“美国地广人稀。异国他乡,有落寞之感很正常。”

李菲菲就着看了陆景一眼,“陆景,你的变化改变很大。以前这些话你说不来吧?”

陆景就笑,拿起面前的清茶喝着。

李菲菲看了陆景两眼。要不是他明朗的面孔没有太大的变化,真是难以让人相信眼前坐的是往日那个纨绔子弟陆二少是同一人。

“听说你订婚了?”

陆景道:“恩。年前的事儿。”

“祝福你们。”李菲菲轻声说道。

陆景放下茶杯,认真的看着李菲菲的眼睛。“你真这么想?”

李菲菲点点头。

陆景不置可否的一笑,拿出手机打给李落元。“李少,进来吧。”

李落元接了陆景的电话,心情大好的从休息室里走进包厢。他和陆景不投缘,但是偏偏有事求陆景。在陆景面前总是无法挥洒自如。

要知道他李少三十多岁的人,在京城也是响当当、威风赫赫的角色。

陆景喝着茶,说道:“你把工厂设在岭南吧,我给你与将工厂设置在江州的公司同等优惠条件。”

李落元笑道:“好。多谢,多谢。等着啊,我去拿酒。为咱们达成合作干一杯。”说着,转身离开包厢。

听到陆景的话,李菲菲微愣,“陆景,你不是因为我的缘故答应李落元吧?没必要的。”

其实,当年陆景对她说出“李菲菲,收起你的好奇心”这句话时,两人的关系就已经决裂。

只是,为什么他还会为了她放弃商业利益?从她了解的情况看。陆景这句话至少让利了一个亿以上的利润给李落元。所以李落元才会大喜过望的要去拿酒庆祝。

陆景自嘲的笑了笑,“看来你不太了解初恋对象在男人心中的地位。”

李菲菲愣神,低头吸着果汁。突然觉得有些难言滋味涌上心头。

陆景就笑,“不用有欠债的感觉。我有要求的。”

李菲菲抬头。轻声道:“你说。”

陆景道:“下次去硅谷,如果打电话给你让你请我在星巴克喝杯咖啡会不会被拒绝?”

他自然不会用帮李菲菲这事要求她做什么。但是,不提要求。李菲菲恐怕会越发的不待见他。施大恩如结大仇。人情世故,大底就是这样一些东西。

李菲菲嘴角泻出一丝笑意。“那要看实际情况吧。或许凑巧我没空。”

陆景微微一笑,“我就当你答应了。”

李菲菲嘴角扬起来。似乎又回到了初中的时光——那些斑驳的墙壁走道,校园里放着英文歌的黄昏。那时候和陆景的对话多半如此。他会把拒绝当同意。

只是,这一次不同的,她只是矜持一下而已。

和李落元小喝了一杯,陆景坐车返回锦园别墅。刚过大门岗哨,一辆黑色的奥迪从左边拐了过来。奥迪车慢慢停下,一名中年男子从副驾驶座上下来。

陆景吩咐道:“曾姐,停车。”下车的中年男子是共和国财政部副部长汪墨智的秘书小张。

“张秘书,新年好。”陆景下车,笑着和他打招呼。

张秘书笑道:“新年好!”又笑道:“部长在车里。”

陆景笑着点头,发了一支烟给张秘书,拉开奥迪车门,坐到车里。

张秘书暗自点头,这么年轻没有一丝傲气。怪不得汪部长很看重他。张秘书并没有上车,而是在路边的寒风中点了火,抽起烟。

汪墨智斯斯文文像个学者,说话聊天,都很和气,笑着拍拍陆景的手背,“刚从陆老那里出来,呵呵,你这几天有空去我那儿坐坐。”

“行啊。去汪叔叔那儿沾沾财运。”陆景笑着答应下来。汪墨智是江南系的中间派。上次他去金山办事就是托得汪墨智的关系,从浙东省里转了一道,最后落到金山的仇市长身上。

汪墨智笑呵呵的道:“你还用沾我的财运?景华搞得很好哇!我看今年信产部统计电子百强榜要头疼痛了。”

又笑道:“虽说当仁不让,不过,你可别真把第一给抢过去了。数据上要适当的瘦身。不然,有些人要给你小鞋穿。我听说计委里对民营企业很有些不同的声音。”

陆景微笑道:“我会处理好的。”

汪墨智笑着点点头。他自然知道陆景会处理好。这么提醒陆景,是显得亲厚的一种手段。

聊了片刻,汪墨智离开。陆景看到车窗外经冬稀疏的树林心里想着汪墨智来家里的用意。

辽北省的省委1号和省府1号两个位置已经确定都会空缺出来。随即会有一系列的人事调整。汪墨智恐怕也想动动吧。

而围绕这两个位置肯定会有若惊涛骇浪般的较量。想想那两个遮天蔽日的集团,其力量可让任何一股政治力量胆寒。

陆家要如何才能火中取栗,发出自己的声音呢?

……

阴雨绵绵的傍晚,早春夜雨萧萧,很有些冷意。卫东阳脸上带笑意的推开家门。看到妹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苹果,笑道:“婉仪也在呢。没和陆景约会去?他还在京城吧?”

卫婉仪淡淡的道:“我怎么知道。你自己不会打电话问他啊?”

卫东阳哈哈一笑,也不管妹妹是否真的生气,“爸,回来没?”

“在书房里喝茶。”

卫东阳就笑,“婉仪,你可是立了一功,”说着,往楼上书房而去。

卫婉仪心里觉得有些奇怪,嘀咕道:“莫名其妙。”

家里最近似乎有些喜气洋洋。但是,肯定和她订婚的事情没关系。那她哥说她立功是什么意思?

书房里的光线昏暗。窗户开着,傍晚的幽光让卫国梁脸色看不太清楚。他一口一口的喝着茶,有滋有味。独自品尝着胜利的甘甜。

卫东阳走进来,正要开灯。

卫国梁道:“不开灯。”黑暗才能让一个人更好的认识自己的内心。

卫东阳哦了一声,给他爸敬烟,然后坐到沙发上,舒服的道:“爸,我刚去爷爷那儿了。听说前几天林忠学去12号别墅谈了很久。”

卫国梁微笑着点点头,“辽北的位置牵动人心呐。”

卫东阳就笑,“爸,你的事应该定了吧?”前些天有风声传出来。辽北省委书记的备选人选加上了他爸的名字。本来这个位置正在难产中,这个时候突然有新名字进入高层视线,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所谓,黑马大抵如此。

卫国梁喝着茶,看向窗外,有些神往的说道:“辽北,现在应该很冷吧!”

卫东阳嘿嘿一笑。进入仕途几年,云里雾里的话听了不少。他爸的意思是定下来了。

现如今中央对干部任职年龄卡得很严。对省委书记、省长的任职规定:62可新(升)任,63可连任。

他爸今年快要满六十岁,能抢在后年换届之前担任辽北省委书记,意味快要终结的政治生涯出现极大的转机。

否则的话,再干一届省长就得退了。

“爸,你的新女婿可是福星啊。张家那里怎么安排?”

卫国梁看了卫东阳一眼,训斥道:“得意忘形。你要好好反思下。”

这次,他得以提名是张志传的人脉发挥了作用。起因却是一件极小的事情:陆景帮他女儿张媛出头,狠狠的抽了谢家一耳光。据说,只隔了一晚上,陆景就办妥了这件事。京城年轻一代的玩儿们都知道,张家不可欺。

尔后,卫家的力量顺水推舟。辽北的事情由秦系和学院派联手而动。他坐上辽北1号的位置也是顺理成章。不知道和他搭班子的是哪位?学院派很有几位强力人物。

卫东阳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被他爸训斥这种事,从小到大,哪一天少过?

卫国梁沉默了几分钟,回答了儿子的问题,“张省长会调任黔州省省委副书记。”

卫东阳微微一笑,明白过来。投桃报李嘛!那张省长帮他爸说话的目的也没那么单纯啊。由南方某省常务副省长升任黔州省省委副书记,可是着实向前迈了一步。

政治上果然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