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43章 一条线

第543章 一条线

周末去云春的计划未能成行。市委副书记孙雄志约了陆景周六在龙井度假村吃饭。龙井度假村从外面看起来只是一座颇具规模的农家大院。主体是一栋普通的五层楼建筑,里面却是如同五星级酒店豪华。

二楼的包厢宽敞而明亮,雅致的镂空玻璃转盘餐桌上放着四道小菜。孙雄志拿着筷子笑道:“我挺中意这里的大盘鸡。汁浓香郁。听说健康的食谱要求多吃蔬菜,我是难以做到喽。”

陆景吃着滑嫩的鸡蛋羹,笑道:“吃的舒服就行。讲究太多反倒不好。”

孙雄志点点头,道:“胡书记最近在抓市化肥厂的事情,国资委的一名副主任有些问题。景少,我觉得最近江州还是要稳一稳,不要争锋相对。”

陆景举杯示意孙雄志喝一杯,“你和周市长谈过?”

孙雄志道:“没有。”

陆景若有所思的轻轻点点头。

在江州干部眼中,副书记孙雄志、常务副市长周平通常被看着是大哥的左膀右臂。从职务上看,孙雄志作为分管人事的副书记,似乎分量要更重一些。但是孙雄志的意见,周平未必能听得进去,特别是胡联营最近盯着市政府这边的人和事。

“你和我哥谈过没有?”

孙雄志沉声道:“没有。”

陆景微愣,旋即明白孙雄志的意思,笑道:“我这两天会约周市长喝茶。”

孙雄志笑了起来,“咱们再喝一杯。”

在市政府受到打压的情况下,陆市长自然不能表态退让。然而。得到省委支持的胡书记在江州揭盖子,要扩大影响力。强硬的顶着、针锋相对,并不能阻止他的动作。

相反。还会给省里一些人落下口实。斗争明面化是大忌。省委在博弈之后有可能以此为借口调整江州的人事。因此,最好还是采取柔和一点的方式。

汉北区中心的洪发路上鞭炮声“啪啪”的响着,营造着喜庆的气氛。火红的舞狮做着灵巧的动作,赢的阵阵喝彩。锦江餐饮集团旗下的第三家锦江楼在今天隆重开业。常务副市长周平出席剪彩暨开业仪式。

小包间里,陆景、关宁、叶仪、苏芸、徐琼、曹兵、余志成、江秋若品尝着精美的菜肴。今天来参加开业典礼的嘉宾不少,不过锦江楼的上菜速度很有保证。

除了陆景和余志成还是大三外,剩下的几人都要大四毕业。话题自然而然的围绕在毕业去留的问题上。

叶仪会去云春。她在云春市白云山旅游有限公司里找了一份财务上的工作。算是和男朋友张勇在同一家公司里。苏芸去年十一月份就和景华科技园的一家公司签约,会留在江州。徐琼在星空网吧工作。曹兵毕业后进入时代在线工作。

“秋若,你呢?应该会留在星空网吧吧?余小胖可是正在追你呢。”叶仪娇笑着问道。

余志成翻个白眼。他最烦人叫他余小胖了。张勇这小子夫纲不振。连累兄弟。

江秋若看了余志成一眼,这事和余志成说过。当即,微笑着摇了摇头,“梦瑶想让我去云春给她帮忙。我打算去她那儿。”

陆景哑然失笑。他记得席雨嘉好像已经被何梦瑶从星空网吧调了过去。届时白云酒业、白云茶油、白云饮料三家公司开高管会议,不会一屋子都是莺莺燕燕吧?

饭后,关宁她们打车回江大。陆景则是返回锦江楼,在一名黑色西服的女经理带领下,来到锦江楼三楼的贵宾室。他和周平约好饭后聊一聊。

见陆景进来,周平笑着迎了上来。和陆景握手,“景少,好久不见哇。”态度十分热情。

陆景笑着和他握手,“有段时间了。”

穿着深咖啡色西服的章薇妩媚动人。上了清茶,笑道:“你们聊。我去看看下面的情况。”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周平在自己面前并不避讳和章薇的情人关系。想来这是他处理人际关系的一种方式。和周平寒暄几句,陆景进入正题。“金盛违反江州土地招拍制度的问题查得怎么样?”

周平微笑道:“孙森林今天已经被市局释放了。”

陆景微微有些惊讶,喝着茶笑道:“你不查了?”周平看架势是要和胡联营死磕。不太可能因为自己一个约他见面的电话就放弃。

周平却是神秘的一笑,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给陆景。“你看看这个。孙森林交代的问题。”

陆景接过照片就愣了一下。照片上是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裙的美丽女子。皮白肉嫩,眼眸清亮。竟然是已经毕业的江州大学金牌主持人,杨青青。

周平解释道:“这个女人叫杨青青。在江州商学院的mba课程上和何书记的儿子何路遥认识。两人关系密切。何路遥是金盛公司的顾问。何路遥前前后后为杨青青花了500多万。资金都是从金盛公司账面走的。”

陆景把照片还给周平,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看来那天琴姐买的那辆红色宝马,何路遥原本是打算送给杨青青的。周平话里的意思很明白。金盛和江州市委副书记何晨有利益输送关系。他挖到了一条大鱼。

江州此前盛传金盛公司是刘伟立的关系,看来情况并非如此。显然,金盛与何晨的关系要亲密得多。

“你打算怎么处理?”

周平收了照片,笑道:“我打算和市长沟通一下。景少什么意见?”

他本来是想借机把何晨打下去。那个副书记的位置,他可是有些眼馋。问题是现在陆市长不在江州。没有陆市长帮他运作,就算他把何晨拉下去,那个副书记也未必能落到他头上。所以。他有些踌躇。

陆景也不避讳,他来找周平就是要谈这件事。说道:“我的想法是抓小放大。当然,你先和我哥沟通沟通。以你们的意见为准。”

周平沉吟了一会,微笑起来,“既然景少知道了,这点小事我就不打扰市长了。”

陆景点点头,笑道:“那这件事你和孙书记聊聊。”

周平微怔,心里略一琢磨,有些明白过来。微笑着道,“行。”

….

胡联营最近心情很不错。借着市化肥厂的事情,他拿下了几个处|级职务。影响力在江州逐步扩大。金盛公司的孙森林安然无恙的走出市公安局。和他对着干的周平一无所获。最近偃旗息鼓。

不过金盛公司被周平按照规定处以罚款,还被禁止两年之内参加江州的土地招标。作为房地产开发公司,这可是掐断了金盛在江州的财路。预计金盛会退出江州去其他城市发展。

“叮--!”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胡联营看了看号码,是省委办公厅的电话,放下茶杯,接了电话。

“胡书记吧?呵呵,是我,姚于山。”

胡联营笑道:“姚秘书长,你好啊!”

他作为江州的市委书记。同样是楚北省的省委常委。排名还在姚于山之前。当然,姚于山是省内公认最靠近师书记的人。他自然不会怠慢。

姚于山低声道:“胡书记,谢谢你了。”

胡联营一愣,旋即脸上恢复正常。轻声道:“不客气。”

他哪里知道姚于山是因为什么事情谢他。但是这种顺水人情自是收得心安理得。

寒暄几句挂了电话,胡联营按了内线,将秘书秘书顾玉成叫了进来。笑呵呵的道:“最近江州都发生了那些事。你给我念叨念叨。”

顾玉成是名三十多岁的青年干部,拿着热水壶给胡书记桌子上的茶杯续了水。想了想。说道:“市政府那边正在推行社会保障制度。强制性要求企业给员工交社保。一些企业叫苦不迭。”

接着,又说了几个市民热议的话题。

胡联营点点头。挥手让一头雾水的秘书出去。很显然这些都不是姚于山感谢他的原因。想了想,胡联营也没放在心上,继续批阅着文件。

快下班时,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孟有望前来汇报工作。胡联营走到待客区,温和的笑着和孟有望握手。

孟有望的履历他很清楚。一个精明强干的干部,但是因为竞争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时闹出桃色新闻,前途大受影响。这样的干部,提拔重用是不可能的,但是用用却无妨。况且,他需要借助孟有望来了解江州的一些人和事。

孟有望头发有些花白,看得出来最近一两年过的不太舒心。汇报了一会工作,孟有望道:“书记,省里到江州挂职的陈市长好像要到期了。那边准备提财政局局长范良才为市长助理。”

胡联营微微点头,喝着茶水,微笑道:“有望啊,有心了。”

孟有望顿时有些振奋,眉角都带着喜色。又聊了几句不相干的话题,方才微笑着离开。

胡联营微笑着喝着茶水,一口一口的抿着。这件事确实要好好运作才行。运作得好了将会使得他在江州的影响力进一步提升。

市委市政府大楼五楼的小会议室里烟雾缭绕。椭圆形的会议桌边依次坐着市委书记胡联营,副书记孙雄志,副书记何晨,副书记、纪委书记谭承山。因为这次书记办公会涉及人事问题,组织部部长陈史益列席。

胡联营看着正在介绍工业局副局长候选人的陈史益,喝水的频率越发的慢起来。前天他和陈史益谈了谈,要求他调整组织部几名副部长的分工。

孟有望同志这样正值壮年,又有能力的干部放在老干部局局长的位置上是对干部不负责任嘛。

哪知,陈史益当场就给顶了回来:孟有望同志在江州干部心中的威望不高,不足以分担更重要的工作。

胡联营为这事在办公室气得摔了杯子。你陈史益这是和市委书记说话的态度吗?什么语气!

等陈史益发言完毕。胡联营淡然的道:“大家都说说看。”不出意外,他提名的人选得以通过。

胡联营舒服的喝着茶水。放下杯子。准备发言,进行下一个议题。给胡书记添水的小张看到大茶杯里面的茶水没一会就下了大半。心里有些咋舌,“怎么和老茶农一样。”

胡联营微笑道:“今天研究市国资委班子的问题。市国资委的工作不扎实啊,很多干部职工向我反应国企改革的问题。果然在化肥厂上查出了蛀虫。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

孙雄志抽了两口烟,说道:“我觉得市国资委的班子还是战斗力的。”

胡联营心里有些不满。你说有战斗力就有战斗力?以他的身份自不能和孙雄志去辩论什么。眼睛看向何晨。

何晨是熊为明圈子里的人。他上任江州之后,和熊为明的关系处的还不错。熊为明的这些旧部全部都倒了过来。

只要何晨支持他的提议,接下来的局面就好打开了。谭承山。他一向是不涉及他分管的工作就不开口。一比一,再加上他身为市委书记重重的一票,势必能拿下国资委这个重量级的部门。

感觉到胡联营目光中的鼓励,何晨犹豫了一下,说道:“自方同志在国资委有几个年头了。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自方同志就是国资委主任刘自方。

胡联营眼神就有些变了。何晨在夸刘自方,这是什么意思?

何晨开始在胡联营的眼神压力下说的还有磕磕碰碰,到后面越说越流畅,把刘自方夸了一番后,总结道:“所以,我们不能因为市国资委某些同志出了问题就认为自方同志也有问题。国企改革,问题不能否认,但是成绩要重视嘛!”

话说到这份上,意思也很明了。他支持孙雄志的意见。不赞同调整刘自方的工作。

谭承山笑眯眯的喝着水。胡联营大概以为陆市长不在可以控制住书记办公会,从而迅速的打开局面。嘿嘿,孙雄志这个人道行深着呢。

胡联营大口的喝着水。何晨突然倒戈是他怎么都没想不到的。胜利的果实眼看就要倒手,却不翼而飞。要不是养气功夫在,胡联营现在就想把杯子摔了。

很显然,孙雄志给他划了条线。提名副手可以,但是调整市行局一把手的工作就不行。而他还想着提名副市长的人选,现在看来更加不可能。

一杯水喝完,胡联营压着心中的怒气,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沉声道:“散会!”

说着站起来离开。后面的议题他也懒得管了。这会没法开了。三个副书记,没一个和他一条心,还开个屁得会!

孙雄志冲何晨笑了笑,慢条斯理的收拾着笔记本、茶杯、钢笔。

何晨心里苦笑一声,长叹一口气,离开会议室。他的麻烦还在后头,熊书记肯定要质问他。

但是,孙雄志前些天和他聊了聊何路遥在金盛公司担任顾问的事情。他的把柄被孙雄志捏着手里,这让他能怎么办。

只是,今天站队之后,心里怎么没来由的有些轻松感呢?难道自己内心里也觉得陆系的船稳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