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44章 往事情怀

第544章 往事情怀

汉宁区丽都酒店的1号宴会厅里。悠扬的小夜曲柔柔的飘扬着。下午时分,景华国际学校筹备委员会在此举办内部成立酒会。

已经到任的校长杜一波在章文君的陪同下穿梭在酒会现场。章文君介绍着职员的身份。杜一波则是微笑着和人握手、攀谈。

来宾都是景华公司内部日后和景华国际学校打交道的职员。包括财务、行政、内勤、法务等部门的高管和经理。

陆景和方琴微笑着站在一边低声说着话。方琴穿着粉色的纱质长款衬衣,胸脯高高的挺起。宝蓝色的修身牛仔裤绷紧,愈衬得臀部宽肥,长腿修直,散着成熟女人的韵味。

“景少,方老师,这么悠闲呢。”宫少菲穿着黑色的小礼服裙过来打个招呼。她知道陆景很重视景华国际学校的筹备进度。她也是筹备委员会的一员。这件事办得好,日后在公司内部晋升自然有保证。

陆景笑着道:“这段时间辛苦了。”

宫少菲心里舒坦,忙笑道,“应该的。”

寒暄几句,宫少菲离开。陆景和杜一波打了个招呼,便和方琴离开酒会现场。坐到方琴红色的宝马里,方琴欠过身,温柔的帮陆景系安全带,轻笑道:“景华的那些高管都不认识你吗?怎么一下午都没什么人和你聊天。”

女人的香味萦绕在鼻间,陆景抚着方琴娇美白皙的脸蛋,笑道:“怎么会不认识我?只不过没人会来打扰我们。琴姐!”

“恩?”帮陆景系好安全带的方琴抬起头。

陆景双手扶着她丰腴的身子,低头温柔的吻着她。香软的红唇,舌尖轻轻的撩过她的贝齿。“我帮你系安全带吧?”

方琴气息有些乱,闭着眼睛道:“恩。”

坐会到驾驶座上的方琴才知道陆景打得什么主意。一双手顺着肩头轻柔的抚摸到胸口。修长的手指灵巧的按压着她的乳峰,酥麻的感觉让痒痕从那里传遍全身。厚实的手掌再抚摸到小腹上,然后离开。

方琴感觉手足都无力。她那里经得起陆景的撩拨。脸蛋绯红,身体里里渴望的感觉沸腾起来。当陆景手指离开时,心里有些怅然若失。

陆景俯身给了方琴一个缠绵的吻,“琴姐,我们回景华公寓。还能开车吗?”

方琴柔媚的看着陆景嘴角的坏笑,无端娇羞涌上来,动情的感觉稍退。微嗔道:“等我缓口气。”

陆景笑了起来。

车出了地下车库,陆景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雨来。天阴沉着。汉宁路路边的广告旗被大风吹得乱舞。从后湖那里绕到理工东路时,雨滴已经变成了黄豆大。马路上的行人都躲到路边,偶尔有人湿漉漉的在大雨中狂冲。

“等一下,琴姐,看到一个熟人了。”陆景突然出声。右手边环球雅思的外的台阶上正站在几个避雨的行人。间中有三个女孩。左手的女孩个子略显娇小,五官精致,眉眼间相当漂亮,穿着桔黄色的外套。紧身的牛仔裤裹得两腿修长。引得周边男人不断的看过来。

“徐咏碧,要不要我送你们回学校。”陆景放下车窗大声说道。娇美的女孩真是徐怀观的女儿徐咏碧。

方琴温婉的一笑。陆景就是喜欢沾花惹草。这个女孩很出色,虽然比关宁她们稍逊半筹,却是比小漓还能吸引男人的注目。

“陆景。真是好巧啊。”徐咏碧招呼两个女伴一声,举着衣服袋子遮住头,冲了几步。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我刚好路过这里。”陆景笑了笑,目光从她身边的两名女伴脸上滑过。心里微叹一声。“琴姐。去师南路江大南门那儿。”

徐咏碧心里灵巧,笑道:“咦?你怎么知道她们俩是江大的学生。我可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哦。”

陆景微笑。声音有些惆怅的道:“化工院的系花吴倩柔,我当然认识。”

后面中间那个小麦色肌肤,一双丹凤眼尤其动人的女孩惊讶的掩住嘴。她没想到这个男子认识她。所谓系花,那是因为化工院男生居多。她的容貌在美女众多的江大并不算出色。江大的几个校花可都是绝色美女。

吴倩柔身边带着眼镜的圆脸女孩无声的掩嘴娇笑,然后凑到吴倩柔耳边小声道:“倩柔,艳名远播啊!”

吴倩柔掐了好友蔡雪娇一把,“你个死妮子。你不是天天想着钓金龟婿吗?喏,这不是一个。宝马哦。开到咱们宿舍楼下,够你三个月的谈资。”

蔡雪娇摇头,看了坐在副驾驶座上默然不语的陆景一眼,咬着好友的耳朵道:“谁知道是不是吃软饭的?驾驶座上那女人好漂亮啊。”

片刻功夫,车便到了江大南门。一路送到化工院的女生宿舍楼下。蔡雪娇正要下打开车门。

陆景扭头道:“等一会。”说着,从手包里拿出支票本,填了一张100万的支票,又拿出空白的名片,签上名递给吴倩柔,“希望你的人生一路顺风。”

一车人都呆住了。这什么情况?

要不是这辆宝马车,吴倩柔几乎以为这男子是个神经病。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蔡雪娇愤然的道:“你什么意思啊?我们像坏女孩吗?”她一眼就认出那是银行的支票本。

陆景邪气的看着蔡雪娇,“你也想要?”说着又填了一张十万的支票,一起递给蔡雪娇。他对蔡雪娇的性子很了解——拜金女。

徐咏碧愣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陆景怎么突然发神经拿钱给两个同伴。她可不像吴倩柔和蔡雪娇那样对陆景一无所知。她确信支票是真的,货真价实。而且那张签过名的名片比支票的作用还大。

她爸已经进入陆景的圈子,对陆景的背景略知一二。毫无疑问。陆景绝对是江州这座城市里的顶级人物之一。他的签名名片可以解决很多看似困难的问题。

蔡雪娇见陆景执意要给,脸上的笑容尤其可恨。挑衅的看了陆景一眼,“拿就拿。谁怕谁啊!”说着。用力的接过支票和名片,推开车门走到宿舍的台阶上。

吴倩柔疑惑的看着陆景。

陆景打个手势:“什么都别问。就当没遇到我。”

三个女孩下车。目送红色鲜艳的宝马消失在雨幕中。刚才那一幕就仿佛是发生在梦中一般。但支票上那耀眼的几个零却是让人心脏不争气的跳起来。

路过的女孩都在不断的看着三人,猜测那辆宝马是谁的金主。

徐咏碧无奈的笑道:“走吧。去你们宿舍说。”她知道,得和两名好友解释下。

四个人的宿舍。另外两名室友还没回。坐下后,吴倩柔忙问道:“咏碧,这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感觉脑子不够用。他是谁?”

徐咏碧解释道:“陆景是景华公司的老板。”

“啊?”蔡雪娇掩嘴惊呼,“那这钱是什么意思?”她刚才看了,给倩柔的是一百万,给她的是十万。

徐咏碧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什么目的。不过他既然给你们,你们拿着就是。应该不是坏事。”

蔡雪娇笑嘻嘻的亲了支票一口,“哈哈,大款发神经。不要白不要。我现在也是小富婆了。倩柔,这下你不用愁你弟弟的事情了吧?”

吴倩柔心里有些不安,“要不,我打电话给他问问?”她看到手里的名片,上面有号码。

徐咏碧劝道:“这个电话未必是他本人的号码。你要是遇到困难再打吧。”

“哦。”吴倩柔心里五味杂陈。家里已经很困难了。这笔钱能解她的燃眉之急。这钱她会还的。

回到景华公寓。方琴帮陆景拍了拍身上的水珠,又拿了干毛巾出来给陆景擦头发。微笑道:“我原本以为你会招惹最漂亮的徐咏碧呢。”

陆景笑着抱住方琴,在她脸蛋上吻了吻,“我招惹她干什么?她爸是建业市商行的董事、副行长。我手下得力的高管。琴姐,我说我以前认识另外那两个女生。你信不信?”

方琴柔笑着点点头。陆景说的,她就信。

陆景低头找到她娇软的红唇,怜惜的吻着。好一会。往事如烟的情怀才被压住。“我说的以前不是指几年前,而是我做过一个梦。在梦里面经历了人生三十三年。我认识她们。

吴倩柔家里有三个弟弟。生活很困难。蔡雪娇性子不坏,但是奉行拜金主义。或许有难以启齿的过去吧。她们俩最后都堕落了。后来。我遇到了她们,和她们有过几次露水情缘。”

方琴抱着陆景,头靠在他胸口,温柔的问道:“那后来呢?”

陆景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后来。”

前世那会他是付费消费。从来不谈感情。他对这两个女孩印象深刻却是因为吴倩柔蜜处紧凑,可谓娇娃。而蔡雪娇**表现很开放,很敢玩。

几次三人行之后,陆景偶尔会和她们聊聊天,是以知道她们的情况。他不敢保证蔡雪娇是否会重复的走老路,但是相信吴倩柔有了那笔钱之后,应该会好好生活。

生活,有时候是一个很沉重的字眼。并非所有的女孩都愿意做坏女孩。能偶遇到,也是一种缘分。帮了她们一把。路,最后怎么走,就要看自己了。

方琴柔声道:“那你梦到我没有?”

陆景抚摸着她厚实的肉臀,“琴姐,我说梦到你自杀了,你信吗?”

方琴的眼睛猛得有些湿润,眼泪在打转,轻轻的点头,道:“我信!”如果不是陆景,那晚在永极夜|总会的事情会是她内心里挥之不去的噩梦。她必然会走上这条路。

方琴心里柔情涌动,踮起脚尖,主动的吻陆景,“陆景,和我做那个。”

她不说,陆景也会理所当然的将她的衣服剥光。

四月底的下午很暖和。别墅里安静的能听到两人渐重的呼吸声。一件件的衣服飘落。陆景揉捏着她引以为傲、丰挺高翘的白乳。一手解开她牛仔裤的扣子,往下轻轻一拉。露出一条窄小的浅粉色内裤。

轻轻的掰弄她的臀瓣,又用手指包抓起她的臀肉,捏搓起来,一松一紧就牵扯到两腿之间的敏感处。

方琴感觉自己那里温热湿润。陆景纤细的手指真是灵活,在自己的大腿根部捻弄着,却与那最敏感的地方差着分毫。一阵阵触电般麻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四肢发软,大脑一阵昏眩。

身子敏感的不行。又糯又湿的**涌了出来。身体扭动着,想让那处最敏感的地方触碰到那撩拨人心的修长手指。正意乱情迷着,突然身体一轻,被陆景抱了起来。

软软的沙发上,陆景欣赏着方琴的娇躯。白生生地身体透着成熟的丰美。陆景将方琴她的身体轻轻地展开在沙发上,俯身轻轻吻过去,用舌尖吻遍她地全身。

陆景要分开那双修直丰腴的美腿时,方琴软软的道:“我点怕。”

“怎么了?”

“很久没做过,突然很在意自己的年龄。”

陆景看着那戚戚的芳草地,有些雨露在毛发间断泛着耀眼的亮光。轻声道:“没事。”

方琴鼻子里恩了一声。

陆景轻轻的捏了捏她硕大的白乳,分开她的双腿,缓缓有力的进去,直抵底端。沙发开始有节奏的摇动起来。

……..

“我…”方琴满脸润红,碎发粘着汗水覆在额头,丰美的身子软软的靠在陆景怀里。仿佛人生所有的阴霭都消失不见。

“你真是像头狼样…”

陆景抚摸着她丰美的娇躯,不时的抓抓那浑圆的肉臀,手感太好,“小漓和你说这个?”这时两人已经到了卧室的**。锦被覆盖着两人的身体。

“叶妍说的。”方琴娇羞的说道。

陆景笑着亲了亲她的脸蛋。吃掉熟透的蜜桃感觉浑身通泰,正要再吃一遍时,丢在客厅里的手机响起来,铃声隐约传来。

“真是麻烦。”陆景光着屁股去客厅拿手机返回卧室。方琴看着那坚挺的竖起来,娇呼一声,“真大。”

陆景也有男人固有的虚荣心,听得骨头都硬了三分。就在床边耀武扬威的接了电话。

“陆景,怎么这么久才接我电话啊?”吴璇在电话里说道。

陆景笑了笑:“我有事啊。”说着,看了眼慵懒无力、妩媚姿态的方琴。

吴璇道:“我回江州了。我给你说说汇海大酒店的情况。你在哪儿呢?”

陆景道:“我在景华公寓。”

吴璇高兴的笑道:“我两分钟之后就到。开瓶好酒招待我哦。”

陆景捏着手机,就感觉头皮发麻。这算不算被堵在家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