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45章 波澜再起

第545章 波澜再起

两分钟的时间都不够陆景自己整理的。更不要说外面一地狼藉的客厅。

方琴娇软无力的抬起头,略微有些羞涩的问道:“要不要紧?”要是被吴璇发现了,可没脸呆在江州了。

陆景笑着吻方琴,“我去笑笑那边的别墅见她。”希望笑笑别墅的酒窖里还有好酒。

方琴柔柔的笑道:“这不成了欲盖弥彰?”

陆景在她脸蛋上温柔的印了一口“总比堵在家强多了。我过去了。”说完,陆景穿了衣服到陈笑的别墅里去。

看着陆景略有些狼狈的背影,方琴忽而也觉得有些好笑,嘴角浮出一个温婉的弧度。

五分钟后,陆景在陈笑的17号别墅见到风尘仆仆的吴璇。酒红色的针织衫,腰肢显得纤细。卡其色的直筒裤,双腿笔直而修长。脖子上围着黑花纹的丝巾,顺滑的长发披在肩头,打扮的成熟靓丽又不失活泼。

“咦,你怎么在笑笑这里?”吴璇奇怪的道。

陆景眼睛都没眨一下,“笑笑这里有好酒,我刚过来拿,你就过来了。”吴璇说是两分钟后到,却是五分钟才来。也幸好如此,否则西洋镜就要被拆穿了。

吴璇却是笑盈盈的打量了陆景一会,将手袋放到沙发上,轻笑着坐到沙发上,“汇海大酒店准备五一重新开业,到时候你去京城参加开业典礼吗?”

陆景没理会吴璇眼眸里藏着的嘲笑,将倒好的红酒递给吴璇,稍微琢磨了下。“可能去不了。”

前几天江州市书记办公会的情况这几天慢慢的传了出来。他就算没有刻意的打听一些话也传到他耳朵里来。据说江州现在有个说法:提副职找胡书记,提正职要找孙书记。

正管干部的市委书记需要看副书记的脸色。不知道胡联营听到这话心里会是什么想法。肯定不是好的想法。因此。这段时间他不打算离开江州。

“哦。”吴璇遗憾的抿了口酒。她是希望陆景能去参加。

陆景坐到侧面的方块沙发上,问道:“既然汇海大酒店五一开业。你怎么现在返回江州?”

吴璇就笑:“你今天状态不太正常啊。还有五天就是景华的庆典。我身为景华的董事能不回来参加吗?”

“我忘了这个。“陆景笑着揉揉眉心。景华的4周年庆典是陈笑在筹备。这几天分散在各地的高管以及元老也还没有返回江州。他一时间忘了这件事。

喝着酒,闲聊了会酒店的事情,吴璇忽然的打了个哈欠。

看着正在掩嘴维护形象的吴璇,陆景微微一笑,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看你累的,你先休息吧。改天我们在聊。”

吴璇掩嘴笑道:“行啊。我就在笑笑这儿休息。这几天都累得不行。晚上约你和笑笑一起吃饭。”

陆景点点头,帮杯中的红酒饮尽。站起来,“行。你休息吧。”

等陆景离开,吴璇有些愣神的从精致的手袋里拿出一个精美的檀木盒。她刚到江州,下飞机就来找陆景,是给他带了礼物。不过心里生气,就不想着给他了。陆景身上有女人的味道,他别墅里除了住在那里的方琴还有谁?

吴璇幽幽的叹了口气,起身进浴室冲澡。她对陆景很欣赏,也知道陆景因为帮助下岗职工的事很欣赏她。这么些年出色的男人见过不少。但是能让她心动的男子却很少。

她倒不是一定非得给陆景。只是想两人的关系再进一步。想想她妈的婚姻。除了她以及破碎的感情世界,婚姻什么都没剩下。她又不是一定要找个人嫁了。拥有一份感情,拥有一个孩子或许人生就完美了。她的人生也不是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

吴璇裹着浴巾,在落地镜子面前擦拭着身上的水渍。看着镜子里完美的身躯。双峰挺翘。颤颤巍巍,雪白丰腻。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美腿。二十九岁的自己已经是成熟的女人了。

“都打折七折处理了。陆景你要对我好一点。”

….

楚北国际大酒店的一间包厢里,觥筹交错。刘伟立对一名中年妇女道:“贺姐。祝你生日快乐,越活越年轻。”

中年妇女笑呵呵的喝了半杯。“伟立,谢谢你今天张罗啊。”

刘伟立忙谦虚几句。

旁边市团委的张主任心里就有些惊讶。她丈夫郑阳亚刚才敬酒,贺姐这位市委书记的夫人可是只喝了小半杯。看来刘伟立这个副秘书长在胡书记眼中份量很重啊。

胡联营笑着对郑阳亚道:“老郑,汉北区这段时间发展得很快,你这个区长干得不赖。”

郑阳亚忙道:“没有书记的正确领导就没有汉北区现在的成绩。”他这话也不算完全的拍马屁。至少汉北区的地标建筑远大大厦就是胡书记一手推动的。

胡联营笑着摆手,“私下里咱们不讲套话。”说着举杯示意郑阳亚喝一点,无意的感叹道:“生浩同志的年纪有点大了。”

郑阳亚心里一喜,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生浩同志就是汉北区区委书记李生浩。

原来的区长齐克强本来是想等着接班的,但是李生浩这个人保守是保守,似乎在陆市长面前能说上话。齐克强没能撬动他,后来市计委主任空缺,齐克强就跳到那里位置上去了。

但是,李生浩的年龄到线,最多在汉北区区委书记的位置还呆2年。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完全等得起。

酒席散得早。九点钟就散了。刘伟立送着胡联营夫妇回江州市委常委别墅。通过别墅门口的时,两名武警敬礼。权力的威严感油然而生。

刘伟立十分享受这个礼节。应该过不了多久,他也能享受到这个待遇。他到江州来。目标很明确,就是江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现任的市委秘书长吴礼晓是省委熊书记的人。

他已经敏锐的觉察到。因为书记办公会上的事情,胡书记内心里对熊派干部有些信不过了。他今天得加把火。

回到家。胡联营叫了刘伟立到书房里说话。胡联营看着窗外厚重的夜色,点了支烟,把烟盒丢在茶几上,“孟部长情绪怎么样?”

刘伟立自己拿了烟,点上,斟酌的用词,“没什么异常。”

胡联营微笑,没异常那就是异常。“看来孟部长很失望啊!”

江州最近那些传闻,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提副职找胡书记。提正职找孙书记。嘿嘿,我到要看看,你孙雄志能得意到几时。

刘伟立知道,最近江州干部都把目光放到了即将空缺的一名副市长职位上,但是胡书记实际上在下一盘大棋。

“书记,金盛公司的事我打听清楚了。何书记的儿子在金盛公司担任顾问。听说周平从孙森林那里拿到了不少材料。任局长这个人…”

胡联营点点头。市公|安局局长任广金这人靠不住。事实上,倒向他的熊派干部都靠不住。和陆派斗争没什么问题,但是一旦陆江给的好处大于他给的好处,这些人就有可能倒戈。

熊派干部中往死里得罪陆江的人都被清下去了。况且。政治上又哪里有永远的敌人?

还是得上自己人。

“刚才路过时5号别墅没亮灯吧?”

刘伟立笑道:“没有。听说陆江的妻子胡莹请假回京城了。嘿,最好别再回江州了。”

胡联营笑了笑。不置可否的点点烟灰。

随着返回江州的景华高层越来越多,陆景这几天倒越发的忙起来。每天都在接待来汇报工作的人。周三下午,陆景在新丰公寓和刘一平边喝酒边聊着北美地区付费音乐网站的发展。

flyscri音乐网站已经改名f6音乐网站。并与美国帝盟公司等mp3阵营的公司达成捆绑销售的协议。不过相应的,瑞丰公司在f6音乐网站的股权被削弱至60%。

而f6音乐网站内部还有声音需要继续削减瑞丰公司的股权。但是,当前互联网音乐的发展还没到鼎盛时期。陆景并不着急把股份便宜卖掉。

手机音乐声突然的响起,陆景看看号码。抱歉的说了声,走到窗户边接通电话。是郁扬的电话。

“陆景。晚上有没有时间吃顿饭?”

陆景笑着答应下来,“行啊,你说地方。”

郁扬就道:“那定在汉宁区的丽都酒店。”

“恩。”陆景挂了电话,坐回到沙发边。他感觉郁扬好像有事情要和他说。

刘一平蓄了胡须,看起来很成熟稳重,微笑道:“我中午和马飞、张梅、王燕东、吕浩进一起去中盛路美食城的楼外楼吃了鱼。味道还是没变。想起我们在景和那会儿在楼外楼庆祝,真是有些感慨。”

陆景笑道:“你们这是忆苦思甜啊。等明天何梦瑶来江州我们去南阳街逛逛。孟汉生那家网吧,我看得很不爽,老早就想把它收购了。”

刘一平呵呵笑起来。

丽都酒店餐厅的包厢里,陆景见到了郁扬。许久不见,郁扬眉角间多了些沉静的气质,少了些往日沉郁消沉。

上次在香港突然遇到没有和他怎么聊。或许,方华天、黄哲先后死去让他内心里的刺逐渐的淡了。

小包间,两个人吃饭也合适。陆景散了支烟给郁扬,笑道:“你回江州有段时间了,我们还没好好聊过。”

说起来,自己和郁扬的关系也破费思量。刚到江州那会儿,和他走得还比较近。后来,大哥和郁书记之间的斗争,还有他好友王挺的父亲被大哥撸掉官职。两人的关系逐渐的淡了。

现在则是因为唐彤和他是恋人关系,自然不会冷淡。但是要说亲密无间那也不可能。

郁扬接过烟,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恩,很久没和你坐下来聊天了。先说正事。”

陆景有些诧异,点了火,轻轻吐出一口烟,微微点头。

郁扬低声道:“最近胡联营在师书记那儿走动得很频繁,我爸最近在准备着什么。江州市的干部很可能要调整。”

陆景眉头挑了一下,抽着烟,消化这个信息。郁扬的父亲郁行知是省委组织部长。他在准备什么可想而知。

沉默了一会,陆景道:“这个消息,如果是我,我不会告诉你。”

郁扬低头笑了笑,“我们俩不一样。我对政治没什么兴趣。”

陆景点了点头。郁扬这个消息来的很及时,很重要。

郁扬又道:“我和唐彤的婚事,到时候要麻烦你在她爸妈面前美言几句。”

陆景就笑,“那你先得把你爸妈搞定才行。”

郁扬也笑起来,“我爸妈早想我结婚。我这方面没什么阻力。”

陆景倒是有些诧异,琢磨了下说道:“我小姑那儿问题不大。但是我小姑夫是做学问的人,你最好第一次就要给他留个好印象。”

见郁扬有些紧张,陆景笑道:“总的原则就一个: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抓住这个原则,保证过关。”

郁扬笑着点点陆景,“我让服务员上菜,咱们好好喝一杯。”

陆景其实倒现在也没搞明白郁扬和表姐唐彤怎么产生感情的。唐彤的性子多少有些叛逆,凡是小姑赞成的,她必然反对。和文静一点边沾不上。

而郁扬之前的女朋友席雨嘉那可是文文静静的“林妹妹”, 娇柔明丽。不过,爱情这种东西也确实不好说。说不定,郁扬觉得受了情伤,打算找个互补类型的女孩。

吃过饭出来,陆景坐车返回新丰公寓。在阳台上看着璀璨的夜空,陆景抽着烟沉思。胡联营果然是耐不住寂寞,要在大哥离开江州的时间里搞出点事来。

得到省委支持的胡联营,最终目的恐怕还是控制江州。那么目前那个空缺出来的江州市副市长位置恐怕不是他的目标。劳动省委组织部部长的大架,那只能是调整江州市委常委级别的干部了。

陆景琢磨了下,拿起电话打给远在京城的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