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52章 风波起

第552章 风波起

“张忠顺?”陆景微微沉吟,拿起茶杯喝茶。胡联营的眼睛还真盯到常新县来了。江州三区十县,常新县目前的工业产值排在第四,仅次于市经济开发区、汉宁区、月湖县三地。位于市区的汉北区这几年发展的较为缓慢,排在第五。

胡联营打常新县的主意倒也说得过去。这代表他思路的一种转变。是在市直机关打不开局面,打算走农村包围城市的做法吗?

刘立永心里很有些不痛快,抱怨道:“我不是反对市里调整常新的班子,至少要先征询我的意见嘛。这样招呼都不打一个,把我这个县委书记当什么?

景少,来个副书记我也不怕什么。我老刘当了几年县委书记,这点风浪还是经受的起。但是,一个不打招呼就调整班子成员的风气不能开,不然班子没有战斗力嘛。”

陆景就笑:“这话啊,你应该找孙书记抱怨去。”

刘立永心里有疙瘩,陆景能理解。好歹是一县的大班长。县委书记的权威还要不要?刘立永就算为人处事方面平庸一点,那也是县委书记。共和国基础政权的基石。这些东西还是明白的。

当然,孙雄志既然同意胡联营的人事调整方案,自己也不会多说什么。孙雄志的斗争风格,和大哥、和周平是不同的。属于绵里藏针的类型。

刘立永眼睛稍稍一亮,想要点烟思索一番,看了眼陆景身边的大美女。又把烟放下。

陆景索性把话点透,“改天我约孙书记和你一起出来喝茶。”

刘立永笑着搓搓手。“那我先谢谢景少。”

他在上层一直没什么根基。都说他是陆市长的人,但是他却是知道他从未走到陆市长的圈子中去。而陆景将他引荐给孙雄志无疑会让他在常新县的根基更牢固。

陆景笑道。“谢到不用,改天请我在楚北国际大酒店吃顿饭就行。”

“没问题。”

“看你也是心神不属,你先忙去吧。我回头会让人把景华的用地计划报到常新县里。”

刘立永想了想,道:“好。景少,我也不矫情。这事我真得回县里布置下。嘿嘿,不能翻了船。我让老彭过来陪你。”见陆景脸上有些疑惑,刘立永解释道:“县里的副县长彭晓方,分管县里的招商引资等工作。是信得过的人。”

陆景笑着摆摆手,“不用。又不是土豪下乡。今天就是和你聊聊。其他人就不见了。”

“那行。景少,我先回县里。”刘立永心情大好的告辞。

“刚才那位真是常新县的县委书记?”邵秋兰好奇的问陆景。她出了大学就在四中教书,基本都是处在一个单纯的环境中。但是也知道县委书记的能量有多大。苏子家里原来不就是被原来常新县的县委书记差点拖垮。

陆景笑着点点头,“不像吗?”伸手搭在她偌刀削的香肩上。

邵秋兰看了一眼门口,微嗔着打掉陆景的手,抚了一下披肩的头发,“就是感觉太平易近人了。和苏子描绘的不一样啊。哦,对了,我给你说过苏子有男朋友的事情没?”

“平易近人才好。”陆景给两人的茶杯续水。颇有兴趣的问道,“陈苏子有男朋友了?呵呵,你那里说过。她的男朋友是干什么的?”他脑子里立刻浮起一个身材高挑,脸蛋漂亮的如同妖精般。粗线条的长腿美女形象。

“好像是她大学同学吧。在香港那边的投行做事。前段时间和苏子在香港遇到了…”

正说着,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里面传来苏晓玉焦急的声音,“景少。市检察院把宫少菲带走了。陈总正在和市检察院交涉。”

陆景眉头紧锁,沉声道:“怎么回事?”市检察院找上宫少菲有什么事情?宫少菲目前正在负责景华国际学校的建设。

“不知道。好像和景华国际学校拿地审批的手续有关。”

陆景想了想,道:“通知公司的法务部门专人跟进。先把宫少菲保释出来。不能让她受到任何委屈。后面的事情。我会出面和市里沟通。”

江州上层人物不可能不知道景华的底细。要是这样市检察院还敢动手抓宫少菲,那只有一个可能:胡联营发难了。就算是省里的人物动手,也必然是通过胡联营来操作。

见陆景愁眉深思,邵秋兰有些担忧的问道:“怎么了?”

陆景温和的拍拍她的手,“没事。”大浪打来,应对就是!

银灰色的奔驰平稳向江州市区进发。程建枫客串司机送陆景和邵秋兰回市区。出了这档子事,登山计划自然泡汤。

车后座上,陆景给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任广金打了电话,显示正在通话中。琢磨了下,打给孙雄志,依旧是显示在通话中。打了常务副市长周平到是接通,稍微说了说情况。

周平道:“我刚接到消息。国土局地区规划处的老王被检察院的人带走。。另外还有几个部门的负责人被带走。宫少菲的事情可能和市国土局的事挂钩了

开发区的区长王白山的秘书霍书文也被市检察院带走。具体怎么回事,还没有情况反馈过来。检察院那边可能是掌握了一些东西。我看,市公安局那边前期也做了工作。”

陆景沉吟了下,“行。具体情况出来让人通知我一声。”自从叶成和调离市公安局之后,市局的有些力量就不在掌控范围内。

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起来。是齐克强的电话。“景少,纪委的干部刚刚来我这里带走了几名处|级干部。味道好像不对。胡书记动手了!”

“恩。我知道。”和齐克强聊了几句,陆景收了线。这次动作声势很大。看样子胡联营是全力一击。而且先查的都是小角色,不需要通过市委的决策机构,他凭借着市委书记这个头衔就能做主。但是火一旦烧起来,自然是燎原之势,肯定会趁势烧到他的目标身上去。

车到景华科技园研发大厦楼下。曾红英已经等在门口。陆景到景华总部,苏晓玉正在陈笑的办公室里打电话。见陆景进来,苏晓玉忙说了几句挂了电话,“景少,景华国际学校那边来电话,说清楚原因了。宫少菲涉嫌行贿国土局的干部。”

陆景微微点头,道:“给笑笑打电话。看她那里的情况如何。”说着,又道:“算不算行贿,他们说了不算。办事不送礼根本不可能,只要不超出限额,涉嫌利益交换就没事。”

国情如此。就算以景华在江州的实力,该打点的地方同样要打点。他对这些门道相当清楚。办项目请客吃饭,逢年过节送购物卡,代金券,那是必然的。否则,那些干部在规则范围内拖一拖,一些事情就会被搞得很被动。

“景少,我这心里慌慌的,宫小姐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学校还能不能办下去呢?”杜一波忧心忡忡的打来电话,“现在学校这里的众说纷纭,大家也没心事做事。”

“学校一定会办下去,也能办下去。宫小姐的事情我正在沟通。杜校长,这几天给大家放放假吧。都放松下。不要担心。”陆景温言宽慰了杜一波几句。

副检察长赵行云急匆匆的走进检察长高予鸿的办公室,“老高,景华的律师到了,他们要求保释宫少菲。你看…”

“坐,坐。”高予鸿热情的招呼,仿佛没有听到副手的话一般,“我这是上好的大红袍。”

赵行云一跺脚,坐下来低声道:“老高,你有几成把握?那些材料我看景华牵扯不得深,也够不上判刑的标准啊。”

高予鸿笑着看了赵行云一眼,“老赵,这是上边的意思。”

“嗨,老高。你这个上边是那边啊。要是胡书记的意思,你最好别照办。陆市长回来肯定没你我的好果子吃。说不定事情还没完,孙书记的板子就落下来了。”赵行云急道。

高予鸿诡异的一笑,“不要担心,老赵。这是一盘大棋。我们只是过河卒子。”

“老高,你也知道是过河卒子。过河卒子就意味着随时都会被兑掉。你何苦去趟这趟浑水呢。”赵行云苦口婆心的劝道。

“行了。老赵,富贵险中求。不博一把那里有机会。我们先拖一拖,等会再给办保释手续。”高予鸿坚持己见。

老赵这个人就是胆小。这年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他今年四十八,再不努力奋进,过几年就要退了。

赵行云无奈的叹口气。他是老高的得力助手。宫少菲的事情他一点都不知情,他办的是开发区的案子:霍书文在开发区收受贿赂,擅自更改土地用途,市局那边已经传来详细的材料。等动了景华的人,他才知道,事情远没那么简单。

“两位挺悠闲啊!”陆景抱着手臂,冷冷的站在门口。他接到陈笑的电话,赶了过来,正好看到正副检察长在办公室里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