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53章 反击

第553章 反击

“啊,景少过来了!”赵行云惊觉而起,往前迎了两步。.

高予鸿咳嗽一声,坐着纹丝不动,打了个招呼道:“陆先生!”

不同的称呼,反映着两人不同的心态。

陆景冷峻的点点头,走进高予鸿这位市检察院检察长的办公室。身后跟着陈笑、苏晓玉、还有一名景华的律师。

“办取保候审的工作人员说需要你们点头。两位既然不忙,就表个态吧。”

他心里很有些火。陈笑作为景华总部负责人出面协调,市检查院这里居然不卖面子,非得要他亲自过来。

宫少菲被市检察院出具逮捕令逮捕。一般而言,下一步是由公安局进行侦查预审,为期两个月。而现在三个小时不到,市公安局就已经案子转到检察院,进入了起诉阶段。因此,宫少菲的取保候审需要市检察院来批准。

从时间上看,这件案子显然是有备而来。否则,那里有这么快的动作。

赵行云征询的看向高予鸿。高予鸿喝了口茶,笑哈哈的道:“既然陆先生这么说,那我给刘检打个电话。”任书记把案子放到检察院这里来,就是怕市局那里有些控制不住的麻烦。

他倒不是怕陆景。他畏惧的是陆景身后的陆市长。虽然是过河卒子,但是他可不想开战就被兑换掉。取保候审又不是无罪释放,既然陆景亲自出面,这点小事都不办的话,那就太吸引火力了。

走出看守所,天已经黑下来。清爽的夜风阵阵,看到路边停着黑色奢华的加长劳斯莱斯,陆景、陈笑正站在车外。宫少菲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扶着她的苏晓玉痛哭起来。

“景少、陈总,我是不是很没用?就是忍不住想哭。”车内,宫少菲接过陈笑递来的纸巾,抽泣着说道。

“没事。”陈笑温言拍了拍宫少菲的手背,很漂亮干练的一个女孩,现在形象狼狈至极,发鬓散落,白色衬衣皱褶。“在里面没受什么委屈吧?”

她爸就是干律师这行的。看守所里面吃点小亏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没有。”宫少菲擦着眼泪。

陆景递了杯百加得给宫少菲,温和的道:“喝点酒,压压惊。放心,不会有事的。待会你先回住宿的地方休息下,晚上一起吃点宵夜。杨显、吴璇也会来看你。工作上的事情不要有思想包袱,休息几天,轻装上阵。”

宫少菲泪眼婆娑的点点头。温馨的感动从心底涌起来。大口的喝了一口酒。味道甘甜至极。

宫少菲住在景和苑里。夜宵地点就近放在了积西镇的黄远酒店。吃饭时,陆景接到周平的电话通报下午的事情。

经人举报、市公安局经侦处查明,市国土局、市经济开发区在辖区内土地使用上存在严重的违规现象以及利益交换艹作。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市纪委分别接入调查。晚上的临时碰头会上,几个副书记已经交换过意见。

彻查!

这次涉案企业多达数十家,这份名单中最为刺眼的一个名字就是:景华通信股份有限公司。

“景少,你们景华那位职员恐怕还要受些委屈。这件事没完。”

听着周平一语双关的话,陆景轻轻的点点头,“恩。这件事没完。”

当然没完。他很清楚宫少菲做了什么。以景华在江州的地位,不可能碰到故意被卡的事情。宫少菲要打点国土局的干部也只是人情上的往来,根本不会触及到利益交换这条线。胡联营既然动了景华,那手伸出来就不要缩回去了。

他要把这只手剁下来!

江州最近风声鹤唳。纪委连续双规了国土局、计委、开发区的数名干部。局势正在以一种不可控的方式蔓延开。市里出现谣言说常务副市长周平有可能存在经济问题,省里准备下调查组来调查江州市国土局窝案。

黑色的奥迪稳稳的停在徐华路的丽都酒店门口。陆景从车里下来。他今天约了组织部陈史益见面。

“任广金的屁股坐歪了那就不要坐了!”502包厢里,喝着酒,陆景不满的道。公检法三家,胡联营动用了公安和检察院两家,要是没有政法委书记任广金的支持绝不可能做到暴起发难这一点。

陈史益笑着吃红烧北湖鱼,品了品,用他独有的江南口音道:“听说景华有职员被检察院以贿赂罪起诉?景华也不能变成老虎屁股嘛!当然,要搞冤假错案也不行。实事求是这条原则不能丢啊!”

陆景嘿然一笑,道,“陈部长,胡联营可不见得会听你的。宫少菲,就是被市检察院定罪的职员。她在筹备景华国际学校。原计划是九月份让学校开学。这一耽搁可要让我上火。”

陈史益笑着摆手,“明煮集中制嘛!市委书记也要讲明煮。你请我吃饭,总不会是发恼搔的吧?”

江州被胡联营的一把火烧得要失控,他相信陆派的干部都给陆市长打过电话。他也打过。陆景肯定也打过。任广金是市委常委,属于省管干部。陆景不可能为这事找他。

陆景就笑,“我上火了想找陈部长拿点降火药。”说着,和陈史益干了一杯,咂咂嘴,道:“我听说常新县的副县长彭晓方工作能力很出色。”

陈史益笑着点点头,“我会和孙书记沟通的。”

陆景笑道:“陈部长,孟有望最近有点活跃啊。经常胡联营面前走动。我前几天还听人说他在楚北国际大酒店和刘伟立一起吃饭。你说他都那样了,还扑腾啥?也不怕淹死?”

他已经查明胡联营手上掌握着相当精准的材料是由孟汉生的大舅子潘盛提供的。至于,材料怎么到胡联营手上的,用屁股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陈史益笑道:“人嘛,总要有点追求。无欲无求那不成了圣人。”说着,略微沉吟了一下,“周平那儿…”

省里要下调查组查周平绝非空穴来风。一旦常务副市长周平倒下,可以说胡联营就会在江州取得突破姓的进展。进而,可以和陆市长分庭抗礼。江州的局面马上就会变得糟糕起来。

陆景琢磨了下,轻声道:“以我接触的情况看问题不大。”

走到一定高度之后,女人问题从来就不是问题。这是官场上心照不宣的事情。只有查出经济问题才会接着查情妇的事。周平在经济上出事的可能姓不大。

陈史益笑了笑,慢慢的喝了一口酒。转而和陆景聊起江州文化来。

办公室内,孙雄志轻轻的抽着烟,琢磨着最近的局势。

处理国土局[***]问题的碰头会上,纪委的谭书记态度明确的要求打掉已经腐化的干部,绝不姑息养歼。而副书记何晨态度模拟两可,相当于是投了弃权票。他这一票顿时就变得可有可无。

但是,事实上他也没有捂盖子的想法。跟了陆市长这么久,他相当明白这位政治新星的抱负。让江州政治清明绝对是其政治理想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是以,他投了赞成票。

所以市委的结论是杀气腾腾的“彻查”两个字。

陈史益夹着公文包从门外走进来。孙雄志微笑站起来,走到待客区招呼他坐下。秘书上了香茗,悄然退了出去。

寒暄几句,陈史益就切入正题,“孙书记,常新县委副书记的候选人选,组织部已经确认两名候选人,也做了基本的考察。一个是副县长彭晓方,一个是外事办的副主任张忠顺。我介绍下两名同志的基本情况…”

孙雄志抽着烟,微笑着听着。组织部部长口中先说来的人名和后说出来的人名那意义可是不一样的。

组织选拔干部,不是说书记碰头会上答应下来就板上钉钉了,组织部那里考察出了问题同样上不了。很明显,陈史益是要拿下胡联营的人选。

等陈史益简单的介绍完,孙雄志点点头,微笑道:“最近江州温度有点高,是要降降温。”

陈史益就笑,“公检法那里的工作可是在加温。”

纪委那里他没点名。他知道陆市长一向提倡同级纪委读力办案。所以,只要是真正的查有实据,那些问题干部必然要被处理。

孙雄志道:“我和任书记谈过。彻查不等于无期限的查下去。哪些有问题的干部我们不能手软。不能搞功过相抵那一套。一是一,二是二。但是没有问题的干部,也不能挫伤他们干工作的积极姓。”

陈史益笑着喝口茶。显然,谈话的效果不怎么好。外面还在查得如火如荼,劳动局有名副局长陷了进去。想了想,说道:“孟有望和胡联营最近走的很近。很有想法的一名干部啊。”

孙雄志眼神一凝,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我明白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陈史益起身告辞。孙雄志拿起座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小顾,胡书记现在有时间吗?我要想他汇报下工作。”

半个小时后,孙雄志漫步走进胡联营的办公室。

胡联营神情愉快的将孙雄志让到沙发上,又招呼秘书顾玉成上茶。坐到待客区的长沙发上,丢了一支烟给孙雄志,“知道你是老烟枪,尝尝我这烟。”

他心情很不错。孙雄志大概没料到江州干部队伍的问题这么大吧!拔出萝卜带出泥。江州市里更高层次的干部有没有问题呢?这个问题要打一个问号。

孙雄志笑着接过烟。

胡联营点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叹道:“雄志,我们江州干部队伍建设任重而道远啊。就一个国土局就发生窝案,其他的行局呢?昨天师书记找我谈话,我不敢打包票哇。脸上无光。”

孙雄志没接话,而是道:“胡书记,我来,是有两个人事问题要向你汇报下。”

“你说。”胡联营狐疑的看了孙雄志一眼。一切都还未尘埃落定,孙雄志要调整谁的职位?他可不认为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的干部是个好说话的人。相反,孙雄志是个狠角色。副书记胆敢给市委书记划线,闻所未闻。

“是这样的,关于常新县县委副书记的候选人选,组织部初步的考察结果出来了。史益部长和我沟通了。一个是常新县副县长彭晓方,一个是外事办的副主任张忠顺。”

胡联营听出孙雄志的意思,心里无名火腾腾的冒起。他的提名人选——外事办副主任张忠顺入围,理所当然,那边也会提出人选。看样子就是常新县副县长彭晓方。

但是,听孙雄志这副口气,他心里就堵得慌。显然,孙雄志的意思是上彭晓方。

怎么着,我一个市委书记调整一个县委副书记你也要拦着?真是不像话!

孙雄志没管胡联营沉着的脸,继续淡然的道:“孟有望同志能力不错,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干部。陆市长一直有重修地方志的想法。

市志办公室还差个得力人手,我觉得孟有望同志很合适。当然,有望同志年纪大了点,也要照顾。我看挂个巡视员的职位吧。”

胡联营脸阴得要出水。市志办什么单位,清水衙门。有个屁的工作要做。还要给孟有望挂巡视员的牌子。孙雄志这是挑衅,**裸的挑衅打脸。

“不行!我绝不同意。”胡联营发火了,“有望同志能力很出色,放在市志办是浪费。我们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本着对党的事业负责的态度,我绝不同意。”

孟有望给他立了大功,他怎么可能允许孙雄志打发孟有望去养老。

孙雄志皱眉道:“胡书记,难道我的建议就是对党的事业不负责吗?这个观点我不能认同。重修地方志是一个地区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做的事情。方便后世对我们江州此时情况的了解。这是大事。”

胡联营强势的摆摆手,打断孙雄志的话,“这件事我不同意。今天就谈到这儿。”

孙雄志点点头,“好的。我坚持我的意见。组织部会启动相关的程序。”

胡联营都已经宣战了,他也要表态。战便战!

坐在外间的顾玉成看到孙书记板着脸离开,正有些摸不着头脑,突然,里间里传来一阵哐当的响声。

作为胡联营的秘书,他很清楚那是什么声音。胡书记摔杯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