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54章 夜半闲聊

第554章 夜半闲聊

别墅窗外梧桐、银杏、枫树连片,柔和的月色下有着夜里极致的幽静感。陆景站在窗口喝着咖啡。市委办公室孙雄志和胡联营的冲突在江州官场上传得活灵活现。市政府秘书长黄朝君给他打过电话。

胡联营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省国土厅、省计委、省纪委联合的调查组已经正式开始调查江州国土局窝案一事。矛头直指常务副市长周平。或许,也还有其他的常委被卷在其中。

而市委组织部已经明确意见:外事办副主任张忠顺不适合担任常新县县委副书记,提名副县长彭晓方担任这一职位。胡联营以市委书记的权限将这项人事议题搁置。

但孟有望依旧被踢到市志办担任副厅|级巡视员。据说,胡联营为这件事在师书记面前抱怨了一番。

“事情不是过了吗?”。陈笑从**起来,双手环抱着陆景的熊腰。挺翘的淑乳隔着一层丝质的睡袍顶在陆景背上。

市里的风雨她是不关心的。宫少菲的事情问题已经不大。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案子发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预计宫少菲会以证据不足免于起诉。

“哪有那么容易!”陆景将**着的美人从身后抱到怀里来。喂了一口咖啡给她。一手抚摸着她的小俏臀。陈笑个子只有一米六二,双腿修长,小臀丰翘,看起来娇小玲珑。

两人刚刚在**欢好过一次。此刻,她慵懒的脸蛋上还残留着极致快乐之后的绯红,散发出浓浓娇媚的气息。

陈笑抿了口冷却的咖啡。懒洋洋的靠在陆景怀里,“宫少菲的案子又有新变化?”

“那倒没有。我是在关注市里的这次交锋。”陆景抚摸着她光滑平坦的小腹。顺着精致细腻的肌肤摸到她胸前,揉了揉她精致滑腻的鸽乳。“也不怕晚上冷啊!”

陈笑鼻子里媚媚的恩了一声,舒服的道:“都五月中了,那里冷的起来。今天低温都有二十度。市里的事情你也别太担心,不是还有你哥吗?”。

陆景轻笑,“胡联营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拖到我哥回江州?省里的调查组最多一周就要给省里的主要领导汇报结果。”

陈笑轻微的娇喘,陆景灵巧修长的手指让她有些吃不消,“你还信不过何阿姨吗?锦江餐饮集团那里也没什么猫腻。”章薇现在的生意都在锦江餐饮集团。她知道这次调查组矛头是对准周平的。周平和章薇有些关系。

“何欣静那里我自然信得过。但是,调查组这种事情不是清者自清的。”官场上的事很玄妙。有人照应。自然是事实求是。周平的情况,难保没人会做点手脚。胡联营在师书记面前的抱怨那可不是白抱怨的。

“别想了。”陈笑将陆景手上的咖啡杯子搁在窗台上,轻轻的抚摸他的脸颊,“又瘦了。事情总会过去的。想点愉快的事情呢。”

一只修长圆润的大腿挤到了陆景双腿中间。陆景低头吻住那嫣红的嘴唇。娇吟声渐起。陆景将陈笑抱到**。

“嗒!”陆景打开了主卧室的门,去楼下厨房烧开水。梅开二度之后,陈笑已经不堪征伐,沉沉睡去。不过,他依然精神头十足。刚才的欢愉让他的头脑更为清醒。

降火那种小事自然是找江州的陆派干部,但是要治本。还得和大哥沟通。孙雄志、陈史益、周平这三架马车在楚北省级层面的活动能力还是不足的。他已经给大哥打过电话,不知道能否运作成功。

“哦!”一声轻微的娇呼。吴璇靓丽的容颜从门后出现。额前一束凌乱的刘海显示着她是夜半而起。

“你怎么还没睡?”陆景一只脚踏在楼梯上,又收了回来,扶着楼梯白色的扶栏和吴璇说话。

“睡了。起来去卫生间。”吴璇脸上微红,她刚做了个春梦,内裤都湿透了。客房里没有浴室。她正要出来去浴室里泡个澡,哪想到正好碰到陆景轻手轻脚的下楼。美眸瞪了陆景一眼。“你怎么在自己家里像做贼一样?”

陆景嘴角翘起一个弧度,“那你希望我是做贼还是不做贼呢?”

“去你的。没个正经样。”吴璇感觉脸有些发烧。能做什么贼。只能是偷香贼了。陈笑都是他的人,要偷就是偷自己了。

月光让二楼走道里的扶栏、壁柜、精美的壁画都带了一层朦胧的光。陆景依稀看到吴璇害羞的模样,娇美无比。心里无端的浮起一句话:月光下的美人!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调戏这位美女,“我去煮咖啡,要不要来一杯?”

“行啊。我一会来。”吴璇挥手让陆景赶紧下楼。她手里还拿着换洗的内裤呢。

客厅的茶几上,咖啡壶还冒着热气。陆景将客厅的窗帘拉开,星光洒落进来。室内的光线稍亮了些。

吴璇双手捧着咖啡杯,微微喝了一小口。深夜里和这个男子独处让她内心里有着颤栗的感觉。说不出是期待还是害羞。

吴璇凝视着陆景。轮角分明的脸庞,说不上英俊,但是沉思中的他很迷人。有成熟男人沉静、稳重、沧桑般的感觉。陆景身上有着青年不应该有的沧桑成熟。或许,这才最能撩拨女人心的东西吧。

“你在想什么?”陆景坐到半圆形的沙发里,靠在沙发抱枕上。

“想你在想什么。”吴璇微羞的收回目光。不由的想起九六年和他见面时的情形。那时候她还看不起开着小公司的陆景。谁有能料到他能在短短的四年里做出这份成就呢?

陆景微笑道:“挺绕口的。我在想省里这里调查组能查出多少问题干部?”

吴璇若有所思的喝着咖啡。她妈已经被调查组叫去谈话过。隐约知道好像是在查江州市政府的问题。

“陆景,到底有没有问题?”

陆景喝着咖啡,不置可否的道:“谁知道呢?或许有问题。或许没问题。”

吴璇哦了一声,想起件事来。“霍书文的事你知道吗?我听我妈说他是范生望侄女的男朋友,怎么牵扯到这件事里去了?开发区的王白山也不保一下他。难道是王白山自身难保?”

陆景笑着摇头。“王白山没问题。霍书文被牵扯进去不是这个原因。原来范生望和孟有望竞争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事情你有所耳闻吧?”

“知道一点,好像孟有望有外遇,他妻子和他闹起来了。”吴璇挽了挽头发,略带同情的说道。

陆景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想不想知道内幕?”

吴璇就白了陆景一眼,“得了,别卖关子。快说!”

“孟有望的小三黎梅霞是汉北区招商局副局长。她的材料是霍书文收集的。至于孟有望的妻子为什么闹起来,是因为我让人背了一袋子钱当着黎梅霞邻居的面放到她家里,而这个消息正好让孟有望的妻子知道了。”

“啊?”吴璇惊呼。素手轻轻的掩住嘴。她没想到陆景居然会搀和在这件事中。深夜听到这样的秘闻,顿时感觉到官场的风波险恶。

“那么惊讶干吗?不认识我了。”陆景欠身将咖啡杯放到茶几上。吴璇是那种很标致靓丽的美人儿,鹅蛋脸,秀眉明目,鼻粱秀直。美目圆睁的样子很有耐看。

吴璇点头,然后又摇头。把杯子放下,屈膝而坐,双手抱着膝盖,看了陆景一会。笑道:“没想到你居然是始作俑者。我听说孟汉生老在不同的场合骂你,看样子没骂错呢。”

陆景就笑,“注意立场啊。什么叫没骂错?孟有望早先跟着熊为明和我哥作对。现在又跟胡联营搅合在一起,你以为他是什么好鸟?”

吴璇的坐姿有些撩人。真丝睡衣被她拉扯紧。胸口一抹雪白斜斜的被陆景瞥到。顿时有些口干舌燥。

吴璇妩媚的横了陆景一眼,站起来道:“你眼睛看哪里?怎么像个色狼样的。”说着,又笑道:“哦。我说错了。你就是色狼。咯咯,我睡觉去了。不陪你聊天了。笑笑呢?”

“她睡着呢。”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男女间用眼睛吃豆腐这种事。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吴璇要说他,他也没好意思继续看下去。“我也睡吧。这儿明天再收拾。”

陆景跟着吴璇身后上楼。淡淡的清香飘入鼻子。吴璇侧面、背面的曲线相当优美。玲珑有致。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跌宕起伏的臀部曲线很是诱人。

看着她娇媚迷人的模样,陆景心里忍不住有些蠢蠢欲动。心里微叹一口气,女人就像毒品,没尽兴心里就一直想着这事。

吴璇留意到陆景的目光,感觉他今天晚上目光很有些放肆,让她身体都有些发热。心里啐了他一口:小色狼,有色心没色胆。刚才春梦里的主角是他。想着他刺入的那一下,身子就性感到了极致。

一走神,脚没踏稳,“啊!”吴璇感觉身体失去了平衡。继而,一只有力的臂膀将她拦腰抱着,接着,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她被陆景抱住了。

佳人在怀。陆景某个地方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顶在吴璇的小腹上。

吴璇羞赫的看向陆景,结结巴巴的道:“你要干什么?”两人在楼梯上,陆景就这么抱着她,脸上带着坏笑,手臂根本没有一点放开她的迹象。

陆景低头,毫不犹豫的吻上了吴璇柔软的嘴唇。阵阵眩晕感狂暴的冲击着吴璇的大脑,她都没反应过来,陆景就已经含住了她的舌头,撩得她既舒服又觉得不应该这样。

“不要。”吴璇娇软的说道。睡袍里就穿了一条内裤,陆景的手已经抚摸着她的双峰。那种渴望仿佛从心底升起来,势不可挡,要把她湮灭掉。在理智即将离去的时候,她想要阻止陆景。

陆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帮吴璇整理着睡袍。丰挺饱满的酥胸在他手中变幻着形状。但关键时候他还是悬崖勒马了。

“去你房里?”

“你想的美。”吴璇在陆景头上敲了一记。她站在楼梯台阶上,并不显得比陆景矮多少。不过却正方便陆景抚摸她的胸部。

这混蛋挑逗手法真熟练。也不知道惹了多少女人。舌头撩得她最后都叫出来了。但是她没打算这样给陆景。

“陆景,你是不是就喜欢胸大的?”

“啥意思?”陆景将吴璇抱起。往二楼客房走去。

“哼,你别说你和方琴没什么?”

陆景将吴璇放到了席梦思**。看着她似娇还嗔的娇美模样,猥琐的道:“你的胸也很大。”

“要死啊!”吴璇羞得要死,将被子拉起来盖在头上。耳边听到陆景道:“早点休息啊。我们改天再聊聊。”然后,门被轻轻的带上。

吴璇心里怅然若失。就这样突破了朋友的界限。是不是太轻率了。是得好好谈谈啊。好像刚才自己也没反抗,还有点享受的样子。以陆景那小子精明的样子哪能没察觉?羞死人了。就算千肯万肯也要矜持点呢!

浪蹄子!吴璇心里暗啐了自己一口,但又不得不承认陆景吻得她非常舒服。不管是接吻,还是吻她那里。

拉开被子,吴璇长吐一口气,继而。发现陆景还坏笑着站在房间门口。

“你怎么还没走?”吴璇有种抓狂的感觉。他根本没出去。只是故意带上门了。心神激荡之下,她都没留意到。

陆景走过来,蹲在床前,看着吴璇的眼眸,黑白分明,有些明眸酷齿的味道。“我怎么能走?我们说会话。”

他没无耻到那种地步,抱了,亲了,摸了。转身没事人一样的走开。他做不到。刚才只是给吴璇一点思考的时间。

……

联合调查组分别找了江州市的商界名流了解情况。杨显作为景华的总经理也被叫过去谈话。刚刚和杨显谈完,陆景离开景和大厦,坐车到积西镇的黄远酒店里。

“苏远那小子不厚道啊!”黄利飞抱怨道,“黄远实业在汉北区拿地就拿不过远大地产。”说着。摇摇头,“景少,我这小几个月没来江州。江州要变天了?”

他接管黄远酒店和黄远实业的资产后,一直在香港总部忙碌着。要不是江州国土局窝案涉及到黄远实业。他也不会亲自跑到江州来打点。

说实话,他有点怵陆景。不过。这顿饭,他又不得不请陆景吃。景华也涉案了。江州最近风头有点不对。他要找陆景问问情况。

三道精致的江州小菜,一瓶四十三度,味道醇香的白云1912——白云酒业最新精品。

陆景笑着吃了口菜,“没那么容易变天。怎么,黄远实业在江州的负责人沾上了?”

黄利飞点点头。

陆景丢了一支烟给黄利飞,道:“这件事省里、市里都盯着。肯定是秉公处理。你要有关系就办个取保候审。其他的事情不要管,也不要问。”以他的估计,黄远实业在江州这点关系还是有得。

黄利飞琢磨了下,道:“行。我明白。”

话题渐渐的绕到黄远实业在江州和远大地产的竞争上去。黄利飞很有些不爽。很是抱怨了几句。

几杯酒下肚,黄利飞道:“景少,我也不瞒你。我家里和省委周书记有些关系,听说省里这次对周市长有点看法。我觉得你最好提醒下周市长是不是去省里跑动一下。”

周贺军是省委五名副书记之一,省总工会主席,省政协主席。

陆景诧异的看了眼似醉非醉的黄利飞。他更相信黄利飞没醉。只不过接着醉酒的样子说话。

他一直觉得黄利飞还是有点花花肠子的,没想到黄利飞倒是真打算和他交朋友。把这层关系都说出来了。这孩子老实得!

“呵,多谢黄少提醒啊。我自有打算。”

其实,这次调查组下来,谁都知道来者不善。而从杨显给他汇报的情况看,他就知道情况有些危险。调查组发出来的声音往往就体现了省委主要领导的意志。

胡联营吹风的本事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