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56章 问询

第556章 问询

“邓秘书长,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们明天见。”

“好的。景少。”邓荣丰放下电话,手重重的在书桌上一拍。周市长的事有回旋的余地了。他给陆市长的电话没白打。

周市长一手提拔他。不是说周市长倒下,他的政治生命就终结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仕途将会步入上升极为缓慢的熬资历阶段。

他为周市长的事情积极奔走,一方面是他知道那桩旧事,不愿意周市长被人诬陷。另一方面也是不甘心这样沉寂下去。

白玉山脚下,省委省政府大院门口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军姿笔直。一股庄严的气氛扑面而来。陆景将黑色的帕萨特停在街道的转角处。和杨玉立进了一间咖啡馆,边喝咖啡边等。

他昨天晚上打电话约邓荣丰见面。邓荣丰却因为向省纪委反应周平是被诬陷的,今天上午被省纪委的人约谈。省纪委的办公地点就在省委省政府大院里。

黑色唐装打扮的女侍者将两杯拿铁送了上来,陆景微抿一口,问道:“老杨,鼎盛建筑公司你熟悉吗?”

现在首要的任务是联系到鼎盛建筑的吴长庆。邓荣丰和鼎盛建筑公司的吴长庆有些交情。

杨玉立脸上有些疲倦之色,他才从建业飞回江州,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建业忙着通海新城和北牧山的商业地产项目。

“我不是很熟悉。不过,鼎盛既然是混房地产这个行当的,我出面他们应该会我卖些面子。至少会把原因说清楚。”

陆景点点头。吴长庆恰好在这个时间去欧洲旅游很有些蹊跷。而且鼎盛的副总薛碧琴说联系不上,更是古怪。这样的话怕是谎言居多。

邓荣丰大概三十多岁。戴眼镜斯斯文文的,但是举手投足间有股子强有力的劲儿。这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性格坚忍不拔的人。

邓荣丰快步走过来。双手用力的握住陆景的手,“景少,见到你我算是有了主心骨。”

陆景笑了笑,伸手示意,“坐下来谈吧。这是立丰地产的杨玉立。也是景华的董事。”

邓荣丰是周平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但即便是这样,邓荣丰肯为周平的事到处奔走,甚至向省纪委反映情况,这就足以让他高看邓荣丰一眼。

落座寒暄几句之后,陆景开门见山的问道:“和省纪委的人谈得怎么样?”

邓荣丰无奈的摇头。“胡朝非副书记和我谈话的。重视到是很重视,但是我感觉他们还是不信我的话。这件事非得找到当事人,鼎盛建筑的吴长庆作证才行。”

陆景点头,道:“薛碧琴为什么要宣称联系不上吴长庆?是真联系不上,还是不愿意联系。”昨天晚上的电话里,他已经知道邓荣丰和鼎盛建筑的副总薛碧琴接触过。

邓荣丰琢磨了下,道:“薛碧琴这个人很精明,我觉得,她应该是不愿意联系。江州最近的局势很乱。毕竟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

陆景心里微沉。揉揉眉心,沉吟了会,道:“我们先见见这个薛碧琴再说。走吧。”

省纪委大楼五楼纪委书记办公室里。董卫国和胡朝非在沙发上喝着清茶。

胡朝非刚刚汇报了江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邓荣丰反应的情况。见他的上司一副云淡风轻的悠闲模样,心里也不由得有些佩服对方。要知道。江州这场较量已经升级到省里。

江州市委书记胡联营在市里无法贯彻他的认识安排意图,只能借助于省里的力量。而省纪委,首当其冲。是这次较量风暴的风暴眼。

他自问做不到董卫国这样举重若轻的处理这样敏感的事件。

董卫国吹着白瓷茶杯里的茶叶,淡淡的开口。“朝非,小谭那里情况怎么样?”

省纪委第二处的处长谭昌盛是这次主审周平的人。胡朝非只是挂个组长的头衔。

胡朝非苦笑。“没结果。周平态度很强硬,拒不交代任何问题。我听说他在党校被带走时,还从容不迫的向党校教授请假,是个硬骨头。”

“你啊,口不对心。”董卫国笑着点点自己的助手。他又如何能不知道胡朝非心里的立场。

事实上,这也是他的平衡之术。师书记要下调查组查周平,那就查吧。但是调查组的组长却是倾向于赵省长那个圈子的干部。

他可不想将省纪委变成师、赵两人博弈的场所。

胡朝非忙道:“董书记,我…”

“行了。不用多说。”董卫国摆摆手,笑道:“实事求是的处理这件案子。我还是信任的你!”

从目前省里的迹象来看,师书记和赵省长的矛盾已经有从工作矛盾转向私人恩怨的趋势。预计不久的将来,两人之间的矛盾比如会爆发出来。他无意卷入。

鼎盛的副总薛碧琴是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妇人,性感的无领短袖衬衣将高隆的胸脯勾勒得格外凸出,一条齐膝短裙露出健美的粉腿,三十多岁美妇的妖娆劲儿一下子透露出来。

“景少,我哪里敢骗您。能联系得上老吴我不早联系上了。”鼎盛建筑副总的办公司里,薛碧琴叫苦不迭的道。一口咬定,联系不上吴长庆。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打量着这间办公室。深褐色的大书柜、老板椅、办公桌。办公桌上放在一个雄鹰展翅的模型。一套乳白色的待客沙发,搭配的很和谐,带着富贵气。

见陆景不说话,薛碧琴心里就有些忐忑。江州景少的名头她是听过的。景华系公司的实际控制者、陆市长的弟弟。江州民间谣传陆市长是中央某个大佬的儿子。

这两个身份随便拿一个出来,她都不可能接得住。而且据说他号称江州公子哥杀手。栽在他手上的公子哥很多。估计也是纨绔脾气、喜怒无常。

杨玉立皱眉道:“薛总,我从建业专门回江州一趟,不是听你说这些话的。你确定联系不上?如果是这样,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以后鼎盛建筑不用在江州接工程了。立丰地产会和你们竞争到底。”

薛碧琴眉头蹙起来,姑奶奶是吓大的啊,正要反驳。

邓荣丰适时的开口,“薛碧琴,我们认识也有四五年了。你要搞清楚一件事。吴长庆回不回来是个站队的问题。这件事的原委我已经说清楚了。周市长是被诬陷的。你好好想清楚站在周市长对立面的后果是什么?”

薛碧琴气势泄了。官官相护,她能不明白吗。邓荣丰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后果就不是公司完蛋这么简单了。只怕会在后面的清算中去吃牢饭。

陆景走到窗户边,映入眼帘的苍郁茂盛的林木。薛碧琴的犹豫他能看出来,这里面恐怕还有些说道。心里微微一动,“薛总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和我说一声。我很乐意帮忙。”

薛碧琴心里抖了一下,看着陆景鼓励的眼神,目光逐步的坚定起来,“没有。我没什么可说的。你们走吧。”

杨玉立将茶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清脆的一声响,就要发作。

陆景摆摆手,道:“薛总可能太小看我了。我只是不愿意大张旗鼓那么麻烦。从省委省政府大楼到你这儿一共四十分钟,我已经查到吴长庆是坐国航的国际航班由黄海直飞英国爱丁堡。”

说着,点点头。在薛碧琴惊讶的神情中,打个手势,和杨玉立、邓荣丰一起离开。

“景少,为什么不继续问下去?我相信我们再坚持一会,一定能有一个结果。至少能问到是怎么回事?”坐回到车上,邓荣丰疑惑不解的问道。

陆景发了烟给两人,点了火,道:“这件事有两种可能,其一,薛碧琴和吴长庆有联系,并且一直在汇报江州这边的动态。逻辑上,她是没资格替吴长庆做决定。也就是说,吴长庆本人不想回江州。

其二,薛碧琴和吴长庆没有联系。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吴长庆确实暂时联系不上。第二个是薛碧琴故意不和吴长庆联系。

当然,老邓先前的说法否掉了这种可能。薛碧琴故意不和吴长庆联系的可能性最大。”

邓荣丰道:“吴长庆和周市长是老交情了。他如果知道情况不可能不回江州。我认为他是蒙在鼓里的。就算不能马上回江州,现在通讯这么发达,打个电话来缓颊一二肯定没问题。”

杨玉立抽着烟,道:“么大的事情薛碧琴为什么故意没和吴长庆联系。这个女人疯了?”

陆景摇摇头,“疯了倒也未必。孟汉生的大舅子潘盛是做什么的,你们估计不清楚。原来江州黑道上有名的盛哥。当我说要帮忙时,你们有没有发现薛碧琴有点不自然。”

邓荣丰和杨玉立对视了一眼。他们俩没发现当时薛碧琴不自然。

陆景发动汽车。他自然不会说当时薛碧琴的乳峰轻抖了一下。他经验丰富,自然能看出来那是女人内心震动的表现。

邓荣丰沉声道:“那现在怎么办?继续发动关系找吴长庆吗?他独自去爱丁堡旅游。还真有点不好找。”

陆景呼出一口气,道:“双管齐下。吴长庆就算独自去爱丁堡旅游肯定要带翻译的,我就不信他的英语是过关的。从这条线上查。

另外,我会让人和薛碧琴接触。帮她解决问题。任广金那里我看靠不住。让武达冲来办这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