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57章 黑材料和变故

第557章 黑材料和变故

薛碧琴看着那辆低调的黑色帕萨特离开。咬咬牙,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盛哥,你看到了,我什么都没说。我要听我爸妈的声音。”

她的办公室里早就装满了摄像头和录音设备。

潘盛嘿嘿笑道:“表现不错。放心吧,伯父伯母好着呢。来听听电话。”

潘盛开了第三方通话,让远在郊县看守薛碧琴父母的小六和薛碧琴通话。

安抚了薛碧琴那个熟妇一番,潘盛揉揉脸,拨通妹夫孟汉生的电话,“汉生,要快点。陆景那小子能量不是一般大的。他四十分钟就能查出吴长庆去了苏格兰爱丁堡。我怕拖下去真能让他查到。到时候就被动了。”

孟汉生叹道:“盛哥,我也没想到周平这么硬。纪委的人硬是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查不到。一些小事倒是查清楚了,可是都不足以扳倒他。”

“查章薇啊!怎么不查她?”潘盛大声道。他这几天有些急上火了。他干的事曝光,那都可以进去坐十几年了。非法囚禁、监控他人、诬告江州常务副市长。

“章微早就去京城了。找不着。”孟汉生低声道。

他也觉得有些不妙。谁能想到周平身上如此干净。要知道当初,胡联营在市化肥厂的事情上要查周平的时候,周平可是摇摇欲坠。

吃过午饭后,谈论了一番目前的局势,陆景开车送了杨玉立回家休息。然后驱车前往积西镇的黄远酒店。他约了江州市经济开发区的区长王白山在黄远酒店见面。

作为港式酒店的代表,黄远酒店下午在大堂侧厅提供下午茶。王白山见到邓荣丰时表情有些错愕。旋即立刻热情的笑道:“邓秘书长。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你风采依旧啊!”

常务副市长周平被查处的事情,江州官场传得沸沸扬扬。邓荣丰是专门为周平服务的市政府副秘书长。现在却是和陆景在一起,心里就奇怪:莫不是事情有变化?

邓荣丰指着王白山笑道:“好你个王区长。笑我不是?我现在那有什么风采?累累如丧家之犬啊。”

“过了啊。景少还在这儿呢。”王白山呵呵一笑,和陆景握手。坐下来,招呼服务生点了一杯红茶,一份英式松饼。江州经济开发区的办公地点就在积西镇,他对黄远酒店的下午茶提供的糕点和茶式很熟悉。

寒暄几句,陆景切入正题,“长话短说,张艺俊被推选胡联营提名为市委常委的风声你听到了吧?”

王白山点点头,“听说了。”

“好。我不希望看到张艺俊担任市委常委。你和张艺俊在共事也有些年头了。他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一些吧?”陆景盯着王白山道。

王白山微愣。这也太直接了吧!他和陆景接触过多次,知道陆景其实颇通官场语言。

怎么这一次,就差没明着问他有没有张艺俊的黑材料呢?难道形势已经到了针尖对麦芒的时候了?但,市里的几名大佬为什么没有声音传出来?

现在胡书记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人事布局。他已经多次和各区县的一把手和二把手谈话。提拔干部的意图很明显。下周一,二十二号,市里会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市委委员一级的干部已经接到通知。

见王白山沉吟着,陆景用勺子搅拌着英式奶茶,轻轻的喝了一口。等待王白山的回答。人和人是不同的。王白山这人明显比邓荣丰圆滑。

邓荣丰敲了一记边鼓,“老王。私下里聊天畅说欲言嘛!”

王白山心里苦笑,这叫私下里聊天?我的天。

江州经济开发区为省级经济开发区,行政级别为正处。开发区的书记、区长高配副厅|级干部。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市里就有风声传出来。要将江州经济开发区改为新月区,行政级别调整为副厅,区委书记由市委常委兼任。

他的资历想要成为江州市委常委基本不可能。拱翻张艺俊他得不到什么好处。只是。陆景这么问,他不得不琢磨着。这是谁的意思。

王白山心里叹口气,正要说话。

陆景突然站了起来。拿着手机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你们先聊会。”

积西镇经过这几年的高速发展,已经成为江州继汉宁区八一百货商圈之后的第二个商圈。黄远酒店的下午茶生意很好,客厅侧门处还有十几名顾客在长沙发上等座位。

陆景接通了电话,稍稍绕了一下,才找到合适的地方说话,“琴姐,可以说话了。”

方琴温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最近在忙什么?有段时间没见你了。”

很轻,很柔的声音,情意不自觉的从电波里流泻出来。

陆景微笑,轻声道:“江州官场上的一些事情。琴姐,我晚上去你那儿。你等我。”

“恩。”方琴脸颊微红,说道:“今天景华国际学校的筹备委员会开会了。中间被打断了一个星期,不过预计会按时完工…”

说着日常生活的事情,柔情蜜意却在心底流淌着。陆景一直绷着的心情也莫名的放松了些。

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陆景顺着铺着棕色地毯的走道返回座位。身后侧面却是传来几个人的声音引起陆景的注意。

“老高,任书记糊涂啊。这个时候停咱们的职,简直是与虎谋皮。开工没有回头箭。”

“老赵,你狗日的总算说了句中听话。我看他任广金就是sb。孙雄志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也不想想,这事做了,就算孙雄志和他谈好了,再过两周陆市长回来能有他的好?他以为推脱他不知情就能瞒过陆市长吗?幼稚!”

陆景的记忆力一向不错。骂人的两位是市检察院的高予鸿和赵行云。两人五天前被停职,理由是滥用司法权。看样子两人是怨气满腹。

失败者的废话。陆景没兴趣多听,脚步不停的回了座位。

王白山见陆景回来。心里稍稍松口气,显然。刚才陆景是在给他思考的时间。接电话云云不过是托辞。

“景少,我觉得有个地方有点疑点。汉生软件园那个上亿元的项目,国家拨了资金,好像一直没什么动静,我怀疑有些材料有水分。”

“哦?”陆景就是一笑,琴姐刚才的电话来得有些妙啊。喝了口微凉的奶茶,味道极佳,“不错。”也不知道是说奶茶味道不错,还是说王白山表现不错。

邓荣丰心里哂笑。王白山滑不溜秋,非得敲打一下才倒出真货。

王白山琢磨了下,道:“景少,总之这事我…,恩,你不要管了。”

陆景将白色的瓷杯轻轻的放在瓷碟上,微微点头,“那我不管了!”

温暖的热水松弛着紧绷的神经。一双小手灵活,巧妙的按摩着头部。胡联营舒服的吐出一口气。“小楚,好了,你先出去吧。我想点事情。”

穿着吊带性感浴袍的小楚娇笑,“早点出来啊。人家还要。”

看着那诱惑的背影。翘挺白皙的屁股在浴袍下若隐若现,胡联营微微摇头。四十多岁的人了,有心无力啊。

他这几天一直在忙着和干部谈话。准备二十二号的常委扩大会议。主席说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他深以为然。

要调整的几个位置。他心里有数。

市财政局局长范良才升任副市长,空缺出来的这个职位。他要拿到手。

经济开发区的张艺俊升常委的事情,他不过是顺水推舟,还熊为明一个人情。

常新县县委副书记的人选让给孙雄志。

汉北区区委书记李生浩提前退休,这个位置要给郑阳亚。

市公安局要调整几个人。市委组织部要提拔一个自己的副部长…

“叮--!”铃声打断胡联营的沉思,小楚将电话拿了进来,“胡书记电话。”

“给我。”胡联营伸手,看了眼号码,从浴缸里出来,披着浴巾,努努嘴,让赖在浴室不走的小楚离开。

“胡书记吧?我刘勇志。”电话里传来爽朗的笑声,“忙不忙?”

胡联营笑道:“接到刘主任的电话,再忙也不能说忙啊!”

刘勇志就笑,叙了几句党校同学旧谊,道:“我有个消息和你通个气。”

胡联营擦着身上的水渍,道:“是来江州举办电子技术论坛的事情吗?放心,保证没有问题。”

“不是!你老兄的水平我还是有数的。相信不会让我失望啊。”刘勇志哈哈一笑,旋即低声道:“建业那里抓到陆景的痛脚。我估计那小子要焦头烂额一阵子。”

胡联营心里一动,刘勇志的这句话不能理解为表面意思。堂堂副部大员关注一个经商的世家子弟干什么?

刘勇志是在告诉他建业那里杨修武对陆家的资本力量动手了。这个政治信号是很敏感的。杨、陆两家都是江南系的圈子,这次碰撞的结果非同小可。

“哈哈,刘主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当浮一大白啊!”

刘勇志微笑起来,“我去江州咱们再喝一杯。我可是期待两线传捷报。”

说着,两人哈哈大笑。哪两线,那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从浴室里出来,高层的行政套房风光极佳,可以俯视江州的美景。蓝天白云之下,一块块的区域,让胡联营心中豪气陡生。

下周之后,这将是他胡联营的江州。这幅美丽的画布上如何作画将有他来决定。

“胡书记,你来嘛!”**,市电视台的女主播小楚,娇滴滴的喊道。

看着她玉体横陈的娇媚模样,胡联营小腹处热流涌动,快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