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58章 楚北风云(一)

第558章 楚北风云(一)

省委大楼的小会议室里烟雾缭绕。椭圆形的会议桌边坐着五名干部。周五下午召开楚北省的书记碰头会,研究楚北省内的人事问题。

楚北省的干部目光也聚焦在这次会议上。据说这次会议人事调整的幅度会很大,涉及到江州、襄水——省内经济排名第一、第二的城市。

涉及人事问题,列席的组织部部长郁行知拿着材料介绍着江州市委副书记孙雄志的履历。省委组织部的意见是拟孙雄志调任襄水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原襄水市张市长调任省物价局局长。

熊为明低头喝着茶水。把孙雄志调到襄水的想法,胡联营和他通过气。其实胡联营是打算将孙雄志调任襄水市副书记,但是程序走到郁行知那里却变成了副书记、代市长的职务。

熊为明瞥了眼端坐不动,似认真聆听郁行知介绍,又似神游物外的赵省长。这里面恐怕有赵省长影子。

襄水只是市委书记高配副省|级。而江州本身就是副省|级城市。由江州市委副书记调任襄水市委副书记可以看做是贬谪。

但是代市长却就又不同了。表面上看只是平调。但主政一方是仕途向上攀登的必由之路。就两个职务的含金量而言,襄水市市长这个职务更高。

师书记放下茶杯,环视在座的干部,“大伙儿都说说自己的看法。”

分管人事的副书记汤朝战合上笔记本,打个强有力的手势道:“我同意。中央一直在讲,增加干部异地任职。交流使用干部。这是个很好的开始。”

汤书记说话的时候,喜欢打手势。表情丰富,很具有感染力。就算你不认同他的观点。往往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

等汤朝战说完,副书记周贺军笑了笑,放下茶杯,道:“我觉得还是要稳稳。襄水市我们省内第二大城市,今年的经济增速不能放慢。而孙雄志同志一直在党群口工作,他能不能胜任这一职位呢?我认为慎重一点为好。组织部没有其他的候选人?”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郁行知说的。郁行知忙解释了几句。

熊为明不动神色的喝着茶水。没料到已经担任省政协主席,准备退二线的周贺军会在这个人事调整上反对。他此前在人事问题上基本不发表看法。

其实,为什么要调孙雄志出江州。在座的几人肯定是心知肚明。胡联营需要江州的人事权。要知道,胡联营是师书记亲自点将来到江州的。换句话说。省委是支持胡联营的。

琢磨了下,熊为明开口道:“我说几句话吧。对襄水的工作,我还是有一点发言权的。”

大家都纷纷点头。襄水是熊为明的政治堡垒。他在这个人事调整上的态度很关键。

“孙雄志同志的能力我相信省委组织部的考察结果。一座城市啊,要敢于接受不同理念的执政者。不是说换个市长,经济工作就干不下。”

周贺军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刺耳。

赵省长微笑着插话,“恩。让孙雄志试试。省里还有我们这些老干部盯着嘛。”

“那就上孙雄志。”师书记拍了板,“下一个议题。”

连续过了几项人事任命。

江州市委秘书长吴礼晓出任楚北省西部城市宾州市市长。

江州市市委副秘书长刘伟立出任江州市委常委、秘书长。

云春市市委书记周非放升任楚北省副省长、兼任云春市市委书记…

周贺军慢慢的喝了口茶水,却是回过味来。这次人事调整赵省长吃了大亏。孙雄志那个任命是好是坏,那要看他自个儿的本事。说不定会陷在襄水市。襄水市没那么好闯的。

而江州常委的变动。熊为明运作吴礼晓出任宾州市市长,显然是很成功的。四十八岁的云春市市委书记周非放晋升副省长,这位汤朝战圈子中的干部,成为楚北政坛耀眼的新星。

馍馍只有那么大。有人多得,就有人少得。周贺军担忧的看了一眼手里的会议议程。下面就是讨论江州市常务副市长周平的问题。这又是一个削弱赵省长影响力的议题。

周贺军心里轻叹一口气。陆江还在京城学习,不知道回来能不能应对接下来复杂的局面呢。他在江州的左膀右臂就这么被卸掉。风高浪急啊!

师书记点了一支烟。道:“卫国书记,你来介绍下调查周平的情况。”

董卫国点点头。拿出一叠材料让身后的秘书发了下去,“据省纪委的调查。周平同志存在不少问题…”

郁行知心里微微一笑。师书记主动点烟,通常就是心情大好的表现。大局已定。郁行知吹了吹茶叶,慢悠悠的喝着。

董卫国的秘书小王拿着手机急匆匆的走进小会议室。让会议室里昏昏欲睡的众人眼光都看了过去。正在介绍周平情况的董卫国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伸手接过手机,当做几位书记的面接了电话。

熊为明心里一突,一股不妙的预感涌了上来。

“恩,好,要迅速的做好笔录。调查清楚。”说完,董卫国挂了电话,道:“师书记,我一直在等这个电话。昨天上午省纪委调查组组长胡朝非接到周平受贿案当事人吴长庆从英国爱丁堡打来的电话。证实周平确实借了他二十万块钱,事后已经归还,并不存在行贿受贿。刚才,胡朝非已经在江州机场接到从英国返回的吴长庆。再一次当面证实这件事。”

周贺军皱眉,道:“纪委怎么做的工作?这么明显的疑点没发现?”

董卫国解释道:“因为举报人实名举报,提供了详实的材料。而周平也承认他从吴长庆那儿‘借’了二十万块钱。并且,周平在江州市政府工作会议上确实支持了吴长庆的鼎盛建筑。”

“这其中是否存在权钱交易,实在存疑。纪委做了细致的调查才有现在的突破。现在可以断定,举报人提供的线索、材料都是做假的。”

“性质恶劣!”周贺军愤愤不平,看向师书记,“师书记,这件事要查清楚,诬告一名正厅干部,我看有些人的胆子肥得不像话。乱弹琴!”

赵省长看到周贺军义愤填膺、情绪激动的样子,心里笑了起来。这个老周,是打算反攻倒算。

师书记用力掐灭了烟,对列席的省委秘书长姚于山道:“通知尔智书记跟进这件事。”说着,看了董卫国一眼,“省纪委的工作值得肯定。周平同志的思想工作由你来做。”

“好的,师书记。”董卫国心里苦笑。纪委的工作值得,但是师书记那大有深意的一眼,怎么看都不像是肯定纪委的工作。

郁行知心里很郁闷。显然,师书记是不会再同意调整周平的工作。否则,就省纪委查明的那些的东西,一句“问题干部”足以将周平调到省里挂起来。

郁行知瞥了眼,面无表情,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赵省长。突然觉得很压抑。

“散会!”师书记沉声宣布,站起身拿着茶杯出了小会议室。

双塔公寓的一间房间内,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丢在地毯上裤子里的手机突然急促的响起,苏远在身下女人饱满浑圆的肉臀上拍了两巴掌,“等会再来。”

女人娇滴滴的嗔道:“苏少,你好棒哦!”

苏远没理会女人的魅惑,拿了手机,看看号码,脸色一变,出了房间,带上门后才接了电话,“爸。”

“省里刚刚开过书记办公会。省纪委查明举报周平的材料是假的。”熊为明轻声道,“晚上来家里吃饭…”

苏远脑子嗡了下,岳父后面说了什么,一句都没听清楚。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孟汉生要危险了。实名举报周平这件事是孟汉生一手操办的。其中还涉及到潘盛。汉生的父亲,已经被打入“冷宫”的孟有望也牵扯在其中。

放下电话,苏远快步走到房间里,穿了衣服,在女人的娇嗔抱怨声中离开。他要通知好友赶紧离开江州,甚至是离开国内。

同一时间,新丰公寓里,陆景接到武达冲的电话,“景少,全部都抓住了。已经将薛碧琴的父母解救出来。”

“好样的。武局长!”陆景笑了起来。前天晚上,曾红英就和薛碧琴联系上,得知薛碧琴的父母被潘盛挟持了。

只是,薛碧琴这个人没什么决断。都安排人去帮她解救父母,她偏偏不肯提前说出吴长庆的联系方式。非要见到她父母再说。

陆景是通过董坤城的关系辗转联系到吴长庆。

他心里真不信吴长庆是私人旅游,多半是接了什么人的邀请。一个身家几千万的人私自去苏格兰爱丁堡游玩实在疑点很多。

好在华人富豪在欧洲的圈子并不算大。董坤城通过董家在欧洲的关系,果然查到吴长庆的踪迹。

吴长庆昨天上午就在英国给胡朝非打了电话说明情况。经过16个小时的飞行,今天下午才赶回江州。

武达冲踹了面如死灰的潘盛一脚,大声笑道:“景少,下一步怎么办?”

陆景就笑,“你按流程走吧。该汇报到的人一定要汇报到。呵呵,孟汉生那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