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59章 一波又起

第559章 一波又起

武达冲哈哈一笑,“我已经命令我的人盯着他。只要这边的审讯一打开突破口,就实施抓捕。”孟汉生是江州有名的企业家、市政协委员,抓捕流程必须要和手续,否则会被人抓住痛脚。

陆景满意的放下手机。用屁股都能想得到潘盛没人指使的话,绝无可能去监控薛碧琴、绑架她父母。孟有望、孟汉生父子有重大嫌疑。

靠在沙发上品着红酒的吴璇,笑吟吟的问道,“雨过天晴了?”

她妈受了章薇的委托,让她来问问周平的事情。周平被双规了,早在周平被调查时就去京城的章薇极为担心。

“恩。”陆景点点头,拿起杯子和吴璇轻碰了一下,“把潘盛抓住了。这一网下去要捞点鱼上来。”

话音刚落,手机又响起来。赵省长的秘书严司至打电话给陆景说了说书记办公会的情况。

“想不到啊。吴长庆在关键时候出现在江州。再晚一点,事情就悬了。董书记现在已经去‘解放’周平市长了。”

严司至笑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陆景心里彻底放下心来,对关切的看过来的吴璇道:“给何阿姨打电话吧,通知章薇过两天可以回江州了。”

吴璇笑着白了陆景一眼,拿出精致的景华手机开始拨号。

那天晚上和陆景谈过之后,两人的关系打破籓篱,只是还没到最后一步。陆景这会儿叫她妈何阿姨,让她心里的情绪仿佛有氤氲的水汽不断的飘散着,略带羞涩又期待的感觉。

……

孙雄志步履轻快的踏进家门。他妻子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老孙,今天怎么回得这么早?”

孙雄志笑呵呵的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早点回不好吗?你当我喜欢在外面吃饭呐?”

他妻子就奇怪的道:“不对啊,你今天心情很好。”前几天丈夫还愁眉苦脸的,整夜的在书房吸烟。

孙雄志笑着泡了杯茶。在妻子面前,他也不用掩饰情绪,“想不想去襄水看看平原的风光?”书记办公会上的事情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他自然知道他将要调任襄水市市长的消息。

他妻子双手在围裙插了插,喜道:“你要去襄水,什么位置?陆市长至少得给你安排一个市长干干吧?”

孙雄志笑着摇摇头。

在餐厅里吃着晚饭,手机响了起来。孙雄志看看号码,对妻子道:“你先吃。我接个电话。”说着,拿起手机进了书房。

他妻子看着丈夫的背影,喜不自胜。阿弥陀佛!老孙熬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出头了。外放到襄水市。那她就是市长夫人了。吃着饭,觉得今天的米饭特别香甜。

“雄志,都知道了吧?”

电话里陆市长的声音温和,不紧不慢,让人很信服。孙雄志沉稳的道:“知道了。”

陆江微笑道:“我的意见是支持你去襄水。当然。襄水那里…。恩,万事小心。”

孙雄志也笑了,“我会的。下周一胡书记要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周平可能赶不上。”

“不要紧。”陆江温和的道,“你在江州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孙雄志琢磨了下,不知道陆市长的信心从何而来。以今天的书记办公会形势来看,熊为明肯定会全力支持胡联营。

下周一的常委扩大会议,江州市十三名常委,胡联营稳拿五票。而自己这方,陆市长缺席、周平缺席、市警备区司令员徐海聪也早早的请了假。

而纪委书记谭承山最近因为查处国土局窝案和自己闹了矛盾。他的态度将会很难把握。所以。自己这边只有4票,形势还是有些微妙的。

宽大的书房里很安静。夜里突然下起雨。胡联营脸色阴晴不定的吸着烟。还有两天就要召开市委常委会。但是今天下午省里的会议上,周平安然逃脱调离江州的命运,这让他很不爽。

本来是打算下了陆江的左膀右臂,现在却是只完成一半。周平最多只是背个处分。不痛不痒。这离预定目标差太远了。

胡联营心里盘算了一下形势,感觉局面还在掌控中,但是内心里仍旧有一股焦灼感。吴长庆突然出现在江州让他意识到,江州暗地里有一股力量在为陆江所用。

很显然,孙雄志他们那些人根本不可能摸到国外的边。

胡联营的脑子里浮起一个人名:陆景。这是最合理的解释。因为他是陆江的弟弟。而且,景华公司的规模很大,据说手机已经销售到国外去了。在欧洲那边未必就没有渠道。

前天刘勇志说建业那边抓了陆景的痛脚,怎么还没发动呢?

手机音乐声响起打断了胡联营的沉思。胡联营拿起书桌上的手机。

刘伟立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很低的声音,小心翼翼,“书记,孟汉生、孟有望被省厅的人通知近期禁止离开江州。”

胡联营皱眉,书记办公会上的情形,他自然也是知道的,训斥道:“这种事有必要和我说吗?伟立,踏踏实实的工作。”

说着,挂了电话。刘伟立还是年轻了点,沉不住气。这个时候要避嫌都忘了。孟有望是明白人,他折了,绝对不会牵扯到其他的人。因为这样他才有退路。

电话被胡书记挂断,刘伟立背上惊出一身冷汗,旋即明白过来,他这个电话有些孟浪了。胡书记让他踏踏实实的工作,显然是表明不会有问题。

夜雨仿佛情人的呢喃,在夜色中不期而至。陆景撑着一把伞,搂着吴璇进了安都公寓。九五年港商开发的房子。小区里十分安静。几栋小楼里灯光点点,点起家的温馨。

“没考虑换个地方?”陆景用嘴唇轻柔的碰着吴璇柔腻的耳垂。淡淡的发香飘来。两人刚在东湖印象里吃了一顿西餐。吴璇没买车。两人打的到小区门口。

吴璇心里仿佛被电了下,要是陆景吸自己的耳垂,自己会不会叫出声来?“不用,住在这里挺好的。我都习惯了。”

吴璇的房间两室一厅,不是很大。布置的却很温馨。淡蓝色的色调,米色和浅红色的两色窗帘。乳白色的长沙发上凌乱着放着抱枕,衣服,茶几上放着一支花瓶。

“挂着这儿吧,明天就回干掉。”吴璇接过陆景湿了半个肩膀的衬衣,她身上一点雨水都没沾到。心里微微一甜。

陆景就笑,“你还打算留我过夜啊。”

吴璇将陆景的衬衣挂在落地衣架上,回头笑道:“你别想得太美。我这儿有客房。”说着,目光落在陆景光着的上半身上,微微一顿。

小腹处有腹肌。身上的肌肉纹理十分匀称,有种力量美感,但是又没有那种大块头的感觉。

“没见你平常锻炼啊?”

“那是你没发现。”陆景泰然自若的笑了笑,欣赏着吴璇的美丽。吴璇穿着米白色的浅花纹短袖长裙,**出来的肌肤。肉色如玉。高耸的胸脯在胸前撑出一道诱人的弧线。收腰的设计让她的纤腰翘臀曲线毕露。性感俏丽至极。

“你真迷人。”陆景走近,抚摸着吴璇的脸蛋。相比于方琴丰腴的鹅蛋脸型,她的鹅蛋脸灵秀明丽,是另外一种风情。

吴璇却是微笑,“你和多少女人说过这句话?”

陆景笑着抱住她,伸手在她曲线性感魅惑的俏臀上拍了拍,“屈指可数。”

吴璇轻轻的靠在陆景的怀里,笑道:“你也够贪心的,两只手就是十个女人呢。”说着,低声道:“你那位未婚妻、关宁、小漓、笑笑、叶美人。还有你的琴姐。还有哪些人?”

陆景有些挠头。怀里这位美人青年时经历父母离异,大学在国外就读,生活追求时尚,骨子里十分的独立,与他接触的几个女孩的性格都不太相同。

“你吃琴姐的醋啊?”陆景问道。脑子里想着这几晚和方琴抵死缠绵的缱绻。丰腴娇美,若凝脂般滑腻的身子,在身下婉转承欢。

“没有。”吴璇摇摇头,轻声道,“我知道她也挺不容易的。上次我景华公寓找你,她也在里面吧?”

陆景点点头。他知道那次的事瞒不过吴璇,抱着她更紧了些

吴璇微叹一口气,仰着脸看陆景,“这么多女人,总有撞车的时候,你会不会很辛苦?”

陆景心里有种很怪异的感觉。要说红颜知己,紫琪算是一个,何梦明算一个。他和紫琪会谈论和其她女孩的感情历程。何梦明知道他的感情世界。

但是这样抱着一位俏丽性感的女郎,谈论这样的问题,心里有些莫名的感触。

“贪心的男人没资格抱怨。要我放弃你们我不愿意,是不是很无耻?”陆景感触的摇摇头。重活一回,生命里纠缠着这么多出色的女孩,很幸运。得到她们的倾心,很幸福。

吴璇轻笑,眉眼如月,抚摸着陆景的脸,捏了捏,“你不仅很无耻,而且还很混蛋。知道吗,给你吻了,我还有脱身的机会,谁让你摸我的?现在就算后悔也晚了。”

陆景吻了吻吴璇的红唇,“为什么要后悔?”

吴璇唔了一声,享受着陆景的爱吻。心道:笨蛋啊,我的托辞都听不出来吗?非要我亲口说出喜欢你才行么?

陆景细细的吸允,撩拨着吴璇的小香舌。一只手撩起她的长裙,抚摸着她性感的屁股。包臀的小内裤,臀瓣的肌肤弹力十足。

良久,唇分。手机打断热吻中两人。

陆景接了电话,是占哥儿的电话。声音很急,“小景,出事了。建业市商业银行和盛泰电器建业分公司被查封。徐怀观和耿元明已经被带走。账本也被审计局和税务局的人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