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60章 试探与暗流

第560章 试探与暗流

咋一听这个消息,陆景愣了一下,脸色逐渐的变得严峻起来。江州这里的事情还没完,建业又出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春光融融的五月过的不消停。

徐怀观是建业市商业银行的董事、副行长。耿元明是盛泰电器建业分公司的总经理。这两人被带走,建业方面显然是出了重手。

“这事是建业市商业银行的一名分行行长捅出来的。那小子举报徐怀观去年违规放贷18亿元给盛泰电器。据说,那小子平素里和徐怀观不和。玛德,内部人捅刀子真是要命。”

去年五月建业市商业银行增发3亿股,获得25亿资金。随即,建业市商业银行提供了十八亿贷款给盛泰电器。这笔资金通过转移渠道,有十五亿资金进入景华公司的财务体系中。

不过这笔钱,陆景早在收购香港黄家资产的动作结束后已经还了回去——时代在线股份顺利减持让景华获取到大笔的现金。

盛泰电器和景华之间的转账渠道是违规的合法操作。擦边球。查是不可能查出什么。问题在于被盯住后,建业市商业银行和盛泰电器在建业的经营活动会大受影响。盛泰电器刚刚在苏江省超过叶文斌的永辉集团,这下永辉集团却又缓了口气。

陆景道:“占哥儿,你那边打听到什么消息?”

在国内,很多事情的解读,不能仅仅的定义为经济事件。经济利益只是政治利益的附庸。

占哥儿道:“我让窦天冠大概的打听了下。反馈回来的结果很不乐观。那些局长、处长说是市里的大人物态度很坚决。小景,会不会是杨修武发难了?”

他是陆家的外围子弟,这点政治敏感性还是有的。国家统计局对各地高新技术产业的统计在五月初已经完成。江州只是稍稍落后于建业。

也就是说,江哥与杨修武的第一次较量中取得了领先。杨修武心里能没有想法?

陆景琢磨了下,道:“八九不离十吧。”

就国内目前的金融监管体系而言,银行只要放贷的钱能收回去,违规那都是小问题。谁吃饱了撑着去过问这些事情。成功者不需要接受指责。

所以,只能是地方上的力量在发难。而在建业市里对景华不感冒的力量。千丝万缕,最终汇聚起来,最顶层的人物只能是杨修武。

占哥儿愤然的骂了几句,道:“要不我们弄弄杨济方?”

杨济方是杨修武的父亲,共和国第一石油集团的副总。国资企业那摊浑水,在他们这些人眼里,自是清楚明白。

“不行。”陆景否决。杨修武查盛泰电器和市商行。或许是在试探陆系在江南系中所获得支持力量。这只是试探。

而一旦自己和占哥儿直接对杨济方下手,极有可能触怒杨家的核心人物。杨家的核心人物同时是江南系的旗标人物。陆系暂时还不宜和杨家摆明车马开战。

从茶几上拿了烟盒掂出一个颗烟,叼在嘴里,去找火机时。“啪!”火苗明灭,一只洁白的小手拿了火机凑过来点上。

看着吴璇精致俏丽的容颜,陆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到窗户边抽烟。在吴璇的香闺里抽烟很不合适,但他现在需要香烟来提神。

“那怎么办?你给柳建林打电话,先把这一关渡过去?”占哥儿焦虑的心慢慢的静下来,想了想,建议道。他知道陆景在建业官场有些力量。或许能解开这个“结”。

“不,等等看。”陆景沉声说道,又加重了语气。“恩,等一等。”

“等一等?”占哥儿微愣,没料到陆景居然是这么个意见。几十个亿的资产啊。

门铃声响起。吴璇将门打开少许,一个模样极为秀气的女孩拿着一款男士衬衣在门外,嘻嘻笑道:“好你个吴璇,金屋藏娇哦。”

说着,眼睛还往屋里瞄了瞄,一个半**的男人在窗户处打电话。阳刚英武。

吴璇接过衬衣,将好友的头推了出去,挡在门口,娇笑着小声道:“瞎说什么。我一个朋友送我回来衣服淋湿了。你别乱嚼舌头。”

秀气女孩笑哈哈的道:“你就扯吧。男人都被你带回家了还朋友呢?”说着,又笑:“不打扰你们浪漫的夜晚了。改天请我吃饭啊。东湖印象的法式大餐。”

吴璇没好气的轻笑道:“大餐我明天兑现。行了,赶紧回去吧。路上小心,记得保密啊。”说着。关了门。

秀气女孩一边下楼,一边嘀咕道:“见色忘友的家伙。我下雨天来帮你干这个,我容易吗我。”

吴璇将衬衣递给陆景,示意他披上。晚上有点凉。别感冒了。

陆景接过衬衣。胡乱的搭在肩膀上,对电话里的大哥道:“哥,我觉得江南那里的牌可以打出来。”

他刚结束了和占哥儿的通话,又打给了大哥。

建业的事他不可能不通知大哥。他记得大哥去年隐约的提了一句,江南那里可以点火。先烤烤杨家圈子里的政治人物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一点反击都不做怎么行呢!

远在京城的陆江正在书房里接着弟弟陆景的电话,听到弟弟这个建议,微微笑了起来,“我会和曹伯伯沟通的。江州的干部你觉得谁去江南比较合适?”

陆景想了想,笑道:“哥,眼光不能盯在江州啊。我觉得云春的宋书记挺合适。”

显然这次去江南的人选是布下一枚棋子。必须慎之又慎。陆系的大将中,能执掌一方的人物,孙雄志、陈史益、宋朝明都算。

但是孙雄志出任襄水市市长已成定局,调陈史益去江南,大哥在江州人事系统的影响力会衰退,不利于接下来和胡联营的斗争。所以调云春市委副书记宋朝明最合适。

陆江温和的笑道:“朝明的位置也很重要。我再考虑吧。”

陆景点头。云春因为景华的资本力量,以及谢泽华的存在,陆系力量很占优。当然,刚刚升任副省长的周非放也会有他的政治诉求。

聊了几句放下电话,陆景穿起衬衣,问吴璇。“刚才是你朋友?”

“恩。齐子萱,我高中同学,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现在任德勤会计事务所在江州的办事处经理。”吴璇眼波流媚的看了陆景一眼。心里偷笑:要是陆景知道子萱刚才说自己把他金屋藏娇会不会气得跳脚。

陆景笑道:“德勤会计事务所?成功人士啊。”能进全球五大会计事务所的人自然都能算的上是精英人士。

吴璇冲了一杯咖啡给陆景,俏皮的笑道:“我们这些人在你面前那里能称得上是成功人士。折腾来折腾去,还抵不上你账户上一个零头呢。寒碜我啊?”

陆景就笑,“我可不敢啊。我想想怎么好好的吹捧一下你。恢复你的自信。”

吴璇咯咯娇笑着白了陆景一眼。

南阳街上新开了一家甜品店。店面不大,却甚是整洁,装修的也很有格调。造型古朴的深红木桌椅。白绿相间的餐桌布。显得极有人文气息的厚重感。

“陆景,请你救救我爸!”临窗的座位,徐咏碧脸上带着清泪,楚楚可怜的恳求道。

陆景温和的安慰道:“放心吧。你爸不会有事!”今天上午徐咏碧打了电话过来,邀请他见面。见面后说起徐怀观被抓捕的事情。

他倒不是敷衍徐咏碧。建业市公安局副局长赵久柱那里他已经打过招呼。虽然决定等等看,但也不能让徐怀观和耿元明无谓的遭罪。

建业业那边闹翻了天,江州这里还平静的很。昨天晚上,他从吴璇那里返回新丰公寓,一整晚都在打电话。

与徐咏碧同来的是一个瓜子脸俏丽的女孩,叫苏秀丽。外貌娇媚可人,一双眼睛上的眼睫毛又长又弯,很有些妩媚。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说没事就没事啊,至少打个电话吧?我们家咏碧这么个大美女哀婉相求,你还这样摆架子,太没品了。”

陆景没说话,拿起咖啡安静的喝着。建业那里的事情等等,是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贸然的烧香拜佛。只会让景华越陷越深。试探,比的是耐心。

建业市市长柳建林等着市商行的“米”下锅,他会眼睁睁的看着市商行被杨修武掌握?建业市有不少居民在市商行有存款,他们能答应市商行长期被查封?答案显而易见。

只是这些事情没法和两个小女生去解释。

苏秀丽气呼呼的去拉徐咏碧的手,“走啦,人家不理你。你求他干什么。我们去建业。总会有办法的。”

说着瞪了旁边一名皱眉看过来的男生,“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哭啊。”她穿着酒红色衬衣、宝蓝色的牛仔裙。细网眼黑色丝袜,艳丽妖娆,很有股子气势。

那男生不自然的收回目光。

徐咏碧用纸巾擦着眼泪,小声道:“秀丽。你别说了。”

昨天晚上她妈给她打了电话。她才知道父亲被抓了。她心里虽然乱糟糟的,但是对事情还是分辨的明白。找吴倩柔要了号码和陆景联系上了。

“那我爸要多久才能出来?”

陆景正要说话,电话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是叶文俊的电话,走出甜品店,接了电话。

“唉,景少,智元糊涂啊!”叶文俊长叹一声,“市商行已经恢复正常营业,由智元负责日常工作。他正在协助调查组调查老徐的问题。”

陆景笑了笑,没有表态。

昨天晚上听占哥儿的说法,他就觉得有问题。一个分行行长怎么能和副行长对抗呢。要知道,徐怀观还身兼董事职位。是市商行名符其实的二号人物,地位和话语权仅次董事长建智元。

现在一听,果不其然。

“不说了。你来建业,我们在好好聊聊。哦,对了,听说联合科技要引入战略投资者。好像是日本的财团要注资进来。”

陆景皱皱眉头,旋即又舒展开,“恩。我知道了。”

回到甜品店里。徐咏碧和苏秀丽还等着他的答复,陆景稍微琢磨了下,“两周吧。两周之后如果你爸还没出来,我亲自去建业捞人。”他稍微预留了一点时间。建业的风暴不可能要较量到两周以后。

徐咏碧展颜欢笑,抹着眼泪,泪眼婆娑的道:“谢谢你啊,陆景。”

陆景就笑着指指她的脸蛋,“像哭花的小猫一样,赶紧回宿舍补妆。”

苏秀丽道:“喂,你别哄人啊。”说着,站起来瞪了陆景一眼,嘀咕道:“口花花的。”

陆景失笑,看着窗外,静静的喝起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