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63章 保不住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563章 保不住

“景少,我是吴长庆,对不起啊,非常对不起,给你和周市长添了这么大的麻烦。晚上有空吗?我和薛碧琴请你吃顿饭,请景少务必赏脸。”

陆景郁闷的拿着手机,想了想,道:“晚上有安排。过几天吧。我最近有些事情。”这倒不是假话。虽然过了胡联营的常委扩大会议这一关,但江州市委常委级别的人事布局才刚刚开始。而且,还有建业的事情。

他没心思去应酬吴长庆。

吴长庆忙笑了几句,挂了电话。一旁的薛碧琴紧张的道:“吴总,怎么样?”

吴长庆摇了摇头,“搭不上线。景华的船不好上啊!我改天再约吧。”说着,看了薛碧琴一眼,重重的叹了口气,“唉!”

薛碧琴的父母被人挟持,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他与周平的关系因为这件事出现裂缝。可以肯定鼎盛建筑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能搭上那位景公子的线。

挂了电话,陆景再看吴璇时,她已经穿好衣服,指了指墙壁上的钟。

陆景无奈的挠挠头。

中午时分,徐华路丽都酒店五楼餐厅的包厢里,欢声笑语不断。陆景、陈笑、吴璇、邓仲与宴请莫心蓝、莫雅静、随行的阿赛尔合伙基金(accelpartners)大中华区的负责人凌哲坚。

凌哲坚一名华裔美国人,四十多岁,外貌英俊。很有些幽默细胞。与苏兰电器的总经理邓仲与聊得很投机。

阿赛尔合伙基金成立于1984年,是美国知名的风投。投资过诸如veritas、macromedia、沃尔玛等公司。而其最知名的一笔投资则是日后2005年投资的facebook。

阿赛尔合伙基金将会购入部分苏兰电器的股票。作为日后正英家电收购苏兰电器股票价值的标杆。

饭后,陆景送莫心蓝回豪华的行政套房里休息。莫心蓝优雅的挽了一下头发。坐到沙发上,笑道:“早知道你帮我订房间,我就要求总统套房了。”

陆景笑着在莫心蓝对面的沙发上,道:“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我现在可以安排人换房间。”

莫心蓝娇笑道:“什么跟什么啊?好像我是你的下属一样。”说着,亮晶晶的眸子饶有兴趣的看向陆景,“陆景,你和丽都酒店集团的吴璇什么关系?”

“吴璇是景华的董事。”陆景解释了一句。

莫心蓝轻笑了起来,道:“你知道我不是问的这个。吴璇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样哦。和叶妍看你的眼神很相似。”

陆景笑道:“你关心这个干什么?你要和我说什么事情?”刚才宴席结束时,莫心蓝说有事情要和他谈。他单独送了莫心蓝回房间。陈笑她们则是送凌哲坚一行人。

莫心蓝的助手送了两杯茶进来,悄然的退了出去。莫心蓝优雅的喝了口茶,微笑道:“景华最近在建业遇到麻烦了吧?我原本正考虑将正英医药搬到江州来。现在却是不敢有动作。”

建业市商业银行和盛泰电器在建业被查的消息,她自然也知道。

陆景笑了笑,道:“你要真有心,可以把前期工作做起来。建业的事情过段时间就会解决。”

“真的吗?”莫心蓝笑吟吟的看了陆景一眼,不置可否,转了个话题。“纳斯达克最近连续的下跌。我在蓝罗通信上的投资算是打水漂了。你觉得什么时候会是底部?”

陆景拿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你是打算人弃我取,抄底互联网公司?”

莫心蓝点点头,微笑道:“你在互联网上的眼光很准!时代在线股票清仓的时机极佳。陆景。蓝罗通信事情的回报我不要其他的,你抄底互联网公司的时候通知我一声。”

“成交。”陆景笑了笑,微微点头。

他确实有抄底互联网的计划。莫心蓝的眼光的确很敏锐。在互联网泡沫破灭的现在。她却考虑的抄底的事情。自己要不是先知先觉,还真未必能在商业上比得过她。

“汉生。没事吧?”楚北国际大酒店的包厢里,苏远拍了拍孟汉生的肩膀。拿起酒杯和他碰了碰。

潘盛涉嫌胁迫薛碧琴、监控、囚禁薛碧琴父母,已经被刑拘。很有可能面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监禁。他这辈子算是完了。而好友孟汉生、以及其父亲孟有望都被楚北省公安厅要求近期禁止离开江州。

省厅实在贯彻上面的指示,要查清诬告周平的案子。

下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进来,落在孟汉生的脸上,使得他沉郁的脸色变得稍微柔和了些。

孟汉生眼角扯动了一下,声音阴沉的道:“盛哥那里不会牵扯到任何人。他会抗下来。”

“潘婷婷那儿呢?”苏远问道。孟汉生已经和潘婷婷结婚。出了这样的事,恐怕…

孟汉生脸上露出歉然的神色,“她还在生我的气。当初盛哥好不容易从道上脱身出来,是我又把他推了进去。”

苏远低叹一口气,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孟汉生。据说孟有望被调到市志办之后,曾经大醉一场。其内心的愤恨可想而知。一有机会肯定会下死力气配合胡联营。

“你好好安慰下潘婷婷。”

孟汉生点点头,嘿嘿一笑,“没事。我们的关系会好起来的。盛哥说那天陆景的女保镖也参加市局的行动了。嘿嘿,陆景想要整死我,没那么容易。”说着,傲然的笑道:“我现在虽然被限制离开江州,但是那些人查不到我的把柄。”

“恩。”苏远举起酒杯和孟汉生喝了一杯,从中午喝酒喝到下午。他也有些醉意,道:“汉生。咱们兄弟在江州还没吃过谁的苦头。当年方华天那么嚣张,我们也不惧。”

说着。竖起一根手指,不屑的道:“陆景是个例外,但是,我跟你说,他好日子绝对过不了今年,你信不信?”

孟汉生笑了起来,道:“那我要等看他的好戏。”

推杯换盏之际,孟汉生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见是公司的电话。孟汉生皱眉接了电话。

“孟总,市里派人来查我们公司申报的国家级软件项目5142项目。材料已经被拿走。现在该怎么办?”

孟汉生微征,道:“该什么就怎么办吧。”说着,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实则,他心里已经凉了大半。那个项目汉生软件的申报材料造没造假他心里有数。

苏远问道:“什么事?”

孟汉生恨声道:“5142项目的事。市里在查我的公司。玛德,什么阿猫阿狗都蹦出来。”

苏远皱眉,沉声道:“我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说着,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那边苏远的电话还没打完,“嘭嘭嘭”敲门声响起来。接着,包厢门被一脚踹开。几名警察出现在门口,为首的一名中年警察拿出证件,“市局经侦处的。孟汉生。你涉嫌违规骗取国家项目资金。跟我们走一趟吧!”

孟汉生平静的喝了杯酒,讥笑道:“违规骗取?全国那么多项目有几个是干净的?数据不夸大,领导能喜欢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真是扯淡!”

中年警察皱皱眉头,打了个手势。两名警察抢了进来。虎视眈眈。

苏远忙喝道:“等会。我给你领导打个电话。”说着,拨了任广金的号码。任广金是他岳父线上的干部。他就不信保不住孟汉生。很明显。诬告那件事奈何不了孟汉生,陆景又从另外一边出招了。

中年警察手一挥,制止了要动手的两人,低声道:“等一等。”

他是办老案子的人。这种经济犯罪的人物一般都是关系通天。让他们打个电话没什么打不了的。

任广金正在办公室里抽烟,思考着上午的事情。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号码。是苏远的电话。琢磨了下,等了一会才接通电话,“呵呵,苏远吧,我正在开会。”

苏远道:“任书记,市局的人现在要查孟汉生,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相信任广金绝对知道这件事。

任广金笑道:“哦,汉生软件公司对吧?上面批下来的。”说着,压低声音道:“这件事和张艺俊的事有关系。孟汉生只是被波及,不用担心。这件事不会马上结束。你马上来市局办个取保候审。现在非常时期,程序上马虎不得。”

苏远微愣,怎么又扯到经济开发区的区委书记张艺俊身上去了。挂了电话,在孟汉生耳边低语了几句。

看着好友孟汉生跟着几名警察离开,虽然知道马上能把他保出来,但苏远心里突然的憋得慌。

孟汉生被逮捕的事情,陆景从丽都酒店坐车返回景华公寓时就知道了。孟汉生或许以为潘盛能把事情都抗下来,那只是妄想。随着省厅接手案子,很多的东西都会被查出来。他和他父亲孟有望肯定跑不了。

这已经不是他所要关注的重点。这件事的后续发展针对的矛头是张艺俊。王白山这个人虽然滑了些,能力还是有的。

接下来两天,陆景陪着莫心蓝、凌哲坚在江州城游玩了几天,最终也达成协议:苏兰电器会向阿赛尔合伙基金以每股7美元的价格定向增发600万股。当然,这部分股份并不足以影响苏兰电器的人事变动。

傍晚时分,从新月湖的喻山尽兴下来。灿烂的夕阳照耀在新月湖上,仿佛亿万金币在不断的涌动着。

陆景接到孙雄志的电话:“景少,有时间吧?你来我家里吃顿晚饭?”

“行!”陆景痛快的答应下来。他也希望和孙雄志聊聊江州的人事变动。江州市委常委级别的人事变动是接下来他关注的重心。也是大哥和胡联营较量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