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64章 出乎意料的人事方案

第564章 出乎意料的人事方案

干净整洁的餐桌上端放着六道家常菜肴。孙雄志的妻子姓刘,微胖的中年妇女,人很和气。陆景喊她刘阿姨。

刘阿姨是西京人,烹制的家常菜肴口味偏辣。孙雄志拿着筷子笑呵呵的招呼陆景吃菜,“西京的特色菜。就是辣了点,还吃得惯吧?”

“没问题。”陆景吃了筷子辣子鸡丁,赞道:“刘阿姨这手艺地道。原汁原味。”

刘阿姨笑眯-眯的给陆景夹了筷子鱼,道:“喜欢吃就多吃点。以后想吃就来家里,阿姨给你做。”

孙雄志就是无奈的一笑。陆景叫你阿姨是礼貌的称呼,你还真当起阿姨来了?正儿八经,陆景叫我一声孙哥都是可以的。

吃了饭,孙雄志邀请陆景去书房里品茶。

书房不大,布置的很雅致,暗红色的大书柜里满满的都是书。陆景和孙雄志在白色的沙发处坐下,品茶笑谈。

“市里正在准备将江州市经济开发区改为江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同时申报为国家级高新区,升格为副厅-级行政级别。由市委常委兼任其管委会党工委书记。”

陆景惊讶的道:“市里竟是这样考虑的?”

孙雄志笑着点点头,“看来,你没和陆市长聊过这件事啊。呵呵,张艺俊出了问题,他这个开发区的书记想上市委常委有困难。”

陆景笑了笑。兼任和升任这用词很有讲究。孙雄志的意思是由现任的市委常委兼任,而不是提拔开发区区委书记进常委会。

看来,就算张艺俊没出问题。胡联营的意图也很难实现。人事的较量上,大哥到底是棋高一着。

孙雄志喝口茶。见陆景消化了他说出的信息,又笑道:“省委组织部已经和我谈过话。六月初我就要去襄水了。千头万绪,到时候还要请景少多去襄水走走。”

陆景笑道:“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孙书记不请我也是要去的。”去襄水做什么,两人心知肚明。襄水作为楚北省经济版图上的重要一环,景华需要将触角伸进去。

孙雄志点点头,愉快的笑起来。

和苏兰电器达成协议之后,阿赛尔合伙基金大中华区的负责人凌哲坚便返回香港。他会推荐香港的券商、会计事务所来配合后续的正英家电定向增发并购苏兰电器的相关工作。作为国际知名的风投,他在香港金融业的人脉比莫心蓝还要厚实几分。

陆景那600万股算是付得物有所值。

不过,现在香港股市状况不佳,陆景也没急着想要把苏兰电器的资产上市。只是按部就班的走着。预计上市计划可能要到年底才会有清晰的时间表。

“cheers!”加长的黑色劳斯莱斯车里,莫心蓝笑吟吟的举杯。有了凌哲坚的加入,她的工作会轻上许多。

加长的车空间够大,陆景坐在长椅上,举杯和莫心蓝相碰,“你怎么没回香港?”

两人刚刚在机场送了凌哲坚和邓仲与离开,乘车返回市区里。

莫心蓝优雅的靠在椅背上,秀美的小腿伸直,露在花色格子a字裙的肌肤仿佛洁白的玉石雕刻出来似的。

“女人太忙会老的很快的。再说。天蓝国际的总部在京城,又不是在香港。”莫心蓝风情万种的瞥了陆景一眼,将腿曲了起来。她自然看到陆景的目光恋恋不舍的从她小腿上收回。

陆景微笑着喝酒。莫心蓝着实这个尤物。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女人优雅、高贵、性-感的风情。

莫心蓝看了陆景一眼,微笑道“我留在江州考察在月湖县兴建医药产业园的情况。你不是说建业的事情会解决吗?什么时候?最近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陆景笑道:“你确定?”说着。大有深意的一笑。莫心蓝自是不知道江南日报昨天刊登的一篇省内某地级市市委书记的署名文章,点名批评某些大型国企不作为,大肆破坏当地环境。引发社会矛盾。

明眼人自然知道,批评的是共和国第三冶金集团。而三冶和杨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莫心蓝讶然道。“不可能吧?我昨天还和天蓝国际在建业的负责人通过电话,那边一点变化都没有。”

看着她因惊讶而微睁的美眸。精致的五官十分生动,有着娇俏的美感。陆景就有在她滑腻脸蛋上捏一把的冲动,旋即把这荒唐的念头甩出脑海,道:“全国一盘棋。过几天就会有变化。”

莫心蓝美眸打量着陆景,掩嘴噗嗤一笑,“我发现你挺有当神棍的潜质啊。我都被你唬住了。”其实,她心里已经相信了陆景的话。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

送莫心蓝回了徐华路丽都酒店,陆景换车前往汉北区的楚北国际大酒店。吴长庆又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不得不去应酬一番。

奢华精致的包厢里,精美的菜肴陆续上来。吴长庆赔笑着和陆景说话。他身边的薛碧琴穿着黄色的长款t恤,紧裹住身子,纤细的腰肢衬托得胸挺臀圆,下面一款透明的肉色丝袜,打扮极为性-感,十分的勾引男人的眼睛。欠着身子拿卫生裤给陆景夹菜时,饱-满的胸部晃荡得十分夸张。

陆景喝了一杯酒,对吴长庆道:“江州房地产市场发展的潜力很大,鼎盛建筑会有很多机会。”

吴长庆忙笑着举杯,“谢谢景少吉言。”喝了一杯之后,又道:“小薛,你也敬景少几杯。咱们鼎盛建筑以后还要靠景少照顾。”

薛碧琴笑盈盈站起来,欠身和陆景碰杯,t恤里一双白-乳晃荡的耀人眼,“景少我干了,你随意。”

陆景笑着摆摆手,“都随意吧!”

看来他是遭遇美女公关了。其实,他来见吴长庆是看周平的面子上。倒不是真想照顾鼎盛建筑。从九八年起,房地产行业的行情迅速上涨。他刚刚说鼎盛建筑机会很多就是这意思。

至于吴长庆能否正确理解他的意思,那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

见陆景这么说,薛碧琴也没敢真的干了,喝了大半杯。这个青年的能量,她深有体会。不敢违逆他的意思。

陆景沾了沾嘴唇。他对薛碧琴的印象不算好。

吴长庆讪讪的一笑。陆景婉拒他投靠的意思很明显。

“咯吱!”包厢门被推开,方林清拿着酒杯笑呵呵的走进来,“景少,听说你在这儿,我过来打个招呼。”

陆景笑着站起来和他握手,道:“我这儿才开始,要不一起坐坐?”他虽然对薛碧琴没什么兴趣,但是一对圆球在眼前晃来晃去,还是很容易上火。

方林清就笑,“那我却之不恭了。隔壁文化局、科技局那帮家伙可是把我灌惨喽。省里下来的一个工作小组。”

陆景理解的一笑,给方林清介绍吴长庆、薛碧琴。

吴长庆打量着这个中年男子,觉得有些眼熟,但是一时间又认不出来是谁。陆景没介绍这人的身份,但是只看他气势,以及对鼎盛建筑不怎么在乎的态度就知道是大人物。

方林清坐下后和陆景云里雾里的聊起最近江州的局势。吴长庆、薛碧琴完全插不上话。

最近江州动荡,张艺俊受了汉生软件公司材料作假的牵连,市委常委基本泡汤。据说,市里是打算让一名常委兼任开发区的书记一职。

这样一来,市里增设一名常委副市长的呼声大了起来。在陆市长、周市长都不在岗位的情况下,他这个暂时主持江州市政府工作的副市长无意是很有希望的。

他是想探探陆景的口风。否则,那里会没事凑过来敬酒。

笑谈着,中间来了几拨干部敬酒。吴长庆却是听明白,感情这位就是江州的方市长。心里立即琢磨开,怎么和他搭上线。

“吱--!”一名高胖的中年干部,拿着酒杯推开门,身后哗啦涌进一堆人,胖子笑呵呵如同一个弥勒佛,“领导,难得碰到你啊,我敬敬你。”

方林清笑着拿起酒杯,“好你个老田,我躲到这里来还被你找到啊。你这是属狗鼻子的。”

老田笑哈哈的道:“领导,这你可冤枉我了,是小周看到你了。说着,招招手,“小周,给市长满上。”

一个颇为水灵的少妇笑眯-眯拿着酒瓶上倒酒,她穿了一件单薄的t恤,一对圆鼓鼓的乳-峰从t恤里透出一抹绯色来,很有少妇的味道。

方林清无奈的和老田喝了一杯。他分管江州的经济工作。商业局的老田是和他走得比较近的干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杯酒的面子还是要给他。

陆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人群中的马委立,秋兰姐那位大学同学的男朋友。

高大魁梧的马委立惊讶的看着陆景。美丽异常的邵秋兰给了他极为深刻的印象,顺带着也记住了陆景。现在满屋子的人都站在,只有陆景一个人坐着,马委立心里嘀咕着:这个愣头青。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着。

商业局其余的几人一圈酒敬下来,方林清除了和那个小周喝了半杯外,其余的人都只沾了沾嘴唇。

小周笑逐颜开,显是极为高兴。方市长只和她喝了半杯,让她在同事间很有面子。

马委立对田局长小声道:“田局,我碰个朋友。我和他喝杯酒。”

田局长威严的点点头,“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