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79章 姐姐、妹妹

第579章 姐姐、妹妹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新丰公寓二楼阳台处,洗过澡,换了衣服,收拾齐整的吴璇,微微靠在陆景的怀里,笑盈盈的孟庭苇的这句歌词问道。

陆景抚-摸她顺直的长发,“我要是回答‘你猜‘,会不会被你凑一顿?”

吴璇笑着点头,“你挺有自知之明的啊!”

陆景终究是没回答这个问题,转了过话题,道:“齐子萱那儿,你和她说一声,这次立丰地产的重组工作,可以考虑引进德勤会计事务所。我会和杨玉立、张梅那里打招呼。”

吴璇就笑,“干吗?看上她了啊?”

陆景气的拍了她的俏臀一记,“真当我是色-狼啊。她不是你朋友吗?你是丽都酒店集团的总经理,她这次虽然没有主动没向你开口,邀请你帮忙。长此以往,你们这份友谊可是很难说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种朋友,在现实里是很少的。朋友嘛,在原则范围内,都是相互帮忙。

“哦!”吴璇娇柔的应了一声。心里微微有些甜。

夜晚时分,景华公寓,陈笑别墅里。从南阳街里吃了饭回来的几个女人在客厅里商议着:在哪里兴建景华的度假山庄。

陆景书房里看着柏斯的文件。马飞已经在柏斯买下了4座岛。正在缓慢的投资柏斯的房地产市场。陆景现在要考虑的是否启动铁矿石计划。董坤城和陈创和都在江州。明天他约了两人谈一谈。

苏晓玉敲开书房的门,穿着一袭粉色的吊带长裙站在门口,“景少。陈总她们让我喊你到客厅里去。”

“恩。”陆景揉了揉眉头,站了起来。客厅里陈笑、吴璇、邵秋兰三人坐在沙发上。陈笑正有些气愤的说着话,“太嚣张了。”

“怎么了?”陆景走下楼梯。奇怪的问。

“三星电子后天在汉宁区丽都酒店召开新机发布会。请柬刚送了一份到景华那里。我觉得他们有些嚣张。居然到江州来开手机发布会。他们的分公司不是设在建业吗?”

陆景笑着道:“江州现在是手机产品中心,常驻的电子媒体众多。三星电子把产品发布会放在江州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还真把江州当成你的一亩三分地啊?”

别看江州现在是大哥强势的占有上风,但是楚北省里正有一股暗潮向赵省长袭去。赵省长本人到没什么,关键是他儿子赵礼顺很有些问题。陆景已经给唐悦打过电话,唐悦这两天就会来江州。听候大哥的调动。

陈笑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们的新机什么时候能出来,上次不是开会订了工业设计吗?周一例会的邮件还说在量产测试中。”

陆景琢磨下了,笑道:“应该快了吧。我给周志龙打个电话,让他把v606的产品发布会放在和三星电子的同一天,抢抢他们的风头。给你出出气。”

说着。揉揉眉头,“我真的考虑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替我掌控景华的电子产品项目。最近基本都没法关注景华的电子产品。而且,景华的海外扩张很不顺利。有点慢。”

吴璇双腿卷缩在沙发上,道:“从来没听你说过啊。”

陆景就笑,“我给秋兰姐说过。”

邵秋兰笑着白了陆景一眼,“我以为你是偷懒的话啊!”

吴璇想了想,“你觉得诺基亚中国区的周复生怎么样?昨天易姗姗还给我说,周复生的任期要满了,诺基亚的手机代理商都知道这么回事。”

陆景来了些兴趣。96年周复生三十四岁就坐到了诺基亚中国区总裁的位置上。其中固然有机遇,但是他的能力肯定是毋容置疑的。

“可以试试。笑笑,你安排下去,和他的办公室联系下。我想和他见过面,看他什么时候方便。”

陈笑点头,答应下来。

苏晓玉给陆景倒了一杯红酒过来。陆景道谢。接过酒杯抿了抿,笑问道:“你们商量的怎么样?觉得在那儿兴建景华的度假山庄比较合适?我刚才想了想。觉得黄海挺合适的。”

陈笑微嗔道:“你都定了还问我们?我是觉得琼南那儿挺合适的,可惜胡文洸不知道你那位好友王灿的父亲是前琼南省省委书记呢。吴璇觉得北港挺不错的。秋兰姐想在明州。”

陆景沉吟了会。笑道:“那我定了,就黄海吧。以丽都酒店集团的名义在黄海风景宜人的郊区修建一座标准不低于五星级酒店的度假山庄,内设三十几栋风格迥异的度假别墅,做为日后召开景华总经理会议时用。平常对外营业。”

同样是临海,四季分明,气候宜居的黄海风光并不见得比热带地区的琼南差。

陈笑、吴璇、邵秋兰都笑着同意。这种事情,只要不是放在穷乡僻壤,放在那儿都是可以的。

深夜,月光被拉得厚厚实实的窗帘遮住。卧室里有些灰蒙蒙的光。一曲压抑着的曼妙清歌摇曳生姿,动人心魄。良久方歇。

陈笑慵懒的靠在陆景的怀里,轻轻的捏着他的大腿肉,腻声道:“陆景,你到底有几个好姐姐?”

陆景抚-摸着她娇嫩光滑的身体,“有这么明显?”

“你说呢?”陈笑身子上滑,点了一下陆景的额头,“琴姐、秋兰姐、是不是还要加上一个璇姐?”

陆景有些愧疚的抱着她的身子,“你发现了。”

陈笑幽幽的道:“我就知道吴璇肯定逃不掉。她的办公室还设在景华总部里呢。你真是混世魔王,不知道多少女人要受你的害。”

陆景干涩的笑了下,道:“我有那么坏?”

“坏透了。”陈笑温柔的摸了摸陆景的脸,“你把女人的心都吃下去,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一点。”说着,呢喃道:“你在心里要给我留一块位置呢。”

陆景点点头,用力的抱着她。

陈笑对他是钦佩产生的爱慕。他对陈笑是暧昧之后的负责,日久生情。作为他的得力助手,他对陈笑有种依赖感,感情平淡而真实,和她有割舍不开的亲情。

窗外下着小雨,徐华路丽都酒店十四楼观景走廊的咖啡厅里,陈创和看着窗外的北湖浩渺的烟波,对陆景道:“这地方看北湖的风景真是绝佳。我都没发现。你总是能给我以惊喜。江州钢铁的产能日益扩大,但是我还真没敢想自己去开矿。”

陆景微笑着道:“开矿的成本太高。现在铁矿石销量并不好,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强力增长,急需完成城镇化建设的中国,必将需要大量的钢铁。欧美的工业化发展历程验证了这一点。”

董坤城翻着手边的资料,说道:“就算澳洲那里有矿石,如果运不出来也是白搭。开采和运输的成本加起来,一年亏损十亿美元都是可能的。我们未必承受的起。”

陈创和点头,赞成董坤城的意见。亏损问题却是很难解决。

陆景道:“先把前期的工作做起来。就算无法开采出来,有座矿山在手里,回头卖掉也能赚一笔。我希望董叔叔和陈先生能支持我的想法。景华可以先承担大部分的经费。”

国外对红色资本一向是极为警惕。类似于能源这种重要的领域绝无可能让红色资本进入。国内大型国有企业在海外并购举步维艰,往往付出很多,却只能拿到一点回报。甚至被海外媒体妖魔化。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陆景并不觉得他的身份能保密。因此,景华的资本可以说也算是红色资本。所以,投资矿山这样的动作,他是不能站到前台的。相关的公司层层控股也需要弄得极为繁复、周密才行。董坤城是站到台前的最佳人选。而陈创和因为拥有江州钢铁的股份,去澳洲开矿不会引起澳洲铁矿石商以及日系财团的警惕。

董坤城想了想,笑道:“要是真能找到矿山,我们再说开采的事。我同意先做前期工作。”

陈创和也笑道:“可以尝试下吧。”

陆景点头同意,没有再说。

两人的态度都有所保留。但陆景却是知道,就算一年亏损十亿美元他也会做下去。因为,这是他帮大哥拿的政治筹码。

当然,发现一座矿山,再到投产,运到国内来,没几年的持续投入下不来。景华现在还没有壮大到承担如此巨额的损失。

但是,给景华几年的时间,并不代表景华达不到这个要求。如果景华能在一两年内掌握手机基带芯片技术,在手机日益增长的国内市场上,到五六年后,每年攫取10亿美元不会是问题。

汉宁区,樱花餐馆。

渡边梦生微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我国著名的玉器收藏家稻本真悟先生。他想要在江州买上几块上好的古玉。”

唐云放笑了笑,打量着眼前的稻本真悟。穿着和服,四十岁许,个头不高,言辞恭敬。但那不过是这人的礼节而已,要是以为这人是真心恭敬,那就太天真了。

“恩,要是稻本先生真心想买,我可以介绍卖家。”

稻本真悟道:“如果唐君能提供途径,本人不胜感激。事成之后,也会聊表心意。”

唐云放笑道:“这个好说。”说着,看了渡边梦生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买玉当然是找赵礼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