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80章 周复生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580章 周复生

景华的手机产品发布会最终没能和三星电子同一天。双屏的翻盖机v606仍有几个小问题需要解决。翻盖小屏的色彩对比度需要调整等等。杨显和周志龙都认为需要将v606的产品发布会延后。

陆景没有在这个问题坚持已见。只是心里越发的迫切的想要为景华寻找一名统筹全局项目的负责人,将他从日常的事务中解脱出来。

六月二十一日,音乐学院早就放假。董晚瑶办了休学手续,委托陆景照顾1804酒吧,收拾了行李准备前往杭城。

苏芸和白明俊分手后,关宁这段时间都住在宿舍里陪室友。到了毕业时节,她也很留恋大学宿舍的生活。得知董晚瑶要离开江州的消息,匆匆的赶回新丰公寓。

中午时分,陆景、关宁、余志成、江秋若在南阳街的餐厅里请董晚瑶吃饭。陆景马上要前往京城去见周复生。董晚瑶今天也要飞往杭城。这顿饭算是为她送行。席间,她宿舍的两名女孩哭的稀里哗啦。

烈日晒得路边的柳树无精打采。银灰色奔驰平稳的驶向江州机场。关宁眼角微红。还有些没有从董晚瑶突然决定离开江州的情绪里恢复过来。和董晚瑶在新丰公寓里住了那么久,与她关系处得很不错。

“陆景,她一个人独自旅行没事吧?”

陆景轻轻着抚摸着关宁柔顺的秀发,“放心吧,晚瑶机灵着。”

那个总是笑嘻嘻的喊他陆哥。嘴角有着一颗美人痣的高挑女孩要远行咯!每个人的人生就是不同交叉小路的花园,相遇、分离。剩下来陪着你度过余生、驱离寂寞的是相守相知的爱人。

陆景轻轻的抱紧了关宁

到机场时离飞机起飞不足二十分钟。随行的邵秋兰帮董晚瑶去换登机牌、托运行李。大家站在一旁和董晚瑶道别。董晚瑶笑嘻嘻的说着话。心里暖洋洋的。在江州两年,也并非全无收获。

“真是遗憾。景华的代表没来能参加我们的发布会。我十分期待看到他们代表见识到m188的表情。”

“m188一发布,景华的情报机构肯定已经拿到手了。我更期待景华接下来的表现。你说,他们会不会束手无策?”

“极大的可能。或许他们会推出一款低端手机与我们抗衡。哈哈,然后中国的媒体又在鼓吹全部国产化。我真是期待看到景华那小子的此时的表情。”

身后传来韩语交谈的声音。陆景转过身,眯着眼睛,冷冷一笑,“你想看我什么表情?”

几名韩国人顿时愣住。为首的三人正是三星电子(中国)分公司的会长元东润、罗映浩、白时重。刚才是罗映浩与白时重在说话。

白时重笑了笑,道:“陆先生,偷听我们说话可不太礼貌。”

陆景嘴角浮起一个讽刺的笑容:“韩国人的自我感觉总是那么好吗?是不是整座机场的人都在偷听你们说话?既然是机密的谈话。我建议你们找个角落猫在一起说话。”

董晚瑶扶着室友的肩膀,掩嘴娇笑。想着这些韩国人要是蹲在角落里围在一起说话可不是会笑死人啊。

白时重脸色一僵。

罗映浩看了眼妩媚动人的董晚瑶,偷偷的咽了口口水,把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下享受,该是多么爽的一件事情。挪开眼神,对陆景说道:“我很好奇言语风格犀利的陆先生为什么是个胆小鬼?我们三星电子不是给你发了请柬吗?难得你觉得景华没法超越我们的m188,所以躲着不见人。”

“真搞不懂的你的优越感从哪里来的?就凭一张请柬,我就要参加三星电子的发布会?”陆景对办了登机牌回来的邵秋兰道:“秋兰姐,帮我把那支v606拿出来。”

邵秋兰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陆景。一支很精美的翻盖手机。银白色的外壳。天线微微露出,显得精致玲珑。陆景从研发部那里拿来使用的机器。

一直抱臂而立的元东润眼睛精光一闪,死死的盯着陆景的开机动作,仅凭这支手机的外观就能给三星的手机造成威胁。

流畅的开机音乐响起。陆景对着罗映浩亮了亮。“看清楚!景华到底是不是只会做低端手机?”

一群韩国人的脸色都变色。

“彩色屏幕?”白时重不太确定的问了句。

陆景清淡的点点头,收起手机。

到今年翻盖机已经替代直板机成为新的时尚潮流。而翻盖的折叠技术在工艺上并非很难实现。制约国内厂商进入的技术是双屏。也就是在机盖上再加一块小屏显示时间。这一技术对景华来说并非难事。v606让元东润等人变色的核心技术是彩屏技术。

元东润神色复杂回味着刚才那惊鸿一瞥。心里很不是滋味。

现在彩屏手机市场最高端技术是双层stn弥补色差的高端技术,能使两英寸的手机屏幕色彩饱和度达到16位色。三星还打算从夏普引进该项技术。

多彩stn液晶屏的手机早在九八年年初就问世了。只是三色屏还称不上真正的彩屏手机,真正的第一款彩屏手机于去年九月在日本推出。随后彩屏手机就迅速在日本风靡起来。今年上半年日本彩屏手机销售突破800万台,占据日本同期手机销售的30%。

之前收集到的情报根本就没有显示景华和日本拥有彩屏技术的厂商接触过。没想到他们自己研发出来了。

元东润的眉头皱的厉害。假设景华这款v606定价也是8000。那么m188在市场将会大受挫折。

但是,三星电子目前还拿不出这样水平的手机。得向总部那里提要求。尽快和夏普达成协议。

“走吧。”陆景打个手势,目光从元东润、罗映浩、白时重身上滑过。与大家一起送董晚瑶进安检。

听着那群人的笑声,罗映浩不禁握住拳头。刚才陆景那一眼里面嘲讽的意味十足,仿佛像刀子般剜在他心头。

难受!气愤!然后心里还有一丝的无力。m188可以说代表三星电子现阶段最高的水平,但是显然比不过刚才的v606.

在最得意,最期待的时候,被陆景打了一棍子。他真有些无力感。

陆景和周复生约了晚上见面。下飞机后,张漓开车接了方琴和邵秋兰回燕湖家园。陆景带着周兴动去景华大厦。对景华未来规划的思路,他需要独自整理下。

京城的夏季闷热,临近燕子湖的燕湖家园高层之上却是有些凉风袭来。晚上在阳台上说话,微风阵阵。十分凉爽。灯关掉,明月的月辉倾泄下来,柔和的散在身上。

邵秋兰给黄紫琪打了电话。黄紫琪正在外地旅游。走到阳台上,见张漓正抱着方琴的肩膀,悄悄的说着话。

邵秋兰问道:“你们说什么呢?”

方琴笑道:“小漓问我在江州好不好玩?其实,很有些无聊的。我这次回京城,准备到九月份开学再去江州了。”

邵秋兰笑着坐下来。她知道方琴是为了陆景才去江州的。她和方琴都是知道彼此和陆景的关系。只是,都刻意的没去谈。不过彼此间的称呼却是由方老师、邵老师换成了“琴姐”,“秋兰”。

小圆桌上还有一只高脚酒杯。张漓给邵秋兰倒了酒。“秋兰姐,小景为什么要和周复生见面啊?”

邵秋兰微笑,眉眼里都压着温柔的笑意,道:“他啊。想着偷懒呗。”她这还是第一次和张漓接触。不过那年醉酒陆景扶她到这里来休息,早晨的时候,她亲眼看到陆景和张漓做那最亲密的事。

张漓浅笑着点头。“怪不得呢。”

说着陆景,三个女人倒是找到共同话题。边喝着酒。边就着月色闲聊,说起陆景在四中的糗事。

陆景却是正和周复生在西单广场的一家茶馆里喝茶。很自然的谈到周复生六月三十日和诺基亚聘用合约期满的问题。

“诺基亚中国区的业绩光辉瞩目。我想诺基亚内部一定对你的留任寄予很高的期待吧?”

室内打着冷气,木桌藤椅。月色从从玻璃窗洒进来。很有些朋友间交谈的闲适感。

周复生笑了笑,“外企的职业经理人,不能将自己的成功都归为自己的能力。而应该是归结为公司体制的成功。换了别人来坐我这个位置,未必差到那里去。离了这个平台,我也未必能有现在的成绩。”

心里很有些感叹。昔日那个用邮件和他联系要求诺基亚手机代理权的青年已经成长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的人物。景华在高端手机上的业绩虽然比不了诺基亚,但已经可以和国际上一些二线手机厂商抗衡。

陆景笑着喝口茶,道:“这可是太过谦了。不过,我部分同意你的观点。一家现代化的企业,员工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企业的成功。对于一家上百亿规模的企业,让公司稳定运营、持续发展的是公司愿景、文化、人事、财务等企业制度、技术结构、生产结构各个方面的东西。景华也在做这方面的建设。”

周复生笑着点头,“不能因人成事,也不能因人废事。优良的企业制度是企业百年基业的保证。”

陆景笑道:“理想状态是这样的。总归是需要不断进步。我最近一直在思考,景华要搭建一个什么样公司架构,走一条怎么样的路?西方企业展的历程告诉我们:极少有人能很好的控驭好一家上百亿甚至更大规模的企业。想来想去,我希望成立一个决策部门:集思广益,来决定景华需要引进的产品技术,发售的电子产品项目?姑且命名为项目决策委员会吧。现在这个委员会还差一名合格的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