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87章 反击、风紧

第587章 反击、风紧

荷田县,江州钢铁二期厂区。长长地黑色轿车车队排成一字,车上干部纷纷下车,嘭嘭关车门的声音此起彼伏,使得远远驻足地人群能深深体会到省长这两个字有着着怎样的权能。

陈创和给前来视察省长赵浩天、副省长马杰、省国资委主任舒家启、省政府办公厅主任崔元杰、江州市市长陆江、江州市常委副市长方林清、副市长顾日辉、江州市政府秘书长黄朝君等人汇报江州钢铁的发展情况。

赵省长聆听了江州钢铁董事长陈创和的汇报,并发表了讲话肯定江州钢铁近来取得成绩。对江州钢铁近期要走出去寻找矿山,大为赞赏。

副省长马杰、江州市市长陆江等人分别发表讲话。

省国资委主任舒家启号召江州钢铁全体员工要认真学习赵省长的讲话,落实赵省长讲话的精神。

江州市常委副市长方林清表示江州市的所取得的成绩,特别高于沿海一些省市的经济增速是在省政府英明的领导下取得的。

视察结束后,赵省长一行在江州钢铁第四食堂用餐。长长的队伍尾巴外围,摄像机照顾不到的地方,陆景和杨玉立拿着饭盘小声交谈着。

“景少,今天这是唱那出啊?”杨玉立迷惑的问道。最近电视里赵省长的新闻很多。他不知道陆景为什么拉着他到这个视察队伍里面来。

陆景扒拉着米饭,混着肉汁一起吃着,笑道:“今天食堂的伙食绝对加料了。”

杨玉立笑了笑。这领导检查的把戏谁不知道。

吃过饭,赵省长一行继续前往徐古县开发区视察。徐古县开发区毗邻常新县开发区,同时为江州市手机制造业基地。

这个视察点陆景没有再跟随,换了一辆黑色的奥迪往景华科技园而去。车内,陆景递了一支烟给杨玉立。笑道:“有人搭台有人唱戏。唱戏就要表功绩。也是告诫一些人。”

杨玉立懵懵懂懂的点点头,他不知道陆景今天混在省长视察队伍中的含义。听这话。今天的视察好像是内含玄机。

“景少,汉北区中心有一块六百亩的地块要招拍,底价5个亿。立丰地产现在已经重组完毕,手上握着富裕的资金,我打算拍下来。开发一个高档住宅。”

陆景抽着烟,笑了笑,道:“保证质量吧。”

重活一回,大把的赚钱契机。对房地产这沾满着底层民众辛酸血泪的利润,他实在没什么兴趣。

但是,面对国内蓬勃发展的房地产市场,哪里有资本会不动心?立丰地产内部一直有声音要求涉足江州的房地产开发。总不能要求身边所有人都顺从的去满足他这点心理上偶有的洁癖。

他现在也没有压制立丰地产进入这一领域的想法。房价这个问题。大哥终究也是要面对的。与其到时候被动,不如现在布下一步先手。

杨玉立笑着道:“这个我能保证。不能让江州的市民骂我们。”他记得陆景给他说过,房价过高,房地产开发商会被人骂。

陆景微微点头。

“这话牛的!只要省政府的领导。不要省委的领导了。”何路遥指着电视对陆景说道。画面上正是前天江州市常委副市长方林清在江州钢铁讲话时的情形。

陆景喝清茶,笑道:“那要看什么时候说。”

何路遥今天打电话约他在南阳街喝茶。他正在南园别墅里看黄紫琪、周银燕、阿罗搞设计。已经大四毕业的徐咏碧因为画工极为突出,经去香港的邵秋兰推荐也加入进来。她的好友苏秀丽给她打下手。

最近吴璇去了黄海筹备修建景华度假山庄的事情。陈笑因为周复生入职之后。手头的工作大减,累了好几年,索性带着助理苏晓玉回京城休假去了。

陆景现在手头上就关注着景华科技园四期工程的设计。也不能全靠黄紫琪一个人设计,景华已经聘请国外的一个设计团队设计方案。界时,会综合两套方案。

何路遥嘿嘿一笑,“听说胡联营最近有些失落,虽然去了下面视察。但是江州市台都没怎么播他的新闻。据说,省委宣传部长段文凯批评了江州市委宣传部不讲政治。”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江州市委宣传部部长骆宜伟是陈史益一手提起来的干部,这点立场还是有的。省委那里批评的声音,估计还是针对赵省长视察江州的事情。

虽然省台没有大幅报道,但是江州市台报道赵省长的行踪可是不遗余力。省里的形势越发胶着起来。压力在师书记那边。

何路遥也不以为意,摸了摸身边杨青青被粉色紧身裤勾勒出曲线的屁-股。杨青青满脸尴尬,偷偷的看了眼陆景。

何路遥喝了口茶,笑道:“高逸这个人你听说过吧。百泰集团准备在江州搞房地产。据说,他准备在汉北区市中心拿地。前段时间还请我爸吃过饭。”

陆景微微一笑,“恩,我见过。和我有点过节。”还真是冤家路窄。汉北区近期市中心就一块地,肯定是和杨玉立看上同一块地了。

省委秘书长姚于山慢步走进师书记的办公室里。近期,赵浩天的身影频频出现在新闻里,陆江对赵浩天的支持力度很大。

江州市的副市长公然在江州钢铁喊出省政府英明领导的口号。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平心而论,赵浩天上任这二年来,经济工作还是搞得有声有色。当然,江州的成绩要给他增色不少。

“江州有些同志的思想苗头很不对。政府还要不要党的正确领导了?据说很多同志对这种现象极为不满…”

师书记看了姚于山一眼,没有说话。

姚于山停住了话头,默默的抽了口烟。赵礼顺倒卖文物一事,据说引起了中央一些领导的关注。

但是,赵礼顺自首之后,公-安机关目前还没取得任何突破性的的进展。几个小毛贼那根本上不得台面。赵浩天也够狠,居然肯把他儿子送进去。这一手实在厉害,扭转了局势。

而江州大肆报道赵省长的新闻,实则是火上浇油。现在压力都到了师书记这边。必须尽快对这个案子做一个结论。对公众有一个交代。

否则,板子落下来,师书记首当其冲。你师文贤没什么控制力嘛!

姚于山沉声道:“云江高速又出了一起车祸。这条路在运营以来暴露出诸多问题。”说着,顿了顿,“皖东齐书记那里…”

这条路修建是赵省长签字的。金桥银路铜房子,这里面难道就没点猫腻?

师书记轻轻的点点头,打了个手势,道:“你和省交通厅的范标同志沟通下。”

姚于山微笑着答应下来。

就在倒卖文物案案情确定转入司法程序后,中央在皖东省的第六巡视组突然出现在楚北。据说接到大量举报云江高速贪污腐败的材料。

中央第六巡视组的组长齐书记是已经退休的正-部-级高官。刚到江州,就频频召见楚北省的干部进行谈话,了解情况。势头很猛,犹如泰山压顶。

楚北省顿时风声鹤唳。

两天后,省交通厅有一名副厅长被省纪委调查。立即,阴云笼罩在楚北一些干部的心头。

徐华路丽都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里,陆江笑着举杯,“来,咱们喝一杯。”今天他做东,宴请在江州的占哥儿,表弟唐悦。

陆景三人一起举杯喝了一杯。气氛有些闷。这个时候就算想说句笑话,也感觉都千斤压力一般。

陆江微笑了下,沉声道:“事情还没结束。做好我们自己该做的事情。”

陆景琢磨了下,“哥,京城里是不是要沟通下?”巡视组这东西威力很大的。直通大内。赵省长这一回,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至少在高层心里的印象肯定是大坏。

壮士断腕般用赵礼顺换回的有利局面就这样被师书记化解。当然,对师书记不利的事,楚北一号二号的矛盾表面化。但是这对师书记的影响不算大。

而现在,不用想都知道,第六巡视组那里肯定到处是赵省长的举报材料。

陆江点了点头,“在江州钢铁抵制新日铁注资,以及随后的铁矿石资源布局上,赵省长的建议得到中央一些领导的重视。”

占哥儿和唐悦对视了一眼,心里松了口气。有些明白前些天高调宣传赵省长视察江州钢铁的深意了。

他们俩很明白这次较量对江哥的意义。可以说是生死存亡。一旦失利,在师书记的重压之下,江哥肯定会被胡联营死死压住。政治生涯至少要耽搁四到五年。在江州市长这个位置上坐七八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陆景琢磨了下,新丰公寓保险柜里面的材料是不是要用上了。赵省长的反击也不过是要保住位置,不会威胁到师书记的地位,但是师书记仍不肯罢手。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就在陆景思考的时候,苏远也被他父亲苏时文叫回了家。

苏时文带着眼镜,文质彬彬,身上有股书卷气,倒了两杯清茶,坐到沙发上,抿了一口才说道:“省交通厅的案子,你岳父没参与吧?”

“爸,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苏远从父亲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凝重。父亲越是云淡风轻,越是四平八稳,就越表明他内心里的忧虑、担忧。

但是,有什么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