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88章 许雪

第588章 许雪

苏时文轻微的叹口气,“问题大着。你岳父的根基太浅,这种层次的交锋,他根本没法搀和的起。”

苏远不解的拿起茶杯喝茶。现在是师书记在和赵省长较量,岳父不过是在其中投机一把,能有什么问题?而且,这件事明面上看是赵省长自己出了问题,才招致中央第六巡视组到楚北省来调查。

苏时文摇了摇头,他这个儿子在商业上天分十足,但是却难以洞察政治的奥妙。“你觉得赵省长在这次风波中能稳得住吗?”

苏远思考了下,语气有些不太确定,“他应该稳不住吧?”

“不一定。赵礼顺倒卖文物案见报时,我判断赵省长会出问题。赵省长的儿子倒卖国家文物,可以说他在上面的印象已经大坏。政治生命基本上不会再有起色。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调查他的声音传出来。这说明什么?”

苏远看到父亲看过来的目光,心脏不由的一紧。这说明赵省长在上面的根基不是一般的牢固。

苏时文继续道:“而赵礼顺自首、江州市里大肆为赵省长宣扬其经济成绩。这两步棋落下,实际上是稳住了他的位置。”

“但是,现在省交通厅的腐败案…”

苏时文摇头,“不一定能牵扯到赵省长身上去。赵省长今年61岁,也就两年的时间了。上面如果要稳一稳楚北的形势,他甚至都有可能不会调离楚北。”

苏远脸色微变,明白父亲的意思。如果赵省长不调离楚北,那他岳父就危险了。赵省长身后的力量难保不会秋后算账。

苏远不甘心的说道:“师书记那里…”

苏时文抿了口茶水,“所以说很难说。局势怎么走,很难确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你岳父很难达成他的目标。必须要尽快置身事外。明哲保身。”

苏远点点头,对父亲的判断他一向是信服的。心里叹了口气。岳父的目标他想也知道。肯定是省府一号的位置。这不是白折腾一场么?

车到湖东路大学城。杨修武走进环境幽雅的“浩清波”。川南省常委副省长霍见阳已经等在雅座里。

饭店外,秘书钟秋华笑着摇摇头。已经是7月下旬,临近吃饭的时节,大学城这里的人气依旧不低。他倒是不由得想起自己读书时的情形。

对杨书记在这里请客吃饭,他似乎不觉得奇怪。杨书记他们这些高官的习惯,喜欢吃一些舒服的家常菜。

雅致的白色餐布,玻璃餐桌上几道小菜热气腾腾。

杨修武拿起啤酒和霍见阳碰了碰。“这里是京式饭馆,勇志主任给我推荐过一次。我来尝过。味道很不错。”

“勇志主任…”霍见阳笑了笑。刘勇志很得豫北一位旗标人物的看中,但是43岁还在副部的位置上,他实则是已经退出日后第一集团的竞争。

杨修武也微笑了下。刘勇志上次竞争计委第三副主任失败,实在有些可惜。难得的是他还保持高昂的工作热情。据说最近工作干得有声有色。他能得到上面的看中不是没有原因的。

霍见阳品了品冰镇的啤酒,凉爽通透,笑道:“大敌将去,是不是感觉浑身一轻。”

杨修武拿着酒杯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下,轻声道:“还没有尘埃落定。一切皆有可能。”

中央第六巡视组已经离开楚北一周了,但是中-纪委的调查组马上去了楚北。据传闻楚北省里的一名副省长出了问题。楚北的师书记实在老辣。

霍见阳笑着摇头,“你啊。还是这么稳。”说着,又道:“师文贤到底是棋高一着啊。他快65了吧。就这个势头下去,楚北还真得他继续坐镇两年。”

杨修武微笑着摆摆手,“咱们不谈这个。”

霍见阳点点头,和杨修武喝了一杯。“我提前恭喜你了。”苏江省的一位副书记因为身体原因要提前退下去了。杨修武有很大的机会拿下这个位置。

杨修武这几天应该是在京城活动。不管楚北的事情如何发展,拿下这个位置后,派系里那个所谓接-班人之争就会如浮云般飘散。陆江,差得远了!

杨修武微笑了笑,“咱们再喝一杯。”

东湖印象餐厅包厢。乳白色的装修格调,厢壁是犹若玉石般的浮雕水晶灯吊顶,照得空间适度的包厢里亮如白昼。前方的镂空木窗半开。隔着玻璃可以欣赏到汉宁区璀璨迷-人的夜色。

小玻璃圆桌上,几盘精美的菜肴已经下去大半。看着还在吃饭的陆景,莫心蓝尝了尝滑藕片,轻笑道:“要不要再叫一份米饭?”

陆景笑道:“差不多了。你每道菜都尝那么一点,晚上不饿吗?”

莫心蓝轻笑道:“还好啊。我晚上一般就吃这么多。”

陆景笑着摇摇头,“都是要身材,不要美食的狂人!”

莫心蓝笑吟吟的白了陆景一眼,喝着清茶,微笑道:“晚上去精英高尔夫球会打一局高尔夫吧?权当饭后散散步。”

陆景微微点头,道:“行啊。顺便见识下你的高尔夫水准。”说着,又道:“谁想见我。”

他自然没有自恋到莫心蓝会和他约会散步。八成是有人等在那里的。至于这顿饭,算是莫心蓝的铺垫,等在那儿的人,应该是他不怎么待见的人。

莫心蓝微笑着甩了下长发,道:“你挺神的啊。许雪委托我介绍,想要认识下你。就是明州商业银行的那位。浙东许家的许雪。”

陆景饶有兴致的看了莫心蓝一眼,“你人面交际挺广的。”

莫心蓝笑道:“我把谜底揭开了,那你还去不去?”明州商业银行进军建业,和陆景旗下的建业市商业银行是竞争对手。但是,她以前欠了许雪家里一个人情,许雪找到她,她实在不好拒绝。

看着莫心蓝精致美丽的容颜,虽说笑颜如花,但是陆景却莫名的感觉到她似乎有些怕自己。此刻,他都能感受到莫心蓝内心的忐忑。一种很真实的怪异感觉。

“吃你一顿饭,要是这都不同意就太不像话了。”

莫心蓝掩嘴娇笑起来。

汉宁区的精英高尔夫球会是吴璇的母亲何欣静经营的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在江州也是名流聚会,交际的场所。

“陆先生,很高兴见到你。”许雪笑吟吟的和陆景握手。她穿着修身的蕾丝衫,低腰性-感的紧身牛仔裤,凸显出翘臀与修-长双腿的美丽曲线,长发飘逸,明艳的都市女郎打扮。

陆景礼貌的微笑道:“上次去建业就听过许小姐的大名,不过停留的时间太短,没有去拜访许小姐。没想到我们在江州见面了。”

他脑子里浮出林清秋收集的关于许雪的资料。

许雪二十六岁,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商学院。在花旗集团旗下的投资部门工作了三年。一年前回国,出任明州商业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业务熟练,能力极强,手段强硬,短时间内就在明州商业银行内部树立起权威。

许雪笑道:“这次委托心蓝小姐介绍,我有些冒昧。听到陆先生这么说,我心里现在放下担忧了。”

陆景笑着点点头,打了个手势。

片刻后,三人换了运动装往球场而去。两名球童拿着球杆、器械跟在后面。快到2号场地上,却是碰到高逸和苏远也拿着球杆有说有笑的入场。

高逸和许雪认识,苏远和莫心蓝也认识,当即都停下来打招呼,寒暄几句,高逸看了眼冷落在一边的陆景,嘴角浮上一丝讥讽的笑容,“陆先生也会打高尔夫球?”

陆景皱眉,道:“会一点。”他没觉得会打高尔夫就高人一等。说白了就是个花时间的富人游戏而已。

苏远看了陆景一眼。虽然他爸分析不能搀和师书记和赵省长的斗争,但是他还是很乐意看到陆景倒霉。据说现在形势对赵省长很不利,不知道这小子怎么还有闲情陪着美女来打球。插话道:“一起吧!心蓝觉得呢?”

莫心蓝穿着贴身的白色运动装,秀丽异常。美乳妙臀,曲线曼妙,明亮的夜灯之下,看着养眼至极。那位明艳的许家小姐都要逊色一筹。

莫心蓝看向陆景。心里却是琢磨着陆景会不会答应下来。

陆景摆摆手,“没必要,各玩各吧。”他不想和苏远、高逸虚与委蛇。上回开发区的土地被这两人横插一竿子的账还没算。

苏远的眼神就有些淡。高逸冷哼一声,转身上了球场。开球后,球童落远。高逸问道:“省里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

苏远微微冷笑,“差不多快了。中-纪委调查组不可能在江州呆着不走,到时候有这小子好看的。”

高逸点了点头。

那边,许雪和莫心蓝先上场。陆景吩咐了球童几句。等球童拿过手机,他拨了个号码,说了几句。将手机给球童,才转身上场。

一个小时过后,陆景名次垫底的下场。两拨人在场地外又碰到。高逸笑呵呵的对苏远道:“我这么说可能显得我涵养不够,不过,有些人技术蹩脚的很,偏偏要玩高雅的运动。看不习惯啊。”

陆景接过球童递来的云冰绿茶,喝了一口,道:“高逸是吧?我建议你现在接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