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89章 谁是老虎

第589章 谁是老虎

高逸看了陆景一眼,对球童打个手势,摘下白手套,挑衅的道:“要不我们一起打一局。”

陆景淡淡的笑了笑,“那就没必要了。”

球童很快拿来电话,果然有未接的电话。高逸狐疑的回拨过去,不大会儿,脸色一变,看向陆景的目光就有些冷。

汉北区今天晚上竞拍的那块地被立丰地产拍走了。百泰集团出师不利。他自然知道立丰地产和陆景的关系。

陆景看了高逸、苏远一眼,转身离开。立丰地产拿下那块地是要作为打响回归江州的一炮。他过问了一声:不能让百泰集团拍到那块地。

莫心蓝微微笑了笑,打了个招呼,跟着陆景离开。许雪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会,追着过去。

高逸被陆景临走一眼,看的心里起火。他现在是无比的希望省里的较量中,唐云放的岳父师书记能搞掉赵省长。那样,陆景这小子的哥哥陆江也没好日子过。届时,陆景还嚣张个屁。

莫心蓝笑吟吟的道:“你和苏远、高逸的关系很差?”

陆景微笑道:“我和他们的关系就没好过好不好?”

许雪赶上陆景的步伐,微笑着道:“以后明州商业银行还需要陆先生多多关照。”

陆景微微一笑。这算什么?来交好,还是来示弱。抑或是来迷惑自己的?许雪这个女人很自信,很有些意思。

楚北省纪委大楼,省纪委副书记胡朝非带着资料走进纪委书记董卫国的办公室。省纪委配合中-纪委调查。副省长唐学森违规违纪一案基本查实。

待客沙发处,董卫国笑呵呵的招呼胡朝非喝茶。对胡朝非这位半路转到纪检线上的干部。他十分欣赏。能坚持原则,又有能力。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汇报了一会案情进展,胡朝非想了想,道:“董书记,上面的人什么时候撤走?”

现在赵省长很艰难,说什么的都有。当然,流传得最广的版本是赵省长即将离开楚北。实话说,他心里很有些想法。赵省长为人是很正派的。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楚北省这两年的发展明显比华省长主政时要快。赵省长的功绩不可抹杀。

董卫国笑了笑,看了胡朝非一眼,道:“不要急。”

胡朝非心里磕碜一下。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心里有些发寒。

董卫国慢悠悠的喝茶,也不解释。中-纪委的调查组,未必就是冲着赵省长来的。虽然,中-纪委的负责同志没有和他多说什么。但是就在楚北这地界上,纪检线上的事,他多少还是能琢磨出一些味道来。

要打的老虎,此虎非彼虎。

“怎么样?”后湖别墅里,陆景拿着酒杯,转身问走进客厅的唐悦。楚北局势。陆景正时刻关注着。新丰公寓里保存的材料他已经交给大哥运作。还有一件需要配合的事,需要他来操作。

唐悦笑着点点头,“和路福丰联系上了,他答应做事。”

陆景沉声道:“你没暴露吧?”

“小波出面的。路福丰不会认得出来。”唐悦走到桌边。倒了一杯酒,猛得喝了一杯。

陆景点点头,看着窗外的夜色。路福丰是东海贸易公司市场部的一个经理。是上次邵秋兰大学同学安雅月的男朋友马委立的高中同学。

陆景需要借他的手做点事情。当然,路福丰是不可能知道事情全部的计划。

同一时间。唐云放正在江州一间别墅里来回走动着。他最信任的手下二虎、云珊都在。

“唐哥?”二虎有点沉不住气,喊了一声。

唐云放摆了摆手。据悉。黄海那里的海关又扣住了他一批车。他得马上去黄海一趟。但是,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正值,他岳父和赵省长较量的关键时候,又被扣住一批车,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别看赵省长摇摇欲坠,但是tm的就是不坠下来。陆江现在是熄火了,但是难保他没盯着自己。所以他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动用关系去把这批车捞出来。

“云珊,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云珊不假思索的道:“唐哥,车不捞出来,好多客户都是下了订单的,不说违约的赔偿,就是信誉损失我们受不了。在黄海那儿,杨四儿正在和咱们争夺市场,所以…”

唐云放点点头,走了两个来回,说道:“好吧。云珊,你去订机票。我们连夜去黄海,早点把事情解决掉。”

云珊答应了一声,出去了。

黄海,新华酒店。包厢的餐桌上,美酒佳肴。唐云放正和黄海海关某处的黄司长推杯换盏。

黄司长喝得微醺,拍拍唐云放的肩膀,道:“唐总,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给你透个底吧。最近风声很严。你这批走私车先得扣着,过段时间再说。”

唐云放笑道:“黄司长,咱们老关系了。我也不藏着掖着,我现在急等着这批货,你看…”说着话,一张银行卡悄然的放到黄司长的口袋里。

黄司长有些为难,“这…”

“请黄司长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黄司长沉吟了会,“我试试看把。”

唐云放笑着点点头。这已经是他到黄海的第二天。送了黄司长离开,突然,手机响起来,东海贸易的总经理刘文舟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唐总,唐总,省审计厅来人要求查账。”

唐云放皱眉,“这点小事怕什么,慌什么?”

说着,挂了电话,给岳父的秘书打个电话,“刘秘书,怎么回事?怎么省审计厅的人会查东海贸易?”

刘秘书道:“有这回事?你等等,我查查。”

过了一小时,唐云放才接到刘秘书的电话,“是审计厅的人擅自行动。还在东海贸易公司里面。唐总,这件事是不是给书记汇报一声?”

唐云放琢磨了下,“我来说吧。”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正要给岳父打个电话时,手机响起来。是云珊的电话,“唐哥,市场部有员工偷听到刘文舟和人说话,准备把公司的账目交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