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90章 惊吓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590章 惊吓

“不可能。”新华酒店豪华的套房内,夕阳斜照进来。唐云放对赶来见他的云珊说道。刘文舟是跟随他多年的老人,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背叛他。

云珊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给她打电话传递这个消息的是东海贸易的副总经理,邱明信。她以唐云放助理的身份负责东海贸易的财务,邱明信是她在东海贸易的得力下属。

唐云放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心里逐渐放心下来。省审计厅的人已经离开公司。这件事处处透着怪异。要说查账,一般是地税局、商业厅这样的单位。管审计厅什么事。东海贸易又不是国企。

从江州的关系反馈回来的情况看,查东海贸易公司好像是赵浩天的反扑。

到晚上八点左右,唐云放拨通了岳父的电话。说了几句,电话里传来岳父低沉的声音:“我知道。要切实、认真的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

在一旁的云珊听得清楚,有些发蒙。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到底管还是不管。她自然是知道唐云放是省委书记的女婿。

唐云放放下电话,哈哈一笑,捏了捏云珊漂亮的脸蛋,“去倒点酒来。”江州那里没什么事。黄海这里事情也办的顺利。现在自然是要庆祝庆祝。

江州。中盛路美食城,楼外楼酒店的包厢。一名脸瘦长,肤色有些苍白的中年人拿着酒杯,脸色有些凝重的道:“小路,你的消息准确吗?”

“邱总,千真万确。”路福丰忙笑着保证道。前些天有人找到他,让他告诉公司的副总经理邱明信:刘文舟准备把公司的账目交出去。

当时他还有些莫名其妙:交账?交给谁?不过看在500万的份上答应下来。公司内部的人都知道邱明信盯着刘文舟那个总经理的位置不是一天两天了。

今天下午,省审计厅里突然来人查账。他才恍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突然的有些害怕起来。他似乎卷进了一场极大的风波中。

只是,这时候邱明信问他,他已经没有改口的余地。

邱明信点了点头,示意路福丰喝酒,神色亲和的道:“小路,等这几天公司的风波结束之后,有没有兴趣到华南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上锻炼一段时间。”

虽说今天省审计厅来查账的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公司人皆尽知。但是,他知道公司老板的后台很硬。就算刘文舟把账交出去,公司多半也不会有事。但是,他却可以用这条消息做点文章。

至于刘文舟为什么犯糊涂,却是有些蹊跷。不过,刘文舟下午和省审计厅的人在办公室谈了2个多小时,谁知道他们谈什么?

“谢谢邱总!谢谢邱总!”路福丰眉开眼笑,连忙表了几句忠心。实则,心里却想:劳资捞了一把赶紧走人。还做什么分公司总经理。

邱明信满意的笑了起来,“来,喝酒,不要拘束。”说起来,他平时从来没注意到公司里还有这么一号人。

在黄远酒店和黄利飞吃了饭出来时,已经是皓月当空、星光璀璨。陆景和黄紫琪坐车返回南园别墅。

黄利飞真给他在香港找到一位宋代文物的鉴定师,当然,头衔挂的某某大学考古学的教授、某某研究所的研究员。陆景已经安排瑞丰公司的人和他接触,请他帮忙鉴定赵礼顺倒卖的那几块古玉。

虽说,赵礼顺判重判轻意义不大,最终肯定是立功减刑、保外就医等方式让他出来。但是,该有姿态还是要有。

车停在新月湖边。湖水里荡漾着乱碎星光,晃眼迷人,夜静谧,微风拂面。虫鸣的声音阵阵。陆景抚-摸着黄紫琪鬓角的秀发,“要不今晚我们去白沙井那儿休息?”

白沙井那儿有紫琪自己设计装修的房子。

黄紫琪娇俏的皱着琼鼻,“你想银燕她们笑死我啊。你最近很悠闲?”

陆景笑着揽住她,夏季穿的轻薄,有种温香软玉入怀的感觉,“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很悠闲?”

他最近一点都不悠闲。具体的事情是唐悦在办。他在后面指挥。目标就是唐云放。

黄紫琪笑道:“不悠闲,你天天喊我出去吃饭?以前来江州可没见你这么清闲过。我设计的都快辛苦死。”

“慢慢来。我等你们的设计成果就是。”

两人说笑着往南园别墅里走去。月色落在整洁的别墅去里水泥路上,清辉柔和。陆景突然接到唐悦的电话。

“陆景,下午省审计厅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陆景嘿然一笑,“有人在帮唐云放的忙,释放警告信号。”哪有审计厅单独去查民营企业的。这不是明摆着放水。

下午的事情根本不是计划内的。事情已经爆发出来了。今天晚上,省里的那些大人物估计都在打电话沟通、协调。

“路福丰哪里说了吗?”

唐悦笑道:“他很配合。明天早上信息会传到黄海那边去。”

陆景笑着点头,挂了电话。

南园别墅8号别墅还亮着灯。别墅庭院里的竹林被从湖边吹来的晚风吹的沙沙响。

黄紫琪伸手,轻轻的摸了摸陆景的脸,肆意的打量着他。散着清澈瞳光的眸子温敛如玉,肤色白皙,脸颊分明。听到的只言片语感觉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但心里倒没觉得他很远。这感觉也够怪的。

陆景温柔的笑了笑,捧着她清丽迷-人的脸蛋,在竹林边和她热吻道别。全然都没留意到有人在门口看到两人的吻别。

手机音乐铃声突兀的在清晨响起。唐云放疲倦的睁开眼睛,身边的女人已经乖巧的爬起来去茶几上拿手机。翘起的雪-白的臀瓣很是诱人。

事情办的顺利,他自然需要女人调剂下。昨天晚上将云珊留了下来,梅开二度之后,现在身子骨还有些乏。

“什么?好的。我知道了。”云珊睡意全无,转身对唐云放道:“唐哥,邱明信给我打电话说,刘文舟反水了。”

唐云放眯着眼睛笑道:“什么反水?我们又不是黑社会。怎么回事?”

云珊走到床边,脸上没有半点笑意,焦虑的道:“邱明信刚刚拿到一段刘文舟的录音。今天上午省厅要传唤你,调查东海贸易走私私车的事情。刘文舟会给你打电话,要你尽快回江州去配合警方调查。唐哥,你去了就出不来了。”

唐云放脸色渐渐的严肃起来,“到底怎么回事?把我手机拿来。你给邱明信拨回去,我要听他解释。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和刘文舟之间的龌龊。”

听着手机里有些模糊不清,但能听清刘文舟的声音。唐云放气得把手边桌子上东西全部都扫到地上。录音里,刘文舟表示会出面检举他,这些话仿佛在他心窝里扎了一刀,血淋淋的痛得他要要发狂。

唐云放沉着脸,拨了几个电话出去。省里正在召开书记办公会研究东海贸易的事情。所能联系上的人都语焉不详,似乎一夜之间,风向就变了。更有几名干部看似不在意的道:“唐少,在江州吧!”这让他心里尤其不舒服。

云珊看了眼墙上的钟,早上九点。默默的穿上衣服。怎么突然间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十五分钟后,刘文舟的电话打了进来。“唐总,我刘文舟啊。省公-安厅要你回江州配合调查。你看是不是早点回来。我感觉这次好像有点麻烦。需要你回来疏通下关系。”

唐云放冷冷的道:“我知道了,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不管刘文舟到底有没有背叛他,这个时候没必要对刘文舟多说什么。

见唐云放挂了电话,云珊从身后抱着唐云放,道:“唐哥,咱们离开吧,账户上那些钱足够咱们过下半辈子了…”

唐云放冷冷的推开云珊。离开?开什么玩笑?他在楚北过得多风光。离开楚北他算什么?

但是,刘文舟对东海贸易的事情可很熟悉。他要是开口说话,后果很严重。他岳父是省委书记不假,如果赵省长反扑的话,他回江州能不能毫发无损的出来?赵礼顺可是被送进去了。

只是,刘文舟并没有动机背叛他,一盘录音说明不了太多的东西。何况是通过手机来听的录音。

唐云放心里又犹豫起来,他不甘心放弃楚北优裕的生活。

手机铃声响起来,唐云放看了看号码,一个陌生号码,皱了皱眉头,还是接听。如此关键的时候,他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电话。

“哟,唐总真接我电话了。搞得我很荣幸啊。”杨四儿欠揍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唐云放感觉像吃了个苍蝇般,准备挂了电话。电话里杨四儿道:“别急着挂,就是和你说一声,东海贸易在黄海的地盘我收下了。下次见你就该在监狱了。哈哈!”

“草尼玛的。”唐云放把手机丢了出去,吩咐道:“云珊,订三张去香港的机票。”他决定去香港静观其变。最迟中午,岳父就会和他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