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93章 梦

第593章 梦

杭城市委副秘书长李学平?陆景嘴里重复了一句。刚才是赵省长的秘书严司至给他打的电话。楚北空缺的两个职位,先定下来了一位。由杭城市委副秘书长李学平担任楚北省委秘书长。

杭城出来的干部,通常意义上被认为秦系圈子的干部。师书记的仕途终结之后,豫北系在楚北的实力大减。赵省长看情况只能留任2年,所以江南系也不能算全胜。

因而,楚北省的政治版图在接下来的一两年肯定是多方共存。现在看来,秦系是在楚北打了一颗钉子进来。

一般而言,省委秘书长都是省委书记的心腹。现在省委书记的人选还没定,倒是先把这个位置定下里,真是有些耐人寻味。新来的省委书记恐怕是个过渡人物。

邵秋兰削了一枚苹果给陆景,坐到沙发上,笑道:“昨天去看丁灵了?看人家丁灵多刻苦,暑假都还在学习,哪像你到处晃?”

“恩。有段时间没见她了。”陆景笑着咬了一口苹果,道:“秋兰姐,你那天和琴姐说了我多少坏话。小漓说她肚子都要笑痛了。”

邵秋兰抚了抚长发,娇笑道:“哪儿还用说啊?你都不知道我那时候可是被你气得要死。天天打游戏机。”

她知道丁灵和陆景的关系。那年由江州去京城的火车上,撞破了陆景和丁灵的好事。

“秋兰姐,你还想着那会的事啊?”陆景将苹果放到茶几的吃碟上,拿纸巾擦了手,凑到邵秋兰面前,微笑着看着她精致美丽的容颜。

邵秋兰仰着头,轻笑道:“我听人说,回忆往事是变老的征兆,大约我也是要变老了。”说着,伸手抚-摸着陆景的脸,轻声道:“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遍地的樱花。白色樱花覆盖在我的婚纱长裙上,然后落在草地上,铺成一道白色的地毯,我们牵着手去教堂…”

陆景歉然的抱着邵秋兰。吻着她精致的脸蛋,上面有两行泪痕。婚姻是他无法许诺的东西。愧疚的情绪仿佛啤酒的泡沫一样翻腾着溢了出来。心里突然的很想为她做点什么。

一手抱着邵秋兰娇软的娇躯,一手拿起手机拨了陈国波的号码。他是立丰地产承建景华科技园四期工程的负责人。

“不管景华科技园四期最终的设计是什么样的,我想在里面全部种上樱花树。只要开白色樱花的樱花树。预算不够,你回头给我打电话。”

陈国波正在白沙井立丰地产的总部里开会,接了陆景的电话,听到陆景的这个要求。答应下来。又听到电话那里有一声女子的娇呼。苦笑着拍拍头。大概陆景又要讨好那个女孩。他得愁去哪儿弄这些樱花树呢!

“啊?”听到陆景的话,邵秋兰感觉心脏仿佛被电击了一样,颤栗的感觉之后,是甜的要心醉的柔情。动情的抱着陆景的颈脖,柔声说道:“你个死人啊,你要把我心里最后的犹豫都赶走吗?”

她并非没有犹豫过、彷徨过。谁不幻想着穿上婚纱出嫁的那一天啊。也知道挣扎逃开,日后肯定会后悔终身。但是知道陆景去见丁灵,心里的犹豫不自觉的又盛了几分。

只是,现在却又蓦然发现,她付出的感情并非没有得到回应。回应的是很炽烈、滚烫的感情。让她无法拒绝被融化。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份感情或许会分为许多份,给不同的人。

看着邵秋兰琉璃般乌黑晶莹的眼眸。里面泛着水汽,就算是哭过,她俏丽精致的眼睛也十分美丽。陆景突然的想起重回九六年第一眼看到她时的情形,内心里涌起柔情,对邵秋兰他心里始终有份特殊的感情。

低头吻住了她鲜花般娇嫩的红唇。邵秋兰热烈的回应着。

“噢--。你们两个…”陈苏子打开房间门,惊讶的看着异常狼狈的邵秋兰和陆景。显然,刚才两人没干好事。她和宋雨绮才从海里游泳回来。

邵秋兰俏脸绯红的急匆匆的进了卧室。刚才热吻之际,她胸衣的扣子都被陆景解开了。

陆景咳嗽一声,抢先问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邵秋兰来香港后一直住在陈苏子和宋雨绮合租的公寓里。这几天三人自然是按照陆景的想法住在影湾园这里。

宋雨绮眼睛里闪过一丝失落。心脏仿佛碎掉了一般,扭头进了卫生间。手里的衣服袋子落在地上都没察觉。

“玩够了。”陈苏子郁闷的瞪了陆景一眼,“我说你和秋兰姐怎么不去海滩上玩呢。你小子真混蛋。”说着努努嘴,“雨绮都伤心得要死。你就不能隐蔽点吗?”

陆景尴尬的揉揉眉心,“我回头和她谈一谈。”

晚上在露台餐厅吃晚餐。宋雨绮推说身体不舒服,没下来。富丽堂皇的餐桌处,陈苏子啧啧两声,笑道:“我是不是也该推脱身体不舒服,免得在这儿当电灯泡。”

她傍晚的时候接到父亲的电话,说陆景突然的要在江州种樱花树。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给秋兰姐种的。

邵秋兰略带羞涩的嗔道:“苏子…”

陆景抿着红酒道:“哦,忘了问你,你哪位男朋友呢?改天约出来一起吃顿饭,我马上要回江州了。”

陈苏子吃着牛排,狠狠的咬了一口,“吹了。我碰到他在商场里和别的女人逛街。”说着,瞪了陆景一眼,“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陆景抗议道,“你这个表现很像怨妇。”

陈苏子翻了个白眼。给宋雨绮叫了一份晚餐。刚出餐厅,陈苏子撇撇嘴,“陆景,把那小子打一顿,下午就是他在骚扰我和雨绮。”

她心里一团火憋得慌。一边是好友邵秋兰,一边是好友宋雨绮。她都不知道该偏帮谁。至于陆景这混蛋,就是该被声讨的主,给女人踩上两脚才解恨。

陆景皱眉,问道:“是哪位?”顺着陈苏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左手侧,一名男子和一个女子往门口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