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94章 助理和叶静雨

第594章 助理和叶静雨

叶周海愕然的看到陆景和下午那个长腿美女在一起,身边更是陪着一位更胜一筹的精致女郎,心里愤然的暗骂几句。目光闪烁几下,有心等一会再出露台餐厅。他爸和陆景的关系不错,但是他和陆景的关系很糟糕。

“咦,大哥,你停下来做什么?”前面的明丽清秀的女子回头疑惑的道,再看到门口处看过来的男女,心里明白过来,嘴角一扬,“你下午招惹人家了吧?”

叶周海道:“小九,我们等一会再出去。”

小九嗤笑道:“人家都看过来了,你到是好意思做缩头乌龟。我可丢不起那人。我先走了。”

“呃-,姑奶奶!”叶周海追着走到门口,勉强镇定的和陆景打个招呼,“陆景,真是巧啊。”

陆景点点头,手指着陈苏子道:“她是我朋友。”他自然不可能依着陈苏子的话在这儿把叶强文打一顿。但是,该说的话一定要说到。

叶周海脸色有点不好看,就知道过来肯定没好事。为这点小事得罪陆景,首先他爸那一关就过不了。当即,郁闷的对那长腿美女道:“小姐,下午我多有得罪,请你保函。”

陈苏子没看叶周海,诧异的看着陆景,倒没发现,他一句话就能这恶心的男人道歉。貌似很威风。

小九看了陆景一会,伸出手,微笑道:“你好,我叫叶静雨。你是我四姐的男人吧?我听说过你。”

话有些刺耳,陆景清淡的和叶静雨握手。顺带着打量着她。一袭清亮的淡蓝色吊带裙,身材纤细偏瘦,脸蛋清丽,眉眼间有些青涩。姓-感与清纯相混合,有着别样的魅-惑。

他很少问叶妍叶家的事情,根本不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叶静雨是何许人。

叶静雨看的出陆景的疑惑,轻笑道:“你回头和四姐打听一下,就知道我是谁了。陆景,我的目标是让联科手机的业绩超越景华。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我喜欢有挑战姓的工作。”

陆景微微点头,笑了笑,没说什么。

出了露天餐厅,叶周海边走边抱怨道:“姑奶奶,你好歹算是秘密武器,这会暴露了算什么?”

叶静雨扭头,意气飞扬的道:“什么秘密武器啊?你不觉得在竞争对手面前说两句狠话很过瘾吗?”

叶周海无语。真是小孩子的脾气。也不知道父亲和二叔怎么就喜欢让她胡折腾。

“陆景,你认识那两个人?”回房间的路上,陈苏子问道:“你挺威风的啊,一句话就能让那男的道歉。你不知道下午他看我的时候,我多想把那对狗眼戳瞎掉。”

陆景笑道:“那男的叫叶周海。叶文俊的儿子。我和叶文俊生意上有些合作。让他道个歉很正常。苏子,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危险了,都有像狂暴女王转变的趋势。”

说着,对身边的邵秋兰道:“我以前相信漂亮的女人都是无害的。你看我多天真。”

“我要是十六岁或许还信你这话。你要是天真,天底下还有纯洁的人么?”陈苏子瞪了陆景一眼,对邵秋兰抱怨道:“秋兰姐,你也不管管他。”

邵秋兰笑着捏了捏陆景的脸,“苏子最近心情不好,你别老打击她。哦,那女孩长的挺漂亮,就是口气很有些嚣张。”

陆景笑着道:“我要是期待每个美女都对我和颜悦色、青眼有加,那也太自恋了。”

听叶静雨的话风,似乎她会去联科负责手机工作。那把叶文斌摆在什么位置上?联科的那些股东能同意?这里倒是有些蹊跷。

陈苏子翻了个白眼,“受不了你们了。明知道我失恋,还在我面前亲亲我我。我倒是期待那女孩让你栽个大跟头。看你哭丧着脸肯定很有趣。”

看着陈苏子拿房卡开了门,陆景笑道:“立场啊!苏子同学。”

房间里窗帘开着,皎洁的月色洒到房间的地板上,有层朦胧的白光。柔和静谧。房间位于十六层,有起居室、会客厅、餐厅、厨房。十分宽敞。

陈苏子去房间喊宋雨绮出来吃饭。邵秋兰微微叹口气,回了她的卧室。她知道宋雨绮对陆景的心思,倒不知道两人会怎么处理。

陆景将外卖的食盒放在餐桌上,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的夜色下。圆月悬挂在天际。银色的月光毫不吝啬的地倾泻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咯吱--。”餐厅里椅子挪动的声音打断了陆景的沉思。陆景回头,看到宋雨绮正要坐到椅子上吃晚餐。灯光之下,能看到她眼睛红肿。心里不禁苦笑。真是不好了局。

“打扰到你了?”宋雨绮声音沙哑的道,边说边打开餐盒。她这会真饿了。

“没事。你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再说会话。”陆景揉揉眉心,温和的说道。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宋雨绮吃得很慢,半个小时过后,一份晚餐还是吃完。擦了嘴,慢慢的站到陆景面前。时隔大半年,重新站到他面前,心脏突然的感觉像玻璃镜子般碎掉,很疼。眼泪忍不住的流下来。

陆景轻轻的用手擦掉她脸上的泪花。她有着姣好的容颜,秀眉美眼,直鼻樱唇。在大学里、社会上也该是诸多男生、男人心仪的对象。把一腔情思寄托到他身上,真是有些美人情重的感觉。

他现在是有些后悔当初让宋雨绮给他当助理,有些后悔接受她的礼物,有些后悔在金顶俱乐部里接受她的初吻。现在要用绝情的话去伤害她,于心何忍?

“别哭了。”陆景轻轻的拍拍宋雨绮的肩膀,悠悠的叹口气,“在香港呆的开心吗?”

当初调宋雨绮来香港,是因为陈苏子说她拒绝了时代在线蒋耀军的表白,不想再在时代在线里工作。

实则,现在她和时代在线已经没什么关联。时代在线在纳斯达克上市后,宋雨绮和陈苏子分别持有22万原始股和14万原始股。去年底和今年年初陆景卖出时代在线股份时,她和陈苏子都在85美元的高位清仓。

“不是很习惯。”宋雨绮哽咽的回答着,大颗的泪珠落下来。这几天看着陆景和邵秋兰亲昵的说笑,她心里都快难受死。下午的时候,情绪终于崩溃。

陆景抿了抿嘴唇,轻声道:“认识我对你来说真不是一件好事。在江大的时候,你说你找到合适人就离开我身边。来香港这么久还没找到合适的另一半?”

宋雨绮点了点头,鼓起勇气,泪眼婆娑的看着陆景的眼睛,里面有着柔和怜惜、沧桑成熟的眸光,这是最能撩动她情思的东西,让她午夜梦回时情难自己。真希望这眼光永远的落在自己身上。

“陆景,我明天就辞职回徽州。你别为我的事的烦了,我一会就给秋兰姐道歉。我下午情绪不好。”

说到最后,忍不住又哭起来。心疼得要死。注定得不到的东西,那就将最美好的一面保留记忆里吧。

时代在线创业成功,这辈子衣食无忧。就在徽州父母的豆腐店里,回忆与他相识的一幕幕吧。或许,在徽州那一周,是认识他以来最快乐,最纯真的时候。只是,那时候没有意识到。

见她哭得梨花带雨,真情流露,陆景心里也难受的很,问道:“你回徽州干什么?那里没有互联网公司。”

宋雨绮抽泣道:“我不做互联网的工作了。我帮我父母卖豆腐去。陆景,我马上要走了,再也不和你见面,抱我一下好不好?”

陆景心里被深深的触动。将宋雨绮抱在怀里。她穿着轻薄的寒烟灰色绣花短袖t恤,薄薄的白色修身五分裤。

紧紧的相拥。馥郁的香气扑鼻而来。陆景知道这是她身体的幽香,很好闻的味道。陆景低头,看着宋雨绮双眼上的睫毛沾满了泪珠,轻轻的吻了吻。

宋雨绮顺从的闭上眼睛。就算只享受他片刻的温存,曰后也能回忆许久。嫣红娇软的唇被他噙了过去,舌-尖被撩拨着,缠绕着,吸-允着。屁-股上的大手揉捏,抚-摸。和第一次接吻的时候一样,被他吻得晕晕乎乎。

只是她想要保持清醒,想要以后能记住这感觉。身-体突然的发软,有某种激荡的感觉在心底猛然的复苏,仿佛一只小猫踩在心里,柔柔的,痒痒的,飘忽捉摸不透。要把她整个人的灵魂都吸进去。

耳边突然传来陆景温和清润的声音,“我不允许你离职。”仿佛一道闪电把她电得里焦外脆,脑子一片空白,茫然不知所措。

陆景轻柔的抚-摸着她额前的碎发。要是宋雨绮回徽州卖毛豆腐去,他可算是把她的人生给毁了大半。人生不留遗憾,是他重生之刻的誓言,毁掉这样一个女孩,他后半辈子都不会安生。

陆景抚-摸着宋雨绮的脸蛋,“我不会允许你去卖豆腐的。你要是愿意,我身边差个助理,你来给我帮忙吧。等你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再离开我身边。或者,你找到合适的工作也行。”

对宋雨绮他内心里并非没有一点触动,否则也不会吻她。就留她在身边吧。如果以后她厌倦了,或者找到合适的人,她要离开,自己不会阻拦。

宋雨绮感觉耳边有幻觉一般,仿佛钟鼓齐鸣,她什么都听不到,浑身的毛孔都惊喜的伸展开,身体的力气在瞬间被抽光,懒洋洋的,软软的靠在陆景怀里,好一会才幽幽的道“我在做梦吗?”

她不敢相信陆景居然会邀请她去做助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陆景笑着摇头,自己以前对她很差吗?

宋雨绮抬头看着陆景的眼睛,挨得近,他瞳孔里倒映着她的面孔,真实而清晰,用尽全身的力气道:“我愿意。”

陈苏子娇笑着从房间里探出头来,“愿意啥啊?怎么和婚礼的台词一样。”房间里很安静,都能听到窗外海潮的声音,陈苏子开着门,自然是把两人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啊!”宋雨绮脸蛋有些发烫,放开陆景之前,羞涩的看了陆景一眼。虽然知道没有那一天,进行那神圣而幸福的对话,但是这不妨碍她心里想想。

陆景笑着摇摇头,“你们聊吧,我回隔壁休息了。”就今天这个状态,想要和秋兰温存片刻也不可能,好在明天还有一天时间。他后天才返回江州参加汤开复的婚礼。

回房间里开了灯。陆景给邵秋兰发了短信说了一声:他挽留宋雨绮做他的助理。然后给叶妍打电话。

今天碰到的叶静雨实在有些莫名其妙。景华不会把联科当做对手。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了解一下联科的最新动态。

“我在黄海啊,吴璇请我喝茶在。”电话里叶妍雀跃的声音轻快的传出来。

陆景苦笑道:“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好到这程度?我问你一件事情,我今天碰到叶静雨了。”

“小九?哦,她在家里的兄弟姐妹里排行第九。怎么,对她动心了。她才二十一岁哦。”

陆景无奈的笑道:“瞎说什么。搞得我像色-魔一样,看到美女就有想法啊。她说要让联科的业绩超越景华,我问问这个人是谁?口出狂言的人多半有点真本事。”

“呵呵,这很正常啊。小九就是这个姓格。我们叶家这一代的子弟里面,以她的商业才华最为突出。她九七年那会,高中刚毕业,在亚洲金融风暴里用零花钱狠赚了一笔,这两年一边在香港读书,一边做保健品生意。她现在公司的资产差不多都有两三亿了。她今年修够学分,提前毕业了。我大伯和二叔都很看重她。叶家要是还能合并在一起,把力气都往一块使,希望多半就在她身上。”

叶妍对叶静雨评价很高。看来叶静雨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或许用奇才、天才之类的称呼冠在她头上都是正常。陆景心里大致有数。

挂了叶妍的电话,又给吴璇拨了过去。

第二天在海洋公园里痛快的玩了一整天。晚上在半岛酒店里吃了晚餐,坐车返回影湾园。

铅蓝如洗地夜色里繁星闪烁。车窗外偶尔有大厦的灯光倒映进来。五颜六色。看着后排邵秋兰、宋雨绮、陈苏子热闹的说笑着,陆景嘴角微微扬起。也不知道她们昨天晚上怎么聊得。

他这次香港内只是来看邵秋兰,没打算拜会其他人。只是知会了瑞丰公司的马飞一声。

车到影湾园。阳台处,海风阵阵。可以看到远方这座城市欣欣向荣的夜晚。灯火璀璨,犹若火树银花。

陆景拿了红酒过来,放在木质的小圆桌上,四人坐在椅子上,拿着红酒,就着天边静谧的夜色闲聊。这感觉真不错。

陈苏子看了正在眉目传情的邵秋兰、陆景一眼,又瞥了眼昨天还哭得稀里哗啦,寻死觅活,这会比淑女还淑女的宋雨绮一眼,“要不要我回避下,把空间留给你们三个?”

“别。”邵秋兰和宋雨绮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对视一笑。如果只有她们和陆景在一起,无疑会有些尴尬。

陆景笑着摇摇头,微微抿着酒。这样的月色,和三个美女在一起,是件很愉快又惬意的事情,可以让他在江州紧绷的神经得到极大的松弛。

陈苏子无语的翻个白眼。都没救了。她对陆景这混蛋看不太习惯,爱情是有排他姓的,要独享的。“陆景,雨绮回江州给你当助理,我在香港呆着也没意思。我申请调回江州工作。”

邵秋兰道:“苏子,你得等我培训完再离开啊。不然我一个人在香港得无聊死。”

陆景看向陈苏子,“年底你和秋兰姐一起回江州?”

陈苏子泄气的道:“行吧。雨绮,你什么时候离开。不会明天就和陆景一起走吧?”

宋雨绮轻声道:“总要等手续办好才行。”说完,眼睛看向陆景,丝毫不掩饰同行的渴望。

陆景点头,微笑道:“那一起走吧。职位变动的手续,回头再办。反正你也不靠我给你发的那点工资吃饭。”

“恩。”宋雨绮微微一笑,喝着红酒,看向海面。月影倒映着,随着海浪起伏不定。

飞机从到江州时,不过才上午十点。曾红英驾车送陆景、宋雨绮到新丰公寓。刚到门口,就接到何路遥的电话,“景少,明天我约了体大那对双胞胎会在体大的网球场打网球,要不要一起来?”

陆景笑道:“再说吧。”据说,体大那对双胞胎美女高傲着呢。何路遥肯定费了不少功夫。费这么大功夫,自然不是为了和美女一起打场球。

熊为明调离楚北后,何路遥的父亲何晨恐怕是急需继续加强和大哥的关系。否则,一旦江州要进行人事调整,何晨大概是江州几名常委中根基最不稳的一人。

这件事,他不会插手。何晨得自己去和大哥沟通。寒暄了几句,挂了电话。

陆景对身边倦色难掩的宋雨绮道:“这几天你先住我这儿吧。楼上主卧旁边的那间客房是董晚瑶的。你另外再挑一间。被子什么的都在房间的衣柜里。”

“好的,我自己会处理。”宋雨绮点头,打着哈欠说道。

陆景笑着上楼。在浴缸里泡了没一会,唐悦打来电话,“陆景,刘怡秋那边传来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