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95章 棋子、襄水

第595章 棋子、襄水

“刘勇志可能有意前往黄海任职。昨天他让刘怡秋到京城,特意过问了黄海各方面的情况。”

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到一边,陆景揉揉眉心。消化着唐悦传来的消息。近期楚北政坛震动,黄海那里同样洗牌了一次。原市委书记即将退休,鲁东省委有意调整黄海市的班子。

黄海是鲁东重镇,经济、文化中心。副-省-级城市。与鲁东省会徐城并称鲁东双城。政治地位十分突出。历界市委书记都是高配省委副书记。

刘勇志想去黄海,自然是瞄准了黄海市委书记一职。以刘勇志43的年纪,虽说丧失参与登顶竞逐的可能,但他仍有机会成为所在派系的代言人。

和前世相比,刘勇志去黄海的时间提前了两年。前世里,他是竞逐一个正省职位失败后,才去的黄海。

想到这儿,陆景捧起浴缸中的热水拍拍脸。鲁东省早期的洗牌、楚北省的这次较量,无意中,自己给很多不相干的人,甚至是对手创造了不少机会。

刘勇志想去黄海,找刘怡秋询问黄海方方面面的情况,实属正常。刘怡秋在黄海拥有一家资产两三百万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在黄海接触的干部层次不会太高。但是,作为刘勇志的情人,她无疑是很受刘勇志信任。

只不过,刘勇志大概还不知道他信任的情人是枚棋子。

陆景没打算阻止刘勇志去黄海。以刘勇志的水平,只要稍作动作,他自然能知道是从哪儿走漏的消息。刘怡秋这枚棋子只有动用一次的机会。自然要留待以后关键的时刻。

汤开复在江州的婚礼设在楚北国际大酒店。陆景准时在中午赶到。门口处。鲜花簇拥、红地毯铺地,宾客往来。十分喜庆。汤开复和林婉如穿着黑色的礼服、白色的婚纱站在门口迎宾。

陆景把手里的红包交给一旁的礼宾人员,对笑得肌肉僵硬的汤开复道:“我还以为我这份红包能省了。没想到还是要交啊。”

汤开复揉揉脸。笑道:“你可跑不了。这礼金回头都要捐给希望工程。所以你也不用可惜了。唉,幸好训练过,不然现在笑的比哭还难看。”

楚北7月份的较量惊心动魄。赵浩天绝地翻盘。他对陆景如何拿到唐云放走私的证据实在有些好奇。当然,他不会去问陆景。

陆景笑着点点头,道:“你这话我视为幸福的得瑟啊。别人想和林小姐这么美丽的新娘子站在一块都不能。”

林婉如娇笑道:“陆景,你还叫我林小姐啊?”

林婉如性子活泼,陆景也不介意和她开玩笑,笑道:“哦,我应该叫你汤夫人了。”

林婉如笑着白了陆景一眼。又甜蜜的看了汤开复一眼,才对陆景道:“你和开复是朋友,叫我的名字就好。谢谢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说笑几句。正好又有宾客前来,陆景就在汤开复表弟的带领下往里面走。三楼的大厅里摆了十几桌。陆景眼睛一扫,倒是看到不少省里和江州市里的干部。

今天这个婚礼汤书记的本意就是联络感情。当然,汤书记不是和下面干部联络,而是和他自己圈子内的干部联络。不过,高等政治生活中,单独召集部下聚会可是大忌。所以。今天才会有这么多像自己这样的陪客。

跟着汤开复的表弟到大厅的右侧一处圆桌。到有两个熟面孔。市计委主任齐克强和常新县的县长付天赫然在坐。

陆景对汤开复的表弟道谢,微笑着和站起来的齐克强握手。齐克强亲热的笑道:“景少,有段时间没见你了。”

“去香港玩了几天。”陆景微笑着和他寒暄。齐克强最热心跑官。以前还想走他的门路去云春。最终没能成行。在这个场合碰到他实在正常。

说着话,又在齐克强的一一介绍下。和桌子上其他人礼节性的寒暄几句。近十人,全是省里各市的副厅-级干部。其中有名襄水市的副市长多打量了他几眼,显然是听过他的名字。

说笑着。婚礼的酒宴很快开始。等新郎新娘挨桌敬过酒后,陆景就准备离开。虽说满桌的厅干。但是他没什么兴趣结交。

刚出了回廊,身后突然传来声音。“景少,有时间吗?我请你喝杯茶。”

陆景回头。是刚才同桌的襄水市分管工业的副市长陈跃信。陈跃信四十多岁的年纪,清清秀秀地,从面相上很容易给人好感。

见陆景似有些疑惑,又似有些不满,陈跃信忙微笑道:“景少,我在襄水友谊公司收购的签字仪式和你见过。现在襄水市第五汽车厂等米下锅,急需资金,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几分钟的时间。”

陆景心里一动,微笑着打个手势,“看来陈市长对自己很自信,几分钟就能说服我投资。那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陈跃信心里松口气,倒没想到陆景这么好说话。只要有开口谈五汽状况的机会,他有自信和陆景聊上几个小时。

从汉北区的市区绕道汉生软件园到景华科技园的枫叶园里。找了一家幽雅的咖啡馆坐下闲谈。陆景偏爱这种休闲式的谈话方式。

今年五月我国与欧盟签订加入世贸双边协议之后,加入世贸组织已成定局。汽车消费需求在入世之后将会不断的升温,直到2003年达到沸点。

景华旗下有建业昆成汽车公司,年产能五万辆。如果有机会把襄水市的五汽吞下,他自然乐意。有孙雄志在襄水,而熊为明又调离楚北。景华进入襄水投资不必再像之前那样畏首畏尾。

“襄水市第五汽车厂成立于1982年,是襄水市的大型国营企业。但是今年来因体制僵化、管理方法、人才流失等问题,举步维艰,数以万计的下岗职工生存都有问题。成为困扰襄水市政府的老大难问题。现在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地步,经市政府办公会议的研究,准备将襄水市五汽出售,但是资方需要负责下岗职工安顿的问题…”喝着咖啡,陈跃信向陆景介绍着襄水市五汽的情况。

陆景偶尔插话问几句,谈到了一个多小时,陆景并没有急于表态,而是道:“陈市长所说的情况我知道了。我需要让景华的投资团队进行评估,改天我再请陈市长喝茶。”

陈跃信忙笑道:“那我等景少的消息。等景少去襄水,我再好好招待你。”他也没指望一次性就说服陆景。总得给陆景反应的时间。实际上,如果他能说动陆景到襄水市收购五汽厂,政治意义大于对经济意义。

和陈跃信道别后,陆景坐车由湖心路往江大而去。夕阳西下,粼粼湖波,红色玉盘,景色美轮美奂。

陆景手指头压着眉心思索着。刚才陈越信的话里根本没提襄水市委,虽说襄水市里的一些人物和孙雄志不对盘,但陈跃信表现的太明显了些。显然,他知道自己和孙雄志的关系。那他又是哪条线上的干部呢?

“呵呵,这其实说明陈跃信是打算靠拢孙雄志。不过他走了个迂回路线。”黄致远拿着酒碗一边喝一边给陆景分析:

“熊为明调出楚北,他的根基之地襄水现在可是省里诸多大佬眼中的肥肉。孙雄志大概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十分关键。要是尽快的把襄水的局面控制住。拿下襄水,等于把菜捂到赵省长的盘子里,其他大人物有意见也没话说。不然,等襄水市委书记张惜明重新稳住根基,结果就难以预料了。”

陆景点点头,轻轻的抿了口酒,奇怪的问道:“黄老师这酒是白云飞天?你现在没有自己酿酒了?”

黄致远笑呵呵的叹口气,“自己酿得终究是没酒厂的正宗啊。我和何家大丫头说好了,每月给我供应十斤。”

陆景微微笑了起来。脑子里浮起何梦瑶那张清丽脱俗,清冷明艳的容颜。“这样也好。省却不少功夫。”

黄致远问道:“汤书记儿子今天举办婚礼,现场到了很多干部吧?这次省委书记他有没有希望?”

陆景摇摇头,笑道:“预计上面会选派派系色彩比较淡的干部前来楚北坐镇。其实,算算年纪的话,两年之后年纪要到点的人物,够资格来楚北的也就那么几位。”

论阴谋诡计、算计人心种种手段,黄致远的水平无疑是顶尖的。但是一省的封疆大吏位置争夺,靠的是综合实力。而且,那个层次的秘闻黄致远接触不到,琢磨不透实属正常。

到楚北最热门的人选是现任西部某省的省委书记宋海俊。历任湘南、琼南、中原等地省部要职。身上的派系圈子很淡。不过,听说他的思想比较保守。或许,对景华而言,他到来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和黄致远在已经搬到师南路的好再来餐厅吃着小菜,边吃边聊着楚北的形势。以目前的形势而言,大哥要是能在换届之前担任江州市委书记,然后在换届之后兼任省委副书记周贺军退二线后留下的空缺,将是一个完美的方案。这样和杨修武的竞争之中将会不落下风。

陆景的手机响起来。黄紫琪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陆景,我们的设计方案定稿了。明天交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