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00章 收购前提

第600章 收购前提

“朝晖,襄水五汽的事情你要抓紧时间尽快、妥善的解决。.”张惜明淡淡的说道。

麦朝晖先应承下来,道:“我会办好的”。心里暗自有些奇怪。前些天有襄水五汽的职工上访。据说开书记会时,张书记是把问题丢给了孙雄志解决,怎么这会又改口要他处理呢?

说完,又试探道:“书记,这件事说到底是钱的问题,只要市里出面把那数万名职工的工龄买断,解决掉这个包袱,襄水五汽的资产会很抢手。现在问题是市里的财政预算早就确定。孙市长那里…”

孙雄志到襄水之后,借着省里张副省长来襄水视察的机会逐步聚拢了一批干部。今年市里的财政预算体现了他的意志。这是张书记心中的一根刺。

张惜明忍不住皱起眉头。这个麦朝晖,这时候还不忘在自己面前给孙雄志下眼药。小聪明过头了。淡淡的道:“陈跃信给襄水五汽找了一个买家。咱们襄水五汽就算是丑女嫁汉,也要多挑几家吧?”

说着,挂了电话。

在官场上,上位者要做事情,必须要有威信。假如孙雄志把襄水五汽这个老大难问题解决。他在襄水市干部心中的威望肯定会得以提升。从而打开在襄水市的局面。

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现如今襄水、楚北的形势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啊?”麦朝晖神经猛的绷紧。显然,张书记对他有些不满了。而且这件事还牵扯到对头陈跃信。

面色为难的琢磨了一下张书记的话。心里慢慢有点谱。他得去找个投资商来襄水购买襄水五汽。问题是,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接受市里要求全部安置襄水五汽数万名职工的要求。那可都是拖家带口的主。当人家商人是傻子吗?

麦朝晖头痛的拍拍脑袋。寻思着去哪儿找投资商。

陆景和孙雄志约了明天晚上见面。在黄远酒店餐厅里吃过饭,和黄紫琪去襄水市中心闲逛。

逛街回来后,陆景洗过澡,泡了咖啡在落地窗边俯视着襄水市的夜景。他在思考着景华的路。

虽说那天和陈笑说过要走财团的路,但是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景华现在的主营业务是手机。曰后还会进一步挖掘在消费电子方面的业务。

这次收购襄水五汽则是会扩大昆成汽车的规模,进一步增强景华的汽车业务。昆成汽车消化襄水五汽的资源后,必定也会成为景华一个强势的利润增长点。

秋山饭店奢华内敛的房间里,陆景笑着和孙雄志握手,“不请自来,孙市长莫怪啊。”

孙雄志笑道:“不请自来,我也欢迎。我是真希望你时常来襄水走走。”说着,亲热的拍拍陆景的手,“我们先吃饭,慢慢聊。”

孙雄志身边的一名戴着眼镜,秘书模样的中年人悄然退了出去。没一会,穿着红高开叉旗袍的服务员送来酒菜。四样小菜,一碟花生米、一瓶五粮液。

喝着酒,边吃边聊。再次见面,楚北省的形势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笼罩在楚北上空中的阴云已经消散。

孙雄志内心里很好奇楚北那场终极较量的过程。但,终究是没问陆景。转而说起陆江在江州的改革措施。

“陆市长在江州搞的下岗职工保障体系,我看就好的很。虽然不能说百分之百解决问题,但至少能解决一部分下岗职工的问题。襄水是楚北的第二工业基地,下岗职工是个老大难问题。襄水的财政到底是底子太薄,不如江州。没有就业机会,下岗职工再培训上岗也难,说到底,还是要发展地方经济,创造就业岗位。”

陆景笑着和孙雄志喝了一杯,没说话。倾听着他的阐述。

孙雄志吃口菜,笑了笑,问道:“陈市长给你提过襄水市政斧的条件没有?”

陆景笑道:“我听昆成汽车的翟伯慎说了。襄水市政斧要求全盘接收、消化襄水五汽的职工。”

孙雄志期盼的道:“这一点你能不能答复我?这是市委常委会给收购襄水五汽订得前提条件。”

他已经听秘书邵浩汇报过。今天第一轮的谈判中,昆成汽车的答复是:不能保证原来的襄水五汽的职工都能重新上岗。而是要竞争上岗竞争,择优录取。同等条件下,会优先考虑招收原工厂的工人。

陆景微微笑了起来。孙雄志不会莫名其妙的谈起大哥在江州的改革。却是为这番话做铺垫。

要说对楚北政坛的震动,江州市政斧正在实现的《江州市公务员服务要求细则及处罚条例》更被人关注。

条例是真刀真枪的解决群众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问题。市政斧正在酝酿月底对群众反映态度恶劣、经市政斧督查室确认的公务员进行全市通报。

一次通报之后,一年之内不得提拔。三次通报之后,将会进入花名册,并对其进行调岗。并且,组织部提拔干部时将会参考这个花名册。

“这个要求我同意。不过,襄水市政斧要在土地、审批手续、水电等方面对昆成汽车给予补偿。”陆景笑着道。

孙雄志微愣。陆景的条件实在太优惠了,道:“这个没问题。”说着,又微微沉吟,看着陆景道:“你是打算在襄水扩大汽车生产规模?”

陆景笑着点头,“轿车市场很火爆,我很看好国内的轿车市场。”

孙雄志的困境,他大约能猜到一点。这个时候助推他的仕途,曰后自然能有所回报。

襄水市等着收税,现在自然不必提税收优惠的条件。其实,有土地补偿这一条就足够。

只要再打造一个厂区,甚至打造一个汽车工业园区,安置数万人的费用就补贴回来了。或者,以住房代替货币对职工进行福利奖励,这其中的差价也足以补回安置费用。

“行。”孙雄志笑了,拍拍桌子,高兴的道:“景华有意在襄水大展雄图,这是好事,我鼎力支持。相信曰后襄水的发展也会回馈此时景华的付出。”

到襄水之后,虽然很快如同磁极一样在身边聚集了不少人,但实际,他并没有获得襄水权力游戏的入场卷。而解决襄水五汽的问题,势必能把帮他打开局面。

掌管人事的书记有发言权,钱袋子里有钱的市长同样也有发言权——没钱的自然没发言权。

听着孙雄志的许诺和暗示,陆景微微点头,“孙市长,咱们再喝一杯。”

说笑着,天南地北的闲聊着,气氛很融洽。饭后,服务员送了果盘上来。吃了西瓜,孙雄志道:“去楼上酒吧再坐一会。”

和陆景聊得有些意犹未尽。陆景在经济上的看法很有见地。他是搞党务工作出身,在经济上是短板。今天闲聊很有收获。

陆景笑着同意。

作为襄水市政斧的接待单位,秋山饭店的六楼有酒吧、歌舞厅等室内休闲娱乐场所。顺着红地毯往走廊里走,有美貌的服务员娇脆的喊道:“市长好!”

快到酒吧时,隔壁歌舞厅的门半开着,传来刺耳的音乐声。孙雄志皱眉,喊过一名服务员,“把裘娟叫过来。”

裘娟是襄水市政斧接待办主任。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蓝色的制服,前凸后翘,急匆匆的赶来,“孙市长,您找我?”

孙雄志不悦的指着歌舞厅道:“怎么回事?搞得乌烟瘴气。这样的环境,酒吧里还怎么招待客人?”

裘娟看了孙雄志一眼,小心翼翼的道:“是麦市长安排的舞会。我让他们把门关上。”说着,吩咐旁边一个服务员一声。

心里暗暗叫苦。把门关上,谁知道里面那些畜生能干出什么事。门开着,那些小姑娘有个万一还能跑出来。

孙雄志皱起眉头,对陆景道:“襄水市的陋习啊。总是要安排一场舞会,跳支舞,才显得待客热忱,尽心尽力。”

陆景点点头,笑道:“地方习俗有时是传统,也是陋习。”

裘娟就瞥了陆景一眼,心说:孙市长点评陋习,那是因为他是市长。你什么身份,大言不惭的说这样的话。

突然,半开的门里冲出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漂亮年青女孩,脸上充满了恐惧,看到裘娟,忙抓住她的手,“裘经理,那些人摸我那里。我不跳了。”

裘娟抱着女孩的肩膀,心里气氛至极,只能无力的拍了拍。

一名高个子、满脸青春痘的男子从歌舞厅里冲出来,骂骂咧咧的道:“你妈拉个巴子,跑什么?摸一把又不会怀孕?”

孙雄志不满的道:“你这是什么话?”说着,对裘娟道:“报警处理。”

“哟呵,你蛮横的啊。”青春痘上下打量着孙雄志,伸手虚戳了戳,“市里的小干部?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说话悠着点,风大容易闪舌头。”

裘娟道:“陈师长,这是我们孙市长。”这个陈师长是秋山饭店的苦主。每回来十几个人,麦市长都要打招呼要求安排舞会。搔扰服务员是家常便饭。她向市里投诉也没用。弄得她苦不堪言。

“市长又怎么了?劳资们天天训练、流血流汗。几个月才出来放松一下。来市里跳个舞你们些地方上的干部还唧唧哇哇。”高个青春痘不屑的说道,不过伸着的手却是缩了回去。

孙雄志气得脸色发白,发作道:“什么鬼话?你们那个单位的?我会向你们领导投诉。”他上任以来还没听说市里有这么离谱的事情。搔扰妇女还振振有词。这还是市里的单位,要是外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