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01章 转变

第601章 转变

高个青春痘讥讽的笑道:“投诉?就怕没什么用啊!哈哈。”门后走出三个人。其中一人嚣张的斜睨了孙雄志几人一眼,笑道:“劳资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第三军区7236部队,王得标。”

左手边一名眼睛狭长的中年人笑呵呵的道:“市长,这里面是不是有点误会?陈师长他们喝了点酒,跳舞动作太熟练,磕磕绊绊再所难免。”

“麦朝辉,你也是襄水的副市长。”孙雄志声音低沉的说道,语气难掩愤怒。

麦朝辉笑了笑,道:“我知道。你问问裘经理,陈师长他们在这里坏过秋山饭店一个女孩的清白没有。”

孙雄志沉着脸看向裘娟。

裘娟点点头。确实没有。但是心里不满的道:要你妹妹给十几只手摸来摸去,你受得了?

麦朝辉得意的一笑,道:“孙市长,陈师长他们也是劳苦功高。军民一家亲嘛。你呢,不了解情况,这里交给我处理,好吧?”

见孙雄志被副手顶得下不了台,陆景淡淡的道:“麦市长,你的评判标准有问题。骚扰妇女,就是骚扰妇女,不能因为其身份以及和你关系亲密就搞双重标准。”

麦朝辉不屑的看了陆景一眼,不理他。心说:你哪位啊?对裘娟挥挥手,“你再换一批高素质的服务员过来。”

陆景道:“还是等一会吧。我打个电话。”说着,拨了一个号码,客客气气的说了几句。就讲了在襄水市秋山饭店的见闻。

挂断电话的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电话里有人怒骂道:“王八羔子。丢尽劳资的脸。”

所有人都在想,这是打给谁的电话?

孙雄志冷冷的瞥了麦朝辉一眼。今天非得让这个老在市政府里和自己对着干的刺头栽一个大跟头不可。

裘娟心里诧异这这青年是谁?心里略微升起些希望。要是这青年真能教训这些王八蛋一顿。那才叫痛快。

麦朝辉脸色微微有些凝重,他不认为孙雄志的客人能随意的给一个演戏的人打电话。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陈师长和王得标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浮起一丝冷笑。军队有军队的规矩,和地方上是不一样的。就算这青年有些来头,那又如何?

陆景挂了电话,对若无其事的陈师长、王得标说道:“十五分钟之后,第三军区的宪兵马上抵达。今天的事情,希望你们能说清楚。”

陈师长脸色一变,对王得标和他身边的人打了个手势。想不得这小子关系这么硬。能调出宪兵。但是,只要不给抓住现行,那自然是屁事没有。

陈师长在麦朝辉耳边低语了几句。麦朝辉点点头。

歌舞厅的音乐声戛然而止。十几名魁梧、健壮的短发青年快步走了出来。

陆景笑了一下,也没拦。

孙雄志略有些疑惑看向陆景。他认识的陆景做事滴水不漏,不可能犯这么明显的错误。这群人走了,那就什么都查不到。秋山饭店里可没有摄像头。

等那群人离开走廊之后,麦朝辉冷冷的扫了陆景一眼,“好大的威风。不过,你还是嫩了点。”说着。对孙雄志道:“孙市长,你不给我介绍介绍你这位朋友?”

话音刚落,已经离开的陈师长等人又去而复返。脸色讪讪的站在一旁,弱弱的喊了一声。“陆少,这个,今天…”说着搓搓手。

他刚冲出门。还没到停车场,就接到电话:老老实实呆着秋山饭店。不跑也就几天紧闭。一个处分。跑了,落了马司令的面子。问题就大了。”

走廊上的人都震惊的看着陆景。这样怎么样的权势才能做到这一点。让一名大校副师长老老实实的回来领受处罚。

刚刚从歌舞厅里走出来一名的服务员。脸色犹自带着泪痕,看到陈师长等人去而复返,吓得尖叫一声,“啊--!”一群服务员又躲回到歌舞厅里。

陈师长的脸都绿了。姑奶奶,你这不是又给我减分吗?

陆景笑了笑,“看样子你的消息也不慢。等处理吧。”说着,对孙雄志道:“我们去酒吧里面等。”

他刚才给第三军区的马司令打了电话。第三军区的马司令是老头子原来的下属。打了电话,自然要等宪兵队的人过来,才能离开。

孙雄志笑着点点头。

麦朝辉脸色僵硬的和陈师长点点头,然后转身看了裘娟一眼,脸上已经换成了亲切的笑容,道:“裘主任,市长的朋友是…”

裘娟苦笑道:“麦市长,我也不知道。我进去看看。”

“恩,应该的。快去吧。要展现我们秋山饭店高水平、高质量的服务。”麦朝辉点点头,笑着说道。然后离开。

酒吧里环境极好,优雅的白色茶座,绿色植物点缀其间,朦朦胧胧的闪烁灯光下,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陆景笑着举杯,对孙雄志道:“孙市长,祝你早日在襄水取得成功。”

孙雄志笑着摇摇头,道:“借你吉言。”

他心里的震惊还没过去。早知道陆市长在京城背景深厚,传闻中是陆老的儿子,他还将信将疑。现在看来,只怕是真的。只看陆景能动用的力量,就知道陆市长的能量是何等强大。心里有些庆幸仕途站队跟对了人。

裘娟微笑着走过来,“市长,今天谢谢你给我们秋山饭店做主。”说着话,眼睛大胆的看了陆景。刚才她倒是小瞧了他。现在到觉得这个不算帅哥的男人刚才真是帅极了,让她心里狠出了口恶气。

孙雄志点点头,吩咐道:“今天的事情大块人心,但是影响很恶劣。要注意影响,不能让无关的人员知道。”

裘娟会意的甜笑。“放心吧,市长。我知道的。”无关人员不能知道,有关人员是可以知道的。

孙雄志微微一笑,指着陆景道:“这是我的老朋友,景华的景少,来襄水游玩。裘主任,你襄水本地人,襄水有什么名胜古迹你给介绍介绍。”

裘娟妩媚的笑道:“有啊。九眉山景少一定要去一趟,不然就白来襄水了。我看看明天饭店里有没有人不值班,我让她们带你去。”

陆景笑着摆摆手。“不用,我知道路。”

他前世里在江州生活了十五年,襄水的九眉山风景极佳,他自是知道的。根本就不需要裘娟安排人带路。

孙雄志微笑着喝酒。陆景身边可都是绝色的美女,要你饭店的服务员陪着干嘛?

处理完秋山饭店的事情,孙雄志送了陆景离开,心里极为畅快。今天得了陆景的保证,可以解决襄水五汽老大难的问题。麦朝晖今天落了面子,想必会消停一段时间。

到家里。妻子奇怪的问道:“咦,老孙,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丈夫到襄水来,每天晚上回到家里就没顺心过。不知道今天什么原因。

孙雄志把手中的公文包放在沙发上。笑道:“今天好事比较多。”

“神神叨叨。”孙雄志的妻子也没多问,倒了杯凉了的茶给他。孙雄志美滋滋的喝了一口,手机突然响起来。孙雄志看看号码。奇怪的接了电话,不确定的道:“张政委?”

电话号码显示是襄水市军分区政委、市委常委张海真打来的。

“呵呵。是我。孙市长,秋山饭店的事可以浮一大白啊!这周末有空没有。我请你去九眉山的‘云海天’吃饭。”

孙雄志微微一愣,旋即笑道:“有空。张政委相邀,没有空也要有空啊!”张海真的理由有些牵强,但是他不可能拒绝一名市委常委明显示好的邀请。

今天晚上收获实在太大了。和陆景的关系一定要维持好。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陆市长的弟弟。

襄水市里那些钩心斗角的事情,陆景自是不在理会。给陈跃信打了电话之后,笑着聊了几句。就准备和黄紫琪、宋雨绮去等九眉山。

九眉山是楚北第一高峰。已经开发为旅游风景区。坐车到九眉山脚下。九点钟开始登山。沿途茂林修竹、奇石怪峰,各自成趣。又有清泉潺潺,山鸟啼鸣。风光秀美迤逦。

中午在山腰一家饭店吃过饭,继续前往山顶。夕阳将下时,三人才到山顶之前的最后一个景点——锁情谷。

“我买个锁去。”黄紫琪给陆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了眼远处卖同心锁的摊贩,轻笑着说道。眼眸子里流光溢彩,灿若星辰。清丽的脸蛋上还有些情难自已的娇羞。

陆景笑着点头,“去吧。”将三个背包放到脚下,看着山谷里飘散的云雾,心旷神怡。

宋雨绮羡慕的看着黄紫琪的背影,轻声问道:“背了三个包,累不累?”

陆景伸开双臂,笑道:“还好。要不是你们两个拖累我,我现在已经在云海天酒店里休息了。”

宋雨绮笑道:“你带我们来,当然要对我们负责。”

陆景笑着摇摇头,指着西边道,“看,那里是宾州。襄水市的地貌是平原,但是靠近宾州这里是大山。宾州那里风光更好,山秀水险,以后有时间,我们去宾州转一转。”

宋雨绮轻轻的点头。

黄紫琪买了锁回来,和陆景一起将锁锁在索道上的铁索上,娇笑着道:“喂,我能不能锁住你啊?”

陆景笑着抱住她,“怎么不能?”

黄紫琪笑着点头,声音有着糯糯的柔软感,似叹息,又似娇嗔的道:“你是个千古难遇的大坏蛋啊。我要在你身上戳个七八刀才解气呢。”

看着她娇柔明丽的容颜,“恶狠狠”的话语却是能听得出情意绵绵。陆景嘴角扬起,笑意在风中轻快的荡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