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05章 点灯熬油

第605章 点灯熬油

江州八月底正是酷热难耐的时节。下午三点许,艳阳高照,科技园内整洁的马路仿佛灼热得冒烟。路两旁的绿树都是无精打采的模样。陆景赶到奠基仪式现场时,额头都有些冒汗。

奠基仪式的时间不算长。杨显和市委常委、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佟克融在媒体的镜头下一起挥舞了几下铁锹,完成奠基仪式的重头戏。

景华科技园四期工程——樱花园的占地面积三倍于前面三期工程面积的总和。不过,由于没有太高的楼层,可使用的办公面积只有前面三期工程综合的两倍。

“真是受罪,太热了。早知道我不来了。”奠基仪式结束后,和佟克融笑着聊了几句,陆景坐回到奔驰里,扭头对身边的宋雨绮说道。

宋雨绮微笑着看了陆景一眼,说道:“不来的话,你给秋兰姐的这份心意可就要打折扣了啊。”

陆景无奈的笑了笑。樱花园的动工是对景华科技园的一次扩容。他准备扶植景华科技园创投。樱花树才是为秋兰姐种的。只是,也不好和宋雨绮讨论这个。

陆景发动汽车返回景华园的研发大厦。这种短途他习惯于自己驾车。刚过一个十字路口,电话响起来。宋雨绮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凑过身子,将手机放在陆景耳边,按了接听键。

看着宋雨绮浅笑着示意他继续开车,陆景笑着摇摇头,放缓车速。凝神听着电话。

“宋书记上午在梅园宾馆参加一个活动时说:梅园宾馆真是奢华。呵呵,也未必是批评。不过语气有点不太好。”白明俊笑着说道。

白明俊在他爸出事之后,与苏芸正式确定恋爱关系。但是。苏芸在景华科技园的一家企业上班,为了避免两地的相思之苦,他走动陆景的路子由云春调回江州。目前是楚北省委秘书二处的秘书。

“还有没有别的话?”陆景语气略微有点沉。

白明俊心中一惊,问道:“很严重?秘书处里没挺到其他的小道消息。要不,我再去打听一下?”

陆景低声道:“不用了。也许是我想多了。”

实则,他心里有些警惕。他当初判断宋海俊来楚北只是过渡人物。但是宋海俊来楚北没几天,就发出了不同声音。这个传出来的信号可不是等着退休的节奏。

当然,也有可能是一句话无心的感叹。但是,到了省部这个层次。又有几个简单人物?谁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车到云春已经是中午。赶好一场夏雨,将整座城市都凉透。清凉的韵味能沁到人心里去。

“噢,真是舒服。云春的夏天可比江州好多了。你这几天不是很忙吗?怎么有时间陪我来云春。”关宁握着陆景的手,抿嘴笑说道。

“总可以有休息的时光。”陆景笑着说道,手指头勾了一下她的手掌心。

八月二十八日,关宁提前返回江州——景华国际学校正式开学要等到九月四日。暑假的时候,何梦瑶正忙,她没去云春而是直接返回了京城。现在正好有几天空闲时间,便来云春看何梦瑶。

陆景这几天一直在关注昆成汽车收购襄水五汽的谈判。在襄水市委插手之后。谈判开始磕磕碰碰。

翟伯慎已经从襄水返回建业。当然,这只是谈判中的一个技巧。表明昆成汽车并非一定要收购襄水五汽。抬价不要抬得太过火。谁都不是傻子。

雨滴顺着青黑色屋檐不断的落下。白云酒业行政大楼的门前,一袭白裙的何梦瑶清清冷冷的站着,偶尔远眺着雨帘中路过白云酒业厂区门口的轿车。

“何总。”不断的有白云酒业的高管过来打着招呼。心想及其诧异为什么一贯冷若冰霜的何总会在吃饭的时间等在大厅里面,莫非要去食堂没有带雨伞?

不少人心里都火热起来。要是能同她在雨中同撑一把伞,该是何等美妙的体验。

旁边。何梦瑶的助理席雨嘉心里偷偷的笑着。其他人看不出来,但是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何梦瑶内心里期盼的情绪。

一辆银灰色的奔驰从厂区门口缓缓驶了过来。陆景的头从落下的玻璃窗里探出来。轻佻的喊道:“美女,要我送你吗?”

刷刷十几道目光不善的盯到陆景脸上。有些人都有在何总面前表现一番。冲过去把这青年打一顿的心思。这tm太难以忍受了。

何梦瑶美丽的眼眸里藏着一丝浅笑,对席雨嘉吩咐道:“我下班了。有事情你尽量处理。这几天我休假。”

“哦,好的。”席雨嘉脸色古怪的答应下来。何梦瑶和陆景的关系什么时候熟到这份上了?

车门打开,里面出来关宁娇脆的声音,“梦瑶,快点进来呀。”

席雨嘉恍然,原来是关宁来了。

“赶紧走了。刚才都有人想用眼神把我干掉。再不走,我都怀疑有热血青年要冲上来为梦瑶出头了。”陆景扭头,笑着说道。何梦瑶还是那么清冷明艳,稍稍尖俏的下巴显示着她工作的辛苦。

何梦瑶展颜微笑,清声道:“谁让你故意乱说话啊。”

“别贫了,我们饿了呢。快开车。”关宁笑着拍拍驾驶座的椅背。

云春在盛夏实在是避暑胜地。白云山山腰上的白云居这几天最高气温也不过是二十三四度。三人连着游玩了三天。

第四天下午,陆景和楚北省副省长、云春市委书记周非放一起喝了杯茶。虽说是到云春来度假,一些必要的交际也免不了。好在谢泽华和宋朝明那里打个电话即可。

傍晚时分,夕阳将下,云春市区内的楼房给染的金红。开车接了在奶茶店里闲聊的关宁和何梦瑶往白云居而去。出市区后。白云山在幽昧的光影中显得幽静迷-人。

“景少,有时间吗?出来喝杯酒!”电话里杨玉立的声音极为郁闷。

陆景在白云居一楼餐厅里开红酒。用胳膊将手机夹到耳边,笑道:“我在云春。老杨。出了什么事?看你情绪不高啊?”

白云宾馆将饭菜送了过来,三人刚刚吃过晚饭。关宁和何梦瑶在二楼看夜景。

“嗨,被百泰集团给阴了一把。我心里郁闷着。汉北区的12号地块,大约一千亩,本来立丰地产是打算以不超过12亿的价格拍下来开发商业广场。但是我们的底价不知道怎么的给百泰集团知道了。最终,他们出价14亿1块拿了过去。”杨玉立很是不爽的说道。溢价两个亿已经是他的极限,总不能为了堵一口气,多砸钱进去。

百泰集团?陆景微微皱眉,重复了一句。说道:“内鬼查到没有?”

“查到了,跟随我多年的一个建筑外观设计师。被百泰集团你的人收买了。唉!”杨玉立情绪有些低落。

陆景微微沉吟了下,沉声道:“我明天回江州。我们见面谈。”百泰集团这个恶心的报价以及阴招手段让他心里很有些不满。

….

江州,新丰公寓7号楼10层。两居间四居室的房子给打通,显得极为宽敞。高逸站在阳台上接着许雪的电话。

“高少,静雨说你被人吓得落荒而逃。找回场子没有?”许雪银铃般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

高逸心情大好的笑道:“我那天正好没带保镖,要我和一个乡下人动手打架,太有辱斯文。你是幸灾乐祸来了是吧?不过,你注定要失望了。还记得立丰地产这家公司吧?我刚刚击败他们拿到了一块近千亩的商业用地。百泰集团运作这个项目成功。足以在江州占据一席之地。哈哈。”

“那我倒要恭喜高少了。”许雪微笑着说道。

高逸笑着从阳台走到客厅里,“这么晚,你不会没事给我打电话吧?我约了人今天晚上去庆祝一番。”

许雪咯咯娇笑道:“静雨对你追求她很不舒服,如果你只是玩玩的话。我希望你给我个面子。如果你是认真的,我可以帮你向叶家提亲。”

明州商业银行和高家关系密切,许雪的话也不算多逾规矩。

高逸皱了皱眉头。愉快的心情都打了折扣,旋即笑道:“行吧。我给你面子。”

九月二日,陆景从云春返回江州。同行还有谢清歌。谢泽华就任云春市长之后。就把家安到了云春。谢清歌暑假在云春住了近半个月,临近开学,也准备由江州去杭城。

将谢清歌送到新丰公寓,给宋雨绮打电话说了一声,陆景便坐车前往立丰控股位于白沙井的总部。

立丰地产有多名股东,但是人手都还是立丰控股、益天实业、宏建股份这三家原来的人手。白沙井立丰控股这栋21层的高楼同时也是立丰地产的总部。

“景少,老杨这次这个亏吃的太狠,你不知道百泰集团那小子在拍卖场有多么得意。气死的我都要吐血。”杨玉立的办公室里,陈国波抱怨着说道。

有些话杨玉立不好说,他说起来却没什么顾虑。

陆景点点头,说道:“百泰集团的底子我们也基本摸清楚了。上百亿的地产集团。在浙东省这两年很有名气。立丰地产现在还只有百泰集团一般的规模,而且,百泰集团上面还有高家其他的产业支撑。正面冲突,拼资金确实不如对手。”

杨玉立吸了口烟,说道:“我在商海摸爬滚打当头一棒的闷亏也吃过几次。这次不过是心里有些不忿跟着我的老人背叛我。我知道,现在立丰地产和百泰集团硬碰硬肯定要吃亏。不过,我相信过几年,百泰集团不是我的对手。”

说到最后,语气颇为坚毅。

陆景笑了笑,走到窗口,将窗户推开,燥热的气息涌了进来。“不能硬碰硬不代表我们一点事都不做。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实际那不过是没有实力的体现。我还是喜欢有仇不过夜。”

陈国波兴奋的搓搓手。他就知道陆景特意从云春赶回来。不是为了安慰老杨的。

杨玉立颇为诧异的看着陆景,问道:“景少。有什么办法?”他心里又怎么会不介意。但是,作为商人。忍气吞声本就是一种本能。

几千年以来,商人的地位就不高。想要赚钱还想要当大爷的那都是红顶商人。更多时候的是资本力量在权利和权贵的刀刃上行走。

陆景回头,微笑道:“我不认为高家会有无限的资金给高逸,更准确的说是给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挥霍。这次他们用掉了14亿的现金。还要预留资金进行开发,至少五六亿吧!那么他们还有多少资金在江州土地市场里兴风作浪呢?”

说着,问杨玉立:“你这儿有没有汉北区的地图?”

“我让小杨去买。”杨玉立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拨了出去。

赵至立心里一动,问道:“景少的意思是立丰地产再在汉北区拿一块地?和百泰集团所拿的地块日后开发出来的商圈竞争?”

陆景笑着点起烟:“钝刀子割肉那有大刀砍下去痛快。我们要玩就玩一把大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标注为12号的地块就在会杨街道办。江州市政府的想法是将打造一个会杨商业区。使之成为月湖县、白县、汉北区的中心商业区。”

十五分钟之后,杨玉立的女助理送来一幅江州市的地图,将地图摊开在办公桌上。杨玉立、陈国波、赵至立都围拢过来。

陆景从衣兜里拿出中性笔,拧开笔帽,对接好之后握在手里的长度十分舒服。用笔在地图上勾勒着,继续刚才的话题:

“从地理位置上看,会杨商业区距离月湖县、白县、汉北市区三个地方的距离相当,具备成为继汉宁区、积西镇之后,江州市内第三个商业中心的条件。”

杨玉立插话道:“这也是我看中这块地的原因。会杨商业区的潜力很大。只要市里的公交通到这里,人气聚集不是问题。”

陆景笑道:“交通并不是问题。但是,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白县市民的购买力根本没法和汉北区以及月湖县的市民比。所以这个三角实际上是缺了一角。”

“但是,这对会杨商业区的影响并不是致命的。有钱的人终究是少数。只要交通便利,人口众多。会杨商业区完全能发展的起来。市里的三环线刚好过会杨商业区。”杨玉立疑惑的看向陆景。

在商业运作上,搞建筑出身的陈国波和赵至立基本插不上话。

陆景笑着在地图上花了个圈。“资源总是有限的,假设江州市政府把新的商业中心放在这里呢?”

杨玉立、陈国波、赵至立同时露出惊讶至极的表情。陆景所画的圈实在常新县。月湖县、汉北市区三者中间的新问片区。

江州市城区的扩展,是由林元区,自西南方向向东北方向的推进。毫无疑问,在新问这里发展商业区更加符合市政府的整体规划。并且,因为紧挨着高新开发区,交通更为便利,潜在购买力更为强劲。商业氛围的培育时间会更短。这也意味中商家的投资会更快的收回。

陈国波拍着桌子,兴奋的叫道:“好。这一下可是釜底抽薪。要是市政府把新商业中心规划在新问,百泰集团在会杨拿下的那块地就是鸡肋了。”

赵至立皱眉道:“但是,市政府应该不会更改之前的城市规划啊?”

陆景用极其肯定的语气道:“不,他们会更改的。”

赵至立和杨玉立、陈国波对视一眼,恍然明白过来。讨论着,倒是忘了这位的身份,陆景可是陆市长的弟弟。由陆景出面游说江州市更改城市规划,并非难事。更何况新问商业区本身的潜力又比会杨好。市里拒绝的概率太小。

杨玉立笑着吐出一口烟,轻松的道:“这个方案好。百泰集团知道了肯定要吐血。他们这近二十亿的资金可没那么容易回笼了。不开发新问商业区,至少得两三年。要是新问商业区开发成功,那至少得三五年才行。哈哈,这不算深度套牢,也算是个中度套牢。”

陆景笑着点点烟灰,说道:“这是第一步而已。新问商业区开发成功之后,立丰地产应该主动配合汉北区将市区向北扩张。使得汉北区市区能和新问商业区练成一片。”

陈国波哈哈笑道:“那这样就是点灯熬油了。百泰集团溢价拿到一块未来五到十年之内的‘郊区’地块,他们现在要考虑的就不是利润多少的问题,而是要考虑怎么减少亏损的问题了。”

杨玉立笑道:“我当然乐意推动立丰地产去配合汉北区政府的市区扩张。不过,立丰地产的资金实力可能会稍显不足啊。”

陆景点点头,胸有成竹的说道:“所以要继续给立丰地产引进新的投资者。这件事交给我来办。游说市里改变城市规划的事情也有我来说。老杨,你们的任务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新问商业区的发展计划方案。”

“没问题。”杨玉立右手重重的在桌子上一顿,心情大好的应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