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06章 人来人往

第606章 人来人往

游说江州市政府更改城市规划的事情很顺利。陆景自然不会直接去找大哥陆江说这件事。那显得太儿戏——一个市的城市规划怎么可能因他轻飘飘的几句话给改变。

陆景分别拜访了汉北区区委书记邓荣丰、分管城建的副市长顾日辉。最终的方案会有汉北区主动提出,由顾日辉提交到市长办公会上讨论。

朝阳红彤彤映照在新丰公寓东面。只有楼道阴影的地方才感觉到些许的凉爽。纵然到了九月初,江州仍然没有半分秋意。

“哥,你怎么开这么女性化的车?”坐到红色宝马的副驾驶座上,谢清歌轻笑着问道。

车内的很多小装饰都是女子用的物品。

“今天送你去机场,我顺路还要接人。”陆景笑着说道。看谢清歌没有系安全带的习惯,身子探过去将安全带拉出来帮她系好。

景华国际学校前天就已经正式开学。周五晚上景华国际学校的董事会会有一个见面酒会。方琴今天从京城来江州。

他送谢清歌到江州机场。正好接方琴回景华公寓。索性就把她的车给开出来了。

谢清歌杏仁式的大眼睛里黑白分明的眼眸滴溜溜的转动着,盈盈的浅笑在嘴角微微的荡漾开,“哥,我认识这车的主人不?”

“想认识啊?我回头给你介绍。”陆景笑着发动汽车往江州机场而去。

谢清歌明秀清丽的脸上露出个动人的笑容,“我才不要认识。哥。怨不得清芷说你是大色-狼呢。到处沾花惹草。”

说着话,偷偷的看了陆景一眼。心里倒真怕他生气了。

被谢清歌说他到处沾花惹草,陆景老脸微红,忙转移话题,“清芷最近怎么样?有段时间没和她联系了。”

“挺好的啊。她和晚瑶去香港玩了一圈就回京城了。也不知道她在家里玩什么。”谢清歌微微一笑,略微有些感叹的说道。

陆景哦了一声,点点头。董晚瑶已经到了美国。前些天和丁灵打电话时得知她在董冰那儿。

董家那边已经传来正式的消息,董晚瑶身上的婚约被解除。她银行卡里有五千万,也足够她做环球旅行了。

谢清歌的飞机是上午九点。方琴到江州的飞机是十点半。送了谢清歌离开,陆景轻松而悠闲的坐在机场里的一间咖啡馆里。拿了一本杂志漫无目的的翻阅着。

忙过前面几天的游说工作后。他也清闲下来。

地产行业本身就是一个由政府主导的行业。百泰集团虽说是个庞然大物。但是高逸想在江州和自己扳手腕还差点火候。

当然,出了江州、楚北,在地产业务上,百泰集团还是会占尽上风。

“琴姐!”在接机大厅里。陆景等到了前来江州的方琴。她穿着得体的橘黄色连衣裙,领口缀着简约的蕾丝,颈脖子挂着银白色的项链。丰-腴的身材展露的淋漓尽致。有着成-熟丰润的美感。

“怎么黑了点?”方琴温婉的让陆景牵着她的手。柔柔的一笑,仔细的看着陆景。心里灼热的相思才有些稍稍的缓解。

“有吗?可能是前些天去襄水爬了山。又在云春玩了几天。”陆景笑着接过方琴的行李箱,一起走到停车场。

“你怎么把我的车开过来了。”红色的宝马急速的往景华公寓而去。车内,方琴略有些惊讶的笑问道。

“我不想待会有人打扰我们。”陆景打着方向盘,坏笑着说道。

方琴妩媚的看了陆景一眼,脸上飞起红霞。被他一句话撩得情动,心里压抑的思念突然的泛滥开,身体里某种感觉仿佛洪水猛兽般的冲出来。

景华公寓16号别墅里,细腻柔软的娇吟声谱着一曲曼妙的轻歌,诱人心魄。

若骑士起伏,似惊涛拍岸,海潮阵阵。良久方歇。

“景少,有时间出来喝杯茶没?”下午时分,陆景却是接到陈跃信的电话。

因为襄水市委对襄水五汽离谱的报价,昆成汽车的谈判团队前些撤回到江州。

据说,襄水市里有不同的声音发出:认为市委有些人就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现在好了,投资商被吓跑了。不懂经济,还要指手画脚。耽搁襄水市的发展时机,是要负历史责任的。

陈跃信这时候来江州,想必是带着优惠条件,准备继续说服昆成汽车去襄水投资。

“改天吧。我现在有事情。”陆景抚-摸着怀里方琴那对如玉似雪般白-暂与丰-挺的恩物。驾车回到景华公寓后,在浴室、卧室里自是几度缠绵。这个时候他真没心思去和陈跃信喝茶。

“…,好吧。我这几天都在江州。景少有空给我电话。”陈跃信微微一愣,没料到陆景一口回拒绝他的邀请。

陆景笑了笑,挂了电话。陈越信终究是心急了些,没明白关键。孙雄志到现在还没给他打电话就是明白:

昆成汽车收购襄水五汽对昆成汽车和襄水市而言,是合则两利的事情。目前这个情形不过是昆成汽车在对襄水市委某些人施压。

方琴温柔的转过身子给陆景盖上空调被,又舒服的卷缩在他怀里,激荡的体验之后,她更喜欢这样和他温存,仿佛整个身心都属于他,“你要有事就去忙吧。我再休息会。”

陆景托了托她的圆臀,刚才就是这个体姿和她享受了一番**的乐趣,“不要紧。是在襄水一笔收购的事情。我只需要给出大致的方向就行。具体的事情有下面的人去办。”

办好市里更改汉北区会杨商业区的事情之后,他接下来的任务是给立丰地产寻找有实力的投资者。襄水的事情。交给翟伯慎去办就行。

“心蓝,你最近来江州的次数比较多。”徐华路丽都酒店十四楼观景走廊的咖啡厅里,苏远喝着咖啡,闲淡的说道。

“正英医药在月湖县建立研发机构和医药产业园,我不来得勤一些不行。最近听说江州市里在新问要搞个商业片区,远大集团在那儿囤着有大量的土地。我可得恭喜你啊。”莫心蓝微笑着说道。只是,现在听苏远喊她心蓝,心里微微觉得有些刺耳。

“恭喜?我正为这件事发愁。高新开发区、汉北区的主要领导这几天都请我过去喝茶座谈。要求远大集团要尽快开发手里的土地,配合江州市里的城市规划,否则将会无偿的收回。据说江州市里马上会出台土地回收的暂行条例。这一开发。远大的地产的资金周转就很成问题。”苏远苦笑着摇头。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莫心蓝轻轻的点头,微微抿了一口咖啡,有些明白苏远今天请她喝咖啡的用意。

“唉。我是受了无妄之灾。这件事是因为百泰集团抢了立丰地产在会杨的地。陆景为手下的人出气,硬是调动关系。更改了江州的城市规划。嗨。也不算是更改吧。就是说服市里先开发新问商业区,再开发会杨商业区。百泰集团这下子算是亏到姥姥家了。保守估计五六亿的亏损是有可能的。”苏远解释整件事的曲折。

陆景推动更改江州城市规划的事情又怎么能瞒得住人。

“那百泰集团在江州的负责人不是要气得吐血?”听了苏远的话,莫心蓝咯咯娇笑。苏远说“抢”。想来,百泰集团拿下会杨的地也没用什么好方法。

这还真是她所认识的陆景:不惹人,但绝不肯吃亏。

对朋友而言,陆景这人是个好朋友,但对敌人而言,他也绝对是个最冷酷的敌人。

“心蓝,有没有兴趣和远大地产一起开发开发区和新问的土地。”看到莫心蓝突然露出的美丽笑容,苏远心脏都跳了下,说出今天邀请她出来的目的。虽说远大地产的融资渠道不少,但是能和这个尤物走近,他还是很乐意的。

“我考虑一下。”莫心蓝笑着说道。房地产行业一直是她中意的。之前和董坤城的龙盛国际在香港合作了一次,赚了不少利润。只是,莫氏集团本身的房地产公司还是很弱小。

苏远笑着点点头,“心蓝,我很期待和你的合作。”

资本市场虽说不算是完全的零和游戏,但是有人欢喜自然是有人愁。高逸这几天的心绪极为不佳。

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拿下会杨的土地本来是一件极大的利好。百泰集团在江州的业务可以藉此上一个台阶。

但是,谁能料到,陆景那瘪三居然玩出下三烂的手法,推动江州市政府更改了城市规划,转而开发新问商业区。百泰集团捏在手里的土地顿时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老胡,你说现在怎么办?”百泰集团的办公室里,高逸沉着脸问胡兴流。他刚刚被家里的长辈打来电话骂得狗血淋头。

“我们要引入新的资本方来共同分担开发会杨商业区的风险,要么壮士断腕,将手中的地块转手卖掉。”胡兴流眼睛精光一闪,小心翼翼的说道。

上次出了个主意:收买立丰地产的内部人员拿到立丰控股的底价。相当完美。但是,这件事也是陆景出手对付百泰集团的原因。他现在唯恐被迁怒。

“现在摆明会杨商业区是个坑,谁肯往下跳?”高逸郁闷的说道。

胡兴流说道:“高少,可以考虑和远大集团的苏远接触一下。远大集团要是想走出楚北,或许我们能提供一些帮助。”

帮助?高逸眯着眼睛想了想,“我知道了。”

高家帮助的企业多半都成了高家的附属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