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23章 省里的暗流

第623章 省里的暗流

“我参加立丰地产的董事会干什么?我在立丰地产又没有股份。”陆景笑着道。

立丰地产因为立丰控股和黄利飞进行股份置换,董事会召开的时间比原计划稍稍延迟,推迟到明天十月十四日召开。

“没股份就不能参加吗?”吴璇轻笑着说道。立丰地产所有的股东都和陆景的关系密切。陆景完全可以影响立丰地产的决策。

杨玉立今天一早就去了襄水,准备和襄水九眉山风景区的开发商商议在九眉山山脚开发一个旅游小镇的事宜。这件事就是陆景的主意。

陆景就笑,道:“名不正,言不顺。襄水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过两天我就回江州。”

昆成汽车并购襄水五汽的方案得到襄水市委的批准,不代表事情结束。他还需要在襄水呆两天。

吴璇娇笑道:“我管你什么时候回江州呢。就怕有些人望眼欲穿的等着啊。”说着话,电话里传来叶妍的娇嗔声音。

陆景嘴角扬起一丝轻柔的笑意。显然叶妍就在吴璇身边。

十一长假期间他陪着几位红颜在江州游玩了几天,中间还去云春玩了一天。叶妍和张漓这会儿还没离开江州。

放下电话,陆景点了一支烟,体会着吴璇含而不露的细腻情思。在郁扬的恭喜电话打来时,他一时都没回过神来。

杨玉立到襄水时正好是正午饭点,陆景请他、郁扬、宁方则在黄远酒店的包厢里吃饭。落实立丰地产和经新联商的合作。

几杯酒下肚,宁方则脸色泛红。笑着道:“景少,以后在襄水又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招呼。”

陆景这么快就让立丰地产的董事长杨玉立放下手头公司重组这么重要的事务来襄水和他面谈。让他心里很舒服。

陆景笑着和宁方则碰杯,一饮而尽。吃口菜。笑道:“不知道宁总对张问晓这个人了解的深不深?”

宁方则心里一动。今天上午常委会的结果一出来,襄水里的干部可是极为震动。但是,陆景的意思,似乎不满意目前这点成果。

“我和张问晓没什么接触。他目前在江州大学读大二。不客气的说,他就是草包一个。”

“哦?那和我到是校友了。”陆景笑着吃菜,随意的说道。

宁方则琢磨了一下,微笑道:“说起张问晓倒是有件事可以说说。这小子一直在纠缠陈跃信市长的大女儿。据说,张书记还为他提过亲。不过,陈市长拒绝了。所以。陈市长和张书记的私人关系很糟糕。”

陆景倒没想到陈跃信和张惜明还有这样心结。怪不得,陈跃信最先倒向孙雄志。

饭后,杨玉立稍作休息。一行人去去襄水大学新校区实地考察那片即将开发的荒地。

荒草丛深。300亩的荒地看起来有种一望无际的感觉。

“你怎么想着在这儿开发旅游地产?”郁扬递了一支烟给陆景,跺跺脚说道。地面不是很结实,有种松软感。

到这会他算是明白陆景是怎么运作的。昨晚听到张惜明要开常委会的消息,他都已经做好卷铺盖走人的准备,没想到陆景一夜之间翻盘。实在令人佩服。

砸钱不是本事,关键是要以正确的方式把正确的人给砸倒才是本事。

“随着十一黄金周的出现,旅游已经成为国内民众假期活动的首选。旅游地产的兴起也是必然的。背靠着九眉山。这块地的潜在价值很大。”陆景点了烟,吸了一口,稍稍解释道。

郁扬笑着点点头。正说着话,电话响起来。便去旁边接电话。

杨玉立和宁方则坐车绕了荒地一圈,后续合作的细则也谈得七七八八。夕阳将下的时候,几人返程回市区里。

“景少。立丰地产能走到今天的规模,少不了你的扶持。你不参加明天立丰地产重组后第一次的董事会。这个会议会失色不少。”车内,杨玉立劝说道。他很希望陆景能参加明天的董事会议。

陆景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我一向是看到灯光就躲的人。就是明天合海汽车工业园成立的签字仪式我也不会出席。”

昆成汽车并购襄水五汽获准,对应的汽车工业园项目自然也是极快的落地。景华将会投资2.1亿资金用于打造这个汽车工业园。

杨玉立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有再劝。

他知道陆景已经签署文件将和华公司中瑞丰公司从立丰地产所得收益部分捐给积远教育基金。恐怕内心里,陆景是不愿意碰房地产的。

几辆车在高速路口分别。杨玉立要连夜刚回江州。陆景几人则是去秋山饭店吃晚饭。

“滴-滴-!”的短信声响起。郁扬拿起手机一看,笑了起来,说道:“下午接了个电话,现在终于来了确认消息。云春班子要被调整的风声被压下去了。”

陆景感兴趣的道:“怎么回事?”十一假期的时候汤开复还特意和他闲聊过。似乎,省委书记宋海俊有意调整云春的班子。

空穴来风,不是没有原因的。

郁扬笑呵呵的道:“我爸秘书刚给我的消息。省里刚出台了一份《楚北省旅游管理条例补充规定》。”

陆景微微一笑。这个规定出台,调整云春班子的提议自然作废。不过,宋书记心里恐怕不会那么痛快。

黄远酒店的奢华套房里,高逸阴沉着脸抽烟。今天一天,他都是这个表情。谁又能料到张惜明居然会对常委会失控。

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昆成汽车的并购条件好,而是宁副书记的“反水”。

现在的问题是百泰集团要不要继续在襄水发展下去?就这么放弃襄水的市场实在可惜。

龚平阳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逸少,襄水这里的情况已经定下来了。我先回明州了。”

高逸点点头。

胡兴流挽留道:“龚总要不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走?”高逸心情不好,大少脾气发作。他却是要帮忙补救。毕竟龚平阳到襄水来是帮他们的。

龚平阳道:“不用。我坐车去江州。再飞明州就行。”

胡兴流起身送龚平阳离开。高逸一支烟刚刚抽完时,手机突然响起来。是省委秘书长李学平的电话。

“李伯伯。”高逸接通电话。打了个招呼。李学平和高家关系密切,私下里称呼很亲近。

“恩,是我。”电话里传来一个平和的男音,“你在襄水?”

高逸按捺心里的疑惑,道:“是的。我受襄水张书记的邀请来收购襄水五汽。”

李学平恩了一声,沉吟了下,说道,“注意搞好关系。”

高逸就是一呆,马上道:“我会的。”说着。又小心翼翼的说道:“李伯伯,我这里收购襄水五汽的方案被襄水市委给毙了。他们选择了景华控制的昆成汽车。”

“恩。”李学平轻轻的笑了下,“高逸啊,回江州以后来我这儿喝茶。就这样。”

“好的。”高逸疑惑的挂掉电话。他能感受到李学平最后语调似乎有些高兴。但是,百泰集团在襄水受挫他高兴什么?

高逸琢磨了一会,猜不透李学平的意思。不过,听李学平的话风,倒是琢磨出一点味道,他可以在襄水继续发展。

襄水的晚风吹得人极为惬意。从秋山饭店出来后。陆景径直返回黄远酒店。

歪在客厅沙发上,陆景脑子里不由得浮起刚才道别时,宁方则意味深长的笑容,还有他的话:“景少。张问晓很喜欢飙车。前些年在襄水市很出了几次车祸。”

看来,宁方则意见看出自己对张惜明多少有些意见,打算做点事情。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仕途之上。“坑爹”“坑妈”的二代实在太多。

“你怎么这样坐着啊?姿势好难看。”宋雨绮刷了门卡进来,却是看到陆景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娇笑着说道。

“这样舒服啊。你以为我喜欢‘坐如钟’那种姿势啊。”陆景笑着说道,“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

宋雨绮今天在忙芸芸家的事情。

“办好了。有鲁厂长陪着。芸芸的妈妈和家人都很相信我。现在已经送芸芸的妈妈住院了。”宋雨绮心情极佳的坐到陆景身边,也学着他的样子,靠在沙发靠背上

她都不知道她这个姿势有多么的诱-人。她今天穿着修身的白衬衣,低腰卡其色的紧身裤,曼妙的身姿凸显无疑。这么靠在沙发上愈发显双-峰挺-翘饱-满,曲线迷-人。

陆景眼睛不由自主的从宋雨绮高-耸的酥-胸上滑过,心里暗道这妮子本钱真雄厚。

“那就行。信安基金我的想法还是放到瑞丰公司名下作为慈善基金运作。我回头和马飞、杨星长沟通下。你记得提醒我啊。”

“那要看我明天还记不记得住呢。”宋雨绮妩媚的嗔了陆景一眼。她又如何没有看到陆景火热的目光。心里啐他一口:摸都给你摸过了,眼光还这么色。

陆景没理会她的玩笑,微笑道:“雨绮,明天我们去九眉山把你的心愿了结。在山上住一晚上,后天回江州。”

宋雨绮脸上飞起几许红霞,陆景送她的同心锁还在她的行李箱里。又听到陆景说回江州,下意识的道:“啊?这么快就回江州?”

说完,才发现把心里那点喜欢和他独处的小心思给说出来了,脸颊变得绯红,宛若火烧云一般。妩媚诱-人至极。

这妮子身材曼-妙,凸凹有致,这会不经意流露出青涩的风情,成熟与青涩揉在一起真是要人老命。

陆景感觉心脏很不争气的跳了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