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24章 襄水的余波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624章 襄水的余波

房间里突然变得很安静。

头顶光芒璀璨的塔状水晶大吊灯让客厅里明亮异常。陆景都能看清宋雨绮因羞涩、局促而微微起伏的胸口。

绯色的脸颊艳若桃李,让宋雨绮看起来分外的柔媚。

“要不要喝杯咖啡?”陆景抚着宋雨绮的长发,凝视着她的眼眸轻柔的问道。

宋雨绮微微点头。看着陆景去厨房煮咖啡的背影,双手捧着滚烫的脸,心情仿佛像晃动着水杯中的水,慢慢的静下来。

黄远酒店这间总统套房客厅和厨房是相通的。陆景插好电热水壶,将骨瓷杯子冲洗干净后,找了速溶咖啡,边往撕着咖啡袋往杯子里倒咖啡,边扬声说道:

“并购襄水五汽的签字协议那种事情用不着我们操心。我们等省报的文章发出来之后就可以离开襄水。应该会在后天发出来。”

“什么文章啊?”宋雨绮走到厨房的水晶玻璃门旁,好奇的问道。作为陆景的助理,她都不知道陆景要在省报上发文章。

陆景嘿然笑道:“张惜明差点坏了我的好事,我总得表示一下。等省报的文章出来你就知道。”

“你又卖关子。”宋雨绮轻嗔着瞪了陆景一眼,眼波流媚。

“说出来就没劲了。”陆景笑着倒好咖啡,斜倚在厨台边,欣赏着宋雨绮的美丽。

秀眉美眼,嘴唇直鼻。容貌姣好。修身的衬衣衬着她饱-满的乳-峰高-耸挺-立。卡其色的紧身裤将她浑-圆修-直的大-腿曲线展露出来,越发显得身形高挑。

宋雨绮娇羞的看了陆景一眼。他那完全是男人看女人的欣赏目光。看得人心里咚咚的发慌。抱着手臂,问道:

“陆景,你早晨问翟伯慎赚钱是为了什么?我看你似乎还有话想说呢?”

陆景嘴角微翘,将厨房的窗户关上,洒然的道:“说出来不显得我太高尚了?问题是我从来就不是一个高尚的人啊。”

一个企业从所在的地区攫取的财富,最终需要回馈给社会。只是这个观点并非每个经商的人都会认同。

说着话,陆景走到宋雨绮面前,很自然的将宋雨绮拥在怀里,好笑的道:“你穿这么点冷不冷?”

秋天的晚上穿单衬衣实在要点勇气。刚才,这妮子就被一阵风给吹得要抱着手臂。

宋雨绮闻着陆景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双手抱着他的腰,十分温暖,让人眷恋的怀抱,轻笑道:“我的外套放在我房间里了。来你这儿的时候刚从医院回来,正热着。”

陆景凑在她耳边,小声道:“其实我想让你穿得更少。”

“啊?”宋雨绮娇呼,脸上腾起红霞。她那里会不明白陆景这句话的意思。方才身体还为消退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正要把头埋到陆景的怀里,看到他嘴角的坏笑,忍不住捶了他几记粉拳,声音娇柔的道:“你就会欺负我。”

陆景笑起来,温柔的抱紧她.

看着陆景的脸庞,明澈的眼眸里满是轻柔的情意,就像阳光一样的温暖,宋雨绮缓缓的闭上眼睛。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陆景缓缓的低头,吻着宋雨绮的柔唇。双手在她身上轻柔的爱-抚着。高峰幽谷,平坦的小腹、丰-翘的柔-臀、修-直的长-腿…

将宋雨绮上身的衣物尽数剥去,露出那饱-满的凝脂恩物,雪-白娇-躯找不到一点的瑕,宋雨绮这时才惊醒,睁开娇媚的双眸正好看到陆景炙热的眼神,一时间有些痴了。

她喜欢陆景充满爱心的举动,喜欢他成熟沧桑柔和的眼神,喜欢他温文雅致的气息…,瞬间各种纷杂的念头就在脑子里飘过。

陆景怕她冷了,将她的整个身子搂紧在怀里,软软的身子,那触人心魂的丰-盈嫩-腻,十分的要命。

“滴-滴-滴”的电热水壶的鸣叫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水,水开了。”宋雨绮有些笨拙的说道。她知道她不会拒绝陆景接下来的动作,但是从未有过的经历让她有些紧张。

陆景抱着宋雨绮转动几步,伸手拔了电,吻着宋雨绮娇媚绯红的脸蛋,“好了,我们不用管它了。”

说着,将头埋到她高-耸软-弹的乳间,温热的嘴唇附上她嫣红欲滴的殷桃粒,舌尖轻舔。

宋雨绮喘-息起来,胸脯越挺越高,搂紧陆景的脖子,恨不得整个人都悬空起来挂他身上。

炙热的情意将两人都要融化。宋雨绮只感觉身体里极致的感觉在陆景修长手指的引导下汹涌而至。

浴室里,宋雨绮羞涩而顺从的让陆景褪下她已经浸润透了的内-裤,将娇-躯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他面前。

简单的冲了澡。陆景抱着宋雨绮到卧室,看着身下婉转柔媚的美人,陆景轻轻的分开她的双腿,兵临城下之际,轻声唤道:“雨绮…”

宋雨绮微不可查,却坚定的点了点头。

在美国路演的那些日子里,当她气馁徘徊的时候,总会想起陆景在京城临别时鼓励的爱吻。时代在线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以后,她就知道她这辈子绝不会委身给一个庸庸碌碌的男人。

苏子说,她要她的男人,爱她,宠她。只许对她一个人好。开心的时候,陪她开心;不开心的时候,哄她开心。梦里也要梦到她。

想着苏子的话,宋雨绮嘴角露出浅淡的笑意。她不要陆景这么对她,她愿意这么对陆景。

今生只为眼前的这个男人绽放!这是她的决定。

陆景沉腰挺身,在她妖娆妩媚的笑容微微展露的时候,温柔而坚定与她融为一体。

夜空里迸发出一个略带痛楚的娇娇音符,随即又变得安静,只传出轻轻的喘-息声和细细的呻-吟声,渐渐变得越来越大。

早晨起床来。天空晴朗。白云漫卷,悠闲而自在的在蓝天下漂浮。让人心旷神怡。

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站在窗边看风景的宋雨绮回头,嘴角浮起一丝甜蜜的笑意,道:“早餐还要一会才送过来。怎么一大早就出去了?”

“雷子轩过来了,我给他布置点任务。”陆景将手里的衣袋放在圆桌上,走到窗边抱着宋雨绮。

“昨晚睡得还好吗?”陆景吻了吻宋雨绮,一只手滑进她的睡袍里,抚-摸着她丰-翘柔软的俏-臀。

昨晚浅尝辄止。陆景怜惜她初为新妇,只要了她一回。否则这妮子这会哪起得来。

“恩。”宋雨绮双手环着陆景的脖子,眼眸里熠熠生辉,毫不掩饰内心的快乐。

和陆景缠绵的吻着,直到换过陆景给她买得淡绿色连衣裙,宋雨绮方才回味过来,问道:“雷子轩?他不是在江州吗?怎么来襄水了?”

雷子轩是景华商业情报部门的人。

“我让他来襄水查点事情。我们吃早饭,一会上九眉山。”陆景双手轻扶着宋雨绮柔软的蛮腰,努努嘴,指向正在响的门铃。

“哦。那你先放开我啊。”宋雨绮娇柔的白了陆景一眼。

十月十四日晚,立丰地产在江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立丰地产和莫氏集团、龙盛国际地产业务合并重组的消息。

财经媒体纷纷发表评论。赞誉、批评之词不一。当财经媒体把目光聚焦到房地产行业的这件大事之时,十五日,楚北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谈论政府公信力和招商引资关系的学术文章。

文中不点名的批评了某市在招商引资上,党委成员公然违约,悍然插手当地的一个并购项目。最终虽然没能阻碍并购项目的进程,但是从中折射出的肆意挥霍政府公信力的思想及其危险。

楚北的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在点襄水市的名。更准确的说是在点襄水市委书记张惜明的名。

不久,就有赵省长在省长办公会上严厉批评襄水市委书记、楚北省副省长张惜明的消息传出来。

据说,张惜明被训得灰头灰脸。

“嘿嘿,原来你在这儿等着张惜明的,我还以为你要动他的儿子。”南阳街1804酒吧里,郁扬笑着说道。

酒吧里放的是李逸落的情歌,舒缓空灵。听得十分舒服。

陆景笑着喝口酒,没回答郁扬的问题,问道:“陈跃信和闻立国在省里通过的希望大不大?”

“就我爸的意思看,六七分的把握。”郁扬笑着说道。张惜明不被省长待见的消息传到襄水市里,所引起的风波可想而知。

襄水市最近提出新增两名市委常委。候选人报上的是副市长陈跃信和合海区区委书记闻立国。

这两个人资历、能力上市委常委都没问题。但是襄水市只推出这两名候选人,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孙雄志这个人的手段真是不容小觑。

郁扬看了陆景一眼,也不知道陆景参合进这件事没有。不过看楚北日报上的文章,恐怕这件事他是有份的。

陆景笑着点点头。郁书记现在的立场是有些偏赵省长的。

和郁扬闲聊着,正好看到胸口别着经理铭牌苏秀丽走过来,陆景笑道:“苏经理,再加两杯古典奇安帝。”

“等着。”苏秀丽翻了老大一个白眼,对陆景取笑她为苏经理极为不满。本来要提醒他账面亏损很严重的话也懒得和他说了。

“行啊。”陆景不以为意的微微一笑。

董晚瑶把1804酒吧托给他照顾。他自然不会找职业经理人来打理。亏不亏钱另说,至少不能让1804那种朋友聚会的氛围给丢掉。

正好黄紫琪来江州和徐咏碧组建新的设计公司,陆景从襄水回来后帮黄紫琪吃饭的时候说了这件事。徐咏碧推荐苏秀丽来酒吧里当经理,负责酒吧的生意。

郁扬好笑的摇摇头。他还很少看陆景在女人面前吃瘪。看的出来,这位略显青涩的苏经理和陆景没什么。

聊了半个多小时,陆景和郁扬道别,“我晚上还有事情,改天我请你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