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25章 红颜祸水(上)

第625章 红颜祸水(上)

陆景晚上的事情是去方琴的新居吃饭。

从襄水回来,方琴便和他说要搬离景华公寓。虽然心里不舍,只是这些事情陆景总要顺她的意。

方琴的新居在积西镇今年年初开盘的清江心语。10楼的两室一厅。开发商早早的装修好,略作改动就可以入住。

积西镇商圈现在已经成为江州的第二商圈。清江心语小区周边的生活设施极为完善。距离景华国际学校只有大约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很是便利。

“刚才漓姐说方老师担心你生气不来了呢!”下楼来接陆景的关宁挽着他的手臂抿嘴微笑的说道。

天色将晚,淡淡的暮色漫染着楼房、乔木、花坛。暗淡的幽光中,穿着蓝绿色中长款外套、淡白色衬衣,咖啡色修身长裤的关宁气质清纯秀丽。

“我没生气啊。怎么会不来?”往楼道里走着,陆景笑着抚-摸关宁柔顺的披肩长发。

今天晚上关宁、张漓、叶妍、吴璇都在。幸好陈笑去京城协调京城联运和京城快递的事情去了。不然,方琴肯定也会请她过来吃饭。毕竟在景华公寓做了那么久的邻居。

美人齐聚虽然头大,但是方琴搬家请客吃饭,他又怎么会不来呢?

关宁秋水般清澈明亮的眸子嗔了陆景一眼,掩嘴轻笑起来,“我是担心你心虚呢。我可是听说方老师要搬出来的原因和你有关。”

“…”陆景腆着脸一笑,握着关宁嫩白如玉的小手,绵软温凉。

晚餐一起有六个人。就近在黄远酒店里点了几道招牌菜,方琴又自己动手炒几个小菜。

听着厨房里吱吱的。油开的声音,刚刚帮忙择完韭菜的陆景微笑进洗手间里洗手。

晚餐一共十二个菜。十分丰盛。大家坐到橡木餐桌边边吃边聊着。话题十分的宽泛。关宁九月份的注册会计师考试考的不错,她预计明年就能拿到证书。叶妍在黄海的游艇俱乐部生意不错,略有盈余。她给陆景买了一辆游艇放在俱乐部里。吴璇问陆景在襄水砸钱败家的过程。感觉爽不爽。张漓说她过两天和叶妍去黄海。环球雅思在黄海的业务还要继续扩张,继而向一二线的大城市发展。

说笑着,两瓶红酒没一会就见底了。

“我去买酒。”美眸齐刷刷的看过来,陆景自觉的站起来说道。开饭前就准备了两瓶法国红酒。

方琴放下筷子,温婉的道:“我陪你去吧。你对这边不熟。”

“好啊。”陆景把手机,钱包放到口袋里,拿了钥匙。和方琴一起出门。

八点钟的夜色正浓。走廊上窗口吹来的秋风有些凉。明亮的走廊灯下,对门的香槟色大门紧闭。

电梯显示还在3楼,还要等一会。陆景问身边的方琴,“隔壁你也买下来了吧?”

方琴恩了一声,看着陆景的脸庞,轻声道:“你还生我的气啊?”

她知道陆景不愿意她搬出景华公寓。但是那天被她们看到陆景吻她,实在有些尴尬。关系挑明后,她不好意思继续住在陆景的别墅里。其实,她又哪里想搬出来。

“琴姐。我真没生气。”陆景怜惜的把方琴抱到怀里来,温柔的吻了吻她柔嫩的嘴唇,看着她的明眸,认真的说道。

方琴穿着黑桃色的长袖针织衫。酥-胸挺-拔高-耸。白色的直筒裤衬得臀部宽肥,长-腿修直。有着成熟女人的性-感韵味。

“哦。”方琴温婉的微笑,将头靠在陆景的怀里。感觉自己像个小女孩一样患得患失。现在陆景亲口说不生气,心里才放下心来。

体会着她的情意。陆景心里也涌起柔情,道:“我们走楼梯下去。”说着。握住方琴的手,往楼梯而去。

“走楼梯太慢…”方琴犹豫的说道。话还没说完,两人刚刚走进昏暗的楼梯口,嘴唇就被陆景吻住。她这才明白陆景的意思。

柔情蜜意的吻了好一会。陆景抚着方琴鬓角凌乱的碎发。他当然不是在这里唐突佳人。只是想要让她知道,自己明白、了解她的情意。

方琴娇媚的看着陆景,眼眸深邃清亮,娇软的恳求道:“我们坐电梯下去好不好?”她被陆景吻得有点发软了。

“好啊。”陆景笑着点头。却没有马上放开她,而是小声在她耳边道:“琴姐,下次我要你用这里帮我。”

说着,促狭的捏了捏方琴圆耸耸的酥-胸。

“啊?”方琴感觉脸都要红得滴血,羞答答的低头恩一声,羞涩的将头埋到陆景怀里。

那羞答答的低头一瞬间,仿佛是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动人的风情,让陆景口干舌燥。

天地良心,他刚才真的只是开玩笑的!

十几分钟后,两人才买了酒回来。被关宁她们几个笑着问是不是迷路了。方琴红着脸说没有,殊不知她的表情早把她和陆景给出卖干净。

笑闹着,陆景放在客厅的手机响起来。

陆景快步过去接了电话。黄紫琪清脆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陆景,快点来南阳街派出所。徐咏碧出了点事。她同学被打伤了。”

“你没事吧?”陆景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这事几句话说不清楚。诶,气死我了。你快点来呢。”说着,电话那边传来黄紫琪训斥别人的声音,十分的嘈杂。

和关宁她们说了一声之后,陆景离开清江心语,驾车前往南阳街派出所。

徐咏碧的同学被打伤?这事怎么这么蹊跷?徐咏碧说话虽然犀利,但她处理事情还是很圆润的。更何况,紫琪还在旁边。紫琪可不欠缺社会经验。

南阳街派出所在师南路上。那年音乐学院的圣诞舞会上。襄水友谊公司的两个人调戏陈若怡,陆景去过一次。

也就是那次拿到了“倒师”的线索材料。

大约二十分钟后。陆景将车停到了南阳街派出所的院子内。刚进门,嘈杂的声音就传来。

“咏碧。和解?你说笑吧?张斌这王八蛋故意打伤我不能这么算了。”一个愤怒而高调的声音说道。跟着,就是七嘴八舌的骂声,指责张斌先动手打人。

“劳资就打你怎么了?你个龟孙子就欠揍。你在学校里乱说的事怎么不说?”有人反骂。

黄紫琪和徐咏碧无语的看着又吵作一团的两拨人,大感头疼。

“所长。”年长的民警看到所长推开门进来,连忙笑着打招呼。心里却是在疑惑所长身边的青年是谁?他看的清楚,是所长为这青年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老李,你这儿吵的挺热闹的。都快2个小时了吧?”李阳军咧嘴一笑。

老李脸色一变,猛的一拍桌子,吼道:“吵个几把。都给劳资住口。”他可不想李所长认为他能力不足。控制不住场面。

老李常年干公-安的,嗓门不是一般的大,盖过了此刻办公室内所有的声音。正在理论的两拨学生吓了一跳,怔怔的看过来。有人不满的小声嘟囔了几句。办公室内却是慢慢的安静下来。

李阳军满意的点头,看向陆景。

陆景对站在办公室一角的黄紫琪笑了笑。然后眼睛扫了一圈。发现办公室里是熟人,起冲突的双方是刘基伟和张斌。这两个人他都认识。

看到陆景来了,黄紫琪拉着徐咏碧走过来,气呼呼的道:“气死我了。这两帮人怎么说都不听。吵来吵去又没什么解决方案。咏碧还要掺和。”

“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清楚了吧?你们这是运动了还没换衣服?”陆景笑着指着黄紫琪的装束说道。

黄紫琪穿了件红白色的运动装。身材曲线若隐若现。明眸酷齿,明丽动人。徐咏碧穿的是黑白色的运动装。显得娇柔修长,容颜精致,有着清水芙蓉般的娇美感。

“是啊。我们晚上在美术学院的室内羽毛球馆打球。出来就碰到这事。你让咏碧说吧。”黄紫琪郁闷的说道。

徐咏碧拍拍额头,小声给陆景说起事情的原委来。

人群里有人不爽的道:“这鸟毛是谁啊?”看到陆景和黄紫琪、徐咏碧两个大美女亲昵的说话。这些人心里十分不满。

就有几人附和起来。老李拍拍桌子,厉声喝道:“都给劳资安静点。想蹲号子是不是?”

这里面很有几个是附近高校打架的熟面孔。

**着的人群又慢慢安静下来。

这边,陆景却是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黄紫琪和徐咏碧从羽毛球馆出来。刘基伟开车邀请徐咏碧出去玩。

张斌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听说刘基伟要带徐咏碧去开房。带着几个要好的同学和刘基伟起了冲突。打的刘基伟鼻青脸肿。那辆雪佛兰的车也在混乱中被砸了小半。

刘基伟当即打电话叫人把张斌和他的朋友打的头破血流。随后有人报警。

“我的意见是张斌向刘基伟道歉,这件事就此和解。但是。他们都不愿意。”最后徐咏碧无奈的说道。

张斌痛心疾首的道:“咏碧,我是为了保护你才打架的,现在你让我道歉?太伤我的心了。”

徐咏碧皱眉道:“张斌我再说一遍,我有能力对我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不需要你保护我。至于你说的事情,我自己会向刘基伟问个明白。”

刘基伟哼了一声,说道:“咏碧,我只是邀请你吃饭。张斌那些人心思龌龊的很,谣言都是无稽之谈。张斌先动手打我,连我的车都砸了小半,道个歉就想揭过去,那不可能。”

黄紫琪无语的看向陆景。你看,就是这么个情况。

看着自己把自己感动的张斌,再看看道貌岸然的刘基伟,陆景笑着摇摇头,对李阳军道:“走法律程序。那辆车是我砸的。”

红颜祸水啊!

李阳军笑着点头,“我知道怎么处理。”

陆景对黄紫琪、徐咏碧微笑道:“你们还没吃晚饭吧?我请客。”

见陆景明白自己心里的担忧,简单明了的处理好这件事,徐咏碧松了一口气,展颜笑道:“好啊。”

那点修车费对陆景来说很简单就能解决。上次他可是大手笔的无缘无故的给了吴倩柔和蔡雪娇一笔费用。

看着三人离开,听着院子里的汽车声音,刘基伟讥讽道:“张斌,你不是不让徐咏碧坐我的车吗?不让徐咏碧和我吃饭吗?徐咏碧现在坐的是更高档的奔驰,还是和别的男人吃饭。这就是你的女神。你个大sb。”

陆景刚才的处理意见很明确。车如果算陆景砸的,他也没什么可以拿捏张斌的。倒不介意在言语上打击他。

张斌怒道:“你tm少在这儿放屁。”说着,又愤懑的道:“咏碧,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瞎了眼啊。”

李阳军看不下去,拍拍桌子,训斥道:“你嚎什么?刚才你位女同学拼命的维护你,你都不知道好歹。那辆车雪佛兰被砸了小半,走法律程序少说得个几万块。你一个没工作的大学生赔得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张斌一呆,看向李阳军。

李阳军不屑的道:“打一场羽毛球要消耗多少体力?你同学打完球出来,给你闹到现在还没吃晚饭。而且本来不关她什么事,只是为了减少你的损失,饿着肚子帮你调解。她和朋友吃饭还要你批准?你是她什么人?她和朋友吃饭只能走路去,不能坐车去?莫名其妙!”

这小子纯粹是个棒槌。那姑娘要是看的上才奇怪了。

“啊?”张斌满脸尴尬之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从派出所出来,陆景和黄紫琪、徐咏碧在南阳街找了一家餐厅吃饭。虽是饿得很,黄紫琪和徐咏碧还是异常淑女的细嚼慢咽。

陆景要了杯可乐,一边喝一边笑道:“你们俩在我面前不用这样吧?饿了就快吃,没人笑话你们的。”

说着,又笑道:“徐咏碧,那个刘基伟有点问题,你看出来了吧?”从徐咏碧的处理意见就能看得出来,她对刘基伟很是不满。显然也是知道些什么。

徐咏碧点头,无奈的道:“毕业的时候,我拒绝了他的表白。可能,他心里有些恨我吧。陆景,又要让你破费了。”

陆景明白过来,因爱生恨的戏码,笑道:“我觉得我破费的概率很小啊。就算我陪刘基伟车钱,也要他敢收才行。”

徐咏碧一愣,掩嘴娇笑起来。这家伙也不是好人,竟然是准备赖账。不过心里倒是感觉很痛快。

黄紫琪笑着轻踢了陆景一脚,眼波流媚的娇嗔道:“得瑟!”对陆景能快速的处理完这件事情,她心里很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