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26章 红颜祸水(下)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626章 红颜祸水(下)

吃过饭出来,陆景、黄紫琪、徐咏碧三人往师南路走去。陆景刚才把车停在那里了。

南阳街夜里依旧热闹非凡。依靠着几所高校学生的消费能力,几年的经营下来,这里日趋繁华。

南阳街两侧的梧桐树叶零星的飘落下来,在浅淡的夜色里仿佛黄色的蝴蝶飞坠。

“要我说啊,张斌那人太不知好歹。被打伤成那样,咏碧帮他,他还不领情。我都快气死。”想起刚才的事情,黄紫琪依旧有些愤然。

陆景轻握住她腻白如玉的小手,说道:“为这事生气干吗?搞艺术的人要先把自己感动才能感动别人嘛。张斌太容易被他自己感动了。”

“咯咯!你倒是会点评人呢!”黄紫琪和徐咏碧都听得笑起来。心里那点不痛快淡了不少。

黄紫琪和徐咏碧目前住在景华科技园提供给创业者的湖边公寓里。条件只比大学的宿舍稍好。

湖边公寓提供两室一厅和三室一厅的合租房间。房间里的装修很简单,提供水、电、网线。不过湖边公寓的环境和保安措施很到位。一期工程完毕后的200多套房间很快就被申请光。

车过了湖心路,就进入景华科技园,距离湖心公寓不足十分钟的车程。黄紫琪说道:“陆景,我想和咏碧从这儿走回去。咏碧,你没意见吧?”

徐咏碧微笑道:“我乐意奉陪啊。不过,我们俩身后跟着一辆奔驰,可比坐在奔驰里更惹眼呢。”

“我把车丢在路边就完了。”陆景洒然的说道。又疑惑的问黄紫琪,“怎么突然想着要走回去?”

“吃完晚饭要散步消化一下啊。今天有些累了。一会我洗完澡就想直接睡觉。”黄紫琪笑着说道。

听黄紫琪说起洗澡。想起在九眉山看到的她美丽的胴-体,陆景呼吸都为之一紧。她来江州之后。没住在白沙井那里,而是和徐咏碧住在湖边公寓。他都没机会和她单独温存片刻。

下车之后,陆景将车停到科技园的停车场。

路边,徐咏碧笑着在黄紫琪耳边问道:“紫姐,洗澡的事你都和他说啊。你们的关系突破到那一步了?”

不管多么漂亮的女孩,都有八卦的天性。更何况,那天徐咏碧在南园别墅亲眼看到陆景和黄紫琪拥在一起接吻。

“我说漏嘴了不行?”黄紫琪娇笑着把徐咏碧推开。

确实如此。她在陆景面前早就放下了心防。说话时并没有刻意去回避她生活中私密的小事。

“不要跑题!回答问题呢。”徐咏碧笑着追问。

黄紫琪哪里肯回答,顾左言他笑着和应付徐咏碧的“拷问”。

“说什么,笑得这么开心?”陆景停完车回来。看到黄紫琪和徐咏碧两人笑做一团,便出声问道。

“没什么。”黄紫琪和徐咏碧异口同声的说道。闺蜜之间的私密话题自然不能和陆景说。

月华如水,照得幽静的马路明亮。秋夜里的科技园很静谧,和隔湖相望的南阳街仿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三人信步左转,穿过枫叶园往新月湖湖边的湖边公寓而去。

看着前面叽叽喳喳,高兴的说着话的两个女孩,陆景笑了笑,拿起电话给关宁她们说一声:事情已经解决了。

罗庆荣无聊的坐在车里,突然眼睛一亮。实在没有想到时隔两个多月还能遇到在清动镇镇石桥上遇到的那个女孩。

琼鼻如玉,美-臀无双,清丽动人。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

“嗨,美女。我们又见面了。”罗庆荣下车,拦住黄紫琪和徐咏碧,露出一个自认为风度翩翩的笑容。“这条路现在暂时不能通行。请绕行。”

听着他的话,黄紫琪感觉莫名其妙。明眸微动,打量着眼前这个青年。相貌一般。身材魁梧,看起来精力十足。

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奇怪的说道:“这路怎么不能通行?”

马路上又没有施工,完好无损,就是路边有几辆黑色的轿车停着。怎么就不能通行呢?真是奇了怪!

远处,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见要走过来的两人似乎被阻拦住,不悦的身边的人说道:“我不是说了,不搞封路那一套,就是随便看看,这话很难理解?”

佟克融、王白山额头就有些冒汗。这批评可是有些重!

罗位忠微笑道:“大舅,我去给庆荣说一声。”

老者微微点头。

陆景打完电话,却是发现黄紫琪和徐咏碧被一个青年拦着说话,大步走过去问道:“紫琪,怎么了?”

“他说这条路暂时不能通行,让我们换一个方向走。”黄紫琪说道。这人刚才自我介绍和她搭讪的话语,她自动过滤了。

陆景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显然是某个大人物在科技园里暗访。就是不知道是多高级别的人物。

心里有些反感。皱眉看向罗庆荣。片刻,陆景就认出来这青年就是那天在清动镇石桥停车搭讪的青年。

罗庆荣颇有些玩味的看了陆景一眼。很明显,这个叫紫琪的美女和他关系匪浅。心里有些不痛快,哼了一声,下巴微抬,说道:“小子,此路不通,换道吧!硬闯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嘿嘿。”

“庆荣,你怎么说话的!让开。几位对不起啊。我侄儿不懂规矩。你们请便。”罗位忠走过来训斥了罗庆荣一句,又客气的对陆景三人说道

罗庆荣脸色一僵,没想到他叔叔冲后面过来训斥他。面对两个美女戏虐的目光,燥得慌!

“不要紧。”陆景客气的回道。他有十足的把握在十秒钟之内搞定这个青年。但是,就算这个中年人不来。他也不会硬闯。

这样得罪一名大人物实在没有必要嘛!打狗是要看主人的。

科技十一路,是连通新月湖至湖边公寓的大路。陆景三人走到路中间。看到不远处有七八人说着话,为首的老者微微含笑致意。

黄紫琪小声的在陆景身边问道:“这人谁啊?好像很客气哦。”刚才陆景给她和徐咏碧稍稍解释过。应该是高官在这里视察。

“这我哪里认识。”陆景笑着道。

突然,陆景目光微微一凝。他看到佟克融、王白山正在为首的老者身边。他们怎么在这里?

江州经济开发区已经更名为江州高新技术开发区。佟克融以江州市委常委的身份兼任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王白山现在的官职则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接着,有人在老者耳边说了几句,王白山走了过来,邀请道:“陆景,宋书记要见你!”

他这会儿自然不会喊陆景“景少”,免得引起省里人物的反感。

陆景恍然。原来是省委书记来视察。王白山口中的宋书记除了省委书记宋海俊也没别的人。当即,轻轻的点头。给黄紫琪、徐咏碧说了一声,跟着王白山向宋书记走去。

边走着路,陆景脑子飞快的思考着。

宋海俊到江州有段时间了,似乎还和赵省长处在蜜月期,表面上看,暂时并没有强势的声音发出来。

但是,陆景却是知道云春班子要调整的内幕。这位省委书记并不愿意在仕途的最后一站当个“空壳”书记。

那么,他非正式的视察景华科技园又意味着什么呢?

宋海俊61岁,花白的头发。看起来很慈祥,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沉,有着难言的威严。

亲切的和陆景握手,问了几句景华科技园的情况后。宋海俊微微点头,微笑道:“你对国营企业和私营企业的关系怎么看?”

景华公司作为楚北省内目前最大的私营企业,宋海俊问陆景这个问题。并没什么不妥。

作为省委书记,宋海俊的工作重点不是关注经济发展。而是考虑意识形态和制度建设的问题。

陆景斟酌了一会,慢慢的道:“相辅相成。有些领域需要国营企业主导。有些领域需要放开让私营企业竞争。”

早就听说宋书记是保守派。因而,他说的很含糊。目前“国退民进”是“社会”的共识,他这番话并没什么逾越的地方。

当然,要是在早些时候,为私营企业说话,是有很大风险的。

“竞争有时候并不是良药啊。”宋海俊感叹了一句,看了陆景一眼,笑着和陆景握手。这是结束谈话的意思。

陆景笑着说了几句客套话,和黄紫琪、徐咏碧一起离开,往湖边公寓走去。

徐咏碧有些好奇的问道,“陆景,那个宋书记是谁啊?看起来很和蔼呢。”

“楚北省的省委书记宋海俊。”陆景微微摇头,很多高官都让人如沐春风,但那不代表什么。真实的想法,谁能知道?

脑子里琢磨着和宋书记见面的每个细节。最后结束谈话的时候,宋书记那一眼似乎很有深意。

“啊?这么夸张。”黄紫琪和徐咏碧都是惊呼。虽然对省委书记的威严没什么切身体会,但是这个头衔就能带来沉甸甸的压力。

徐咏碧不禁好奇的打量着陆景。貌似就算陆景是景华公司的所有者,他应该也没资格在偶遇省委书记之后被召见吧?陆景就像个迷一样,离他越近,发现他越难以看懂。

黑色的奥迪行驶在开发区大道上,宋海俊问副驾驶座上的外甥,“刚才陆景身边那个女子不是他未婚妻吧?”

罗位忠道:“不是卫家的明珠。”很明显,他大舅问的是个马尾辫的红白色运动服的女子。陆景和她十分亲昵。

宋海俊摇摇头,微笑道:“青年才俊!”

罗位忠笑了笑。心里却是知道他大舅对江州这位声名远播的景少有些不满。不是未婚妻本身不说,身边还有两个美丽的女子,这估计很让他大舅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