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27章 别的想法

第627章 别的想法

李学平夹着文件,缓步走进省委书记宋海俊的办公室,见宋书记正在低头批阅文件,便端正的站着。

作为省委秘书长,经过近2个月的磨合,他对宋海俊的一些工作习惯略有了解。宋书记没有马上放下批阅的文件,说明对他还是很亲近的。要是宋书记立即放下文件,那才叫糟糕。说明他还没有得到宋书记的认可。

须知,省委秘书长本就是长传下达的位置,大部分时间都是为省委书记服务。要是省委书记对他李学平不认可,他的工作就很难开展。

宋海俊摘下老花镜,打个手势,说道:“学平秘书长来了。人老了,思路容易打断。看文件就停不下来。”

李学平微笑着道:“书记事务繁重,我等一等是应该的。”

对宋书记叫他的用意,他大约也能猜到一点。目前省内的大事是襄水新增两名市委常委的人事问题。

这是宋书记上任以来第一次较大的人事异动,宋书记的政治牌套路也会藉此展现一二。

宋海俊摆摆手,寒暄几句,就切入正题,说道:“襄水市里的人事问题,你和崔秘书长沟通一下,先放一放。”

“好的。”李学平心里微微一动。显然,宋书记对襄水只报两个名额上来的猫腻很清楚。

似乎,宋书记对这个人事方案不满意。

当然,也不是太不满意。否则,就不是让他和省政府秘书长崔元杰沟通。

宋海俊微微点头。道:“省信息产业厅在数字手机技术协会有一个理事席位吧?民营企业的经济活动,我们政府还是把好关。”

“我会崔主任谈谈。”李学平掩饰着内心的震惊说道。

数字手机技术协会是谁的地盘他当然清楚。目前是省信息产业厅的一名副厅长兼任数字手机技术协会的理事。是七名理事中的一名。但是。数字手机技术协会的事情,基本都是景华公司决定。

看来。宋书记这是对景华公司有些不满了。从宋书记这两个月,以及已往的谈话所流露出来的信息来看,这也实属正常。宋书记是保守派嘛!

但是,这个举动更进一步的讲,是对陆江、陆景兄弟不满。

当然,归根结底是对赵省长不满。在楚北省内,谁不知道陆江是赵省长的嫡系?

襄水市准备提拔的两名市委常委可都是襄水市长孙雄志圈子里的干部。而孙雄志脑门上是刻着一个大大的“陆”字。

李学平自然是明白宋海俊这番话的深层次含义。

襄水市委常委的名单和省信息产业厅厅长的位置二选一。

回到办公室,李学平并没有马上给崔元杰打电话,而是琢磨了一下。打给高逸。

片刻,高逸的手机接通,里面传来高逸的声音:“李伯伯,你好。”

“小逸啊,我上次让你办的事办好没有?”

高逸微微一顿,旋即反应过来。李学平问的是让他和张惜明搞好关系的事情,心里不免得意的看了一眼隔壁房间。

昨天晚上,他和张问晓在南阳街的酒吧里泡了两个美女带到酒店里开房。这会大早上的,张问晓还没起床。

“李伯伯。我返回江州的时候,张书记还特意请我吃了顿饭。”

高逸这话看似答非所问,但实际上是告诉李学平,他和襄水市委书记张惜明能说得上话。

李学平微微一笑。满意的说道:“恩。你安排张书记和我见过面。”

他要见张惜明除了了解襄水的情况外,还希望能把张惜明引荐给宋海俊认识。张惜明在省里尴尬的处境,他也略知一二。目前来说。他的利益和宋书记的利益是一致的。宋书记有抓人事权的意思,他当然要“冲锋陷阵”。

作为省委秘书长。他是不可能得到副省-级实权派干部投靠的。他这个码头,停不了那么大的船。

但是。这不妨碍,他和张惜明搞好关系。引荐之功可是很大的。一切要向前看嘛。说不定李秘书长过几年就变成李副书记了!

十月下旬秋景正浓,路边的枫叶火红如云。傍晚时分,陆景刚陪着黄紫琪从她的公司里出来,突然接到郁扬的电话。

“在忙什么?你最近挺悠闲的吧?”

“还行。”陆景笑着说了一句,握着黄紫琪柔弱无骨的小手走下公司大楼门前的台阶。

襄水那边昆成汽车并购襄水五汽一帆风顺,基本完成。汽车工业园的事情干得热火朝天。他最近确实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每天处理一会邮件即可。

张漓和叶妍前几天已经离开江州,去了黄海。他这几天除了陪着关宁——烧一壶咖啡,听关宁在夕阳里,或者夜色里拉一曲二胡,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

剩下的时间都是在帮黄紫琪办理在景华创投申请创业贷款。陆景可不愿意她的新公司开展起步太困难。

郁扬笑了笑,沉吟了一下,说道:“最近省里边有些传言,不知道你清楚不。我说给你听听。”

“你说。”

“省里现在盛传省委宋书记对你有些不满。好像是生活作风方面的事情。你们还没见过面吧?”

陆景微笑了一下,平静的说道:“还有这样的传言?我和宋书记前几天在景华科技园偶遇过。那天有不少干部在场。别是以讹传讹。”

宋海俊这是在借题发挥!

“嗨,你还笑得出来?”郁扬嘴里这么说,实际上也笑了起来。省委书记的压力搁在陆景上却是不好使。

无所求则无所惧!

想想,陆景又不是国家干部,生活作风问题你省委书记又什么好不满的?私底下的事情,谁不知道?省里这股风,八成还是冲着陆江和赵省长去的。

和郁扬说了几句,陆景挂了电话,见黄紫琪关心的看过来,笑着摸摸她明丽照人的脸蛋,“你们这些妖精就该找个地方关起来,免得出来祸害人间。”

黄紫琪轻嗔的横了陆景一眼,笑道:“你想得美。我可没有被你金屋藏娇的兴趣呢。什么事啊,我几时‘祸害’你了。”

说话重音落在“祸害”两个字上。清脆如珠玉落地的声音让不少正在下班的人看过来。疑惑或者羡慕的眼神落在陆景身上。

被这样美丽动人的女子“祸害”那得是多幸福的事啊!

陆景自然不知道旁人的想法,笑呵呵的道:“我们那天不是在科技十一路见到省委宋书记了吗?他对我印象不好。我估计啊,你和徐咏碧可能是催化剂。”

黄紫琪笑道:“这你都能赖到我头上啊!”说着,轻声问道:“问题大不大?”

玩笑归玩笑,事情的轻重急缓她还是能分辨的出来。在楚北省,被省委书记不待见,貌似问题还是很大的。

“没事。”陆景肯定的笑说道,和黄紫琪往凤凰餐厅里而去。

实话说,他并不是很在意宋海俊对他不满。不满又如何?景华在楚北的根基是很牢固的。联想最近襄水干部调整的事宜,这件事借题发挥的可能性太大。

吃过晚饭,陆景给大哥陆江打了给电话,“哥,最近省里有些传言…,宋书记看样子是有别的想法啊!”

这个别的想法,当然不是仅仅指对襄水市人事方案有想法,还包括接下来宋书记对接下来两年任期的想法。

“你倒是挺敏锐的。来家里说吧。我正好有事情要找你。刚从赵叔叔那儿回来。”电话里陆江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