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28章 变不了天

第628章 变不了天

夜色四溢,微风拂动着探出青花色围墙外的常青灌木。江州市委常委大院门口明亮的灯光之下,一辆银灰色的奔驰缓缓的驶入。

片刻后,车停在5号别墅门口。

小保姆给陆景开了门。进入别墅里,陆景笑着给客厅里坐着的大哥、大嫂打着招呼,“哥,大嫂。”

胡莹笑着招手,“小景,来,来,坐这儿。黄海送来的‘芙蓉泪’,你尝尝。”

陆景帮她办妥弟弟胡世国去美国游学的事情,让她对这个小叔子充满好感。就算有血缘关系在,豪门大族、政治世家的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处理起来是很有讲究的。

她现在看陆景越发的顺眼。

“诶,谢谢大嫂。”陆景微微躬身,接过大嫂递来的葡萄,笑着坐下。

“芙蓉泪”是黄海市下面一个区出产的葡萄品种,畅销全国。颗粒小巧,水分充足。口味甜而不腻。

见妻子热情的招待弟弟,陆江笑着拿起茶杯喝茶,问道:“前段时间去襄水出了不少风头吧?听雄志市长说你在襄水投资了差不多三四个亿。资金没压力吧?”

“没什么压力。景华的手机利润很足。另外云春那里的酒厂现在逐步步入正轨,每月的盈利很多。”陆景微笑着咬破一枚葡萄,解释的说道。

胡莹就笑,“小景,你在襄水是搞汽车业务?唐彤和郁扬前两天陪我逛街说起这个。”

她出生于政治家庭,对几个亿的投资倒没什么太大的感触。这点小钱。胡大小姐还是见过的。

关键是景华的持续扩张说明陆景的公司正在蒸蒸日上,这让她心里感到高兴。

“是的。”陆景笑着答道。

表姐唐彤在景华创投总经理崔正阳的推荐下。在景华科技园的一家网络公司里做财务。用她的话说,辛苦是辛苦点,但是比在体制内自由多了。

胡莹笑道:“你这商业天赋在四九城里都是头一份。景华的资产有多少了?我上次看报纸说至少200亿。这才几年的功夫。呵呵。”

据说京城里很有几家大族颇有些后悔当初没能和陆家联姻。谁能想到几年前京城里众多公子哥里毫不起眼的陆景会有如此的天赋。

陆景忙笑着谦虚几句。

陆江微微点头。略坐了一会,招呼陆景跟着他进了书房。片刻,两人就点起香烟,吞云吐雾起来。

“赵叔叔今天跟我谈了谈,宋书记的意思是要用省信息产业厅副厅长的位置换取襄水市两名市委常委的晋升。没了省里这一票,你能不能控制得住数字技术协会的形势?”陆江轻吸一口烟。说道。

陆景就笑,“经济利益总是要为政治利益服务的。刘勇志已经离开计委,易雄志部长在信产部话语权有所增加,省里这一票无关紧要。”

权力和金钱之间,原本就没有明确的界限,而是相辅相成。权力能衍生金钱,金钱也能扭曲权力。就看怎么运作。运作的好,前途无量。

但是,在官本位的体制下,归根结底,还是权大于钱。

陆景相当明白这一点。

陆江轻轻的点头,“我知道了。”说着。微笑道:“赵叔叔说要征询你的意见。你要是不同意,他再去和宋书记沟通。”

“不用那么麻烦。宋书记可不是好沟通的人。”陆景笑着道。

赵省长这么说,是因为在赵礼顺倒卖古玉的事情上,他帮了不少忙。借了赵礼顺三千万,还帮他找鉴定师。冠冕堂皇的减轻最后的刑罚。赵省长也没法全记到大哥头上。是以,这件事。赵省长要听听他的意见才能做决定。

陆江笑着用手指点点陆景,说道:“你啊,要注意影响。风声都传到我耳朵里来了。”

说着顿了一顿,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他没打算继续和陆景探讨下去,说道:“宋书记侄儿罗位忠的咨询公司开到江州来了?”

宋海俊隐晦表达对弟弟的不满,风声就是从罗位忠那里传出来的。这都查不到,真当他这个江州市长市白当的吗?

陆景点头,心里涌起一股暖流,笑道:“据说生意很红火。”

以大哥沉稳的性子,就算是私底下谈话,肯定也不会直说宋书记的不是。大哥点出罗位忠的事情,意思是说你宋书记也不是那么高风亮节嘛!不满的意思表达得很明显。

“哥,我看宋书记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市里面一些人可能会蠢蠢欲动。”陆景说出自己的判断。省委书记放风对自己不满,胡联营要没动作,那他这官当得就太无所谓了。

陆江微笑着摆摆手,说道:“没事!变不了天。”声音有些轻,里面蕴含的力量却是有千钧之力。

“恩。”陆景笑着吐出一个烟圈。大哥的意思是楚北省的博弈不会出现大的变故。也就是说,赵省长,汤书记,还有郁部长,都做好了和宋书记扳手腕的准备。

这么说起来,陆景倒是希望胡联营能动一动。要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那他的市委书记位置也该让贤了。这样,两年之后,二十一次全党大会时,楚北可是有很大的希望成为“陆系”的票仓。

“喂,你和宋助理关系不正常哦!”徐华路丽都酒店十四楼观景走廊的咖啡厅里,穿着紫红色夏奈尔秋装,气质纤柔典雅的陈若怡一脸狡黠的笑容,对陆景说道。

陆景的助理宋雨绮刚刚起身去卫生间,她这句话憋了快一个小时,总算是找到机会说出来。

陆景微笑了下,捧着咖啡慢慢的喝着。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题。那晚和宋雨绮突破最后一关后,第二天在襄水的九眉山上缠绵了一夜,回到江州更是几番恩爱。陈若怡看破他和宋雨绮的关系一点都不奇怪。

昨天晚上和刚从柏斯返回江州的陈创和吃饭,了解柏斯的情况。陈若怡却是也跟着陈创和到了江州。

陈创和虽然绝了将女儿培养成接班人的心思,但是趁着年富力强的时候,还是将她带在身边学习。

今天下午,陆景便约了陈若怡出来喝咖啡。想来她在江州也是无聊的很。陈若怡对朋友很仗义。他和陈若怡算是比较谈得来朋友。

“笑什么啊。笑就是默认啊。”陈若怡笑着吃着小蛋糕,肯定的说道。

“说说你以后的打算吧,我看你也不像能在陈叔叔身边工作的样子。”陆景祭出转移话题大法。

陈若怡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泄气的道:“你都不知道我爸爸有多么烦人,我在香港待着好好的,偏要我来学什么管理。我专业是计算机软件呢。在钢厂里转悠几天差点没把我皮肤都给晒黑。”

陆景正要说话,电话突然响起来。是何路遥的电话。

“嘿嘿,陆景,你猜我在王朝俱乐部看到谁了?省委秘书长李学平和江州市委书记胡联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