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29章 风波悄然

第629章 风波悄然

“哦?”陆景轻哦了一声。

王朝俱乐部号称汇聚楚北权贵。里面的服务和娱乐休闲设施都是一等一的。省里原来以唐云放为首一帮公子哥经常在那里呼朋唤友,招待客人。

当然,楚北省内的大人物是很少出入王朝俱乐部。要讲究一个影响问题。

王朝俱乐部在八月份楚北省巨大的政治风波中被波及,被市公-安局勒令整改。唐云放等人的股份据说转给了李落元、董翔等人。

现在王朝俱乐部已经改成了私人会-所,实现严格的会员准入制度。档次提升不止一点两点。楚北省的官员趋之若鹜。

而今,汉陵路上顶级商务休闲会所的招牌都比不上王朝俱乐部。王朝俱乐部汇聚楚北权贵这个招牌算是实至名归。

所以,何路遥偶遇李学平和胡联营这样的省部高官实属正常。

但是,这件事并不那么正常。以李学平和胡联营的政治智慧,自然不会没有目的就大摇大摆的一起出现在王朝俱乐部。要知道私人会-所再高端,两人会面的消息还是瞒不住人的。

李学平和胡联营这怕是要传递一些微妙的信号出来。

见陆景没出声,何路遥说道:“胡书记又拜进了一座大庙,嘿嘿,以他狼藉的名声,就是不知道宋书记敢不敢收留。”

八月份省委师书记出事后,江州一度盛传胡联营有“克主”之相。

陆景微笑着摇头,说道:“上面的事情我们就不用猜了。明天我请你打打网球。运动运动。”

李学平和胡联营怎么可能那么肤浅?近段时间李学平在楚北政坛很有些活跃,据说。他前些天曾引荐襄水市委书记张惜明和省委宋书记见面。

李学平和胡联营非正式的走在一起,估计是达成了某些“不太亲密”的合作协议。

宋书记是否收留胡联营的假设根本就不存在。胡联营“克主”的名声,想来宋书记是不会在意的。关键是胡联营逻辑上是不会改换门庭。

须知,国内的官员到实权正厅局级以上,就绝对不会是孤立存在的个体。每个这样干部的身边都有一张大到异乎寻常的关系网。

他们是有组织的!

作为楚北省委常委、江州市委书记,胡联营没必要把他的政治前途压在政治生命还有不到两年,派系色彩又不浓厚的宋海俊身上。当然,合作却是无妨的。

“啊。好啊。我明天把体育学院那对双胞胎叫上。嘿嘿,希望明天气温升高啊。那对美人穿着白色的网球裙打球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电话里,何路遥先是一愣,继而高兴的说道。

陆景主动邀请他一起“活动”,很有面子啊!

江州现在市委书记是胡联营不错,但是真正的话事人,谁都知道是市长陆江。撇开兄弟这层关系不说。赵省长据说也对陆景亲如子侄。

可以说,陆景现在是楚北省公子哥圈子的头号人物——虽然陆景并不“混”楚北的纨绔圈子。

“那行。说定了。”陆景笑道。此前他很是推辞了何路遥几次邀请。何路遥给他传来这么有价值的消息,一起“玩”一下很有必要。

何路遥念念不忘的把体育学院的那对双胞胎美女推荐给他。只是他并没有要“招惹”她们的意思。

当然,美女养眼,赏心悦目。看看也是无妨的。

“你的狐朋狗友?”陈若怡搅拌着咖啡,眨着眼睛问道。精致的眼睫毛微动着。有着极美的眼线。

电话里的声音,她刚才听得一清二楚。

“还算不上。”陆景编辑着短信,把刚才得到的消息发送出去,将手机放到桌面上,随意的说道。

陈若怡似笑非笑的瞪了陆景的一眼。她哪里会不知道陆景的事情。只是做朋友总归要给朋友留几分面子,就没纠缠在这个话题上。

闲聊着。穿着米黄色雪纺衫,水蓝色牛仔裤,容光焕发的宋雨绮微笑着坐回来,小声说道:“翟伯慎刚刚打电话过来,襄水市的常务副市长麦朝晖想见你。”

陆景微征,对麦朝晖这个请求实在感到有些诧异。不过,据说麦朝晖的政治操守确实不怎么样,这个时候想要改换门庭也是情理之中。

在襄水市的常委会上,孙雄志已经有资本抗衡张惜明。

前些时候和大哥谈过之后,楚北省委组织部已经派人去襄水考察陈跃信和闻国立,他们两人提拔为襄水市委常委的事已经是板上钉钉。

相应的,楚北省信息产业厅的一个副厅长也会换人。

“我就不见了。你给麦朝晖直接打个电话,让他先见见孙市长为好。”

宋雨绮点了点头。这其中的玄妙她一时半会也弄不清楚,反正她只需要执行就好。

和陈若怡闲聊到傍晚时分,她需要去陪父亲陈创和吃饭。陆景和她约了明天中午请她吃饭。

从徐华路丽都酒店出来,宋雨绮缓缓的发动汽车,扭头问道:“我们去哪儿吃晚饭?”

“去你那儿。”陆景笑着拿起一盘歌碟,放入到车内的碟机里面。轻灵飞扬的音乐传了出来。

从襄水回来,宋雨绮就搬离了陆景在新丰公寓的房子。住到了楼下13楼里。

“行啊。呃,这是谁的歌?听声音好熟悉。”宋雨绮小心翼翼的打着方向盘,好奇的问道。

她前些时候拿得驾照。今天正好是陆景和朋友会面就身兼秘书和司机两职。

“李逸落的新专辑。陈若怡从香港带给我的。”陆景微笑着说了一句。脑子里的思绪却不由得飘到天辰娱乐身上。

天辰娱乐最近被严景铭打压得有点惨。和严家有姻亲关系的方家在娱乐这一块的资源确实很丰厚。可动用的手段很多。李慕清未必能撑得住。

宋雨绮眼波涟涟的嗔了陆景一眼,说道:“李逸落对你的感激程度是不是太过了呢。新专辑都专门捎给你试听。”

“小女孩的心思不好猜。”陆景笑着摇摇头。不以为意的说道。两世为人,他的心里年龄加起来都有近四十岁。说22岁的李逸落是小女孩也不算过。

听着陆景老气横秋的话。宋雨绮嘴角露出风情别致的微笑,“你啊…”

夜幕甫降,汉宁区玉林路长街两旁灯火璀璨。

王朝俱乐部八层的奢华房间里,罗位忠站在窗口,手拿着红酒,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轻声问道:“高少觉得陆景是个什么样的人?”

自从他放出省委宋书记对陆景不满的消息,陆景那边对这次试探没有半点动静。这确实有点奇怪。似乎陆景背后的人都笃定的很。没把省委书记的“不满”放在心上。

倒是江州的胡联营今天和李学平见了一面。具体谈什么就不得而知。

坐在沙发上的高逸抿了抿红酒,沉吟片刻,说道:“很有能力的一个人。机诡百变,不好对付。”

就算他心里对陆景不爽,这会给罗位忠说起来,总要给一个合适的评价。不然,一个没能力的人把高大少欺负的“满地找牙”。岂不是显得高大少很无能?

罗位忠笑了笑。看来高逸也是闻弦而知雅意。楚北如今的局势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平静。他大舅绝不会只甘于做一个“牌位”。

高逸前不久被陆景摆了一道。仅仅是江州市政府一个区划更改,就让百泰集团损失了8个亿。

最了解你的一定是你的对手。这也是今天晚上他约高逸见面的原因。

聊着景华公司从成立开始所经历的调查等一系列事件,从高逸的口中,罗位忠心中逐渐的勾勒出陆景的个人形象。

从王朝俱乐部出来,高逸给李学平打了个电话,汇报刚才和罗位忠的谈话。

电话里停顿了一会。里面才传来李学平的声音,“小逸做的不错。省里的事情,你不用过多的关注。襄水那边现在很重要,你要多留意。”

“我会的,李伯伯。”高逸微笑着答应下来。显然。李学平也需要从罗位忠的一些话语来猜测宋书记对某些事情的真正看法。

听说张惜明已经搭上宋书记的线。他在襄水的掌控力度肯定会加强。百泰集团在襄水的发展将会更有保障。

想到这儿,高逸的心情不由的轻快了几分。

下午时分。风和日丽。江大南体育馆旁的网球场内十分热闹。倒不是网球运动已经如后世般因为某位女球星夺冠而兴起。而是因为在一号场地上打球的两位美女很是耀眼。

黄色的短袖运动T恤,雪白的网球短裙。玲珑的曲线展露无疑。修长的大腿润泽浑圆,白晃晃刺眼。

“景少,抽烟。”场边,何路遥微笑着递了一支烟给陆景。他们来的时候网球场的场地被排满。只是陈若晓、陈若夕两人是美女,有特别的优待。中间插队,拿了一个小时的场地。

陆景笑着接过烟,和何路遥吞云吐雾起来,“听说新问商业区那儿搞拆-迁前段时间出了点问题?”

“嗨,还不是补偿金给闹的。几家钉子-户的房子半夜被人给扒拉了。据说是汉北区政府的手尾。市建委的刘主任牛逼啊。你关心这事干嘛?”何路遥笑着说道。

“随口问一声。”陆景轻叹一口气。

任何一次强拆,后面必定有政府撑腰,这是常识。

最近楚北的政治氛围不是那么的平和。这件事有可能会被省里抓典型。

“哈哈,美女,你弯腰捡球,我们弯腰捡钥匙,不相干的事情,你发什么脾气。”网球场的铁丝拦网外,几名高大却不英俊的青年嘻嘻哈哈的说道。

有人猥琐的笑道:“哥们,看清楚没,什么款式,什么颜色。”

一帮人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无耻!”陈若夕气得脸色发红,娇骂道。幸亏她发现的早,不然就走光了。

“哟,美女,这话怎么说的。你穿的短裙那么短,不就是为了吸引目光吗?哥们这是给你捧场啊。”

正在说话的陆景和何路遥被这边的动静影响到,扭头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