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30章 陈市长的女儿

第630章 陈市长的女儿

正在和陈若夕说话的是个圆脸的白胖子,三重下巴,腰如水桶,形象不是很好。

“挺破坏氛围的。”陆景淡淡的说了一句。

美女打网球的诱-惑就在于网球裙那二十五厘米的长度足以引起男人无限的遐想。弯腰翘-臀时,后面裙摆上提的诱-惑很是勾-人。

但实际上网球裙内还有一层运动底裤,正儿八经的想看到什么是不可能的。更别提内裤的款式和颜色。

这白胖子一伙人说话有些猥琐了。

何路遥对身边的一个矮胖男生打个手势,语气冷然的说道:“小宝,看着处理。”

“我知道。何哥。”叫小宝的男生快步出去。他很明白何哥这看着处理的意思是要给那帮黄武来的委培生一个难忘的教训。

何路遥抽口烟,笑着对陆景说道:“小宝是市委尤副秘书长的儿子。在江大读大二,地头很熟。我去给陈若夕她们说说。这俩姑娘脾气挺大的。”

他看的出来陆景对体育学院这对声名远播的双胞胎没什么兴趣。言语间也比较随意。

“美女嘛!脾气大点可以理解。”陆景笑着说道。

那边陈若夕正在和何路遥说着话。网球场外起哄的委培生发出一声惨叫。

“都tm 给劳资滚!王八羔子。”尤小宝一脚踹在一名委培生身上。同来的两名男生大耳刮子抽着另外几人。

出乎看戏的学生的意料,挨打的几个黄武市来的委培生没有如同平常一样嚣张,乖的如同绵羊。都抱头蹲在了地上。

“宝哥,别打了。我们这就走。”委培生中为首的一人抱着头,蹲在地上大声说道。

他们这群人平日里在学校打打架。欺负下正经的大学生没问题,但是遇到一些狠茬子,实在抖不起威风。

这位宝哥就是江大有名的狠茬子。

“麻痹的,滚!”尤小宝打了一会,沉声喝了一声。蹲在地上的委培生立刻起身快步走掉。

“打得好。”围观的学生里有人鼓起掌。这帮委培生在江大委实不得人心。

何路遥留在场上和同来的一名体育学院的女孩打球。陈若晓、陈若夕脸色有些冷峻的走过来,坐到陆景隔壁的白色休息椅上,拿着自带的毛巾擦着汗。

“姐,那帮混蛋太过分了。亏得别人还说江大的男生素质好。体育学院的人都比这强。”陈若夕犹不解气的说道。

“算了。出来运动出出汗。保持好心情。以前又不是没遇到这样的事情。”陈若晓郁闷的劝道。

陆景自不会理会网球场外的事情,看向左侧的两个女孩。问道:“你们第一次来江大这边打球?”

陈若晓和陈若夕有着一模一样的鹅蛋脸,白皙圆润。五官精致细腻。有着浮雕般的层次感。穿着黄白色的网球装扮,气质清纯秀美。

“是啊。你那个学校的?”陈若晓回答道,好奇的看了陆景一眼。她知道那个请她们出来打球的何少和这人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

“江大的。现在读大四。”陆景微笑着说道。短信铃声突然响起,陆景歉然的冲陈若晓笑了笑,拿出手机翻看着。是陈若怡的短信。

陈若怡今天陪同陈创和去了荷田县江州钢铁二期工厂视察,中午那顿饭自然泡汤。陈若怡这会短信约他晚上吃饭,让他订地方。

“行啊,理工东路那儿有家餐厅的粤菜味道还不错。”陆景回了短信。

以他和陈若怡的关系自然不用刻意的去大饭店吃饭。反倒是哪儿的菜味道合口味就在哪儿吃最为合适。

在秋日下午的阳光里坐着闲聊了十几分钟。陆景一行七八人出了网球场。一辆黑色的丰田毫无征兆的冲拐角冲出来。

张问晓拉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跳了下来,急匆匆的道:“若晓,你怎么来江大玩都不通知我一声?”

“我跟你很熟吗?为什么要通知你?你算那根葱?”本来脸上还带着微笑的陈若晓见到张问晓之后。脸色冰冷的连续反问。

傻子都知道她对姓张的很不满。

张问晓眼睛猛的出现暴怒的神情,片刻后又慢慢的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柔情。“若晓,只要你答应做我女朋友。我保证陈叔叔仕途无忧。”

“我爸又不稀罕你爸的权势。你那儿来的回哪儿去。整天纠缠我姐,你无聊不?”陈若夕不屑的哼了一声。

“不稀罕?陈若夕。你还把你爸当圣人了。他现在可是每天都在给孙雄志当小罗喽摇旗呐喊。”张问晓讥笑道。

说着,眼神滑到一群人中心的陆景身上,微微一愣,不由自主的道:“你怎么和若晓在一起?”

陆景没理会他。脑子里倒是想起宁方则的话,张问晓一直在纠缠陈跃信的大女儿。这么说起来,陈若晓,陈若夕应该都是襄水市副市长陈跃信的女儿。

“陆景,这就是你不对了。张少和陈若晓青梅竹马,你很插一竿子,不合规矩吧?”高逸穿着得体的阿玛尼休闲装,风度翩翩的走下车。

“谁跟他青梅竹马?看你长的人模狗样,说话却好没道理。”陈若晓不满的撅嘴说道。

高逸听的皱眉,冷哼一声。要不是顾忌张问晓的面子,他还真想动动这个女的。看看到底是不是那么“冷艳高贵”、“冰清玉洁”。装得像而已!人都是有价格的。

陆景看了高逸一眼,他倒是不介意解释一下只是和陈家姐妹打打球,问题是这两人肯定不会信。疏淡的说道:“你没资格和我说规矩。”

规则是建立在实力对等的基础上。高逸没有这个资本。就算他是高家的子弟也不行。

何路遥嘿嘿一笑。陆景这话牛逼。正儿八经说起来,高逸确实没资格和陆景说规矩。败军之将,不足言勇啊!

高逸脸色变得不太好看。冷冷的斜睨了陆景一眼。心里好不憋气。

“走吧。”陆景打个手势,当先离开。口舌之争。他不是很喜欢。要做就做点事。比如襄水他正在查的事情。

“呃--,若晓…”张问晓喊了一句。跺跺脚,终究是没敢追上去。陆景哪里一大堆人,他还真不敢上去挑衅。真要是陆景指使人打他们一顿,那也是白挨了。

“算了,张少。他蹦跶不了多久。”高逸捏了捏张问晓的肩膀。从李学平、罗位忠那里可以嗅到一点味道,楚北政坛此刻暗流涌动。省委宋书记对陆景不满的消息不是白放出来的。

张问晓恨恨的看着陆景等人的背影。他是看到陆景和陈若晓没什么,否则,拼了命也会冲上去讨个说法。

江大南门口,陆景微笑着和陈若晓。陈若夕姐妹道别。大学里面交朋友,一般都不会去过问家世。性情相投就会玩到一块。陈家姐妹今天算是稍稍泄底。

看着三个女生窈窕高挑的背影,何路遥眯着眼睛,问道:“景少,要不要找人教训下张问晓。”

新月湖大学城这一块的官宦子弟,他基本都清楚。和陆景搞好关系的手法有很多种,帮他教训下不识相的张问晓无疑是个很好的方法。

“不用。改天一起吃饭。你叫上杨青青。”陆景摆摆手,说道。

“行。”何路遥笑了起来。今天看来也并非没有收获。和陆景的关系又前进了一步。

晚上和陈若怡吃过饭后,陆景接到宋雨绮的电话。李群准备在他的别墅里举办一个时代在线高层的烧烤会,邀请他和宋雨绮参加。

第二天,南园别墅区内一栋别墅二楼的阳台处十几名青年男女热闹的搞着烧烤。不时的有烤焦的惊呼声传来。

与阳台联通的客厅一角,李群笑着举杯。对宋雨绮说道:“从今年四五月份开始,网络科技泡沫被刺破,现在形势越发的严峻。我请大家一起聚聚。共度难关。”

宋雨绮看了一眼外面热闹的同学们。想起那时候创业的情形,心里感概万千。微笑着摇头,说道:“我现在很少关注网络方面的东西。”

看着微微晃动着的耳坠。盘着发髻,成熟韵味十足的宋雨绮,李群笑道:“那你最近在关注什么?”

宋雨绮笑了笑,说道:“我现在给陆景当助理,主要都是看他的安排。最近是在关注音乐手机方面的东西。”

说着,看了看紧闭着的房间。陆景去里面接了个电话,十几分钟还没出来。

“景华要出音乐手机?”李群好奇的和宋雨绮聊起来。

陆景匆匆的从房间里出来,一眼就看到李群和宋雨绮在客厅聊天,走过来说道:“你们继续聚餐,我有急事要离开。”

“我去拿包包。”宋雨绮放下手里的酒杯说道。

陆景摆摆手,说道:“你留在这儿吧。难得聚一回。我有事情会电话通知你。”

从南园别墅里出来,陆景直奔新丰公寓。他刚刚接到消息,新问商业区强-拆的事情被人实名举报,捅到省里去了。

位于汉北区的新问商业区规划总面积为1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65万平米,商业经营面积50万平米。预计修建15条主要街道,形成一个集商贸、购物、游乐、观光、休闲、居住、办公为一体的多功能、现代化商业街区。

立丰地产在新问商业区以即将开工的立丰广场为中心拿下了大量的土地。

这件事显然会被复杂化。他需要立刻和杨玉立沟通。这件事情,立丰地产到底涉及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