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31章 预警机

第631章 预警机

半个小时候,杨玉立、赵至立急匆匆的赶到新丰公寓,按响了门铃。

寒暄几句,坐下后,杨玉立立即说明情况:“新问商业区强-拆的事情,立丰地产没有参与。惯例是将土地平整转包给专门的拆-迁公司,我们支付一定的费用。拆-迁历来都是问题频发。我不会把公司置于不利的境况。”

白沙井的拆-迁风波给了他极为深刻的影响。楚北省的党群副书记,宣传部长都因此而换人。他焉敢掉以轻心。

“恩。”陆景轻轻的点头,分别丢了一支烟给杨玉立和赵至立。

杨玉立和赵至立对视一眼,心里都松了口气。陆景这个举动表明他判断立丰地产被卷入这件事的概率不大。

“这件事再等等看,看看有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陆景就着杨玉立递来的火,点了烟,轻声说道。

省里先是传出省委书记对他不满的声音,接着新问商业区的拆-迁材料报到省里。这一连串的动作,若说幕后没有人操控,几乎是不可能的。

杨玉立和赵至立都点了点头。

江州市委大楼,五楼的小会议室里,市委秘书长刘伟立将手中厚厚的材料发给与会的几名副书记。

胡联营稍等了一会,开口说道:“这是省里转来的关于市建委主任刘家增的材料。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

几名副书记默不作声的翻着材料。谁也没有表态。

列席书记办公会会议的刘伟立感觉额头的青筋跳了几下。这何尝不是一种轻视呢?胡书记现在已经威信尽失。

陆江把材料放到桌面上,平静的说道:“刘家增的问题有这么严重?”

胡联营不动声色的喝了口茶水,说道:“市长。这些材料显示,在新问商业区的开发过程中。刘家增存在着严重的违规违纪行为。”

市建委主任刘家增是副市长顾日辉的嫡系,也是公认的陆江圈子中的干部。这些材料是李学平转过来的。真实性不容置疑。

陆江点点头。“那由纪委牵头查查。”

“恩。”谭承山点头,黑脸毫无表情的说道。

胡联营看了陆江一眼,微微一笑,翻了翻手里的文件,说道:“那我们讨论下一个议题…”

散会后,刘伟立去了胡联营的办公室,拿了烟,笑呵呵的坐到沙发上,说道:“书记。陆江这是捏着鼻子认了。这件事是不是建议由省纪委介入比较好?”

市纪委书记谭承山是偏向陆江的干部,他不是很信得过。政治操守这东西,在利益面前那都是浮云。谁知道,谭承山会不会用这件事和陆江合作。

胡联营轻松的喝着茶,笑着摆摆手,说道:“伟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

市建委的事情不是重点。据李学平说,陆江的弟弟陆景和新问商业区的项目有些牵扯。这才是关键。

刘伟立笑着点头,和胡联营聊起近期中-央党校中青班的事情。

周二中午。陆景和吴璇请江州下岗职工再就业中心的副主任黎尚义在汉宁区的锦江楼吃饭。

黎尚义五十多岁,满头华发,打量着风格明亮的包间:白色的水晶吊灯,长方型的实木餐桌。白色的桌布一层不染。凉菜精致,图案如花。这里无一处不显示着奢华富贵。

“活了大半辈子,头一回进这么好的餐馆吃饭。” 黎尚义略微感叹的说道。神情有些复杂。从他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是以简朴为荣。

“红烧北湖鱼。”旁边红色的旗袍服务员将青花长瓷盘放到餐桌上,脆生生的报着菜名。

“吃饭就讲究个环境。舒服就好。”陆景笑着举起筷子,说道:“黎主任。来,尝尝这道鱼。”

“恩,好的。”黎尚义客气的说道。他对陆景和吴璇的印象很好。两人对再就业中心的捐款有七八百万,比政府的拨款都多。实实在在的热心肠。

吃着饭,说笑着,黎尚义突然的说道:“陆总,我前几天去市里开会,听到有人说你仗着陆市长的关系在新问商业区乱捞好处,乱伸手。说的有鼻子有眼。”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这话我听到过。”

黎尚义放下筷子,认真的说道:“陆总,不管外面传得怎么样,我是不信的。你和吴小姐都是好人。”

“谢谢。”陆景微笑着拿起酒杯,示意黎尚义喝一杯。被这位正直的老工人称为好人,心里头还是有些舒服的。

江州市纪委很快就查出市建委刘家增的诸多问题。刘家增升任市建委主任之后,以接受商人请吃,拿回款等形式,以权谋私。

其妻弟在江州市内拥有一家规模几个亿的房地产公司。

江州有些人就把这件事和自己联系起来说事。

刘家增已经被双-规。江州市气氛不对头的原因是因为这件事有可能会牵扯到副市长顾日辉头上去。刘家增是顾日辉一手提拔和推荐的干部。两人的关系非常密切。

假设顾日辉被牵连进去,景华公司有可能被翻旧账。虽然,景华的旧账很干净,但是那些人未必这样想。

吃着饭,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汤开复的电话。陆景走到包厢外面接了电话。

“呵呵,陆景,在吃饭吧?”

陆景笑道:“正在饭点当然是在吃饭。”

汤开复笑了两声,说道:“你倒是沉得住气。江州现在关于你的流言都满天飞了。”

陆景微笑道:“嘴巴张在别人身上,别人要怎么说,我哪里管得住。”

汤开复就笑,说道:“那是市里和省里都有人在出幺蛾子。我就不信你猜不到。给你说个事,据说襄水的张惜明有可能被推荐上这一期中-央党校的中青班。”

“嗯。”陆景心里却是微微一动。

汤开复笑道:“哈哈,你小子要小心了。这可是提拔的先兆。”陆景去襄水并购襄水五汽,帮助孙雄志的同时,就得罪了张惜明。

张惜明进入中-央党校中青班背后的推手显而易见。宋书记来楚北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应该是开始布局了。

挂了汤开复的电话,陆景微微一笑。张惜明不一定去得了中-央党校中青班。

吃过饭,从锦江楼出来。天空中下着小雨。一层秋雨一层凉。江州的气温明显下降了几度。

吴璇抱紧卡其色的外套,关心的问道:“最近压力是不是很大?”她发现陆景接了电话回来之后吃饭就有点心不在焉。

陆景笑着将她抱到怀里,幽香满鼻,侧身给她挡着风,在她白腻的耳垂边小声说道:“没什么。有些人喜欢把我当‘预警机’,将我放到火上烤。”

给陆景呼出的热气弄得有点痒,吴璇娇柔的抱着陆景,略有些迷糊的问道:“你怎么变成了‘预警机’?”

“有人要动我哥,他就先动我,来试探下我哥的态度。我这不就成了预警机了么?他们受到的教训还不够!”曾红英将车停在台阶下,陆景拉着吴璇的手,坐到车里,不以为意的说道。

不管是省里的人,还是市里的人,最终针对的都是大哥和赵省长。

吴璇娇笑着挽了下给风吹得凌乱的头发,说道,“那你现在怎么办?”

“江州这里没我什么事。我准备去襄水。明天立丰地产和经新联商联合打造的襄江风情商业小镇举行奠基仪式。”陆景笑着说道。

不管刘家增的事情是否会涉及到顾日辉,景华公司、立丰地产都没有牵扯到其中。有大哥在江州坐镇,那些人折腾不出花样来。

倒是,张惜明的中青班名额是一个很好的回击。

挨打不还手不是他的风格。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宋海俊想要推动张惜明向上走,成为他在楚北省的助力,自己却是不能让宋海俊如愿了。

雷子轩那里查到了张问晓的一些东西。

“明天笑笑从京城回江州,你不和她见面吗?”

陆景笑道:“我在襄水不会呆很久。你要不要陪我去襄水转转?”

吴璇眼波娇媚的撩了陆景一眼,“我哪有功夫呢?”

她最近忙得很。丽都酒店集团还没有消化掉合并重组之后的资源,她需要进一步的整合丽都酒店集团内部的事务。

陆景稍稍点头,“那等我从襄水回来,我再好好的陪你。”

陆景、宋雨绮、杨玉立等人坐车到襄水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经新联商的宁方则在黄远酒店里设宴招待。

饭后,陆景站着总统套房的窗口处抽着烟。细雨靡靡,雨丝在灯光里泛起点点银光。

一辆毫不起眼的桑塔纳驶进黄远酒店。片刻后,陆景就接到雷子轩的电话,“景少,我到了。”

雷子轩是景华商业情报部门在楚北省的负责人。并购襄水五汽的事情确定后,陆景就将他调来了襄水。暗中查一些事情。

“你上来吧。”陆景轻轻的挂掉电话。

不管宋海俊是怎么布局的,楚北这盘棋,从自己的角度来讲,就是协助孙雄志尽快控制襄水,拿下这块“实地”。

而现在,第一步就是阻止张惜明被提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