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33章 一封举报信

第633章 一封举报信

秋雨缠-绵,带来阵阵凉意。

几辆小车组成的车队缓缓的驶进秋山饭店。为首的一辆黑色蹭亮的奥迪平稳的停在秋山饭店门口的台阶前。

门口的服务生脸上立刻敛起公式化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真诚、热情、宾至如归的笑容。

秋山饭店作为襄水市政府的定点接待单位,服务生早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这辆奥迪是副市长陈跃信前不久才配的专车。据饭店的费总说这辆专车是市政府副秘书长石方亮特意去江州提回来的。

陆景和陈跃信下车,在门口稍等了一会。奥迪车让开,后面的车队依次过来,闻立国、石方亮、鲁炎达等人次第下车。一切都依着官场规矩,尽然有序。

“欢迎光临!”服务生微微鞠躬问好,眼角的余光羡慕的看着一堆官员中的青年。心想:这个青年不知道是谁。陈市长居然是稍稍落后半步和他说话。嗨,我tm要是有机会这么威风的在秋山饭店里兜一圈,足够在小莉面前吹嘘一辈子了。

一行人在服务生的问候声中往5楼的包间走去。

陈跃信的秘书早就吩咐了秋山饭店上菜。坐定后没一会,飘着香气的菜肴就送了上来。

陈跃信拿起筷子,笑说道:“我托人弄了一点野味,请大家伙尝尝。”

看着桌子上的山鸡,菜花蛇等野味,闻立国就笑,“好你一个陈市长,我说你怎么非要把陆少拉过来吃饭。敢情真有好东西藏在这儿啊。”

桌子上的几人都笑起来。

陆景吃了几块蛇肉,笑道:“味道挺不错的。坐了近一个小时的车。能吃到这鲜美的野味到也不虚跑这一趟。”

上午时分,陈跃信作为襄水五汽改制小组的组长邀请他去襄水五汽看看。闻立国、石方亮、鲁炎达等人陪同。到中午饭点。陈跃信力主到秋山饭店来吃饭。原来是好菜留在这里了。

酒桌上的酒是白云1912。私下里宴请,喝了几杯场面酒之后,都是各自随意。边吃边聊着。气氛很是融洽。

看看墙壁上的挂钟,鲁炎达笑说道:“上午的书记办公会结果该出来了吧,怎么还没动静。嘿嘿,这次宁书记有难了。张惜明那儿前段时间可是窝了一肚子火。”

襄水市内突然有人实名举报党群副书记宁元昌在九眉山风景区承包商的选择上,以权谋私,将中标的企业改为他侄儿宁方则的经新联商。

襄水五汽并购的事情上,宁元昌在常委会上临阵倒戈一击。让张惜明的意图落空。听说张惜明当晚气得在家大骂宁元昌口腹蜜剑,阴险小人。

这回可是有人把“弹药”送到张惜明手上了。张惜明肯定会好好把握。今天例行的书记办公会之前就有风声传出来,张惜明要严查宁元昌。

闻立国微微不悦的看了鲁炎达一眼。这个老鲁,还是当兵时候的脾气,喝了几杯酒说话就不过脑子。

这说的好听一点,叫直爽,说的不好听的,就是脑子里缺跟弦,嘴上不把门。这样的人很难让人从心底去信任。

举报信这件事根本没有那么简单。脑子进水的人才会在把实名举报信寄到市里来。自己查自己怎么可能查得出问题来?有问题也遮掩下去了。这是常识。

所以说。要实名举报,反应情况,就应该去省里或者中央。再想想最近张惜明要升任省委常委的风声,这封实名举报信后面是有问题的。

想到这儿。闻立国眼睛的余光微不可查的从陆景、陈跃信的脸上滑过。

九几年那会儿,政府工程招标本来就不正规,都是凭关系。宁元昌的侄子能拿下九眉山风景区的经营权实在稀松平常。根本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当然,能把这事知道得这么清楚的。汇总形成材料的,肯定是陈跃信这样的老襄水干部。

在鲁炎达的话说出口后。桌面上的气氛微微有些凝滞。陈跃信打着哈哈说道:“兴许还有一会。哦,景少,宋助理喜欢这些野味吗,要不要晚饭给宋助理送一点尝尝。”

陆景笑道:“不用了。她不喜欢吃这个。”昨天和宋雨绮**了一晚,上午出门时她还春睡未醒。

陈跃信微笑着点头。那位宋助理和陆景的亲密关系,他是知道的。

石方亮不动神色的吃着菜。陈跃信和闻立国即将升任襄水市委常委,在襄水市的干部眼中都是归为市长孙雄志的圈子。

从陈跃信和闻立国对陆景的称呼来看,可以知道陈跃信和陆景的关系要深厚的多。据说,陆景能影响到市长孙雄志的决定,并且景华在楚北省内算得上是大名鼎鼎。

陈跃信也算是后来居上。

因为,熊为明书记曾经担任过合海县(区)的县委书记。合海区在襄水市的政治地位十分特殊。闻立国这个区委书记一直是高配的副厅-级。原本在襄水市委委员中是有名的实力派人物。

不过,升任市委常委之后,显然常委副市长陈跃信的政治地位要略高于合海区区委书记。

他把仕途的宝压在陈跃信身上,日后定能收到回报。

想了想,石方亮微笑着敬了陆景一杯酒。

饭后,服务员进来撤掉宴席,送了果盘上来,几人随意的闲聊了一会襄水的风土人情,就出了包厢准备各自离开。

“张书记好!”走廊尽头处的服务员躬身脆生生的打着招呼。陆景看了过去,正好看到张惜明和襄水市委秘书长李志中走过来。

陆景这是第一次见到张惜明本人,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脸色平静。有股子肃然的气息。一看便知是做惯一把手的人。

陆景几人停在走廊处。等张惜明和李志中过来,陈跃信、闻立国、石方亮都分别出声打着招呼。“张书记,李秘书长。”

张惜明微微颔首。目光落到陆景身上,问道:“陈市长,这位是…?”其实,他又怎么会不认识陆景。这么说,只是要正式的认识一下陆景。

陈跃信忙笑着介绍陆景和张惜明认识。

官员就算是背后你死我活,表面上的规矩却是要遵守的。他是孙雄志圈子里的干部不错,但是和张惜明面对面时,还是要拿出下属的姿态。张惜明是市委书记嘛!

张惜明意味深长的看了陆景一眼,淡淡的说道:“陆先生下次来襄水可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对真心来襄水投资的客人,我是欢迎至极。”

陆景笑了笑,说道:“我会的。”

空气里仿佛有看不见的火星四处溅射开。

张惜明点点头,转身离开。李志中临走却是笑着对陈跃信说道:“陈市长,你们今天这是庆贺什么吧?我记得你中午一般很少喝酒的。”

石方亮心里一声苦笑。李志中一贯是擅长软刀子抽人。他这话传出去,对陈跃信的风评就会很不好。

陈跃信能庆贺什么?当然是庆贺升为市委常委的事情。庆贺没错,问题是大张旗鼓的在秋山饭店里庆贺就很过分了。国人历来是有红眼病的。到时候什么怪话都会出来。

陈跃信嘴角抽了一下。作为最早倒向孙雄志的干部,他不被张惜明的心腹李志忠待见是可以预料的事情。当即说道:“今天和陆先生去襄水五汽看了看。中午在这里设宴招待陆先生,感谢他对我们襄水市经济发展的大力支持。”

言外之意。我喝酒时有原因的,你不要乱扣帽子。

李志中微笑着哦了一声,追着张惜明而去。

“你是说张惜明知道实名举报的事情和你有关系?”黄远酒店的行政套房里,宋雨绮坐在桌子前。边敲着电脑键盘,边对陆景说道。

陆景笑着点头,将外套脱下挂在落地的撑衣架上。说道:“恩。这年头谁比谁傻啊。”

刚刚从秋山饭店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得到最新的消息:张惜明决定成立专案小组。调查九眉山风景区招标的案子。

“那张惜明还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查宁元昌?他不是要去中-央党校学习吗?”宋雨绮站起来,奇怪的问道。她对政治一知半解。基于现有的信息是在很难理解张惜明的动作。

陆景坐到沙发上,笑道:“那也由不得他。他只能是先下手为强。”

张惜明在提拔的关键关口,肯定不会轻易在自己的地盘上搞风搞雨。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件事的主动权不在他手上。

举报材料一出来,张惜明就必须要有一个态度。查还是不查?明眼人自然都看的出来,孙雄志这是要挑起宁元昌和张惜明的斗争。

省里现在有意让副书记周贺军提前退居二线,由张惜明顶替周贺军空缺出的常委职位的消息早就传开。谁在省里没点关系呢?

襄水五汽的事情上,宁元昌得罪张惜明太狠。张惜明肯定对宁元昌有看法。人与人之间的裂痕一旦产生,想要弥补就千难万难。

所以,宁元昌肯定也心知肚明,就算张惜明现在不查他,过段时间升任省委常委之后还是会找他的麻烦。他还不如先和孙雄志谈谈,交换利益。孙雄志让人把举报信投到市里,其中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而宁元昌选择和孙雄志合作,甘为其马前卒,那么张惜明别无选择,自然是要选下手为强。

听着陆景叙说着其中的细节微妙之处,对人心把握的精微,宋雨绮感叹一声,轻敲着陆景的头,“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得什么东西,怎么能想明白这些。这算是光明正大的阳谋吧?宁元昌就算知道举报信是孙市长在操作,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不错。”陆景笑着点头,孙雄志所做的比他预料中的还要好。

“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是不是可以回江州了?”

陆景微微摇头,笑道:“那里就到了回江州的时候。我们去九眉山上小住几天。接下来会有人来找我。”

宁元昌又不是傻的,他只要和孙雄志谈过,就会明白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