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34章 九眉山上

第634章 九眉山上

入夜时分,秋雨渐渐的停了下来。一辆香槟色的路虎悄然的驶进襄水市松山路一号。

松山路一号就是俗称的襄水市常委院。翠柏遮掩中,一栋栋西式风情的小别墅坐落在幽静的苍翠的树丛中。

路虎在三号别墅的院子里停了下来。

宁方则神色忧郁的下车,脚步匆匆的进了三号别墅。他刚刚接到二伯的电话,约陆景见面。但是电话打给陆景,才知道他已经到了九眉山山顶的“云海天”酒店。

“二伯…”书房里,宁方则向二伯宁元昌说明了情况。以他和陆景不算深的交情,再加上陆景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让陆景连夜下山来见他二伯。

宁元昌中等身材,面容枯槁,深深的吸了口烟,烟雾环绕着他老态毕现的脸,说道:“看来,他不想见我啊。”

宁方则欲言又止,右手烦躁的在空中挥了挥。心里隐隐有些担忧。他二伯的政治生命时日无多。失去他二伯的庇护,他的经新联商在襄水还能风光多久?

他现在虽然和陆景在合作搞商业开发,但显然,陆景并没有接纳他的意思。否则,今晚绝不会避而不见。

宁元昌思索了一会,沉声说道:“你代表我去九眉山见陆景。问问他需要我们做什么?”

他已经知道陆景来襄水的用意——阻止张惜明参加中-央党校的中青班,进而高升省委常委。

但是,他并不知道陆景手上拿着什么牌。打算怎么做,需要他怎么配合?

“好的。我马上上山。二伯。他对我们这么疏淡,我们有必要为他死磕张惜明吗?”宁方则说道。对陆景今晚避而不见的举动。他心里有些不满。

宁元昌摇摇头,轻声说道:“未必是死磕。你去吧。”他并不打算和侄儿多说。今天晚上陆景疏淡的表现,除了无意和他接触之外,应该还有一层更深的含义:陆景并不需要把张惜明拉下马。

孙雄志到襄水不足一年,根本不可能顺序接班,晋位市委书记。所以陆景对自己表现的不是很亲近。如果是要自己和张惜明死磕到底,甚至把张惜明送下去,陆景肯定会亲自登门拜访,承诺保住宁家在襄水的“荣华富贵”等等。

其实。对陆景、孙雄志采取举报信的办法把他顶到前台去和张惜明打擂台,他心里是不高兴的。

但是政治从来都是只看结果,不问过程。从结果来说,他不得不佩服孙雄志的政治手腕。

听到院子里车启动的声音,宁元昌掐灭了手中的烟蒂,他实在有些好奇陆景究竟打算怎么来阻止张惜明。

张惜明这么些年的市委书记不是白当的。更何况张惜明现在受到省委宋书记的赏识。就算他曾经是张惜明圈子中的中坚干部,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用手中的材料阻止张惜明。

云海天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陆景站在窗户口隔着玻璃看着清晨云雾环绕着的美景。雨后的九眉山在清晨就如同在云山雾海之中一样。

“怎么起得这么早?”床头,宋雨绮慵懒无力的轻声问道。细柔的声音。在山间寂静的早晨中,听得十分清晰。

“我在想是先把手机打开,还是先把你当早餐吃掉。”陆景回头,走到床边。附身在宋雨绮绯红温润的脸蛋上吻了一口,笑着说道。

这妮子是从头到尾的紧,男人沾上了就舍不得放手。在香港那回。他就知道她的不同之处。

“你骗小女孩呢。”宋雨绮微羞,嘴角露出一个女人味十足的妖娆微笑。娇嗔着说道。刚才他明显是在想事情,哪里会是想这些“花头”。

陆景笑道:“谁叫你那么好骗呢。我保证我把手机打开就有电话进来。哎…”

“我才不好骗。就是喜欢被你骗而已。”宋雨绮勉力坐起来。勾住陆景的脖子,用嘴咬住了陆景的耳朵,娇嗔着说道。

这妮子都不知道她露出雪白的肩头,饱-满如玉的酥-胸贴在他肩头上有多么诱-人。

两人在床头笑闹了一会,陆景把昨天晚上拔了电池的手机装好,坐到被子里,将宋雨绮搂在怀里,馥郁的香气阵阵,很能撩动人的心思。

片刻,电话便响起来,宁方则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景少,呵呵,休息好了吧,我在云海天酒店。早上一起吃个早饭?”

“行。我等一会就去餐厅。”陆景笑着说道。宁方则已经到了云海天酒店,他也不用再端什么架子了。

见陆景挂了的电话,宋雨绮好奇的问道:“陆景,你都猜到宁方则要来见你,你干嘛要连夜到九眉山上来?在黄远酒店见面谈话不是很好,这里环境不好。”

说着话,羞涩的看了对面墙壁一眼。昨天晚上情到浓时,动静有些大。有人不满的敲了墙壁。

陆景笑道:“我要是在黄远酒店,今天就是和宁元昌见面。我不想和他见面。我打听过,宁元昌在襄水属于问题干部。我可不想当他的‘总后台’。保持合作关系就行。”

宋雨绮哦了一声,柔媚的眼波水迹难掩的看着陆景。

陆景做事深思熟虑,走一步看三步。又能细致入微的洞察人心,小小年纪真是妖孽呢。想到这儿,心里忍不住为他而骄傲。

和宋雨绮说着话,陆景穿戴整齐后,离开房间,前往一楼大堂的餐厅。

云海天酒店的餐厅设在一楼,这会已经是早上八点多,游客下来吃早餐的人很多。早餐是自助餐的形式,很是丰盛,提供稀饭,油条,包子。鸡蛋、果汁、米线等等

大厅的东北角,宁方则已经在座。陆景笑着拿着稀饭。油条走过去。

宁方则身边随行的人员将隔壁两张桌子占住,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倒也不虞旁人听到他和陆景的说话。

“我二伯让我问你,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这话够直接。陆景笑了笑,说道:“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以及张问晓在襄水放高利贷的事情你应该有所耳闻。我需要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够份量的材料。”

宁方则一愣,陆景直接认定他二伯手中有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的材料,他还真不好说没有。略微沉吟了一会,说道:“我需要问问我二伯。”

陆景点头,微笑着说道:“恩。有些事情张问晓回襄水会比较好处理。特别是高利贷的事情,他要是怒气勃发的话,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陆景的声音很平淡。甚至有点轻,宁方则却从中听出了刀光剑影的感觉,会意的说道,“我明白。听说张问晓在襄水大学有个情人…”

陆景笑了笑,不置可否的喝着稀饭。

宁方则笑了一声,转了个话题,说道:“陆少,听说江州市里正在查立丰地产?杨总回江州没什么事吧?”

杨玉立前几天参加完襄江风情商业小镇的奠基典礼之后就返回了江州。

陆景不以为意的笑道:“协助调查而已。算不得什么事。老杨回江州是要处理立丰广场开发的事情。”

显然,宁方则在江州的信息渠道不通畅。对江州的一些事情不是很了解。

宁方则点了点头。陆景他哥是江州的市长,杨玉立顶着一个景华董事的头衔,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还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宁方则办事的效率很高,下午便打电话给陆景:张问晓得知情人被人追求。骚扰,已经从江州开车出发。

挂了电话之后,陆景又打了几个电话。

张问晓那个高利贷的生意。要是欠债者出点纰漏,肯定会动用涉黑的手段。虽然张问晓是市委书记的儿子。但是孙雄志手上在公-安局还是有几个可用的人手。他需要一个正式的理由把张问晓关进去。

这些公子哥一旦进了号子,什么德性陆景清楚的很。他们不是闭口不言。而是大说特说。

其实,说白了,是一种有恃无恐的心理。看到没,哥结交的都是什么人,你要整我,先掂量掂量自个儿能不能抗得住。

京城原来就有位纨绔子弟被关到公-安局审讯时,审讯人员还没问,就把所做的事竹筒到豆子全部给说了,涉及不少豪门子弟的隐秘。

当时引起轩然大波。镇住了不少人。当然,一系列斗争之后,那位纨绔子弟最终是牢底坐穿。

只要把张问晓关起来走正规的审讯流程,就不怕找不出有价值的东西,张惜明想要保住儿子,自然是要做点妥协的。

“雨绮,一起去外面走走?”放下电话,陆景回头对正在沙发上看资料的宋雨绮说道。

“好啊。你的事情办完了?”宋雨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她穿着一条咖啡色的牛仔裤,青色的紧身毛衣,淡紫色短外套,外套敞开着,露出高挑匀称的身材。

伸懒腰的动作颇为迷-人,曲线毕露。

“差不多了吧。”陆景抱着双臂,欣赏着这美丽动人的一幕,笑着说道。

收拾了一会,陆景挽着宋雨绮的手出门。走道里,迎面走来两个装扮时尚的丽人。

看着明雪那张明艳照人的脸,陆景都有种揉眼睛的冲动。她不应该是在江州市高级职业技术学校当老师吗?而明雪身边正微微而笑的美-艳少-妇是白云宾馆的负责人,她的姑姑方慧敏。

“真是巧了。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们?你们来襄水旅游?”陆景笑着说道。宋雨绮自然的放开陆景的手臂,听着他说话。

方慧敏笑道:“是啊。在云春呆着久了,出来转转。现在酒店里也没什么大的活动。哦,明雪从江州市职高里面辞职出来了,目前在我那里帮忙”

她知道陆景肯定不知道明雪的近况。当初是陆景安排明雪去的江州,这些话还是先和他说一声为好。

陆景笑着对明雪点点头,对明雪辞职也没什么介怀。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的,明雪想要回云春,他不会多说,笑道:“既然遇到了,一起喝杯咖啡。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偶遇一次真是缘分,你们是住在这里吧?”

明雪掩嘴甜笑道:“我们就住在你隔壁的房间。昨天晚上好像地震了。墙壁摇晃的厉害,景少你有感觉到吗?”

对陆景无视她,她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这会自然要小小的回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