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36章 空缺与车祸

第636章 空缺与车祸

“他说小姑娘胡言乱语,不用放在心上。”宁方则回忆了一下刚才陆景说话的神情,看情况像是真话。但是,那个长的如花似玉的明雪这么说,难道就没有他授意的成分在里面。

宁元昌沉吟了一会,说道:“陆景只是阻止张惜明上位而已,不会想着和张惜明结下死仇。不过,这件事可以变通一下。张问晓以前在市内飙车捅出过几次篓子。这样关键的时候再捅篓子,对他父亲可是很不利的。”

宁方则嘿嘿一笑,明白二伯的意思,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二伯,我们卖这么大一个人情给陆景,他不会不领情吧?要不要提前和他说一声?”

宁元昌轻笑了一声,说道:“他心里会有数的。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不能说。”

如果能把这件事办成,卖一个人情给陆景,自然是为宁家留了一条后路。

襄水市调查九眉山风景区招标的专案小组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挖出一堆有价值的线索。

当时负责招标的几名干部都被控制起来,其中还涉及到已经退到政协的一名老同志。襄水官场一些圈子盛传副书记宁元昌要危险了。

襄水市委秘书长李志中作为专案组的组长,此时正坐在市委书记张惜明的办公室内,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见张惜明放下手中关于案子的宗卷,李志中笑说道:“涉及了不少干部。书记,你看是不是转给纪委林书记那里。”

对孙雄志的伎俩。他自然看的清楚。所以这个案子一定要从严从重,这样才能让宁元昌心存畏惧。才能让宁元昌因为损失过大而和孙雄志产生间隙。

政治不是只有敌人、盟友两种关系,还有中间派。

张惜明笑了笑。从烟盒里掂出一个烟,点上,慢慢的吸了一口,说道:“昨天晚上明山歌舞厅被人打砸的事情你听说过没有?”

李志中微微点头,斟酌了一下词语,说道:“听说了。据说这个明山歌舞厅里面搞得乱七八糟,后面市局过去的时候搜出了不少违禁的药品。现在已经被查封。”

张惜明恩了一声,说道:“市里面一些娱乐场所要整顿整顿,搞得乌烟瘴气。太不像话。”

“确实需要整顿。”李志中微笑着抽烟,心里一动,突然的有些明白张惜明的意思了。

襄水的人都知道明山歌舞厅是宁元昌的侄儿宁方则的产业,事实上昨天晚上打砸明山歌舞厅的是张问晓。这就有点由工作分歧转为私人恩怨的意思。张书记这是下定决心要动一动宁元昌。

想到这儿,李志中心里不免有些火热。宁元昌下去之后空缺出来的市委副书记一职可是很吸引人的。他未必没有机会争一争。官场上,一切皆有可能。

等李志中离开,张惜明略微沉吟了片刻,拿起电话打给省委秘书长李学平,“呵呵。学平秘书长,没打扰到你吧?”

正在办公室翻阅文件的李学平笑着道:“老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分了?不是今天来江州了准备请我喝酒吧?”

张惜明哈哈笑起来,寒暄了片刻。切入正题,“襄水最近在查一个往年的案子,牵扯了不少干部。甚至有领导干部的影子。我想是不是请省里派人来查清楚。”

李学平微愣,俄而。轻声说道:“老张,现在要不要稳一稳?中-央党校那里的入学通知书马上就要开始寄出了。”

这话就说的推心置腹了。

实则。李学平也没有料到张惜明会窜升的这么快。等张惜明从党校学习回来,宋书记肯定已经让周副书记运作退休,届时,张惜明当上省委常委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所以,这个时候,他略带规劝的话就说的很透彻。

张惜明沉默了一会,说道:“襄水有些干部头脑不是很清醒,肆无忌惮的贪赃枉法,我觉得需要省里给我们的干部吹吹风。”

“好的,我会给宋书记汇报的。”李学平心里微微一笑。在下面当惯一把手的人做事风格和他就是不一样。面对挑衅,态度相当强硬,襄水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看来,有些人玩举报信这一套,要偷鸡不成蚀把米咯。

陆景在九眉山上住了两天,就返回襄水市区。

宁方则的明山歌舞厅被襄水市公-安局查封。另外省督查室派出巡视组来到襄水,据说是来核查襄水一些干部的问题。巡视组是指向谁的,不言而喻。

显然,襄水的这场较量已经进入关键时刻。这时,他当然不可能还停留在九眉山上。

和孙雄志见过面后,第二天晚上陆景却是接到常务副市长麦朝晖的电话。麦朝晖邀请他吃饭。陆景想了想,答应下来。

夜月如钩,清冷的挂在天际边。襄水大学老校区不远处的一家小饭店包厢里,陆景含笑着听麦朝晖大谈特谈湿地保护的价值。

“我以为合海区那一片近百亩的湿地完全应该保护起来。风吹芦花似雪,多么美好的画面,我们绝不能让它消失在我们手中。”

说着话,麦朝晖声情并茂的朗诵起刘禹锡的诗句来,“芦苇晚风起,秋江鳞甲生,残霞忽变色,游雁有馀声…”

陆景笑道:“没想到麦市长对古诗还有研究。很贴合景色啊。”

麦朝晖在来襄水之前就想和自己见面,不过那会自己给推掉了。这次到襄水来,自己倒是不好推辞。因为,麦朝晖已经倒向孙雄志的阵营。

麦朝晖这个人政治操守不佳,但是能力和见识还是有几分的。否则,他也坐不到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这一点昨天和孙雄志见面时也说到过。

麦朝晖笑呵呵的道:“我闲暇时候也看看书。我去江州很多次,最喜欢白沙井、北湖那里的景色。据说在改造以前,白沙井陈旧不堪。景少功德无量啊。”

他当然不会没事研究湿地保护,而是探知到陆景这个人对环境保护很有些想法。所以才下工夫去研究。上有所好,下必从焉,这是官场升官第一要诀。

听着他露骨的奉承话,陆景微微笑了笑,说道:“麦市长最近和郁扬有些联系?”

合海区那片芦苇丛的事情,他就和郁扬感叹过。也没让郁扬给闻立国说,倒是不知道麦朝晖怎么探知的。

麦朝晖笑着说道:“我和郁少一起吃过几顿饭。”

陆景笑着点点头,拿起面前的茶杯喝茶。

麦朝晖沉吟了片刻,试探的说道:“景少,我听说市里有个副书记的位置要空缺出来?”

陆景看向麦朝晖,意味深长的微笑道:“你真这样觉得?”

麦朝晖口中的副书记空缺指的是宁元昌“下台”而产生的空缺。最近襄水市干部圈子里流传的小道消息,宁元昌要危险了。省督查室的巡视组专门为他而来。

实际上,由市委秘书长李志中领导的专案小组确实查出了不少问题。再加上最近明山歌舞厅被封,里面查出有毒-品销售,宁方则根本就无法洗清他自己。宁元昌自然也被受到怀疑。

襄水市里的传言,并非没有原因。

麦朝晖心里悚然一惊,脸上笑得越发和气,“景少这话说的,莫非有情况有变?”

他作为襄水市的常务副市长,市委常委,了解的信息比一般人要多得多。宁元昌这次肯定要出问题。他本来就是问题干部。经不住查的。

但是,听陆景的话风,似乎情况有变。张书记未必能把宁副书记弄下去。这还真是诡异。

陆景笑着起身,离开之前拍了拍麦朝晖的肩膀,“麦市长,不该是你的肯定不是你的,当然,是你的肯定是你的。”

“啊?”麦朝晖惊疑不定的看着陆景离开的背影,陆景最后一句话时什么意思?

想到某种可能,顿时有些患得患失。感觉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七上八下,就是不着地。

省督查室的巡视组住在秋山饭店。带队的是一名姓黄的处长。周三上午,黄处长笑眯眯的在房间里和襄水市委副书记宁元昌谈话。

看着黄处长眼睛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玩味眼神,宁元昌心里头毛骨悚然。他搞了一辈子的组工工作,对这种眼神意味着什么,相当清楚。

突然,房间门被推开。督查室巡视组的小张快步走进来,在黄处长耳边飞速的说了几句。

黄处长脸色顿时一变,由晴转阴,摆摆手,示意小张出去。黄处长再看向宁元昌时,脸上却又带着一丝微笑,“宁书记,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儿。下次我们再聊。”

宁元昌一头雾水的和黄处长握手,说道:“好的,黄处长,巡视组需要找我了解的情况,可以随时通知我,我一定知无不言,配合巡视组的工作。”

走出黄处长的房间,宁元昌还有摸不着头脑,显然发生了什么事。走廊上,昨天还凶狠狠的训斥他,要求他说老实话的一名巡视组小青年挤出一丝笑容,恭敬的打着招呼:“宁书记好!”

宁元昌恍然未觉,快步下楼,坐到车里,开了手机,里面全是未接电话和短信。宁元昌没有看,而是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张惜明的儿子张问晓三个小时前在高速公路上飙车撞到高速路护栏上出了车祸,法拉利跑车被装得七零八落。同车的一名女子当场身亡,张问晓重伤,现在正在襄水市医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