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37章 风评

第637章 风评

挂了陈跃信打过来的电话,陆景把手中倒了红酒的杯子放在客厅中间的茶几上,手指轻轻的揉了揉眉头。

张问晓车祸的消息很快便在襄水流传开。问题是张惜明的反应会怎么?他并没有打算这样刺激张惜明。

任谁的儿子重伤,肯定是要追究事情的真相。陈跃信刚刚说,张问晓拂晓的时候带着他那位襄水大学的情人从襄水的一家夜-总会里出来,喝了不少酒,在路边给几个小混混挑衅,追逐着上了高速公路,然后出了车祸。

“你说景华的音乐手机在年前这两个月能卖出多少部,50万部?”宋雨绮微笑着从书房里将资料拿出来,却是看陆景在揉眉心,似乎遇到了难题,放轻声音问道:“怎么了?”

陆景无奈的笑道:“事情超出了可控的范围。张问晓出车祸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张惜明现在怕是要暴走了。”

宋雨绮吃了一惊,说道:“那不是很麻烦?是宁方则…”

那天明雪说制造车祸的时候她也在旁边听着。第一反应就是宁方则做的手脚。

陆景道:“暂时不清楚。我猜十有八-九是他。”说着,用手指点额头,“张问晓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查出来是宁方则在招惹他的情人,所以把宁方则的明山歌舞厅给砸了。张惜明估计所用的时间会更短。他很快就能查明白那几个混混的来路。”

这样的突**况出现,他的很多考量又要重新思考了。

襄水市医院种重症室外,一名神色憔悴的妇人小声啜泣着。她是张问晓的母亲。

几名亲戚小声的安慰着。张问晓看似重伤,实际上手术过后,病情已经稳定,需要在**修养半年就能恢复正常。

旁边的休息室内,张惜明沉着脸抽烟,脸色平静,但是谁都知道他正酝酿着雷霆之怒。休息室内只有他一人。

曾江打了几个电话。推开门进来,“姨父,查清楚了,那几个混混和宁家那小子有些关系。不过没什么证据。”

张惜明漠然的点了点头,哑着声音说道:“恩。”

曾江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说什么,等着他姨父下达指令。

证据什么的根本不重要。只要认定了是宁方则做的手脚就行。整不死这小王八蛋。

当然。他姨父要考虑的东西不只是这么简单。据说,车祸消息一出,省督查组第一时间停止了对宁元昌的问询,显然,这里面有些他不懂的玄机。

“处理好那个女孩的善后事宜,不要让她的家人闹起来。另外。你这段时间低调一点。”张惜明掐灭了烟头,断然说道。

这件事虽然处理起来很棘手,但是更加坚定了他把宁元昌送进去的决心。

曾江愕然,他以为现在第一要务应该是把宁方则抓起来,至于理由多得很。经新联商在襄水又不是什么干净的公司。更何况明山歌舞厅那里的屁-股,宁方则还没擦干净呢。哪里想到他姨父居然要他低调一点。

张惜明不耐烦的说道:“有问题?”

曾江忙说道:“没问题。我保证那个女孩的家人不会闹。”

张惜明打个手势,走到窗户边打电话。

曾江悄悄的退了出去。关上门的一瞬间,隐约听到张惜明严厉的说道:“历来毒-贩的社会危险性很大,我们要采取强力的措施确保襄水市人民的安全…”

毒-贩?曾江心里一抖,继而愉快的笑起来。宁方则还是要抓的。

姨父的雷霆之怒啊!姨父只有张问晓这一个儿子,要是有个万一,岂不是要绝后?他如何能不怒?

想来,电话那边应该是襄水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襄水市武-警支队第一政委刘铁。

明山歌舞厅涉嫌贩-毒,买卖毒-品的消息在襄水引起轩然大波。明山歌舞厅背后的宁方则被市公-安局带到襄水某处审讯。

紧跟着经新联商被查封。省督查室巡视组再次大规模的在襄水找干部谈话后离开了襄水。

据谈话过的干部透露,巡视组的黄处长对宁副书记是否知道明山歌舞厅的事情十分感兴趣。想来,巡视组的结果对宁副书记不利。

夜晚时分,襄水市委常委院2号别墅书房里,孙雄志缓缓的抽着烟,说道:“张惜明搞得有点过火了。”

其实。现在的形势不仅仅是对宁元昌不利,对张惜明同样不利。花边新闻从来都是传得很快的。

如果说,宁元昌的小道消息在干部中传得很多,那么。张惜明的儿子一边玩女人一边开车,致使车毁人亡的消息在襄水市民间都传开了。据说,很多版本都不堪入耳。怪话很多。

加把火这种事,他和陆景心知肚明。不必刻意去说。这件事肯定会传到应该听到的人的耳朵里去。

陆景微笑着说道:“刚不可久,柔不可守。张惜明很强势。巡视组应该听到了某些传言。”

督查室的黄处长他并不熟悉。不过,据说黄处长听到张问晓出车祸的消息之后,立即停止了对宁元昌的问询。想来,黄处长很明白这件事会对张惜明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风评”对一名干部的影响很微妙。应景的时候就是很大的阻力。

孙雄志笑了笑,感叹道:“张惜明在襄水担任市委书记有些年头了。”

一把手当久的人,心态都很“好”!

当然,张惜明的儿子出车祸,他怎么掩盖也没用。襄水不是他能够一手遮天的地方。当然,省里的最终想法也不好说。这要看怎么运作。

陆景明白孙雄志话里的意思,笑了起来,说道,“宁方则那儿…”

孙雄志微笑道:“他问题不大。”

陆景就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宁方则搞出车祸这一出,虽然自己的计划被打乱,但事情确实简化了许多。不能看着他被“打成”毒-贩。

至于宁副书记,大概他的仕途真要终结了。

或许。他并没有想到张惜明的反应会这么大。至少在目前来说,张惜明应该低调的处理襄水任何事情。但是,张惜明偏偏是反其道而行之。

也或许,车祸本身就是个意外,他和宁方则设计的“剧本”不是这样的。

真相最终是怎么样的,谁也不清楚。陆景也不会去寻根究底。

从孙雄志家里出来,陆景坐车返回黄远酒店。夜色已深。黄远酒店的大堂里冷冷清清。陆景按了电梯,等电梯到1楼,从里面走进来一男一女。陆景就是微微一怔。

男子正是百泰集团的高逸。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西装外套,里面是一件露肩的青花色礼服。肩头大片的雪白肌-肤**着,深夜中有着魅惑的性-感。

看到陆景,高逸也愣了一下。旋即微笑道:“陆景,你那间总统套房明天就要退了吧。我已经给酒店里预定好了。等你一走,我就搬进去。”

襄水最近的形势他很清楚,张惜明占了上风。陆景和他的盟友搞出个举报信事件,现在却是把宁元昌给陷了进去。真是搞笑至极。

他留意到陆景明天就准备退房,显然是要回江州。狼狈而逃啊。现在碰到陆景,他自然不介意嘲讽几句。

听着高逸意有所指的话。陆景只是淡淡的说道:“随便你。”说着,按了电梯按键。电梯门缓缓的合上,高逸那得意的笑脸消失。

其实高逸的想法,陆景也能猜到一些。大概高逸以为他是落荒而逃。

从目前表面上的形势来看,对孙雄志而言确实不利。先前推出和张惜明纠缠的宁元昌马上就要被落马。张惜明占据着上风。

但是高逸对体制内的一些事情不了解,根本就不明白,张惜明的儿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对张惜明的影响有多大。

还是图样图森破!

李学平脸色肃然的走进省委书记宋海俊的办公室里。最近襄水搞得一团糟。省里已经有意见要拿掉张惜明的中-央党校中青班进修名额。

并且明天的书记办公会会讨论省督查室巡视组上报的情况,对襄水市的事情做一个结论。

李学平汇报了江州市上报的市建委主任刘家增违规违纪案子的后续跟踪结果。江州市副市长顾日辉并没有查出和刘家增有经济上的往来。换言之,顾日辉没有问题。

宋海俊慢慢的摘下老花镜,看着李学平,轻声说道:“没问题?”说着,笑了笑。

李学平很准确的捕捉到宋书记笑容里不满的情绪。想着不久前,省政府秘书长崔元杰到他办公室来汇报的情况。一时间有些踌躇如何开口。

宋海俊递了一支烟给李学平,缓声问道:“省督查室的报告转给省长看了没有?”

李学平点点头,“已经转过去了。赵省长那儿还没有批示。”

省督查室目前挂在省委这边。文件按照惯例肯定是转给省政府那边了。宋书记的意思不是问文件到了没有,而是问赵省长的意思是怎么样的。

宋海俊轻吐了一口烟。赵浩天暂时不表态。肯定是不认可省督查室对襄水市委副书记宁元昌的处理方法。省督查室的意见是双-开,然后彻查。

实话说,到楚北来,他并不认为自己不能掌握局面。几十年的宦海生涯,什么场面没经历过。

但是,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他在楚北的开局目前正在朝着不好的方向而去。有人打乱了他的布局,局面正在失控。

李学平犹豫了下,说道:“宋书记,崔秘书长上午向我反应了一个情况。襄水市内目前有些不好的传闻,领导干部的子女公然大白天在高速公路上宣-**,结果车毁人亡,造成了及其恶劣的影响。”

宋海俊眉头一皱,很快就舒张开,点点头,清冷的说道:“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