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38章 形势逆转

第638章 形势逆转

从宋书记的办公室里出来,李学平回到办公室。琢磨了一会,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片刻后,电话接通,里面传来张惜明疲倦的声音,“,学平秘书长?”

“是我。老张,最近省里的风声…”

张惜明摩挲着头皮,缓声道:“我知道。可是,学平秘书长,有些人挑唆流氓混混,激怒张问晓去高速公路上飙车,这是什么行为?这是谋杀!赤-裸裸的谋杀。”

说到最后,张惜明的语气不自觉地高亢起来。

李学平说道:“理解。老张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

再说下去,张惜明估计就要点名了。据说,这件事和襄水市委副书记宁元昌有关。

张惜明可能也觉得语气有些激烈,略带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学平秘书长,我情绪不太好。”

李学平点点头,说道:“还是要稳一稳。江州那边做出结论:刘家增的问题和顾日辉没有关系。”

张惜明沉默了一会,艰涩的道:“我明白。”

他去中-央党校的学习机会并非是平白得。据说就是和刘家增的案子有关。而现在江州市副市长顾日辉没有沾上刘家增的案子,他去京城进修的机会将会趋于无限小。

其实去不去党校进修和晋升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官场之上往往就是这样。很多事情并不具备具体的意义,而是一种风向标。

如果去不了中-央党校的中青班。那么就算周副书记退二线,那个省委常委的名额不一定能落不到他头上来。有些人肯定会趁势而动。在楚北省。他并非没有竞争对手。

宋书记在省里应该也很难吧!

挂了电话,李学平轻轻的叹了口气。以他多年的宦海生涯来看。张惜明这次去中-央党校学习的机会恐怕要没了。升任省委常委的机会大概也很小。

可惜了。

夜雨凄迷。车过徐华路的时候,昏黄的路灯下几辆小车疾驰而过。水花溅到车窗玻璃上。陆景的视线被阻,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他刚刚去江州市委常委院里见了大哥。就襄水的事情向大哥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报。襄水的事情明天就会有一个定论。

临走时,大哥笑着说,“省委书记的意思不是那么好违背的。”不过语气却是轻松的很。

一路琢磨着大哥的话,车到景华公寓。

陆景和开车送他的周兴动说了一声,准备上楼,走了两步,又折回来,笑道:“周哥。你和建业第一医院的那位刘护士进展的如何?”

周兴动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前段时间和曾红英调了几天班,陪着来江州旅游的刘玉玩了几天。

陆景就笑,“最多一周吧,我就会去建业。到时候你和曾姐协商好。”襄水的事情明天定下来,一周的时间足以看清后续的形势。估计到时候宁方则也会放出来。

周兴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景少,谢谢。”

陆景笑着摆摆手,和周兴动闲聊了几句。坐电梯到14楼。刚出电梯,手机便响起来。

“陆景。我问问我怎么去景华报道。我在云春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电话里传来明雪明快的声音。

陆景按了门铃,就站在门外打电话,笑道:“你还怕我赖账啊?”

明雪轻笑,半真半假的说道:“你不会真赖账吧?”

说实话。她心里还真有点担心。她和姑姑只是晚了陆景一天下九眉山,襄水搞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她十分清楚。

宁方则真是听了她的话。制造了一场车祸,把张问晓弄进了医院。很明显陆景在襄水的一系列动作都是有计划的。但凡。控制欲强一点的男人,通常是不喜欢计划外的因素的。

她是真有些担忧陆景心里反感她。陆景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去年八月底在云春的时候。她遮遮掩掩的想要卖人情给陆景,被陆景识破。作为冒犯他的代价,她每天晚上都得过去给他弹几首钢琴曲。

陆景微笑道:“我信誉哪有那么差?我这几天有点忙昏了头。你明天和雨绮联系。我会和她打招呼的。”

明雪笑滋滋的挂了电话。其实,那天晚上陆景随口一说,宋雨绮也在旁边,但是,这种事肯定要和陆景确认一遍才保险。贸然给宋雨绮打电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挂了电话,陆景看到关宁明眸浅笑的站在门口。她穿着柿黄色的绒线衣,水磨蓝的牛仔裤。双峰高耸,腰肢纤细,身材窈窕有致。

秋水似的眸子里仿佛荡漾着说不完的思念。任何时候见到她,都能感觉到那股颠倒众生的美丽,让心灵安静的似水柔情。

陆景上前一步,紧紧的抱着她。

“胡子好扎人。”关宁嫣然一笑,捏捏陆景的脸,说道,“你再回来晚几天,我就不在江州了。我准备跟着积远教育基金去云春呢。”

相拥着进了房间,陆景抚-摸着她清纯妩媚的瓜子脸,笑道:“你什么时候对积远教育基金的事情这么上心了?景华国际学校那边的事不忙?”

“不忙啊。审计财务的工作也就做预算的时候忙一点。我很清闲的。 我很早就对积远教育基金的事情上心了呀。哦,徐华路那间茶馆真的不错。我这几天都在那儿看书,离白沙井那儿也近呢。你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关宁笑着说道,将头靠在陆景的怀里。

“差不多了吧。”陆景用不太肯定的语调说道。

阻止张惜明进入中-央党校中青班也不过是第一步。在中央将退休年龄线卡得越来越严的大环境下,楚北省委副书记周贺军退二线是必然的事情。接下来还需要继续较量。

说着话,两人在浴室里洗过澡。到了卧室里…

上午,“叮铃铃”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来。关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问道:“小景,谁的电话?”

看着她那秋水似的眸子里有着慵懒的春-情。陆景俯身吻了吻她温润地红唇,柔声道:“我的电话。你接着睡。”

他早就醒了,坐在床头看关宁春-睡。每次看到关宁这双眸子他都有种梦幻般的感觉。仿佛脑子里某些记忆片段要被抹去,换上她这永远不会忘记的倾城容颜。

关宁恩了一声,缠着陆景的身-体,继续补觉。昨晚被陆景要了很多次,她累坏了。

感受着她柔软的娇-躯,弹力十足的大-腿缠着自己的腿,坚实娇翘的白-乳挤在腰间。陆景心里忍不住一颤,才接了电话。

“陆景,今天的书记办公会开过了,你猜是什么结果?”电话里传来汤开复的声音。隔着电话,陆景甚至能得出他的兴奋。

“赵省长拿了一叠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的材料,要求彻查张惜明的问题。赵省长,周书记,董书记,我老头子。都是要求彻查。宋书记也没办法。省里已经决议派调查组去襄水彻查张惜明和宁元昌的问题。嘿嘿,是不是你给你哥弄的这些材料,然后交到赵省长手中的?我听我老头子说,不是熟悉张惜明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搞出这么有杀伤力的东西来。”

陆景微微一愣。笑了笑,说道:“没我什么事。”

书记办公会4:1,宋海俊这个脸丢的有点大啊。如果副手们都反对。那就不是副手们的问题了嘛。

材料这东西肯定是宁元昌准备的。张惜明的材料只有他才有。自己在襄水要求宁方则拿出够份量的材料时,宁方则并没有否认。只不过。襄水的形势突然发生变化,材料还没有来得及给自己。

至于材料怎么到赵省长手中的并不难猜。孙雄志可是襄水市的市长。自己昨天晚上和大哥汇报了详细情况。大哥只要打个电话,这东西就有着落。

自己也没料到大哥居然会这么快就发难。政治果然不是温情脉脉的游戏。根本就不存在留一线这一说法。宋书记既然失误了,就要承担后果。

“你啊,貌似忠良,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哈哈!”汤开复笑着说道。

楚北省的政治大佬,每次要和赵、陆扳手腕的时候,首先就是找陆景的麻烦,谁让他在楚北经商呢。这个历来都是很好的突破口。只是这些大佬无一例外都被碰得头破血流。

陆景笑道:“你这是什么评语?说得我向电影里的反角似的。麻烦找上门还不许我反击啊。说说看,找我什么事?”

汤开复不可能无聊的跟他分享宋书记吃瘪的快乐。郁扬还差不多。说到底,汤开复和他不是一条船上的人。

“靠,就不能没事找你吗?”汤开复说道,“行吧,算你妖孽。方叔让我问问你,你哥和赵省长对中-央党校的名额怎么看?张惜明肯定是不能去的。”

想起昨晚在家里方叔对陆景极高的评价,也就不难理解方叔为什么要问问陆景的意见。这人政治天分是极高的。

陆景捻着关宁的发梢,沉吟着。

汤开复当然不会是问党校的名额。既然要查张惜明,张惜明这个省委常委肯定是上不了的。那么,最有希望的便是云春市委书记,楚北省副省长周非放。

汤开复的意思是,用这个中青班的名额换取赵省长支持周非放担任省委常委。当然,中青班这个名额的份量有点轻,还会有一系列的交换。汤开复是来打前站,探口风的。

“我还不知道我哥和赵省长的意思。不过,应该是在何晨副书记和云春谢市长之间产生。”